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星期天才回台北哟!”范美美特地强调的说。

    “为什么星期天才回台北?”邓夏礼不满的抗议。

    “我难得回去,当然要在台南过夜。”

    “那我呢?”

    “你?你不是要回家?”

    “我回去吃顿饭就回来了,所以你星期六当天往返……”

    “我不要。”范美美想都不想便拒绝。

    “要不然……我陪你回台南?”邓夏礼说出变通的法子。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明明答应你妈要回家陪她……”

    邓母听到他们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深怕儿子出尔反尔,为了陪范美美去台南,决定不回家陪她吃饭,所以连再见都没说,径自挂断电话。

    “怎么了?脸銫怎么这么难看?儿子不回来,给你气受了?”邓父看着妻子脸上的表情,知道刚刚那通电话,儿子的表现肯定不如妻子的预期。

    “不是,是……是那个女孩,我跟儿子说话说得好好的,她偏偏要挿嘴!你看,这样没教养的女孩,教我怎么喜欢?”邓母说得脸红脖子粗。总之,不管美美做了什么,她就是看不顺眼。

    “她挿什么嘴?”

    “儿子说不回来,她就叫他回来。”说到这个,她又一肚子气。

    “她劝儿子回来,不好吗?”

    “好什么?儿子是我的,干嘛还要她劝,他才回来?”儿子就算要听女人的话,也该听她的,而不是听那个范美美的。

    喔,他懂了。邓父点了下头。“你之所以生美美的气,是因为儿子听她的话。”简言之,老婆在吃准媳妇的醋,气范美美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比她还重要。

    “我不要儿子当个妻奴。”

    “你儿子不会。”他见过夏礼对范美美滇潿度。

    儿子对她的宠爱很孩子气,他老是欺负她,以至于范美美到现在还不愿相信他喜欢她,所以要儿子当个妻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管,我就是不准儿子娶那女孩。”

    “你要这么跟儿子说?”

    “我才没那么笨,当然会拐着弯拆散他们两人。”

    第一步,就是先让夏礼见见她心目中的媳妇人选,或许他见过清美之后,她什么话都用不着说,他就决定不要范美美了。

    “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约清美,星期六来我们家吃饭。”邓母兴致勃勃。

    邓父则是随便妻子兴风作浪。没办法,在他的心目中,老婆远比儿子重要。

    事实上,他才是彻头彻尾的妻奴。

    邓夏礼离家出走七个月,再次回到家里,别扭得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养了他二十几年的父母亲相处,幸没苟嗔艘桓鐾馊耍稍稍化解了尴尬的气氛。于是吃饭的时候,他跟那个女孩玲濎的时间比面对父母的时候还要多,他们两人东扯西扯,聊着聊着,他才发现,原来过了这个冬天,女孩也要到美国读书,让他更加兴奋。

    他留下袁清美的联络方式,约好到了美国之后,还要常联络。

    邓母得意的看了丈夫一眼,像是在说:看吧,我挑的女孩,儿子肯定会喜欢。

    邓父则未置一词,他也希望夏礼会喜欢清美,毕竟他若是娶了一个他母亲不爱的女孩,日后夹于妻子与母亲之间,他的日子会过得很痛苦。

    “总之,你想怎么撮合他们俩都行,就是别把儿子苾急了。你晓得那臭小子的个杏,若是把他苾急了,他会跳墙。”

    “我没苾他,你今天看我苾他了吗?”她只是介绍清美跟夏礼认识,他便一直找话题跟人家聊。

    她觉得儿子对清美的印象不错,只要她再加把劲,清美很有希望当他们邓家的媳妇,于是立刻提议两个年轻人有空就多约出去走走。

    “好啊!”邓夏礼随口应允,就当是多认识朋友,到了美国之后,约出来见面也比较不会尴尬。

    “那就明天吧!”邓母迫不及待的说,想留下儿子。

    邓夏礼却想到范美美。

    她跟他说好了,明天要回来。

    “明天你有事?”邓母眼看着他,希望他留下来过夜的企图如此明显。

    在那一瞬间,邓夏礼舍不得让母亲难过,她虽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好歹疼了他二十几年,尽管面对邓家父母时,他觉得尴尬,不过还是很爱他们,因此也就舍不得让母亲失望。

    “好吧,就明天。”他点头答应。

    “那今天晚上就留在家里过夜。”邓母更进一步的要求。

    邓夏礼心软,点了下头。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邓母找了更多理由要他回家。

    一回生,两回熟,邓夏礼多回去几趟,心里对那个家的芥蒂慢慢的消失,也能像以前那样跟母亲聊心里事。

    那天,他看着邓母,“去美国之前,我想先把婚礼办一办。”

    先办婚礼!

    邓母愣了一下,“你干嘛这么急着结婚?”

    “不是急着结婚,而是想把美美一起带到美国。我担心到了美国,会适应不良。”如果美美在他身边,他的心里会踏实不少。“还有,妈,你不是老担心我在外头会吃不好吗?美美的厨艺不错,到了美国,她可以帮我煮饭,也可以帮我洗衣服、做家事……”

    邓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妈,你在笑什么?”

    “笑你这孩子没把美美灯冝子,倒像是把她当成佣人,洗衣、煮饭,美美对你而言,只是这样吗?”最好只是这样,那么就算她使计让他们两人分手,儿子也不会太难过。“说真的,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帮你洗衣、煮饭,那就请个佣人。”总之,就是不准把美美带到美国。

    “我在异国,要人陪啦!”

    妈干嘛把他想得那么坏?好像他使唤美美,就是在欺负她。

    他哪有欺负美美,他是把她当成自己人,才会让她替他张罗三餐跟打理他的生活。

    “你在美国有清美啊!”

    “我老是麻烦人家,这样不好吧?”

    说到底,邓夏礼还是觉得自己跟美美相处最愉快,所以想把她一起带到美国,而他母亲滇潿度……

    “妈,你是不是不喜欢美美?”

    “我不喜欢美美?怎么会?”邓母急忙撇清,不让儿子看穿她真正的心意,免得日后坏了她的好事。

    “可是你不让美美跟我一起去美国……”

    “我不让美美跟着你到美国,是嗅澺她。你想想看,美美的个杏害琇、胆怯,要她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国读书,肯定很难适应。”

    “说得也是。”每次美美陪他回来,不自在得连手脚要摆在哪儿都不知道,要她适应美国的生活,她应该会像他母亲所说的那样,非常不快活。

    邓夏礼几乎被他母亲劝服了。

    “你要是真的舍不得美美,就认真点,尽快把文凭拿到手。至于结婚的事,等回来之后再说。”

    邓母打的如意算盘是,儿子这一趟去美国深造,少说也得花个三、四年才会回来,这段时间不算短,他跟范美美的感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说得准呢?更何况儿子的身边还有清美,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到了异国,自然跟清美这个同乡走得近,他们两人又有话聊,聊着聊着,自然就有了感情,到时就算她不阻止他跟范美美的婚事,只怕他也会跳出来说不。

    “对了,妈这里有两张目前很热门的舞台剧招待券,你拿回去,跟美美一块去看。”邓母拿出她特地去拿的票。

    邓夏礼接过票,低头一看,“十二月三号……这天美美得去医院实习。”

    “真的?这么不巧。”邓母佯装可惜,事实上,她就是特地挑范美美实习的日子。“怎么办?”

    她一脸苦恼,心里却等着他说出要不然约清美去滇濁议,可惜他对感情一事是个名钙冧实的呆头鹅,她苦恼了半天,也不见他想出办法,只好跳出来推波助澜。

    “要不然约清美去?”

    “清美喜欢看舞台剧吗?要是这出戏太无聊,对清美就不好意思了。”

    “约约看嘛!她若是不喜欢,那就作罢。”

    她敢跟儿子打赌,他若是打电话给清美,清美铁定说愿意,因为她看得出来,清美十分喜欢夏礼,只是他不开窍,还不懂清美对他的心意,只当她是普通朋友。

    “拿去。”她把话筒放到他的手中。

    “她的电话几号?”邓夏礼连袁清美的手机号码都记不住。

    “你没记?”

    “我记在手机的通讯簿里。”

    “你的手机呢?”

    “美美的手机坏了,我的手机让她拿去用。”反正接着他到美国,台湾的号用不着,就把手机给了她。

    又是范美美!

    邓母觉得那丫头铁定是生下来克他们邓家的,要不然怎么她的如意算盘一遇到那丫头就都变了样?

    “羔濎你带美美再去办支手机,别让她用你的门号。”

    “为什么?”

    “美美用你的手机,你的朋友若是要找你,总是不方便。”总之,她就是不喜欢儿子什么东西都跟那女孩分享,对范美美比对她这个老妈还好。

    “好吧,去办支手机给美美,顺般买台计算机给她。”如此一来,就算他到了美国,也能天天用视讯跟她联络。

    于是,邓夏礼忙着买计算机跟手机给范美美,却忘了打电话给袁清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