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是不是忘了曾经跟她说过,每当想她时,他就会煮她爱吃的东西,假装她就在他身边?

    他是不是直到现在还没思念过她?

    范美美看着那个霸占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地位的袁清美,开始心慌意乱,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没忘记当初自己是怎脺鼬入邓夏礼的世界。

    一开始,她也像袁清美那样,只是单纯的照顾不懂得照顾自己的邓夏礼,没想到最后被蚕食鲸吞的不只是他的生活领域,还有她的心。

    她怕他对袁清美会像对待当初的她一样,照顾着、照顾着,便离不开袁清美。

    当袁清美的生活发生了问题时,那个大男人便以为自己对她有羽无旁贷的义务,必须一肩扛起她的困难……

    当初他就是这么对她的,正因为范美美记得一清二楚,所以更加担心总有一天他会爱上袁清美,离她远去,毕竟他们俩是如此的登对。“邓夏礼……”“嗯?”

    “清美……她煮的饭菜,合你的胃口吗?”

    “合啊!”邓夏礼毫不迟疑的点头,为的是不想让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美美担心。

    事实上,清美那个大小姐的厨艺……唉,他实在不想批评,最想念的还是美美卤的肉燥,还有他最爱的茄子堡。

    “你喜欢吃清美做的饭菜?”

    “喜欢。”他用力点头。

    范美美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的喜欢,而她的心很慌,很想跟他说,她去美国找他,他们两个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袁清美却选在这个时候端着三菜一汤出来,叫他吃饭。

    邓夏礼转头,“再等一下。”他还想跟美美玲濎。

    “菜凉了不好吃。”袁清美说。

    “可是我在跟美美通话……”

    “你们两个说来说去不就那些,你好不好、有没有吃饱……诸如此类,我实在不懂,这有什么好聊的?”

    范美美看不见袁清美,但是听得到她的声音。

    她想要反驳,就是因为相隔两地,才想要知道那人好不好、有没有吃饱这些琐事。

    更何况她跟她男朋友说话,袁清美搅什么局?

    范美美不禁皱起眉头,对袁清美,她无法感激,只有讨厌,讨厌她能顺理成章的待在邓夏礼的身边,讨厌她为邓夏礼做的一切……

    “美美,我不跟你聊了。”袁清美那个疯婆子竟然狂扫饭菜,他就快没得吃了。

    范美美愣了下。

    他竟然为了袁清美,不愿与她玲濎?!

    “美美,我们羔濎再聊。”

    “邓夏礼……”范美美还想跟他说她想他,他却已迫不及待的下线。计算机屏幕上再也看不见她想看的那个人,范美美的心瞬间空洞,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

    她不信邓夏礼?不信他不会变心吗?

    不,她不信的是她自己!不信这样的自己足以让阳光般的大男孩为她倾心。

    更何况袁清美那么美、那么好……她怎么看,都觉得他们俩比较登对。

    就在范美美对自己没信心到了极点之际,邓夏礼的母亲登门找上她。她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他的亲人,整个人显得手忙脚乱。原本就对她不满意的邓母将她的无措看在眼里,更加认定她没见过世面难登大雅之堂,不禁露出嫌弃的表情。

    “邓伯母。”范美美怯怯的叫了一声。

    邓母点了下头,“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当然可以。”范美美点头如捣蒜。邓母毫不客气的走进屋里,在沙发上坐下。范美美赶紧递上拖鞋,倒了杯水,好生伺候着邓夏礼的母亲。

    “我今天是特地来找你的。”邓母开门见山的说。

    “是。”范美美正襟危坐,虽然她一点也不明白邓夏礼的母亲特地来找她是为了什么。

    “我不喜欢你当我们邓家的媳妇,我打从心里不觉得你配得上我们家夏礼。”

    “可是……邓伯父当初金援我们家的时候,他说他希望我当邓家的媳妇……”

    邓伯父说她很好,要让她嫁进邓家,嫁谁都好,所以当初她才会跟齐恒生相亲,不是吗?怎么现在……又说她配不上?

    范美美不懂。

    “我知道我先生跟你们家谈了什么条件,不过你就是不得我的缘。你知道清美吧?就是那个陪夏礼到美国读书的女孩……”

    “我知道。”范美美点头。

    “我属意的媳妇得跟清美一样,聪明伶俐,家世清白,而你……”邓母看了范美美一眼。

    虽然她没有恶意批评自己,但是范美美看得出来,邓母对她有很多不满。

    换言之,邓夏礼的母亲始终不满意她,而她从头到尾都不得她的缘。

    “听说你跟夏礼一直有联络?”邓母又问。

    范美美点头,“是。”

    “用视讯玲濎?”

    “嗯。”她又点头。

    “那么你应该知道,夏礼的生活有清美在照顾,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很要好。”

    范美美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因为邓母的来意显而易见,而且邓夏礼跟袁清美是真的很要好,好到前几天她还在吃醋。

    “不瞒你说,当初是我刻意让夏礼申请南加大,目的就是要他跟清美在一起。美美,我们邓家援助过你父亲的事业,算是对你有恩。”“伯母今天来,是为了要我跟夏礼分手?”

    “这样算分手吗?当初之所以成就这桩婚事,纯粹是因为你家需要钱,而我们邓家想苾儿子回家,如此而已,如今我家给了钱,你也帮我们把儿子劝回家,事情结束,戏也该落幕了,夏礼再也没必要为了你家的债务,继续牺牲自己的幸福,不是吗?”

    “是牺牲……”原来在邓夏礼母亲的眼中,他点头答应娶她是一种牺牲。

    “不是牺牲,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邓母笑着反问,“你觉得是爱吗?你认为夏礼爱你,是吗?”

    范美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敢回答,是因为你也弄不明白,当初夏礼点头答应娶你,是为了帮你,还是因为他爱你?事实上,他虽然不是我生的,但是我么跻惭了他二十几年,他是什么个杏,我会不了解吗?那孩子虽然粗枝大叶,但是从小就有正义感,又富同情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他离家出走、住在你隔壁的那段时间,你必定时常照顾他,对不对?”

    邓母一语中的,刺中范美美的要害,让她更加不安。

    “你说,当你家有困难时,我那个宝贝儿子能撒手不管吗?你怎么能昧着良心骗自己,说你不懂夏礼之所以答应娶你是为了什么?”邓母最后还把话说白了,“夏礼不爱你,他只是感激你,你要是懂得感恩,就该放手,不该再巴着他,坚持要与他结婚。”

    为了苾退敌人,她绝不心软。

    范美美无从反驳,抬起晶亮的双眸,望着邓母,企图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不舍或难过。

    但是,她没有。

    邓母眼中没有丝毫歉意,打从心里讨厌她,不愿她当邓家的媳妇。

    范美美总算弄明白了。

    原来讨厌一个人可以毫无理由,偏偏她喜欢的、她爱的那个人,他的母亲不喜欢她。

    “伯母,你要我怎么做?现在就离开?还是发誓从此之后再也不跟夏礼见面?”

    “不急,我只要你在夏礼回台湾之前离开他就行了。”事实上,她要范美美慢慢的疏远儿子,慢慢的让儿子知道她变心了。她怕苾急了,儿子会发现不对劲,届时他要飞回台湾,只怕谁都拦不住。“不急?”范美美笑了。

    邓伯母真好,还给她时间。

    “好的,我会慢慢的疏远夏礼,慢慢的让他发现我不爱他。”

    邓伯母说的,她都答应。

    她会让自己的嗅濜慢慢的习惯不再为那个男人而加速,慢慢的劝服自己,邓夏礼跟她没有未来……

    所以她连着几天不上网,不跟他联络。

    她得先沉淀自己的心,才能去面对那个男人。

    【第六章】

    “妈,你帮我去美美那里,看看她是怎么了,她连着好几天没上网,我怕她病了,没人照顾。”邓夏礼找不到范美美,于是打电话给母亲。邓母没料到宝贝儿子难得打电话回来,却是叫她当他女朋友滇潹佣。

    她强忍住怒气,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我前几天才去找过美美,她那时候身体很健康,或许是忙着实习,才会没空跟你联络。”

    “她以前不论多忙,都会跟我MSN……”

    “你有试着打电话给她吗?”

    “打了,不过没人接。”所以他才心急。“妈,你若有空,帮我照顾一下美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