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在国外,就怕美美出了事,来不及赶回台湾。幸迷谔ㄍ逵懈鎏鬯、爱他的母亲,不管他丢什么麻烦给母亲,她总是笑笑滇濇他承担,他知道只要他开口,母亲便会把美美当成女儿那般疼爱。“我知道,明天若有空,我就去看她。”

    “你去看她的时候,替我告诉她,不管多忙,都得上线跟我玲濎。”邓夏礼心浮气躁。

    事实上,他有很多话想跟美美说,又不好意思请母亲代为转述,只能暗自埋怨美美没良心,他到美国才几个礼拜,她就忘了当初对他的承诺。

    她铁定是懒,才不上网。

    还是,她的眼睛又不舒服了?

    很有可能。

    于是他不忍嗅潾过苛责她,只好每天照三餐发e-mail,问她好不好,有没有正常吃饭,想不想他……

    那个人……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念书?一天之中打二十几通电话给她,害得她心念动摇。直到他传来一封e-mail,告诉她,要是再避不见面,他马上回台湾,为了避免再被邓家人指责,说她忘恩负义,尽管依然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他,范美美还是打了通电话给他。

    电话铃声才响了两下,便被接通。

    “喂?是美美吗?”邓夏礼的嗓音急切,足以见得她的避不见面,对他而言有多煎熬。

    “是。”

    其实他十分笃定这通电话是范美美打来的,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不过听到她肯定的回答,他的心更加踏实。

    于是透过电话线,他喋喋不休的说着他在美国的生活。

    范美美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

    久了,邓夏礼终于发现她不对劲。

    他听母亲说,美美最近很忙,为了医院实习的事,连着好几天没合眼,所以才没力气上线跟他玲濎……明知道她很忙,他还霸占她的休息时间,想想,他都觉得自己不体贴,于是转个话题。“你是不是累了?”

    “有一点。”范美美有气无力的说,企图用冷漠滇潿度浇熄他满腔的热情。

    “你想休息了吗?”

    “嗯。”她诚实的回答,接着便不说话。

    突然,邓夏礼觉得她变了,变得好冷淡,两人的心不再贴近,她像是离他好远……

    他想问她,她是不是想分手?是不是不再思念他?是不是不愿再等他?

    到嘴边的疑瀖随即被吞回肚子里,因为他怕听到她说出肯定的答案。

    “那……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不要……你知道我苊Α!

    “忙得连打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邓夏礼不禁怒从中来,现在他觉得这段感情是他一头热。美美是不是根本不在乎他?或者……她从来没在乎过他?毕竟当初她之所以点头答应嫁给他,是因为她父亲的事业需要他家的援助,如今他没了利用价值,她就想把他一脚踢开?

    “我可以跟你通e-mail。”

    这样一来,看不见表情,听不到声音,他就不会知道她的痛苦,不会知道他的母亲做了什么事……那个人还欺骗夏礼,说她炖了补汤给她喝!

    她怎么敢那么做?

    明明讨厌她,却在儿子的面前假装嗅澺她的模样,让夏礼从不曾怀疑自己的母亲其实不喜欢她当他的女朋友,甚至是妻子。

    “这是施舍吗?”邓夏礼妥口说出负气的话。

    “不是……”是她没法子坚强,老是这么跟他通电话,却得忍住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委屈。

    她艂愒己会妥口说出他母亲的所作所为,然后……然后邓家抽银根,她父亲的事业又陷入危机……那后果是她不敢想象的,只好假装说自己并不爱,骗自己之所以答应跟邓夏礼结婚,纯粹是为了救家里的窘境……所以她的声音冷得让自己都觉得无情,更别说是邓夏礼那个骄傲的大男人。

    他向来被众人捧得高高的,只怕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冷言冷语吧?她猜。

    果不其然,邓夏礼听到她爱理不理的口气,热情滇潿度瞬间转冷。

    “既然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负气的挂断电话。

    原以为他生气,美美就会着急的打电话跟他赔罪,就像从前那样……没想到这回他等到天亮,又等到天黑,她始终没打来。

    过了两天,他很没骨气的发了封日然l给她,没说对不起,只说我爱你。

    范美美没有回应。

    接着,他的e-mail不曾间断,一天一封。

    你为什么不回我e-mail?真的那么忙吗?好,你忙,你可以不回我日然l、不接我电话,但是你得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你有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

    我母亲拿过去的补汤,你有没有喝完?

    近来,你的工作还是那么忙吗?

    病人的病不是你能控制的,你得快点学会坦然的面对生离死别,不能老是让病人左右你的喜怒哀乐。

    快毕业了,你选好科别了吗?写个建议,给你参考,你那么喜欢小孩,不妨考虑待在产科。

    美美……我想你,你不想我吗?

    为什么不回我日兽l?

    美美,我吃了一个月的蛋包饭,而你却连一封e-mail都不回我?

    美美……

    美美……

    邓夏礼连着传来几封e-mail,上头只有她的名字。范美美不懂他的意思。后来,他又传来一封e-mail,上头写着:你不要我了吗?她的眼泪倏地滑落,这才明白他那几封只有她的名字的e-mail,其实充满了惶恐,他老早就在怀疑她变心。

    她想回他e-mail,说她要,她还要他……但是他母亲不许,所以她狠心的把e-mail删了,假装他那句“你不要我了吗?”不曾存在。

    邓夏礼再也忍不住了。“我决定要回台湾一趟。”他一下定决心,马上收拾行李。

    袁清美看见,把他收好的衣服又丢回床上。

    “你想回去害死美美吗?你忘了你跟你父亲的交易?你就这么冲动的跑回台湾,你父亲做何感想?”

    “我管我爸怎么想,我担心美美……我心里只有美美……”

    “美美在台湾有你母亲照顾着,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伯母不是告诉过你,美美好好的,只是忙了点。”他这个人怎么这样,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母亲就怕他在美国待不住,还

    特地帮他照顾他的女朋友,没想到暂时联络不上他的女朋友,他便想冲回台湾。

    “我不信美美真的好好的!她若只是忙,怎么可能那么久都不跟我联络?”

    当初明明说好,就算不通电话,至少也会发封e-mail,但是一个多月过去,她音讯全无。

    “你不觉得这样的美美很奇怪吗?我愈想愈担心,所以决定回台湾一趟。”

    他不是冲动,只是……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对。

    觉得他的美美有事瞒着他,不让他知道;觉得他再不回去,他的美美就要离开他了……

    “你回台湾,你父亲会觉得你不讲信用,他也就不用遵守当初对你的承诺,他抽银根,范家事业再度陷入危机……你说,你的美美会怎么想?”袁清美知道这时候不管她说什么都拦不住冲动又心急的邓夏礼,而范美美是她手上唯一的王牌,于是箓悽一掷,拿出来吓吓他,心想,他若是真的那么在意范美美,就会停止莽撞的行为,没想到真的有用。

    邓夏礼想到了范美美,想到她家的难题,想到他若是返回台湾,后续发展不是他能控制的,便心情颓丧,跌坐椅子上。

    “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只能这样,什么都不做,任由自己被焦急难过的情绪淹没?”他爬梳头发,心头闷着一股气,却不晓得怎么发泄。

    袁清美在他腿旁蹲了下来。

    “你可以试着不要跟美美联络,看她的反应。如果她在乎你,会像你一样焦急,担心你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出事了,要不然怎么会音讯全无……”

    “如果她没反应呢?”

    “那……那你就顺了她的心意,别再强求一个不关心你的女人,你……放了她,也放了自己。”袁清美柔声劝说。

    邓夏礼却连试都不愿试。他的美美才不可能对他如此心狠,她绝不可能不管他、不爱他……

    “试试又何妨?”袁清美接着说。

    于是,过了两个礼拜之后,范美美一样不回他任何讯息,邓夏礼便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像清美说的那样,事实上,她觉得他烦,她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因此,他采用袁清美的建议,测试范美美。

    他连着一个月不发e-mail、不打电话,而范美美的反应很冷淡,她始终没问,他怎么了?为什么不再与她联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