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体型偏小的小院别墅,不像少年当初居住的那个庄园,既能为每个仆人提供一间单人房,又能给主人的每一项需求单独划分出一间房屋。

    好比,盥洗室,兼具卫生间和浴室的功能。

    又比如,锻炼房,除用于锤炼肉身之外,还放置了当初带来的陶锅,以作熬药和“烹饪”之用。

    说起来,溶血术这一少年尚未成为一阶巫师时就可以构建的简易咒术,其制造的血井,存量虽比食补大,也能勉强应付进阶大骑士的消耗,但在面对大骑士往上的进阶关卡时,已然开始出现存量不足以提供进阶消耗的情况了,所以在进阶环节上,少年重回了药浴这一方法,这也是当初急切着要进阶为白银骑士,却不干脆利用溶血术,而是采取药浴的原因之一。

    因而,锻炼房里除了陶锅,也放置了一个用于药浴的浴缸,以备进阶黄金骑士之用。

    最后,也就是如今的冥想室,除了用于在构建法术模型后,在此冥想,吸收魔核恢复魔力,还有着寻常人家的工作室和书房之用。

    陪两女在外疯了一整天,又回来伴她们温存了大半夜,出海一月的少年本就有些疲惫了,于是原定安抚她们入睡后,起夜着手正事的计划,这下彻底流产了。

    经过后半夜数小时的深度睡眠,洗脱疲惫,清晨醒来,轻轻挣脱沉睡中的两女的魔爪,少年这才终于回归正事,带着一大摞书,来到了冥想室。

    冥想室内,结了一层霜的琉璃窗紧闭着,只窗帘半开,从中洒下明媚的晨曦,轻抚着厚绒地毯和各样家具。书桌上摆放着仆人刚刚送来的杯碟,在阳光下腾着热气。壁炉中柴火哔啵地炸响着,温暖的房间里,充斥着奶糖咖啡和油煎三明治的香气。

    拾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咖啡,精神在香甜与酸苦交融的浓厚口感中,迅速振奋,少年眨巴眨巴眼,放下杯子,将旁边一摞书最顶上的一本拿到手中,对着阳光翻开。

    得益于白银骑士的体魄和三阶巫师的精神,对感官和思维的双效提升,少年看起书来是真正的一目十行,不一会儿就翻过了一页,且书中得来的东西完全不需要记在纸上再做分析,而是刚一吸收就直接投入脑内的思维风暴之中,进行信息提炼,碰撞,重组,归纳,最后搭建出一张条理分明,关系清晰,逻辑自洽的信息网络。

    这,就是这本书的作者,试图表达的世界观。

    少年以一种相对于自己的金手指较为另类的,也是同普罗大众一般无二的世俗方式,与此书的编纂者,进行了思维对接,掌握了他的部分记忆,了解了这个世界部分的主观真实。

    但还不够,光一本书仍不够客观,不够完整,不足以还原历史的真实全貌,即使这本书出自巫师之手,且涵盖历史悠久。

    将书合上,推至一旁,少年拾起尚有些烫手的杯子,再度抿一口咖啡,从书堆上取下了第二本书。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客厅的挂钟一响,七响,一响,八响,中途有仆人前来清理桌面,将空杯空碟端走,也有两女找了过来,候在少年身旁,递书给他,又把他看过的书摆进书架。

    中途她们还翻了翻这些书,奈何巫师的作品的确如胖子所言一般,严肃有余,故事性不足,且夹杂不少生涩词汇,她们也不像少年一样沉得下心,加之从小认的字有限,所以看几眼就皱几下眉,很快就不再对此感兴趣,更因着少年专心看书思考,无力分心陪伴她们,在这里待着无趣,所以没一会儿干脆离开了房间,落得少年最后又得自己去打理这些书。

    挂钟又是一响,九响,一响,十响。

    待以示十点半的一声钟响从楼下传来,这时,少年终于翻过最后一本大部头的最后一页。

    壁炉几无声息,取而代之的是洋洋洒洒铺陈进来的,强烈到打出一片片光柱的太阳光,维持着冥想室的温暖,饭菜的香气自后院的厨房,穿过门缝和窗缝,钻进了少年的鼻子,楼下除了翻炒声,打扫声,还有被中式炒菜的香气吸引来的邻居们,同两女,管家,和一些手里暂时没活的仆人们,夹杂着欢笑的闲聊声。

    在少年的刻意引导下,自家小院别墅不复当初庄园里那般满是严肃刻板的贵族风气,取而代之的是同这边的小镇居民一样,富有生活气息的轻松氛围,不说原本谨小慎微的仆人们,就是原本执拗死板的管家,如今也不再纠结于无谓的规矩。

    现在的少年,很享受这一切。

    不过这也要分时候。

    砸吧砸吧嘴,他开启了预设在冥想室的屏蔽魔法阵。

    顿时,房间内为之一静,鼻尖也只能嗅到从各样家具和书本上逸出的,淡淡的阳光气息。

    少年趁势收拢心思,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徘徊在脑海中的大量信息上。

    他闭上双眼,全身放松地靠在椅背上。

    房间内一时静谧无两,乃至能清晰地听到少年那深邃平缓的呼吸声。

    与之同时,少年脑海中的景象正瞬息万变,喧闹非常。纷繁如麻的信息,疯狂碰撞,泯灭,融合,推陈出新。他逐渐失去了对时间的感官,又逐渐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官,思绪将一串串经过对比验证的信息铺陈开来,延伸出了一条遥远的时间线,从源起,直至当下。

    这一刻,死板的文字,逐渐演变成了生动的画面。

    他成了一双居高俯视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一个伟岸的泰坦古神,行走在茫茫无边的混沌之中。

    蓦地,某一刻,古神倒下了。

    混沌之中不知经年,没有了古神意志的有意控制,神尸体内无穷无尽的法则之力自行运转,重组出一套有别于原本古神体内的,新的循环系统,逐渐在这具残躯之上,演化出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那就是如今的位面宇宙。

    好比自然界的鲸落现象,是沙漠一般的混沌之中,一片新生的绿洲,对于其中诞生的弱小生命而言。

    但弱小也只是相对的。

    在新生的位面宇宙中,无数伴随宇宙一同诞生的种族,沾染了混沌气息,俱是无比的强大,尤其是直接继承了古神血脉的泰坦巨人一族,身处在食物链顶端,更是横行无忌,其中至强者,甚至敢于窥探宇宙外,如深潭一般,予人以生死之间大恐怖的,混沌之地。

    知道诸天万界之广大的泰坦巨人一族,不再甘心苟且于一隅之地。

    他们中,有的组成了“施工队”,各尽其能,不遗余力地击退边缘地带的混沌,扩展着宇宙的边界,有的试图集聚古神残余伟力于一身,化己心为天心,操纵宇宙主动加速吸收混沌,转化为世界底蕴,壮大世界本源,从而带领整个位面升格,在宇宙内部演化出无尽天地。

    更有心比天高者,妄图凭一己之力,收集熔炼所有法则之力,推陈出新,超脱原有的界限,走出一条与古神截然不同的道路出来,成为另一个只身横渡混沌的伟岸存在。

    然后,最后这位拥有莫大自信,坚韧心智的泰坦巨人,疯了。

    谁也不知道他怎么疯的,只知道这位泰坦巨人一族中的至强者,在即将突破这个宇宙的实力顶点,真神之境时,伴随着实力的疯狂提升,开始肆无忌惮地毁灭着他眼中的一切,包括前来阻拦的其他泰坦巨人,以至于天地飘血,宇宙动荡,泰坦巨人一族最后仅余他一人,其他种族与文明更是灭绝无数,只有少量的文字传世,以记载当时的惨烈景象。

    也就是那个时候,一位自称恰巧路过的,负责巡视任务的半神,却有着远超真神实力的存在,驭驶着一架黄金战车,直接将当时已呈无可阻挡之势的疯狂泰坦,碾成了渣滓。

    后世有智者猜测,那自称半神的存在,所谓半神,应该是相较于古神而言,是那个疯狂泰坦已然踏上半步的台阶,而不是区区位面宇宙内的半神境界。

    幸存者不知道那位存在为什么要帮他们,虽然祂自己毫不避讳地直言,消灭泰坦是职责所在,但这仅会给,这些只能在宇宙庇护下生存,不知诸天如何广袤的弱者,以更大的困惑。

    那位存在也无心解释,闲聊般同这个宇宙当时仅存的几位智者说了几句后,就径自离开了,徒留下数不尽的疑问,以及满目疮痍的世界。

    法则之力仍在运转,位面宇宙逐渐恢复。

    继泰坦巨人一族陨落后,每隔一段岁月就会出现一次大争之世。

    大争,争的是种族地位。

    无力将触角伸出宇宙的种族们,眼光也放不了那么远,格局更放不了那么大,凌驾于万族之上,创不世之王朝,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于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先是继承泰坦巨人血脉的巨人,神族,而后是王者魔兽中的金字塔顶部,龙族,这之后又是积聚了法则之力诞生的神树一族,以及由其衍生的附属种族,精灵,这之后还有专精机械,铸造了庞大蒸汽帝国的矮人,以及其他种族,甚至其中还有较短的时间,世界是由亡灵,恶魔,和邪神统治的。

    直到不久前,人族的崛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