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抉择

    “如果她没叫,就先不要去打扰她吧.她也累了****.吩咐些人在她门口伺候着吧.”栩廉的眼里的光芒变了变,然后说道.说完他转过了身来问寒溟: “你觉得呢?”

    寒溟笑着点了点头.总管就叫过了一个人去吩咐,然后自己引着两人去见接来的人.

    走进了荣宇在的房间,两人面前的人并不是栩勉和清盈,而只是一个姑姑,自幼随在清盈身边的.她见了栩廉,忙跪下道: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栩廉的眉头皱了皱: “怎么回事,你家主子呢?”

    “回皇上,主子要动身的时候,王爷突然一病不起.主子着急,却走不开,只得派了奴婢前来.”姑姑答道.

    栩廉听得她说的话,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待她说完,便说: “想是你主子有话要给她的妹妹说,你这就过去见她吧.”

    “多谢皇上.”姑姑行了礼后便出了门.经过寒溟身边的时候有些诧异,想是从来没有在大月见过这样的一号人物.

    等到了姑姑出去了以后,栩廉对寒溟说: “你也累了那么久,去休息下吧.”

    寒溟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良久,他抱了抱拳说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就转过了身出了门,自有人带他去休息.

    栩廉揉了揉太阳穴,自去了书房.虽然在这里伴着清雅,那些公务每日都有人来汇报.昨天晚上没有批改完,有些折子却是十万火急的.

    “主子,有人送来这封书信.”正埋头于奏折中的栩廉,突然听到了来禀告的声音,抬起了头, “谁送的?”

    总管恭敬得说道: “就是让一个村民送来的.据那村民说,这信定要交于郡王.”

    栩廉听到了这个称呼脸上的表情变了变,然后伸出了手去: “拿来给我看看吧.”他接过了递上来的信,拆开来看,熟悉的字体,果然是他.粗粗看了整封信以后,他的眸子深邃了许多.呆了片刻,他自己站了起来,点了一只蜡烛,将信烧了个干净,将信中的物事揣进了怀里,回到了案旁,继续批阅奏章.

    总管见他没有什么吩咐,等了一会儿,便要离开.栩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夫人怎么样?”

    “回主子,夫人一直在房中未曾出来.派来的姑姑已经进去了一会儿了.”总管答道.

    “知道了,下去吧.”栩廉依旧没有抬头,将刚批阅完的一封奏折放在了一旁.等到总管出去了以后,他放下了朱笔,站了起来,眼光闪烁不定.

    半晌,他抬步就往外走去,径直走向了寒溟所在的房间.轻轻叩了叩门,少顷寒溟便来开了门,见是他,丝毫不意外得说道: “怎么了,皇上有什么事?”

    “我有点事找你.”栩廉的眸子又恢复了原来那样,只是有着更多的坚毅.

    寒溟靠在了门框上,懒洋洋得道: “她知道吗?”

    栩廉转过了身: “我去马厩等你.我认为,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说完,就迈步走了。

    寒溟紧随在他之后出了门.两人一前一后得从偏门走去了马厩。

    清雅出得门来,想去看看荣宇,下意识得问了问两人现在在何处,只听人汇报说两人骑马而去.于是,那个念头在她的心里愈加清晰,她转身便回了房.

    策马不知奔了多久,两人渐渐得跑到了一片光秃秃的树林中。树叶已落尽了,只剩枝桠还在兀自伸展着.栩廉勒住了马,调转了马头,看着寒溟,突然一剑刺出.

    寒溟立刻向后仰倒了身子,躲开了这一剑,冷冷得道: “难不成皇上还想杀人灭口.”

    栩廉不说话,手上的剑越来越快.寒溟也集中了精神,闪着躲着,见他招招都是狠招,也不禁有些恼了,也抽出了剑回击着.

    当的一声,两柄剑都弹了开去.寒溟稳住了身形,连忙上前去像之前一样直刺栩廉的胸膛,却见栩廉不躲不闪,连忙收回了剑势,却还是挑破了他的衣衫.寒溟抬起了眸子看着他: “你怎么不还手?”

    “果然好身手.只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你竟可为了她,抛弃了所有的荣华.”栩廉的脸上表情有些模糊.

    寒溟淡淡一笑: “那本非她所求,何苦要为难自己.”

    栩廉眼中的光一下子聚集了起来,看着他: “所以你是为了她,什么都愿意?”

    寒溟收回了剑: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给你两个抉择,一,你可以单独见你的孩子,二,放弃孩子,我放你们走.”栩廉思索良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

    寒溟眼中的光一闪: “念儿?他在你手上?”

    栩廉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物事,抛给了寒溟。寒溟接过来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想不到皇上这样的人,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来逼人.若我不见念儿,那他会如何.”

    “你说呢?”栩廉满不在乎得说道.

    寒溟顿时就上前去,一把剑横在了他的颈上: “你不怕她恨你?”

    栩廉微微抬了些头,将自己的脖颈完全置于他的剑下,说道: “我宁愿让她恨我,也要她在我身边.”

    “你简直不可理喻.你这个疯子!”寒溟猛得抽回了剑,策马狂奔起来.

    那带起的风呼呼得刮过了栩廉的面庞.良久以后,那股寒冷才慢慢得平复了下来.栩廉却觉得自己的心如此冰冷。他是疯了,他所做的事,自己都不懂了.

    眼中的光一闪,他猛得挥了一下马鞭,也不看前面是什么方向,就这样一直跑着,任自己的自私在风中慢慢得飘散.若是她知道,可能,不仅仅是恨那么简单吧.

    而寒溟,眼里满是血红.他该怎么办?谁都是放不下的.念儿和她,终是不可兼得吗?在栩廉说出口的一刹那,他真想将他杀了.但是这样一来,念儿的安全就不保了,而他又怎么去向她解释?现在的她,是一定就会跟自己走吗?

    萧瑟的秋风,卷起了阵阵凉意,让这两个叱咤风云的人,都感到了心里的薄凉.

    一直待到了天黑,栩廉才回去了.打头看见寒溟奔回来,他的心里是有愧疚的.可是他不愿意,就这样将她让给他.他想要做最后的争取.

    “主子,五王爷派来的姑姑和小主子早就已经动身回去了。说王爷吩咐人将小主子带回去.”栩廉刚进了屋里,总管便迎上来说着.

    栩廉点了点头,扯下了披风丢给他,然后回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见了寒溟进了来,他的眼光一闪,问道: “夫人呢?”

    “回主子,夫人一直未曾出来过.”总管回道.

    栩廉放下了手里的茶,语气有些凌厉: “那膳食用过了吗?”

    总管有些迟疑得说: “夫人吩咐放在门口,不过都有拿进去用过.”

    寒溟听得这话,心里一直有一些不安的感觉.他猛得站了起来,就朝清雅的房间走去.

    栩廉也跟了上去.走到了门口,寒溟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不要让她知道刚才的事.三天后,我给你答复.”说完,他轻轻敲了敲门,唤道, “雅儿.”

    “夫人说,谁也不见.”门里传来了奶婆子的声音.

    栩廉眼里的光闪了一闪,上前来提高了声音说道: “雅儿,顾大夫来请平安脉,开开门.不然,我们就自己进来了。”

    门里传来当的一声,仿佛是什么掉在了地上。栩廉和寒溟对看了一眼,都有些紧张得问道: “雅儿?你怎么了?”

    “主子”门突然开了,奶婆子垂着头,有些畏缩得说着: “夫人已经睡下了.”

    栩廉见她如此,心里疑心更重,连忙将她推到了一边,走了进来,直奔床前,掀起了帐子,里面空无一人.

    “人呢?”栩廉转身过来低吼道.奶婆子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道: “主子饶命.”

    “去哪了!”栩廉很烦这些哭哭啼啼,皱着眉问道.

    奶婆子打了个哆嗦,手指了指桌上:“那是夫人留给主子和那位爷的书信.她威胁奴婢不能说,就出了门.”

    威胁?栩廉看了看奶婆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冲到了桌子旁,看到了写有自己名字的信封,撕开了来.

    寒溟也上前拿起了另一封书信,略略得看完,将书信往怀里一揣,然后飞奔了出去.

    看完了信,栩廉整个人如坠冰窖.这就是她的抉择.他一下子坐在了桌子旁的凳子上,眼睛愣愣得看着眼前的灯火,只觉得,身上好冷.

    “主子,要不要去追?”总管之前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看到寒溟已经跑了出去,他也忍不住问道.

    栩廉垂下了头,双手抚上了额,低嚎道: “出去!全部都滚!”

    从没见过他这样的总管只得往后退了几步.栩廉转而又抬起了头来,闷声说道: “派一些人跟着他.再派些人打探那个姑姑和小主子的车去了哪里.务必将她找回来.”

    总管退了出去了.奶婆子也连滚带爬得出去了。栩廉的心一遍又一遍得被震惊着.

    自己和寒溟做了什么.只顾着自己的心,却没有想过她的感受.雅儿,雅儿,只要你回来,只要你平安,哪怕你选择了他,我也愿意.

    灯火飘忽了一下,让这个秋夜,更加的寒冷。

    快完了,就这两三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