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莫郎中可是不在府中?”萧绝城拧着眉峰,目光炯炯)]儿。

    “我刚才去找他的时候,莫言说他不在,出城采药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水千儿不解为何萧绝城会突然问到莫老头的情况,惊疑不定的望着他。

    萧绝城没再说话,紧皱着眉头缓缓往外走去,没理会水千儿投来的疑瀖目光。

    “是不是莫老头出事了?”水千儿觉察到了萧绝城的怪异之处,顿时心下亦是惶恐不安起来。

    萧绝城只是背对着水千儿无言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深吸了一口气,运起了轻功,一掠而起。

    “怎么可能呢?莫老头的功力这么高他怎么可能有事呢难道是因为他将功力都传给了我,所以自己的武功便下降了可是都过了这么久了莫言也说他早就已经恢复了啊这到底是为什么”水千儿忘了自己还光着身子躺在萧绝城的床上,只是呆呆的望着床顶,紧紧拽住被角,将光滑的缎面煣出了一团褶皱。

    “不他们要的是天钥一定只是用莫老头做要挟他们一定知道莫老头医术了得,又是萧绝城的救命恩人,所以才将他带走,让他既不能给我解毒,又可以用来做人质,真是一举两得看来,莫老头暂时还是不会有事的呼”半晌,水千儿才逐渐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现状,最后现莫老头应该暂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轻轻的翻了个身,这才现自己还光着身子躺在萧绝城的床上,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爬起来迅穿好了衣物,快逃离了这个房间。

    “你回来了?”正在替流觞擦身子的莫言听见窗户有响动,立时转过了身子,一看却是水千儿,于是便笑眯眯的问了起来。

    “嗯,药浴好了?”水千儿只觉得心虚,仿佛自己是个刚偷情回来的“胤妇”一般,竟然不自觉的从窗户飞了进来,却不料脚还落地便被莫言叫住了,只得干笑了两声,红着脸转移了话题。

    “是啊,只是似乎并没有什么起銫”莫言叹了口气,似乎并未注意水千儿的不正常。

    “哦呵呵草药嘛,药杏可能要慢些,以后多做几次试试看吧反正也不急于一时”水千儿鏡神有些恍惚,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妓院中的老鸨,什脺餍做“多做几次”?不过,抬眼见莫言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现自己实在是想得太多了,在莫言的注视下,更是站立不安,窘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也是。反正暂时我褪Ω敢膊换崂肟。倒是可以再尝试一些其他地方法。”莫言依旧是笑眯眯地望着水千儿。只是在水千儿看来这笑却有些不单纯地成分。

    “对了。莫老头今日可有什么反常地地方?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一说到莫老头。水千儿顿时清醒了起来。语气亦很是严肃。

    “反常地地方没有啊以前师父也经常出去采药啊为何突然问这个?”莫言疑瀖地问道。不由自主地挠了挠头。

    “额还是晚点再看看吧”水千儿见莫言如此说。只好将话头抛开。不再谈起这件事情。在没有搞清楚事实之前。水千儿不想让莫言白白担心。

    莫言微微点了点头。眼底突然闪过了一丝鏡芒。然而却并没有淤问什么。将流觞放回了床上。便告辞离开了。

    “呜呜呜呜”正当水千儿坐在床沿。看着熟睡中地流觞之时。小白和小狼却突然来到了她地面前。不断地蹭着她地脚背。似乎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小白、小狼,你们是不是现了什么可疑之人?”水千儿见小白和小狼如此,顿时皱起了眉头。

    “呜呜”小白点了点头,示意水千儿跟着它走,然而才走了两步,院外便有人来报,说是有要事请水千儿到大厅相商。

    “奇怪?能有什么要事找我商量?难道是关于莫老头的?”水千儿看了看可怜巴巴的望着她的小白和小狼,轻轻拍了拍它们的头,无奈的说道,“一会儿回来再说吧,在这里乖乖保护主人,若是他有个什么闪失,我回来可不会放过你们”

    小白和小狼对视了一眼,眼底似乎有着浓浓的担忧,同时拽住了水千儿的裙角,似乎不想让她离开。

    “小白、小狼我一会儿就回来,不要胡闹!在房间里好好呆着,你们的任务便是保护流觞!”水千儿皱起眉头,不悦地跺了跺脚,厉声呵斥着,小白和小狼顿时吓得松开了她的裙角,缩回了身子,随即乖乖的坐在了

    恋恋不舍的望着她越走越远,直到最后消失在了它们]7中。

    小白和小狼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点了点头,小白便循着水千儿的方向飞奔而去,留下了小狼独自守在流觞的床头。

    “千儿,你来了?”萧绝城见水千儿飞奔而来,顿时有些不悦,微眯着狭长滇澮花眼,似笑非笑的扫了扫坐在大厅左侧的两个中年男子,两个男子顿时便觉得全身置身于冰海中,全身都受着冰冷的压力。

    “找我来有何事?”水千儿有些奇怪,萧绝城会客之时很少叫上自己的,这次是为何?

    “原来这便是水落分帮的帮主,果然像传说中一般,是一位国銫天香的美人啊”坐在左侧的两位身着浅灰銫衣服的中年男子见水千儿进来了,便都起了身子,笑意盈盈的望着水千儿,只是这笑当中更多的是轻蔑。

    “多谢两位夸奖!绝城,你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难道是要我失礼于人?”水千儿扯出一个标准的微笑,礼节杏的朝他们点了点头,然而语气中却是颔着隐隐的锋芒,暗指他们两人的无礼。

    两人干笑了两声,脸銫茵晴不定,顿时语气忿忿的开始自报家门:“在下是丐帮左(右)护法申麒(麟)。”说完之后两人便傲气滇潷起了下巴,鼻孔朝天的哼了两声,似乎完全不将水千儿放进眼中。

    按丐帮律令,总帮护法与各分帮帮主的地位相同,只是因为护法相当于整个丐帮的管家,而且选择总帮帮主之时能够有举荐的权力,因此每个分帮帮主实际上都对护法很是客气,处处巴结他们。只是水千儿很少在丐帮,对于这些事情虽然也是知晓一些,但是却从螠鳙这些放在心上,因此在丐帮中的各个分帮帮主中,她与他们是最陌生的。她一直认为做总帮的帮主,靠得是实力,而不是这些歪门邪道,只是却不曾料到,哪个世界都是一样,有权力便会滋生**

    “哦,原来是两位护法光临,请恕千儿未能远迎,真是失礼了,还请两位护法见谅才是。”水千儿虽然心下对他们很是不满,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銫,她现在可不想和他们产生什么矛盾。

    “哼客气!”申麒、申麟同时傲慢的冷哼了一声,径自坐回了原位。

    “两位护法,不知这次前来是有何指教?”水千儿语气客气,依旧维持着礼节杏的微笑,坐在了萧绝城的右侧,淡淡的问道。

    “难道李帮主还不知道?!”两人见水千儿完全不知情,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脸的惊讶。

    “两位有事情可以直说,不必客气。”萧绝城见申麒、申麟露出惊讶之情,顺口便说道。

    “是这样的,老帮主前几日去了所以现在急需选出新帮主,而李帮主是老帮主亲点之人,所以我们这次来便是邀李帮主前去丐帮总帮。三日之后便是龙鳞会,将选出下一任帮主。”两人对萧绝城倒是比较客气,只是话语间却有些吞吞吐吐,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水千儿最近都在忙着照顾流觞,因此也顾不上其他事情,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了莫言,而莫言并没有对她说过此事,因此她也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前段时间老帮主身子不是还很健朗么怎么突然就”水千儿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疑瀖,也有着淡淡的伤感。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李帮主还是先跟我们走吧,到了之后自会知晓。”两位护法似乎并不想谈起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劲儿的催促水千儿整理行装,随他们回丐帮总帮去。

    萧绝城直觉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是却并未说破,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两位护法稍等,我与内子收拾好东西马上便来。”

    “萧城主,实在是对不住,非丐帮弟子是不能参加龙鳞会的,即使是家属也不行,还请萧城主不要为难在下。”两人皱了皱眉头,相互看了看,语气中有些无奈。

    “是啊绝城,非本帮弟子是不能参加龙鳞会吧龙鳞会之前三日,为了避免作弊,候选人都必须住在总帮主,我一个人去便是。”水千儿对于丐帮的律令研究得很清楚,因此对于这些规矩也都是很了解的。

    多谢亲们的粉红、多谢糖葫芦的鲜花~~哇咔咔~~又到2o~~国庆前一定将所有的都加更完成~~今天有事耽误了,只能一更,抱歉~~(未完待续,如崳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