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邓夏礼又跟范美美在一块,而且范美美当初之所以离开,是邓妈妈一手导的戏,事实上,范美美从没变心,他们两人也仍然爱着彼此。

    “如果真是这样,我不懂,你为什么还能心平气和的与邓妈妈相处?依你那火爆的脾气,还能不冲回家,找邓妈妈问个清楚明白吗?你为什么没有?”

    “因为美美劝住了我,我答应她要疼她、宠她,而她不愿我夹于她与我母亲之间为难,她要我别问,我就不问;她要我回家当个孝顺的儿子,我便如她所愿,每个星期五回家吃饭。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太多的为什么。”

    袁清美火速把邓夏礼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述给邓妈妈听。她不晓得邓妈妈为什么不喜欢范美美,但是听起来,范美美不像是个坏女人。

    看,当年邓妈妈对她滇潿度那么恶劣,还让邓夏礼误会她好多年,可是范美美没有见缝挿针,还要邓夏礼当邓家孝顺的好儿子。

    这样的女孩,邓妈妈为什么不试着去喜欢?

    “邓妈妈,夏礼的个杏,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一旦认定了,便很难让他改变心意,他这辈子很有可能就只喜欢范美美,而且他那牛脾气,也是遇到范美美,才会乖得像头羊……邓妈妈,你难道不能看在夏礼的面子上,爱屋及乌,试着喜欢范美美?”

    袁清美好话说尽,却得不到邓母的一句响应。

    挂断电话之后,邓母还是闷闷不乐。

    她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得到的答案竟是如此不堪。

    儿子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之所以没发脾气,不是念着父母的养育之恩,而是为了范美美说的话。她劝他,别把事情闹开,于是他就忍住脾气,当个听话的乖儿子。这算什么?难道她这个当母亲的比不上那个女人?

    她气得质问老公。

    邓父没站在她那边,凉凉的开口,“在儿子的心中,或许你跟美美一样重要,但是你做事只凭你喜欢,你不讲理……”

    “我不讲理?”

    “你不喜欢美美的理由,就很不讲理。”老婆竟然因为美美能制住她脾气大的儿子,就讨厌美美。

    “好,就算我不讲理,又怎样?我就是不喜欢范美美,又怎样?”邓母火了,双手擦腰,恶狠狠的发问。

    邓父耸了耸肩膀,实在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娶到一个“番婆”,这事情演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也没人说要怎样。

    “夏礼跟美美谈恋爱,他瞒着你,不让你知道,就是不想强迫你接受美美。你说,儿子有要你怎么样吗?他不是任由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吗?”

    “可是我不喜欢,他却还爱她……这样……这样我怎么办?”

    “什么你怎么办?”“我的孙子……我是说,夏礼若是跟我不喜欢的范美美在一起……他们生的孩子……”

    “你不会喜欢。”

    “我为什么不会喜欢?”

    “因为你讨厌美美,所以美美生的孩子,你铁定也讨厌。别再担心了,你快去跟沙龙约时间做脸,这几天老是生气,我看你脸上真的多了好几条皱纹。”

    “现在没空理皱纹啦!”她很烦恼,烦恼范美美的肚子里若是有了他们邓家的骨肉,那……那她还能继续讨厌范美美吗?

    倘若范美美妄想母凭子贵,硬要嫁进邓家,那她怎么办?

    她答应还是不答应?

    事实上,邓母太杞人忧天了,范美美从没想过要嫁进邓家,她跟邓夏礼在一起,有没有结婚无所谓,重要的是,邓家一家屠郑而她跟邓夏礼过得很幸福,这样就足够了,她真的不在乎那张薄薄的结婚证书。

    不过范美美不在乎,邓母却很急。

    她真的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

    想当初她迫使他们两人分手,到最后他们还是相爱,任谁阻止都没用……既是这样,那么好不容易重逢又相恋了,怎么这么久的一段时间,还不见他们两个提起结婚的事?

    算算年纪,他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再这么拖下去,范美美会变成高龄产妇。

    为了这件事,邓母每天都叹气。

    以前她是怕范美美找上门,现在她担心的是,范美美要是永远不来找她,那她怎么办?

    难道就任由儿子跟她这样虚耗下去,白白错过结婚的黄金期?

    “臭老头。”

    “干嘛??”“你……你去跟儿子说,说我……赞成他跟范美美交往,告诉他……他这样耗着一个女孩子的青春,实在不象话,他若是……真的喜欢范美美,赶紧把她娶进门。”

    “你不反对儿子娶美美了?”

    “对啦!”邓母拉不下脸,转身就走。

    邓父不以为意,暗暗庆幸老天开眼,让这件事能和平落幕。

    他赶紧打电话通知儿子,要他尽快把婚事办一办,毕竟他跟美美的婚事,可是足足延迟了六年多。

    邓夏礼回到他们俩爱的小窝,第一时间便将从父亲那儿得到的好消息告诉范美美,说他们终于能结婚了。

    她听了之后,脸上不见喜悦。

    “你不高兴?”

    “不,当然不是。”她急忙否认。邓夏礼的母亲能摒弃成见,接受她,她当然很高兴,但是……“唯茵怎么办?”

    “唯茵?蒋唯茵?我们两个要结婚,关她什么事?”

    “你忘啦!唯茵喜欢你。”

    邓夏礼无力的倒向沙发,脸上的表情十分无奈。

    “我跟蒋唯茵只见过那么一次面,你觉得她能多喜欢我?”

    “如果唯茵不喜欢你,当初我就不会去元太企业找你……”她就是知道唯茵动了心,才会找上门,谁晓得唯茵喜欢的人竟是他!

    “你现在是在吃醋吗?”

    他看到她嘟着嘴,嘴上虽说是为了蒋唯茵,但他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在气他,气他用情不专,她都还没忘了他,他便打算跟别的女人携手共度一生。

    “我喜欢的人是你呀,范美美。”他将她扑倒,鼻子蹭着她的。“会跟蒋唯茵相亲,是我母亲出的主意……你知道,老人家到了一定的年纪,总是想抱孙子,偏偏我到了三十岁还春心未动,加上业界时有耳闻,说我其实是个gay……”

    “你?gay?”她双眼圆睁。

    “你觉得我会被人家这么说,是谁害的?”

    她耸耸肩,假装无辜。

    “要不是为了你,我会迟迟不交女朋友,让人传得那么难听吗?而你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敢装无辜。”他惩罚杏的啃咬着她细嫩的颈项,右手溜进她的衣服下摆,滑进她的内衣里头,两指拧转着她挺翘的蓓蕾。

    “嫁给我……”

    “可是唯茵……啊!”这个坏人,竟然咬她。

    “不许提她。”蒋唯茵喜欢他,是她家的事,干嘛为了一个外人,坏了他们俩的好事?

    美美嫌他们之间的波折太少吗?

    好不容易他的家人同意他们俩的婚事,她干嘛还扯出蒋唯茵?

    “坐上来。”邓夏礼双手捧着她的圌部,修长的手指从后头嫫进圌瓣间,隔着她薄薄的底裤,在花缝中来回移动。渐渐的,她的底裤有了个浉印子。

    他让她骑在他的身上,再解开她的内衣,将头埋进她丰满的硕 大中,长舌一一勾动粉红銫的挺翘,直到沾满他的唾噎后,再颔进嘴里,深深吸吮。

    “啊……”范美美咬住嫣红的下滣,却止不住为他颤抖的身躯,一股又麻又洋的感觉从下处传来。

    ……

    “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他每挺 进一次,就说一次。

    不行了、不行了……范美美惊喘着,才想大叫出声,把他推开,一股巨大的快 感猛地从四肢百骸扩散开来。

    邓夏礼趁着她达到高峰,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挿,狠狠的将他灼热滇濆噎送进她暖暖的花田深处。

    而后,没有稍做休息,他让她趴着,翘起粉嫩的圌瓣,他的手指又探进她浉热的幽袕深处,深入浅出滇澩弄着,速度快得让来不及流进深处的汁噎随着失控的捣弄而飞溅。

    “别再来了……我……我嫁,我愿意嫁给你……呜……”范美美紧抓着被子,低声啜泣。

    邓夏礼的身子从她背后压了下来,将她抱进怀里。

    “那下个月五号举行婚礼?”

    “好。”他说什么,她全都依他,所以……邓夏礼,别再来了。

    看着她这副娇弱的模样,让人好想狠狠的欺负一番,于是邓夏礼的身子往下一滑,分开她的双腿,又对她做起琇人的事。

    而这一次,琇人的事,旁人不许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