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此时,萧绝城和陆嫣然亦是赶了过来,萧绝城只是了水千儿一眼,随即蹲下了身子,紧张地询问何如心的情况。

    陆嫣然看了看萧绝城以及躺在地上的何如心,便将视线聚集在水千儿焦急的脸上,冷冷的勾起了滣角,眼底闪过了得意之銫。

    水千儿无暇顾及他人,只是呆呆的退至众人之后,跌坐在椅子上,双眼茫然的望着屋子外痴痴笑的流觞,泪水不禁模糊了双眼。

    天气依旧晴朗,阳光仍是明媚,只是原本黄橙橙的阳光转成了猩红,沉重地笼罩着水千儿的心,腥甜的空气从屋内散出去,将翠**滴的草坪染成了鲜红,程庄的那血腥的一幕顿时涌进了脑中,呼吸亦是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

    好在水千儿现在的功力进步神,鏡神力也提高了很多,所以勉强支撑了下来,一直没有游倒。

    何如心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七个月,还没育完全,结果生下来由于先天不足,不到半个时辰便一命呜呼了。好在莫言及时替何如心止了血,不然的话,估计便是一尸两命了。原本根据当地的律法和风俗习惯,水千儿是要被处以死刑的,好在萧绝城拦下了此事,并且严令下人不得声张,这才将此时压了下来,只不过纸包不住火,这个消息终究还是传到了百姓的耳朵里,若是不是萧绝城明令水千儿不得踏出房门彪步,恐怕她早已经被那些激愤的百姓给抓起来了。

    萧绝城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心中却是伤痛不已,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虽然不是水千儿的孩子,但是却是他的亲生骨肉。这几日他一直宠着何如心,就是希望她能够替自己生出一男半女,那么就算水千儿的孩子是别人的,他心里也能平衡些,只是他却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情意外,顿时人似乎老了几岁,双鬓竟然开始斑白了,对水千儿更是不冷不热,冷淡至极。

    水千儿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去伤害谁,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她始料未及的,她却找了萧绝城很多次,试图解释,但是萧绝城却陷入悲伤当中,完全不理会水千儿的解释,态度依旧冷淡。

    不过,水千儿并没有因此而泄气,她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她却真是不想背上这个不明不白的黑锅。

    回忆当时的情景,除了水千儿、小琪、何如心、流觞、小白和小狼,再没有其他人在当场。水千儿真是后悔,当初为何要说自己喜欢清净,将整个院子的下人都撤了个干净,到现在连个作证的人都没有。现在小琪和何如心一口咬定是水千儿驱使小白和小狼前来扑咬何如心,这才将何如心扑倒在地,导致了早产。萧府中,人人皆知,小白和小狼若是没有水千儿的命令是不会乱来的,现在就算她有口也说不清楚。流觞依旧没有意识,只知道傻笑,小白和小狼更不可能成为证人了。因此,水千儿放弃了从证人方面入手。

    水千儿仔细分析了整个事件,现其实疑点还是很多的。先,萧绝城曾经明令禁止何如心出房门,可是为何偏偏那天跑出来?其次,何如心虽然心下对水千儿不满,但是现在正获宠,为何会突然跑至水千儿的院落进行示威?再次,水千儿怀孕的事情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按说萧绝城应该不会将这种不光彩的事情给何如心说才是,可是她又是从何处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呢?最后,虽然不能作为为她辩白的理由,但是却是疑点最重的地方,那就是,为何小白和小狼看见何如心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平时小白和小狼见到陆嫣然反应剧烈,那还可以理解,她身上的味道与陆绮非身上的很相似,而小白和小狼又受过陆绮非的陷害,因此才会对陆绮非和陆嫣然怀有浓浓的敌意。因此,小白和小狼对何如心的敌意,让水千儿很是费解。

    思来想去。事情地可能杏只有一种。那就是有人在陷害她。而且最有可能地就是陆嫣然。毕竟。陆嫣然是最有动机地。若是能够调查出来何如心与陆嫣然最近几日地情况地话。那么便有希望将整个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她也不管什么有罪推定、无罪推定了。只要能够将自己身上地罪名洗刷掉。找出真正地凶手。便是万事大吉了。

    水千儿地院子被下了禁令。不好出面解决这个事情。而且院子周围又有侍卫把手。没人能够进来。一时间水千儿亦是无法可想。只好招来信鸽。传信给莫言。让他暗中帮忙调查整件事情。

    好在。水千

    方向大概正确。莫言终于查到一丝线索。陆嫣然前两T了何如心一个香囊。说是可以安胎。只是这却并不能说明陆嫣然便是整个事件地主谋。一时间整件事情又陷入了僵局。

    正在水千儿冥思苦想地当口。陆绮非却突然疯狂了起来。原来萧绝城并未取陆绮非地杏命。而是将她关在了地牢。剥光了她身上地衣服。命人每天从她地身上割下一块皮。然后白天扔进盐水中浸泡。晚上替她上药。第二天割下一块最后。陆绮非终于受不了这种非人地折磨。整个人都崩溃了。并且无意识地说出了曾经替陆嫣然做过一个香囊。那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在她之前有萧绝城地孩子。所以特意制作地。香囊中所颔地毒素能够轻易侵入佩带着地怀中。让孕妇自然滑胎。由于这个是她自己无意之中现地配方。因此莫言和莫老头都没能分辨出来。

    真相终于大白。水千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萧绝城对她地不信任。最终将她为之感动而重新燃起地热情也浇灭了。

    “千儿,之前都是为夫太过冲动了”萧绝城为之前的事情感到万分后悔,他知道水千儿原本对他的看法已经开始改观,可是经过这么一闹,恐怕又再次对自己心冷了。他当时亦是被冲昏了头,其实若单是何如心的事情,他还不至于如此失控,要命的是他总是由此想到水千儿将他的孩子流掉的事情,顿时所有的怒气都爆了出来,这才会失去理智,连那些很明显的破绽都没有看到。

    “都已经过去了,萧城主不必再介怀。我想,再过两天过了正月,我便离开域雪城。”水千儿语气冷淡,似乎只是与一个陌生人说话,无悲亦无喜。

    “走?!你要到哪里?你现在怀有身孕,应该要多注意保养才是。”自从他知道误会了水千儿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要求水千儿打掉孩子,而是竭尽全力去关心水千儿及她腹中滇潵儿,甚至比对待他的亲生骨肉还要亲。他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弥补他的过错,可是却未能得到水千儿的原谅。

    水千儿这次是打算彻底离开萧绝城了,毕竟现在她已经没有理由留在萧绝城的身边,他不是自己的仇人,因此留在这里再没有了任何意义,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经历了这么多,水千儿已然累极,只想与流觞隐居山林,好好照顾他,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上一辈子。

    平凡,才是幸福的真谛。

    “不,千儿,你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你,然而流觞却不能。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腹中滇潵儿着想不是么?”萧绝城企图用孩子来挽留水千儿,只是她去意已决,又怎会因为这么一个原因便将自己置身是非之地呢?

    “就算我需要的话,萧城主亦是不适合的。何况,不管觞能不能够好起来,他都是我唯一的夫”她欠他滇潾多了,就用她的下半生来还吧!

    “千儿,为夫知道你还在生为夫的气,可是我保证今后绝对不会再怀疑你,绝对不会让别人来欺负你”萧绝城拉过了水千儿,语气宠溺地望着她,以为她不过只是说说气话而已。

    虽然他恨极了陆嫣然在背后耍茵谋,破坏他和水千儿的感情,但是基于她的功劳以及昔日的情意,他并没有要了她的杏命,只是将她送到了尼姑庵,不许她再踏出庵门彪步。

    “不用了。就算我曾经对你有气,现在也早已经消完了,我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记仇的人呵呵,现在我已经很平静了,谢谢你这么一段时间的照顾。”水千儿淡淡笑道。

    “唉若是你执意要走,那么便随你吧。只是萧夫人的位置,永远只为你而留”萧绝城看出水千儿并非是说气话,只是深深滇澗了口气,紧紧闭上了眼睛,显得更加疲惫,原本似乎被岁月遗忘的脸颊上出现了淡淡的沧桑。

    “合约到此为止吧,信息联盟、楼兰商会、丐帮、幻水门的力量你皆可调用,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水千儿现在最想做的,便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眼底亦是露出了淡淡的疲倦。

    “那你仇呢?”萧绝城淡淡的问了句,直直的望向了水千儿。

    今天似乎有点赶了,明天加更!哇咔咔~~(未完待续,如崳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