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五章】

    “我到了美国之后,你就打开窗口,按这个键,便可以看到我了。”邓夏礼很有耐心的做示范。范美美面对着计算机屏幕,没有响应。“你在做什么?我在教你,你到底有没有听进耳里?这个很重要耶!”

    美美学会之后,就算他们隔着天涯海角,也能天天见面。他是为了她着想,但是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态度,要学不学的。

    “你到底有没有上进心?”

    “有啊!”他都不知道,她今天去医院实习的时候多么用心。“我实习的那个病人气切,说不出话,整个人抑郁寡欢,偏偏他唯一的儿子很忙,他生病快一个月了,他儿子还抽不出空陪他,所以我就用心的想,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老人家重拾欢乐?我把他的病历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你猜,我发现什么?”范美美双眸发亮,直勾勾的看着他。

    邓夏礼一点都不想猜,他对她那个病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快点教会她怎么用MSN跟他联络。

    “明天是那位教授病人的生日,我决定送他生日礼物。”

    很好,在他快要前往美国之际,他的未婚妻子满脑子都是她的病人!就算那个病人气切、就算那个病人是个老头,邓夏礼一样很火大。

    “你觉得我买什么礼物送他比较好?”她完全看不出他正不爽。

    “大便。”他负气回答。

    范美美瞪他一眼,“没礼貌,人家以前是大学教授耶!”

    “那又怎样?当教授就不大便吗?”

    “是得大便,不大便是很严重的事,更何况那位教授除了是咽癌患者,他的胃肠还不大好,那天我帮他灌肠……”

    “范美美!”邓夏礼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紲鳙出发到美国?”

    “我知道啊!”就是知道,她才会用忙碌的生活填满一天二十四小时,深怕一有空档,就会想起他出国在即,那么她会舍不得、会伤心、会难过,偏偏他不懂她的心,还要对她耳提面命,时时提醒。

    “我问你,我去了美国之后,你会不会想我?”

    “当然会。”她用力点头。

    “那你不想见到我吗?”

    “想啊!”

    事实上,她更想陪他去美国,不过他的母亲说她个杏怯懦,到了异国会水土不服。

    她也怕,但是更相信,只要邓夏礼在她身边,什么苦都可以撑过去。

    问题是,她不敢跟他母亲说,毕竟她父亲的事业现在得靠邓家金援,才能撑过这一波金融海啸,又怎么有脸说她想出国?

    所以她强忍着说没关系,三、四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等她毕业,邓夏礼就回来了,她会坚强,可以忍耐……但是他别三番两次的跟她提起他要离开这件事,她一想到便好难过。

    “你会想、会难过,那么我教你计算机,你为什么不专心的学?”还跟他扯什脺魈授生病要灌肠的事。

    “用MSN……那好难……”她是计算机白痴,而且有干眼症,医生特别交代过,要她少用计算机,所以就算她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女,也鲜少看电视、使用网络,除非要打报告,才会用计算机,网络世界对她而言好遥远。

    “可是学会之后,每天都能看到我……你不想看到我吗?”

    “想啊!”

    “那你认真学,好不好?”邓夏礼拉下脸,口气近乎请求。

    到了美国之后,若是不能天天见到美美,他真的会慌。他艂愒己挨不到毕业,便偷跑回台湾。

    如果真的那样子做,只怕他的家人对美美会更不谅解,所以为了她,他都要到美国去念书了,难道她不能为了他,学会怎么跟他上网玲濎?

    他从没求过她,所以她知道要他拉下脸来求她,对他而言有多么难,而她不是不想学,只是怕学了之后,看到他在美国过得不好,她会舍不得、会难过、会想要不顾一切的冲到美国陪他……到时,怎么办?

    “你不学!”邓夏礼看她一脸为难,好生气,伸手就要把计算机拆了。

    他的脾气真大!范美美急忙阻止他冲动行事。“我又没说不学。”

    “你刚刚明明一脸为难。”别以为他看不出来,他又没瞎。

    “你不懂我的为难。”不知道他要离开,她有多难过、多不舍。

    “我怎么会不懂?你就是懒啊!”

    “我哪有懒?我是……”她顿住,怕说出对他的不舍,会绊住他往前走的脚步。

    “是什么?”

    他不但不懂她的心,还对她凶,让范美美也冒火了,大声吼道:“是怕,是舍不得!若是看见你在美国吃不饱、睡不好,怎么办?我能去美国找你吗?我不能,只能在台湾承受煎熬。既然学会之后,只是让自己难过,我干嘛要学?”

    看到她被气哭了,邓夏礼手足无措,赶紧收敛脾气,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泪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担心我,才不好好学计算机,不过你放心,我跟你保证,就算一个人在美国,我也会过得很好,绝不让你看了难受,或是为我担心。”

    “你骗人,你连在台湾都没办法把自己顾好,怎么可能到了美国就拽会怎么照顾自己?”

    “我会努力。”为了不让在台湾的美美担心,他说什么也得学着独立生活。“你要是不信,从明天开始,我就……”

    “就怎样?”

    他说不出来了吧!

    范美美看着他。

    邓夏礼心一横,发下重誓,“我就帮你煮饭、帮你洗衣服,所有的家事都由我来做,让你看看你未来的老公有多能干。”

    他不是不会做,只是懒得做。

    总之,他会倾尽心力,做给她看,好让她能放心的看着他前往美国。

    “真的?以后家事全由你包办?”

    “真的,以后家事都包在我身上。”邓夏礼拍哅脯保证。从那天起,他努力学习做家事和厨艺,而且不敢大意,不敢随便唬弄,因为他煮出来的食物若是不好吃,她便会掉眼泪。

    他知道她很着急,担心以他这样的厨艺,到了美国之后,不是每天吃泡面,就是三餐吃汉堡和薯条。

    为了让她放心,他每天待在厨房里研究台湾料理,终于在出国前学会了她爱吃的蛋包饭、麻婆豆腐、葱爆牛肉跟騻愋煎。

    “干嘛尽做我爱吃的食物?是你去美国,应该学会烹煮自己爱吃的东西。”范美美笑说。

    “不,得做你爱吃的东西。”

    “为什么?”

    “因为到了美国,想你的时候,吃你爱吃的食物,就能假装你在我身边。”

    听他这么说,她又哭了,紧紧搂住他,“你要用功读书,快点回来。”

    “我知道。”邓夏礼发誓,一踏上美国国土,绝不跟朋友鬼混书,早日拿到文凭,一回来就与她结婚。“你要等我。”

    “好,我会等你。”“每天跟我MSN?”

    “嗯。”她点头。

    尽管离情依依,邓夏礼还是搭乘飞机,前往美国求学。范美美也学会了用视讯跟他联络,然后发现他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坚强,没有不适应的地方,他的生活因为加入了袁清美,没有任何不便。

    她见过那个叫蝇清美的女孩,她是邓夏礼母亲一个至交好友的女儿,跟邓夏礼很有拥,不约而同的申请进入南加大就读,听说他们两人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条街,所以她常常出现在她跟邓夏礼的视讯里。

    他跟她玲濎,袁清美就在厨房里帮他煮晚餐。

    他们玲濎聊到一半,袁清美还会穿着围裙走出来。

    “夏礼,今晚要喝什么汤?”邓夏礼暂停玲濎,冷落范美美,转头看着袁清美,“我要喝玉米浓汤。”

    “玉米浓汤喝多了不健康,我煮鲜鱼汤吧!”袁清美自作主张。诸如此类的对话,让范美美听了想尖叫。

    那些对话、那些关心,本来应该属于她,现在被另一个女人抢去,让她觉得心慌,害怕他被袁清美抢走。

    于是她开口问道:“你老是麻烦清美帮你料理三餐,这样好吗?”

    邓夏礼不以为意,“没关系,清美是自己人。”

    他跟清美像哥儿们,更何况清美说了,她吃不惯美国食物,习惯自己下厨,而煮一人份跟煮两人份没多大的差别,为了图方便,她到他这儿料理三餐。

    自己人!

    范美美心一紧,不懂袁清美是他什么样的自己人。

    “你在台湾的时候已经学会照顾自己,怎么到了美国,还是一样懒?衣服要别人帮你洗,饭也要别人帮你煮。”

    他不知道吗?能帮他做那些事的人,必须跟他很亲才行。还有,他为什么不吃葱爆牛肉?在台湾时,那道菜,他明明很拿手,炒得很好吃,为什么到了美国,他就不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