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梦魇

    听到这声呼唤,清雅的身子颤了一下,却依旧没有转过身,只是抱着小宇不肯松手.

    “娘,他在叫您.”小宇已经从惊吓中回过了神,他有些好奇得观察着面前的人,见他满脸的失望,不禁扯了扯清雅的衣裳角.

    清雅擦了擦脸上的泪花,深吸了口气,转过了身去,摸了摸小宇的头,说: “这是你皇叔.”

    “皇叔.”小宇甜甜得叫了一声,眼睛滴溜溜得转,打量着栩廉.

    栩廉蹲下了身子,摸了摸他的头: “是荣宇吧?都长这么高了.”

    小宇往清雅的身后躲了躲,看着面前的这个皇叔,怯生生得将脸埋在了清雅的裤子处,有些迟疑得说: “你怎么认识我?”

    栩廉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白玉扳指,然后递给了他.小宇拿着那个扳指翻来覆去得看,然后低下了头,将扳指放回了栩廉的手中,抬起头来说着: “皇叔,我不要.谢谢您了.”

    “怎么,你不喜欢?”栩廉眉挑了挑.

    “不是,娘说了,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小宇两只眼睛星星亮着,说完,他就看着清雅,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清雅摸了摸他的头: “收下吧.”

    小宇这才低着头从栩廉的手上接过了那个扳指,看了一会儿以后,突然抬起头问道: “皇叔,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呢?”

    “只要有这个扳指,你就可以让皇叔给你做三件任何皇叔可以做到的事.”栩廉认真得说道.

    小宇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然后扬起脸来问道: “皇叔,这个东西应该很贵吧?”

    栩廉点了点头: “你可以用他号令所有的人.”

    “那可以把这个东西换成钱吗?娘亲为了给我买吃的,已经连续几天补衣裳没睡觉了.”每天晚上醒来,他都看着那豆大的灯下,清雅还在一针一针细细得缝着.鸡叫的时候,清雅才****去打个盹儿,然后天一亮,又起来做活了.

    “小宇.”清雅听到这话,心里一惊,连忙喝道.

    小宇的眼里含着眼泪,拉着清雅的衣角: “娘”

    清雅看着他,狠了狠心道: “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不要乱说话.”

    小宇一张小脸哭得满脸是泪,他的胖乎乎的手抹着眼泪: “娘,小宇错了.小宇不想娘每天都不睡觉,不想娘把好吃的都给小宇,自己就吃一点.娘!”说完,他一下子扑到了清雅的怀里,大声嚎啕道.

    清雅不敢抬头看栩廉,只是抱起了小宇,转过了身子,手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 “你还说.”

    小宇不敢哭出声来,只是呜咽着看着清雅.他的手上死死得攥着那个扳指,眼睛望着栩廉.那副委屈的表情任谁看了都这么难过.

    “雅儿!”栩廉的手拉住了清雅的胳膊,止住了她的脚步.

    清雅轻轻得吸了吸鼻子,尽量使声音平静许多,问道: “你有何事?”

    栩廉用力得将她扳过来,看着她已经明显瘦了许多的脸.这几年了,她躲了几年,他找了几年,竟然到了现在才找到。她竟然过的是这样朝不保夕的日子,他的心,痛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想与你谈一谈.”栩廉看了看小宇转过来看自己的脸,暗暗下定了决心.

    清雅低下了头: “我没什么和你好谈的.我还要回去给小宇做饭.”说完,她就使劲得甩开了栩廉的手往前走去.

    “如果今天站在你面前的是他,你还会这样推开他的手吗?”栩廉的眼里一阵痛楚,情急之下说道.

    清雅的身子一震,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她努力得回吸着鼻子,然后说道: “我宁愿这样带着小宇过下去.”

    “跟我来!”栩廉说道,他将清雅一下子抱了起来,将她放上了马,然后将小宇放在了最前面,自己也翻身上马,一扬马鞭,马飞快得奔了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被马颠簸得不舒服的清雅死死得拽着缰绳,两只手臂僵硬着,将小宇环在了怀里,怕他掉下去.她旁边的栩廉的胳膊将她环紧了许多,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别怕.到了你就知道了.

    清雅咬了咬唇,心里的思绪翻滚万千.几年了,过去的日子如同梦魇一样,一直压在她的心头,每当下雨天或者在黑夜里的时候,那些梦魇就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以为她已经够坚强得面对过去,谁知,在听到了小宇说的话后,她忍不住了.自己给不了他好的日子,是不是将他送回去比较好,突然不想让他吃苦了。

    马到了一个客栈前.下了马,栩廉将小宇抱了下来,交给了旁边的人,吩咐他们带他去看看有没有被马伤到.小宇看了看清雅,清雅冲他点了点头,说道: “去吧,等会儿就回来吧.”

    小宇这才放心得走了.清雅抬头看着装潢富丽的客栈,恍如隔世,走了进去.

    走到了一个包厢里,栩廉关上了门.清雅走到了窗边,看着那一派*光.太阳已经西斜,这样的美景,振动人心.

    “雅儿.”栩廉在她的身后轻轻唤道.

    清雅从这样的美景里收回了视线,看向他: “你找我来,到底要说什么?”

    栩廉看着她,突然不敢问了。明明很期待答案,却又害怕答案.他正要开口,却看到清雅叹了口气,脸色苍白得说道: “栩廉,可否听我说几句.”

    “你说吧.”栩廉有些诧异她竟然会主动说话.

    清雅笑了下,只是那笑也是虚浮的: “多年以前,赐婚圣旨到的前几日,我一直反复做着一个梦.”讲到这里,她看了看栩廉,说道: “梦见在一个山谷里,我带着一个叫小宇的孩子,山谷里有草有花有蝴蝶.

    “自己和小宇穿的衣裳都是平常人家的旧衣裳,而且,在梦里,我也在担心小宇能不能吃饱.

    “那梦里也是在春天,小宇去扑蝴蝶,结果,拾到了一只纸鸢,朝我跑回来的时候,路过了官道,一匹马飞奔而来.”讲着讲着,清雅的脸上,眼泪不断得往下掉着。她是真的怕了,怕那个梦成真.

    栩廉听到了这里,问道: “是不是,与方才的情景是一样的?”

    清雅点头: “只是梦每次都在马蹄靠近小宇的时候戛然而止,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那种担心和害怕的感觉,一直在我的心里有过.所以”她郑重得说着, “栩廉,或许,我的命运,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你宁愿继续这样过日子,也不要跟我回去?”栩廉终于问出了他想问的这句话,在几年前就问过她,那时她的答案是不回去.而现在,他焦急得等待着她的回答.

    清雅侧开了些脸,似乎在思索什么.良久,她说道: “我跟你回去”

    栩廉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心仿佛针扎了一下,并没有听到这句话的兴奋.他苦笑了一下: “是否,只是为了小宇?”

    清雅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微微得红了脸,有些窘迫.

    栩廉的心终于落到了地,反而之前那种期待到不能呼吸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 “如果你跟我走了,他怎么办?”

    “我跟你回去,条件是,你让我带着念儿,去见他最后一面.”这些年,她发疯一样得想念儿.可是,打听了许多的地方,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哪里.她只能以此作为赌注,这是最后的希望.

    栩廉的眼光闪烁了一下: “见了他以后,你就可以完全忘记他吗?”

    “不能,但我会跟你走,并且永远不再见他们。”清雅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两句话。她的心仿佛被凿开了一个大口,汩汩得往外淌着鲜血,才让那种闷胀感减轻了许多。

    栩廉抬起眼看着她,眼光闪烁不定.半晌,他说着: “我答应你.”说完,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包厢门口,打开门说道: “去准备些晚膳.”

    清雅的心猛得落在了地上.寒溟,对不起.但是,这大概是唯一的方法,能够让念儿回到你的身边.我只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清盈将荣宇交给了自己,自己放不下小宇,所以,寒溟,忘了自己吧.就当自己从没出现过吧.她努力得睁大眼睛,却还是有一大滴泪,砸在了地板上。

    小宇很快就被带了回来.看到了清雅,他一下子跑过来,爬上了清雅的膝盖,吊着清雅的脖子,问道: “娘,小宇身子好好的呢.”

    清雅落了一个吻在他的额头上: “你皇叔给你准备了许多的好吃的.我们收拾一些东西,等几日就和皇叔走好不好?”

    “恩.娘说的,小宇都会听话.”小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不一会儿,他就垂下了头问道: “娘,小宇舍不得这里.”

    “傻孩子,到时候去了皇叔那就不会挨饿了,有很多的宫女太监.你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清雅强忍着心头的辛酸.

    小宇抬起了头: “那娘会去吗?”

    清雅几乎又要落泪了,半晌她点点头: “要.娘和小宇一起去.”

    这日他们就住在了客栈.小宇睡着了以后,清雅又发了一回神,才吹熄了灯****睡了.

    两日以后,栩廉来见清雅,要履行她的条件.清雅将小宇哄着留在了客栈,心里忐忑不定得跟着他走到了一个巷口,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清雅的心头一酸,颤抖着声音唤道: “念儿.”-

    吼吼下一章就是尾声了啦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