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249章效忠的人

    夏青走到他的身边,冷看着这李忠半响,却没有说什么。

    李忠已泣不成声,为什么他竟会忘了尊主?甚至,他看着尊主紲鳙生产的肚子,甚至还

    “你胖了好多。”夏青打量着这李忠半响,吐出这么一句。

    李忠愣了下,他没有想到尊主看到他的第一句话会这句,唔,他确实胖了很多。

    “愣着做什么,走吧。”

    “尊主,你,你”李忠想说什么,却一时不知如何说起,尊主难怪没发现她自己变了好多吗?最终,只能轻道了声:“是。”

    见夏青要走,大牛慌了,以往主子都会跟他说说话的,咋这会好像完全没看到他这个人似的:“主子,主子,等等我啊。”

    “还有我”无痕也追了上去。

    应辟方,景衡,明鸾明显被忽略了,应辟方与景衡只是深深的望着夏青离去的方向出神,有些他们猜测的东西证实了,夏青是祭祀一族的人,甚至有着比祭祀公主更高的身份,同时,她也忘了他们,可是,如果说她是忘了他们,但现在夏青的记忆又是何时的?

    夏青没有六岁之前的记忆,六岁之后的夏青不可能是这等模样的,而六岁之前,再成熟也该是个孩子,而眼前他们所看到的夏青

    明鸾压根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那个女人的眼晴是守护神姐姐的眼晴,那真的是一模一样,甚至更加栩栩如生,苾真极了,就是长相不一样颇为遗憾,只是画风,咋就突然间变了呢?

    想也不想,明鸾也追了上去。

    蓦的,应辟方沉下了脸。

    流姬并不负责明家祭祀礼的乐曲,只因她的琵琶弦偶被明家宗主听到,便入了他的眼,这才会邀请她来奏这一曲,却在曲未之时,不知何缘故突觉得一陈哅痛,接而是闷得喘不过气来,不得已才停下了曲子。

    她此刻所坐的位置是明家笊降囊豢榛匾舯谏希只要在回音壁内弹奏的曲子,能传到十百之外,因此,在祭祀礼上所有的人都能听到曲子都无法看到弹曲的人。

    流姬站了起来,只觉得一陈心慌气短,她看了看周围,总有种错觉,似乎有人在呼唤着她,是谁呢?她的血噎好像一直在翻滚着,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茫然的朝着山蟼愡去。

    然而,她每朝山蟼愡一步,身体便喘得厉害,脑袋也变得非常涨,要扶住一旁的山树才能走***グ悖直到一股莫明其妙的记忆突然间翻涌了出来。

    哇的一声,流姬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心思渐渐澄明。

    眼泪充盈了眼眶,下一刻,她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朵,飞也似的朝着夏青所在的方向跑去,想起来了,她都想起来了。

    狗屎,她的人生真是太狗屎了。

    她是死士,是尊主的死士,她体内拥有着尊主的逆脉内力,也因为这股内力,她和李忠才能活下来,如今她的这股内力醒过来了,也就是说尊主出现了,尊主是谁?

    流姬飞快的擦去眼泪,这还用问吗?除了夏青,谁还能让她么死心塌地的?

    流姬,呸,她不叫流姬,她叫流媚,朝着前头欣喜狂奔,不用问这条路对不对,身体的内力一直想朝着这个地方飞去,尊主一定在***讲辉兜牡胤健

    尊主,她的主子,她一辈子要守护的女人!

    对于跟在身后,一直不停偷望着她的人,夏青冷冷转过身,看着无痕与大牛:“你们跟着我做什么?”他们叫她主子,但她并不认识他们。

    一旁的李忠忙道:“尊主,这二人与我们并没什么关系。”说着,一脸痛快的看着李忠,哼哼,谁让以前大牛这般待他的,这会就让他先苦苦再说。

    “谁说没有关系,主子,我们是你们影卫啊。”大牛忙说道。

    无痕在边上点头如捣葱,主子怎么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这,这主子要是不认识他们,他和兄弟们怎么办?难道继续回家种田吗?

    “影卫?”夏青想了想,这好像是王公大臣身边的死士称呼吧?她一祭祀族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影卫,接而,她的目光落在另一个一直呆呆望着她的侍女打扮的女人身上,从一开始,她就愣愣的看着她,想上来说点什么,又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又是谁?”一路跟着她做什么?怎么她一醒来,事情又跟那时不一样了呢?呵,自然不一样了,她这会已经长高了,尽管她原本就是现在这副模样,若不是因为逆脉

    “奴,奴婢是水梦,你滇濝身侍女。”水梦眼底颔了泪,眼前的主子变了好多,且不认得她,再看这双猩红带着杀伐的红眸,水梦一时心中悲痛。

    她滇濝身侍女?夏青看向了长大的少年,也就是李忠,正要问个究竟,一道尖锐且啦谎谑渭ざ和欣喜的女声刺穿了出来:“尊主,尊主,尊主”

    夏青转身,就看到一个长大了的流媚冲到她的面前。

    “流媚?”她对这个流媚印象很深,嗯,姓格是她喜欢的,她和那少年确实不应该死,也们身上都流着她的逆脉之力,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的死去。

    “尊主认得属下?”流媚激动的道。

    “自然,不过,你们二个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才醒来,周围就有这么多人了?”夏青淡然的看着他们。这个说是她影卫的二人,还有这个叫水梦的侍女,眼底流露的忠诚她能感受到,他们对她的尊敬,那种目光并不输族里的任何一人。

    流媚看了李忠一眼,显然,李忠什么事都还没告诉尊主,说到这些年发生的事,流姬激动的心突然没了,换上了沉重,这些事怎么开口?

    对世间的人来说,祭祀一族是神秘的存在,但他们只知道祭祀公主,却并不知道祭祀还有位德高望重的尊主,对祭祀一族的人来说,活着守护的便是眼前这位尊主,尊主对他们来说是神一般的人。

    她不能成亲,不能生孩子,她不属于一个男人,只属于大众,属于天地。

    流姬悄悄瞥了尊主大起的肚子一眼,艾玛

    随即她又望向李忠,李忠苦笑了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