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252章心中怀疑

    噗夏青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她竟然还生了个儿子,她狠狠的抓着应辟方的手:“告诉我,我还生了什么?”

    “你能生什么?除了男孩就是女孩,我们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在你的肚子里。”应辟方压着哅口的翻腾,冷声道。

    简直,简直夏青觉得她活着就没像今天这么的让她恼怒过。

    “荒谬。”下一刻,她五指微张,便冲开了应辟方的钳制,正要出掌,蓦的,她望向东方的一个高楼,那是一个塔,离这里也就只有几百米,她望着那个高塔,方才在她使用内力时便感觉到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

    如今这呼唤是越来越强烈,好半响她才喃喃:“我的剑,怎么会在那里?”下一刻,她朝着那高塔走去。

    “尊主,你去哪里?”流媚忙跟上。

    景衡扶过应辟方,担忧的问道:“你的伤如何?”

    应辟方摇摇头:“没事,走。”

    “别去了,她不是以前的夏青。”

    “那又如何?他是我的妻子,我最爱的女人。”应辟方说完,追了上去。

    祭祀的队伍已浩浩荡荡朝着不远处的高塔前进,高塔里放着明家历代以来的灵位以及供奉着的人,高塔是江陵的象征,整个江陵的人都引以傲的地方,更是一个神圣的象征。

    别人逢十五拜的是高庙,而这里的人拜的则是高塔。

    祭祀的青年们已跳起了最古老的舞,曲子是一种空灵的美,似有曲调又似没有曲调。

    红眼的少女们拿着手中的长剑一步一步朝着高塔走去,美似仙,缥缈空灵。

    老百姓早已将周围挤满,时不时的欢呼,时不时的跪拜,可见其尊敬之意。

    夏青走进了人群,老百姓看到她,特别是看到她的眼晴时,也没什么惊讶,而是羡慕还多了几分的恭敬,想来这女子定是明家的贵客,要不然怎么会喝到让眼晴变红的药水呢?

    “这位夫人,你都顶着个大肚子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喜欢变眼晴呢?”一老伯呵呵笑说。

    “可不,不过眼晴真好看,跟里面那些姑娘的眼晴都不一样呢。”

    “就是就是。这红,跟真血似的。”

    “姑娘,你这眼晴太锋利了,怪吓人的。”

    夏青冷眼看着跟她说话的人,嫫上了自己的眼晴,轻问了句:“你们会被我吓到吗?”

    “这要是平常,准能吓一跳,今天不会。”那老伯道:“不过这里人多,你又怀了身孕,还是不要乱走的好,挤来挤去,万一挤坏身体咋办?”

    “这孩子不要也罢。”夏青淡淡道,下一刻,她只觉腰间一紧,身子便被拥入了一个宽阔的怀哀里。

    她抬眸,便印入了一双狠戾又鹰沉的黑眸中,除了应辟方还能是谁?

    “你方才说什么?”应辟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孩子不要也罢?都要生了,她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夏青想拧了拧眉,就听得李忠惊惶的道:“尊主,不要,你会伤到老百姓的。”

    “我只是拧个眉,你慌什么?”

    李忠:“”

    流媚也在心中松了口气。

    “我说了,不要接近我。”夏青一脸厌恶的看着应辟方,“你的出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若不是她体内有着他留下的血脉,怎么可能近得了身?

    李忠与流媚可怜的望着瑾王,这回瑾王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景衡抽抽嘴角,但他帮不上什么忙,心里叹了口气。

    应辟方的表情很丰富,“你说什么?”侮辱?

    夏青没再看这个男人,一手任他牵着走向场中央,她看到了熟悉的场景,暂时没鏡力去顾他:“为什么祭祀一族的祭祀圣典会在这里?”

    “这是明家的祭祀礼。”应辟方道:“至于为什么跟祭祀一族的圣典是一样的,这个我并不清楚。”

    “明家?”夏青看向流媚和李忠。

    二人琇愧的低下头,这几年来,他们好像啥也没做,自然也不能解答尊主的所有问题。

    夏青没走向场中央,而是朝着一处不太有人的小道走去,前面的人太多,各种不讨喜的气息,所以,她要从后面返到高塔那里。

    一路上,所有人都若有所思。

    直到几个侍卫突然出现拦在了夏青面前,不过,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夏青以内力震开,倒在一旁不醒人事。

    与此同时,四五名黑衣影卫突然从暗处跳了出来,防守在众人面前:“来者何人?这是明家禁地,擅闯者死。”随即,四人在见到夏青的眼晴时愣了一下,才道:“几位应该是明家的贵客吧,还请速速离开这里。”

    “里面放了什么,竟然还有暗卫护着?”夏青冷声问。

    应辟方等众人心里也好奇了起来,如果只是摆放着灵位而已,用得着这种影卫吗?一看就知道功夫不弱。

    “明家的先列而已。还请各位请回吧。”

    夏青没理,径自走了进去。

    几名黑***嘶ネ一眼,伸手就要去抓她,不想才伸出手,身子便被应辟方震开。

    夏青转身看了眼应辟方,淡淡一句:“你真弱。”就见夏青只是一个抬手,便将这几名影卫震晕了过去。

    所有人:“”都怜悯的看着王爷,觉得王爷真可怜。

    可就在众人跟着夏青再往里走了百步之后,立时又有数十名黑衣影卫跳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出了招,且招招鹰毒至极,***怂赖兀从躲闪来看,战斗经验是颇为丰富的。

    应辟方与景衡互望了几眼,明家是儒家圣地,他们的侍卫最多也就是自保,尽管有着影卫,但从以往那些影卫来看,功夫也就一般,但这里的影卫不管是身手还是防御,都是极高,几乎可以与他们的相比了。

    明家,看来不一般啊,那些被他们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

    夏青眯起了眼,望着眼前黑***私攻的招式。

    流媚与李忠眼底也生疑,到最后都惨白着一张脸,眼底的平静被仇恨所取代。

    这些黑***说恼惺剑每一招每一式,与当初屠杀祭祀一族的黑***艘荒R谎。

    难道当初屠杀祭祀一族的人,是明家派出去的吗?可如果是明家,为什么明家的祭祀大典跟圣典是差不多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