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一章】

    凌晨一点,通常这个时候范美美早就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睡觉了,但是今天没有,为了不让母亲失望,她正发奋图强,写下人生中第七张读书计划表。她希望从今天开始能振作一点,就算不能为父亲岌岌可危的公司尽一点心力,至少学业成绩要好看一些,也足以抚慰住在台南老家的父母那望女成凤的期许之心,所以她决定了,从今天起,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之后开始背英文、读药物学,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再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真的,她好有心想把书念好,但是隔壁的那个妖孽啊……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很多债,所以这辈子老天爷才会安排那个花花公子住在她的隔壁,每次当她要发奋图强时,他就带女朋友回来做……做那种事!

    是做那种事,对吧?

    要不然怎么会有人睡在床上,还摇得那么大声,就连隔壁都听得到!

    范美美的耳朵贴在墙壁上,突然又觉得自己蠢。她在干嘛?她不努力读书,竟然在想那可耻的邓夏礼好猛,可以连着抽 送好几十下都不累……

    “范美美呀范美美,你在搞什么?你父亲的事业岌岌可危,你母亲稍早打电话给你,要你痛定思痛,反省自己轻忽随便的人生……可是你瞧瞧,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的脑子里装的又是什么?邓夏礼的私生活有多yin乱,那是他家的事,你犯得着替人家担心吗?”

    范美美不断的数落自己,告诫自己要用功、要努力,同时转头,坐正身子要用功读书,却看到她那可耻的邻居邓夏礼竟然光着上身,穿着短裤,露出毛茸茸的双腿跟小麦銫的肌肤,站在她家阳台上,砰砰砰的敲着落地窗。

    这个人……没事又从隔壁爬到她家阳台上做什么?

    她站起身,打开落地窗,横眉竖眼的看着他。

    “你干嘛啦?”

    “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刚刚在尖叫。”

    “尖叫?”

    噢,她想起来了,就是她刚刚突然想起自己竟然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他摇床的声音时,的确是有尖叫。

    “你听到了呀?”惨,丢脸。

    “废话!你叫得那么大声,我能不听见吗?”

    邓夏礼长得人高马大,个头足足高了范美美一颗头不止,他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那一眼好像是在暗示她很蠢。

    她不是蠢,只是怀疑,怀疑他刚刚做得那么卖力,怎么还会注意到她的尖叫?

    “干嘛尖叫?”他又问,而且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范美美觉得他很奇怪,她尖叫,又不关他的事,明明是他自己鷄婆,要跑来过问,现在居然气她说话吞吞吐吐。

    不过,她怎么好意思跟他说,她是因为想到他跟女伴在床上嘿咻,觉得自己真是吃饱了没蕚愽,所以才尖叫?

    “没事啦,因……因为看到一譃m螂。”

    “看到蟑螂就尖叫?!”邓夏礼那双好看的眉压着凌厉的双眼,脸上的表情摆明了看不起她为了蟑螂而叫得惊天动地。

    这丫头知不知道她叫得那么惨,害他以为她出事了,于是急急忙忙从他家的阳台跳到她家?

    她倒好,为了一譃m螂就尖叫。她这么没用,当初她的父母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在外头过生活?

    “拿好拖鞋。”邓夏礼妥掉自己的鞋,硬是要她拿着。

    他决定发挥难得的好心,敦亲睦邻一番,教她如何跟蟑螂共处。

    范美美神情惊骇的看着他。那是他的鞋耶!他踩到脚底下的鞋耶!这么脏的东西,他干嘛要她拿着?

    她的脸皱得跟小笼包没什么两样,既嫌弃又不甘愿。

    邓夏礼横眉竖眼,直勾勾的瞪着她。

    他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表情很可怕,偏偏她妈生她的时候忘了把她的胆子生大一点,每每遇到恶势力苾向自己时,想都不想便弃械投降,所以虽然万般不愿,但是她仍然伸出两根手指头,拎起他硬塞给她的拖鞋,而她都已经如此委屈了,他的表情还是一样很臭。

    他嫌弃的看着她,“你这样拎着拖鞋,怎么打蟑螂?”

    什么?

    “你要我打蟑螂?”

    这……她怎么敢?邓夏礼,别开玩笑了行不行?

    “蟑螂会飞……”

    不等她说完,他握住她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她四处找蟑螂。

    幸盟家芨删唬蟑螂四处乱窜之事纯属虚构。事实上,她家根本找不到一譃m螂,所以他就算把她家踩平了,也是徒绹薰Α

    “嘿嘿……没有蟑螂吧!”她兀自偷笑,轻拍哅脯。

    这时,邓夏礼转头望着她,“怕不怕蜘蛛?”

    蜘……蛛!

    她怕呀,很怕、很怕,他问这个做什么?范美美嘴角抽搐。

    “很好。”他笑说,点了点头。她实在不懂,这种事有什么好?

    她正狐疑着,答案便在下一秒钟揭晓。

    邓夏礼,那个妖孽,竟然拉着她要去打蜘蛛。

    那是长脚蜘蛛……

    “那是益虫,它会吃蚊子,所以不可以杀它,不行啦……不要啦……”她不想杀蜘蛛啦!

    范美美想把手缩回来,但是邓夏礼的力气比她强好几倍,他硬是拉着她,接近那只窝在房间角落的长脚蜘蛛,然后啪啪两声,飞快的将她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存在的蜘蛛就地正法,而蜘蛛的尸首就黏在雪白的墙面,虽然它死了之后缩成一团,只有一点点,但模样还是令她觉得好可怕。

    “邓……夏礼……”

    “干嘛?”

    蜘蛛都死了,她还怕?真是没用的家伙!邓夏礼万般不屑,穿上拖鞋。

    “你……拖鞋不擦一擦吗?”他的拖鞋打死过蜘蛛,他不处理一下再回去吗?

    范美美好心的抽了两张面纸,递给他。

    他嫌她烦,把面纸抢了过来,抬起脚,随便擦两下鞋底,敷衍了事滇潿度十分明显。

    她又抽了两张面纸给他,请他好心一点,顺般把墙面的蜘蛛尸体处理一下再回家。

    他啧了一声,理都不理她,转身走向阳台。

    “邓……邓夏礼!”她火大了,冲上前,伸手拉住他全身上下唯一可以拉的地方―那条松松垮垮的短裤。

    没想到好死不死,她竟将他的裤子稍微往下拉,不小心看到了他的圌部,吓了一大跳。

    他……他的圌部怎么那么白?

    因为看到不该看的地方,范美美惊骇得赶紧松开手,让他的裤头重新贴着他结实的身躯。邓夏礼痛得偏过头,瞪着她。她吓得高举双手,怯怯的退了两步,很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杀了过来。

    都说了她很胆小?他干嘛老是摆出这张恶狠狠的脸吓她?

    “你到底想干嘛?”他单脚跨在栏杆上,口气非常不善。

    他都不知道,他这样好危险。

    虽然他们俩水火不容,她对他花心浪杏的作为十分不以为然,但还是很担心他在两家阳台之间爬来爬去,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一失足成千古恨?到时怎么办才好?

    “你要不要从前门回去?”

    “我没带钥匙出来。”

    “你……可以叫你的女朋友帮你开门薄!”

    “谁跟你说我有女朋友的?”

    “你没有女朋友?”她笑开怀。

    等等,他没有女朋友,她在开心个什么劲?他没有女朋友,关她什么事?

    “不对,你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你的房间每天都那么吵?”嗯嗯薄啊的,她一直以为他在……在做那种事。

    原来不是!

    范美美又笑了。

    “白痴,我在看A片啦!”邓夏礼大骂。

    “看……”A片。

    他还说得这么大声!而且当着她的面说!

    “你……你这个銫狼!”她的脸銫爆红。

    而那个恶人,惹火她之后,哈哈大笑的离去。

    厚,可恶的邓夏礼,只知道欺负她!

    她实在是会被他气死,而她……她干嘛这么可怜,老是得过着被他荼毒的日子咧?

    【第二章】

    对厚,她干嘛那么怕邓夏礼?为什么老是被他吃得死死的,却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她若真不喜欢这个读书环境,搬家便是,不要跟他做邻居,犯得着每天被他荼毒,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吗?

    范美美愈想愈觉得自己蠢,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被邓夏礼荼毒了这么久之后才想通?

    所以,事不宜迟,她马上联络房屋中介,释出要卖小套房的消息,接着开始紧锣密鼓的找房子跟打包行李。

    她小心行事,深怕让邓夏礼事先瞧出她打算搬家的端倪,至于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呢?

    理由很简单,只有一个,那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她跟他只是一对互相看不顺眼的邻居,没道理她要搬家,还得跟他报备。最好她搬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他以为她从人间蒸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