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心

    “丹饶,你也要叛变吗?”皇帝的声音在那一片混乱里面响起.

    欧阳只是拉着清雅的手往外冲,尽量不与冲上来的侍卫们交手.

    五皇子的背撞在了城楼上的柱子上,立刻倒了下去,有几个士兵连忙上去将他五花大绑.五皇子冷眼看着欧阳,突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什么都完了,甘心也好,不甘心也罢,都已经是定局了。

    欧阳带着清雅,直直朝着人少一些的地方冲去.这是他部署的防卫,自然知道哪里是薄弱环节.

    只是冲到了城墙的楼梯旁的时候,看到了下面涌上来的士兵,欧阳回头看着皇帝,声音里面带着些嘲笑: “除了你自己,大概你谁都不能相信了吧.”说完,他就朝着皇帝这边冲来.

    几个禁军头侍卫立刻将皇帝护在了身后,冲上前来.

    欧阳将清雅护在了怀里,一直不断得试着往外冲去.无奈守城的侍卫像蚂蚁一样得冲来,这城楼上本来位置又小,人又多,转眼间他们被包围得严严实实.

    第二次来相救了,欧阳的眸子越来越深邃了,手上的动作加快了速度,想杀出一条血路.只是,他受伤的右手还是影响了许多,渐渐的,呼吸有些喘了.

    “你走吧.”清雅看着他的脸色,知他是在拼尽全力,可是,他一双手怎么能抵得过这么多的人呢.就算是累也会累死他啊。

    欧阳没有说话,用力得挡开了砍过来的刀枪,他咬着牙说道: “今日定要救你出去!”

    清雅实在不愿意看他送死了,又想故技重施,.使劲得想挣开他.

    欧阳抓着她的右手臂却死死得握住了她,手臂上的袖子已经被崩开的伤口的血染红了.清雅不敢再用力,只得哀求他道:“你走吧.帮我照顾孩子!”

    回答他的只有欧阳更加疯狂得砍杀.那些鲜血溅到了清雅的脸上,整个城楼上被鲜血弥漫了.浓浓的血腥味漂浮在空中,呛得人直想干呕.这样下去,两个人都只有死!

    想到了这里,清雅再也顾不上了,她重重得捏了一下欧阳的右手受伤的地方,然后拼尽了全力冲出去.被绳子绑得太久的手臂已经没有了力气,可是她凭着吃奶的劲,硬生生得闯出了一条路出来,一下子跌入了那侍卫堆里.

    欧阳右手臂上吃痛,等到他左手将击来的武器给挡回去以后,想回头去拉清雅,却发现她已经被挤到了几步之外。

    第一次拒绝了自己的帮助,第二次还这样.欧阳感到深深的无助,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袭上了他的心头,既然不能救他,一定要护得她的孩子的周全!想到了这里,欧阳一下子扫开了面前挡着的人,一跃起来,直直往着城楼下飞去!

    一直看他落了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爬起来走以后,清雅才放下了心来,却是明白,这一辈子欠欧阳的,再也还不清了。

    城下的士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城楼上一片混乱,一个人冲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身形一晃,消失了。他们再抬起了头来,看到之前被绑的女子重新被绑在了架子上,一头的乱发披散开来,一张脸上已经染上了血污,远远的,看不清.

    “开宫门,迎接将士的凯旋!”皇帝走到了城楼边上,下了圣旨,回头向五皇子看过去,嘴角闪过了一丝冷笑, “你还有什么话说?”

    五皇子不看他,只是看着那下面曾经自己以为已经投靠了自己这方的人跪下谢皇恩的情景,心里才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这是烈国的士兵,他们忠于的是烈国,或者说是这皇位.这点,怕是现在的皇帝也不懂吧.

    就在这些人下跪谢恩的同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接着一番乱箭射了过来,许多的人来不及抬头已经下了黄泉.更多的人狼狈不堪,慌忙闪过匆匆往打开的宫门里钻.

    “是大月的士兵,快点关门!”皇帝看到了帅旗上的月字,立刻下令道.

    可是去通报的人迟迟未动,一个将领上来请示道: “可是现在将士们都在往里冲啊!皇上,是不是等他们进来了再”

    皇帝的嘴角依旧往上翘着,他沉吟了片刻,说道: “立刻关宫门!谁敢抗旨,立即拖出去斩了.”

    冷冰冰的话语,让跪着的将领全身都寒透了,他慢慢得站了起来,将这句话吩咐了下去。

    宫门缓缓得关上了。那厚重的声音仿佛是碾在了每个人的心上,却是一种无力感.

    清雅站在城楼的最外面,看得很清楚,那些本来将宫里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死往里狂奔的士兵们,都停下了脚步,站在当地,仰头看上来.虽然看不清楚他们的目光,可是却能感受到他们的绝望。

    后面的大月的军队瞬间便到了他们的跟前,那闪着的寒光和着箭雨,纷纷洞穿了他们的身体。鲜血,还是鲜血,汩汩得从每个人的嘴角,身上流出来,只看到一阵一阵的红.刀落以后,之前那本来象征着荣耀的皇恩,在此刻,却成了他们走向黄泉的催命符.

    伴君如伴虎,都说帝王无情,这个帝王,让清雅觉得全身瑟瑟发抖.到底要怎么样的铁石心肠才能做到这样啊.对待为自己卖命的人,对待自己的孩子,他都如此,更不要说自己了.眼前的惨烈景象也比不上她心里的一种寒冷,这是从心底生出的害怕,她想逃,想不顾一切得逃出去。

    转眼间,城下的烈国的士兵就被杀得差不多了.他们几乎没有反抗,就任凭着月国的刀枪刺入自己的身体,身体的疼也比不上心里的疼。

    渐渐的,大月的兵士慢慢得排开了来,似乎将整个皇宫的正门都给围了.皇帝的面色阴沉,看着下面的士兵,不知道在想什么.

    近了,大月的主帅渐渐得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清雅的视线里,她几乎觉得自己是在幻觉中.可是那慢慢得走近的人那身形是怎么也不会错的.清雅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在大月的时候送别他,自己却被送到了烈国成了太子妃.如今她盼的是寒溟,却等来了栩廉.难道命运一定要让她不断得错过吗?

    显然皇帝也看清了眼前的人.他的嘴角一丝冷笑,然后挥了挥手,一个侍卫上前来.皇帝吩咐了几句,那个侍卫显然有些意外,但是还是上前来,走到了清雅面前,拔出了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刀的冰冷让清雅的意识回复了一些,她突然微微笑了起来,心里生出了悲哀.难道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栩廉还会念什么旧情吗?

    皇帝走上了前来,站在了城楼边上,负着手看着外面的局势.

    栩廉想是已经发现了清雅在城楼上,住了马,命人来询问城楼上的事情.

    一抹精光从皇帝的眼里闪过,他转过了头看向了清雅,捋了捋胡须说道: “看来这招棋确是走对了.”

    “皇上莫不是以为,他还会对我念什么旧情?”清雅看向了皇帝,眼里闪过一丝嘲笑的神色.

    “若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皇帝说着就往后走了几步.

    清雅不说话了.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说什么也是徒劳.若是栩廉真对她还有意,自己就不该在这个地方了.

    探听情报的探子已经汇报了城楼上发生的事情,栩廉抬起了头看着清雅的方向,倒是真的拿不定主意了。

    “皇上想是有些为难?”如今行军在外依旧是只挂着闲职的军师策马上前去了。

    栩廉微眯着眼睛看去,却不说一句话.

    军师只是淡淡得说了一句: “皇上,不宜多留此地啊.”

    栩廉回转了视线,低声吩咐了一句: “照原定计划行事.”说完,猛的一抽马鞭,跨下的马顿时带着栩廉往前了.

    顿时,大月的兵士们得了号令,纷纷往前冲锋着.顿时立刻喊杀声震天.更有些人已经拿起了攻城的木梯上前来了。

    皇帝眼睛一眯,下令侍卫将清雅解下来,压到城楼边儿上,将刀放在她的脖子处.清雅的双手被反剪着,头挨着冰冷的石头,眼睛看着城楼下面的状况,心里空空的.

    下面攻城的士兵们依旧进行着手里的动作,仿佛清雅根本不存在一般.

    栩廉抬起头来看了几眼,却没有下停止进攻的命令.

    皇帝的眼里寒光一闪,吩咐侍卫将清雅推了些出去.清雅的半个身子都探在了城外,城墙硌得她的肋骨生疼,长发在空中乱舞着,脸颊上的血迹已经干了,粘在脸上的感觉冷冰冰的,她闭上了眼睛.

    若是就此解脱了也好,也省得别人为难.她再也不愿再拖累别人了.想到了这里,她使劲得挣扎了起来,背后抓着她的手的侍卫低声吼了几声,清雅却始终不断得扭着身体,想挣脱他.

    皇帝最后看了一眼城下的情况,没有一点不同。他冷冷得下了令: “动手!”

    “皇上,手下留情啊!”一个声音突兀得回荡在了城楼上-

    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