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手机嗡嗡两声响起,我点开看了一眼,是卓景的短信‘余香菱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想要的解蕠颐ν旮你。’

    看来雪桦姨不是因为尴尬匿了的,而是来跟卓景说了这事儿了……看着卓景的背身,一闪神的功夫。眼睛居然跟回过头看我的容丹枫对上了,她应该是一直注意卓景的一举一动的,所以卓景一回头看我,她满怀敌意的眼睛第一时间就杀来了!

    与此同时,在那个主持人还哇啦一些我听不懂的什么上升空间,什么容积率。容丹枫腾地就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坐在前面的人看她的举动似乎都有些惊讶,除了卓景之外,一个个都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起来,我感觉主持人明显的兴奋的,虽然我还没找到这个兴奋的点在哪里,只看见主持人起范儿一般滇潷高声音:“三十三号竞买人加价到六亿!现在全场最高价为六亿!“

    “咳……”

    我差点被自己口水给呛了,多少钱?疯了啊!

    主持人一边说着,一边在手下的一个本子好似做着什么记录,他身后位于右侧的led屏幕上也是像电话号码一样一排一排的数字。唯一我能屡明白的是那数字是每趟都比上一趟多的,这六亿的价格一出来,一水的零直接落在最后一趟了,我明白了,这就是大家之前叫的价啊!

    六亿上面把头的数字还是三呢,出冷子就让她叫到六亿了?

    我心突突的,怎么有种这帮人是花冥币在这儿装大个的感觉呢,这家伙花钱也太痛快了!

    正发毛呢,我再次对上了容丹枫得意的眼,转过脸时我甚至清楚的看见了她嘴角勾起的弧度。

    我嗓子有些发干,直直的看着卓景,以及有牌的人。我就是再不懂我也知道要是再没人举牌这个地就是容丹枫得了!

    “六亿第一次……”

    我急了,看向肖天:“怎么没人举啊。”

    肖天倒是气定神闲:“天价了。谁会举啊……”

    我压低声音,“你们卓总不是说这地他一定要要吗。”

    “是啊,卓总说势在必得。”

    势在必得还不举,一会儿不就没了么,“你给我整个牌去,我举。”

    肖天忽然笑了,看向我:“那是根据竞买资格证书统一领取的竞价号牌,不是竞买人没有的。”

    我急了,“那场上几个竞买人啊,卓景不举他们也不举啊。”

    “这块地竞买人是一共七个,有恒润地产,隆盛集团,还有……”

    “爱谁谁,我的意思是让他们举。”

    怎么没明白我意思呢,一想到刚才容丹枫的小眼神我就不爽,谁买也不能让她买了去!

    肖天无奈的摇头。“娇龙啊,看来你对这个真的不懂。”

    “六亿第二次……”

    主持人又开始了,我扶住额头,“我懂的是第三次就一锤定音了!”

    “六亿第三次,恭喜三十三号竞买人竞价成功!!”

    心里一沉,我抬眼看向卓景背对着我坐在那里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还是让容丹枫给买走了。

    前面想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人太少了,所以听起来这巴掌拍的都跟半死不活似得。

    我起身要走,我得静静。

    肖天却拉着我:“干什么去啊。”围围役才。

    “不完事儿了吗。”

    “没呢,坐着。”

    他硬拉着我坐下,看着容丹枫笑着上台走上主持人的身边,有工作人员拿着类似合同一样的文件出来,我没什么心情的张嘴:“她签什么啊。”

    “成交确认书。”

    我点点头,“就是说,那地现在是她的了呗。”

    “对,拿出六亿,就是她的了。”

    我鋈痪醯媚牟欢裕不光卓景特淡定的坐在那里,就连我身边的这两个都不急不慌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容丹枫举牌之后有些坐立难安的生气还有不甘。

    “肖天,你跟卓景这儿有什么猫腻吧,他不是想要这块地吗,就这么让给容丹枫了?”

    肖天笑了,起身看着我:“超过两亿,我们卓总就不会再要了。”

    “可地是他炒热的啊……”

    话还没等说完,我就看见会场的人大多都起来了,容丹枫一脸得意的拿着那个确认书走到卓景的身前,语气无不自信,:“卓总,这块地现在是我的了,我们的都知道你有多喜欢这块地,你想要,现在可以找我谈合作!”

    声音很大,自然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我站在原地没动,地理位置算是占有一些优势,微微抬眼,眼前的局势便一目了然。

    一直坐那没动的卓景此刻倒是慢慢的起身,满脸淡然的面向容丹枫而站,:“容小姐果然让我们业界同仁刮目相看,出六亿的高价买了远郊的一块地皮,这么高的成本,我们卓氏恐怕没有能力运作,容小姐还是另寻合作伙伴吧。”

    卓景不要了……

    容丹枫的表情当即绷紧,“卓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块地你不是非要不可吗!!”

    大概是对容丹枫瞬间咄咄苾人滇潿度不爽,卓景的表情也有几分冷峻:“容小姐还是应该多向你已经去世的父亲学习,不然你爸爸看你这么不成器,泉下也不会瞑目的。”

    说完,卓景不着痕迹滇潷脚直接擦过她的肩膀向我的方向走了过来,容丹枫脸上一瞬的惊慌我看的清楚,不过转身倒是硬挤出一丝微笑看向身后年纪稍长的中年男人:“硞愜,之前您还跟我说过,如果这块地我拍得了,您一定会跟我献鞯模现在……”

    “容小姐,合作的事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谈吧,你这个价格的风险太大了。”

    “是啊,容总,那块地那么远,还这么高的价格,再算上后期的广告运营,这个成本不敢想象,你封顶滇潾冲动了……”

    我看着卓景向我走近,很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牵起的一侧嘴角,周身一阵恶寒,鹰测测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种他鹰的深不可测之感。

    而此刻的容丹枫完全处于了一种慌乱的状态。

    “卓总,我听说这块地若是建高端别墅,风水上则必须再你的度假天堂建造一座高塔以镇压远山墓园的鹰气是吗!”

    我看向发声人,一个跟卓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不禁侧脸看向肖天:“他是谁啊……这个塔宣传了吗。”

    要是宣传了塔,那笃信风水的商人想买这块地事先都应该征求卓景的意见啊,毕竟这塔是建在人家地界上的。

    “这个塔还没有宣传,不过这个人是恒润集团地产老总的儿子,卓总的高中同学。”

    肖天小声的在我耳旁说着,我仍旧懵懂的看着他,隐约的觉得这是个套……

    卓景的脚步应声而停,转过脸看向他:“的确是有风水大师跟我这么说过,那块地距离墓地太近,鹰气过重,需要我在度假天堂建一座塔予以镇压。”

    那个年轻人笑了,:“我认识的风水大师也是跟我这么说的,如果卓总愿意建塔,那我们恒润会跟容氏合作,这里的各位长辈应该也都知道,容小姐是卓总的女朋友,我想卓总应该不会看着自己女朋友因为一块地皮而处境艰难。”

    众人皆憋了一口气般看向卓景,这个塔的事儿一出来,直接把事情给挑明了,不管这块地谁买,反正这塔是最事关重要的!

    我算是明白了,那个什么恒润老总的儿子,就是卓景的托啊!

    这话咋早不说晚不说特意在记者还在外面等着,都是自己人容丹枫还拉不到赞助的时候说呢!

    等着鄙,卓景肯定上来就撅,俩人妥妥的就是一个把容丹枫的伤口掰开,然后另一个往上面撒孜然辣椒面的!

    “第一,容丹枫不是我女朋友,我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诉各位业界长辈,我有要结婚的对象,但不是容丹枫。”

    在场的人均有些惊讶的看向容丹枫,可还没等容丹枫僵着个脸咬牙切齿的开口,卓景的语气则波澜不惊的继续:“第二,竞得人不是我,也跟我没有那个情分,塔,我是不会建的。”

    全场哗然,卓景虽然蛡愔简洁,但意思绝对是明明白白的传递了!

    我孟裢ㄍ噶四敲匆坏悖这容丹枫花大价钱开发地产需要冒风险不说,现在风水上也是个事儿了,谁还会花钱去做心里没底的事儿啊!

    “既然如此,容小姐,我们恒润也只能放弃合作了……”说完,他倒是一磐F烊鞯淖叩阶烤懊媲吧斐鍪郑:“卓总,希望日后有机会可以合作。”

    卓景声线依旧朗清,:“当然。”

    因为卓景此刻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不知道他的表情,综合分析应该还是面瘫,但是那个男人颔笑的眼我却看得清楚,而且,他跟卓景握完手后路过我身边还故意看了我一眼,给我一种他认识我的感觉,这个托,指不定在背后跟卓景多熟呢!

    待他一走,那些个什么隆盛的各个公司的负责人也像避瘟神一般的迅速逃离容丹枫身边,认识的卓景就礼貌的握下手客套两句,没出半分钟,会场里除了卓景还带着的另两个助理居然没什么外人了!

    容丹枫仍旧站在那里,只是过度用力的身体让胳膊有些微微的颤抖,手里紧攥着的那个确认书几乎都要被握皱了。

    “卓景,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这时候她才知道啊,比我还晚了那么一丢丢啊,虽然我还没闹明白这里的门道,但是故意是肯定的了!

    “六亿是你自己叫的,没人苾你。”

    卓景这态度直接给现在的容丹枫弄炸了,“那个恒润的人是不是故意的说出那个什么塔!你们就想让我把这块地砸到手里!”

    还行,还没傻透,不过要是我,要么在刚才那种环境下也得冲动,看来不懂是硬伤啊,举个牌是挺简单,脑子一充血就举了,可后面的事儿就麻烦了。

    “这块地你不是一直想跟我争吗,现在你如愿了,我应该恭喜你。”

    “我才不要!!!”

    我惊到了,眼看着容丹枫居然把那个确认书给撕了!这玩意儿还能撕么!

    碎纸片子伸手一扬,她眼红耳赤的瞪向卓景:“不就是赔保证金吗,我不在乎!!“

    我迅速普及,赶紧看向肖天:“什脺餍保证金?”

    “就是竞买人在具备竞拍这块土地的资格下提前缴纳的保证金,在起拍价价的基础上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三十……”

    “多少钱。”怎么不知道重点呢。

    “这块地是一千万。”

    我抽了一口凉气,:“这么多,那没拍着的钱给退回来吧。”

    肖天点头:“三个工作日之内。”

    我心这才放了放,那还行,要不然谁有病花一千万在这儿緡了举牌玩儿啊。

    卓景跟容丹枫说的前半句话我因为溜号没听清楚,但是他的后半句我算是听得明白:“……既然容小姐这么有钱那我今天下午就会撤回在贵公司投入的资产,我要想的是,卓氏撤资后容小姐是不是连一万块都剩不下了。”

    “卓景!你这是在断我舐罚。 

    “你的后路,早就断了。”

    卓景淡淡的说着,“你姓情变了也就罢了,智商居然也一同退化了,容丹枫,你跟你的后妈,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看向卓景笔直宽阔的脊背,小心脏扑腾扑腾狂跳,差点就有个冲动抱上去了!

    宗宝清了一下嗓子,“控制。”

    死样,这时候还能倒出空观察我!

    容丹枫退后了一步,“卓景,你够狠,我对你你一片真心你居然玩我……好,你玩绝的是么,我陪你!!“

    语落,她嘴里大喊起来:“方雪桦!!方雪桦!!!”

    许是她叫滇潾过凄厉,把拍卖会场里的工作人员都招出来了,他们伸手拉着他:“容小姐你怎么了,怎么情绪忽然这么激动了!!”

    “方雪桦!!!!”

    容丹枫还在挣扎着用力的叫着,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几步走到她的身前:“丹枫,你别这么激动了,你家保姆刚才还让我告诉你,说让你忙完了好赶紧去医院呢,你妈妈忽然发了急病了,一直抽搐,吐血,说不出话来……”

    “什么……”

    容丹枫喊得涨红的眼死看着我,“你敢骗我……”

    “雪桦姨也在呢,但是你妈妈的情况太紧急了,没办法,我只好到这里来找你了。”

    说着,我慢慢的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张嘴:“雪桦姨是卓景的人,我能出现在这里,你还不明白么,你妈就剩一口气儿等你去看了。”

    “马娇龙!!”

    幸亏我躲得快,不然她这一口都能咬到我,“我妈要是出事儿我不会放了你的!!”

    “我也嗅澺阿姨,但是谁能想到她病犯得那么急啊……”

    手心忽然一热,侧过脸,卓景拉着我的手直接向入口走去,:“咱们走吧。”

    “站住!!”

    容丹枫在后面大喊,“给我站住!!”

    卓景的脚步没停,只是看向我:“答应给你的容氏我说到做到。”

    没等我点头,身后忽然传出了急促的脚步声,“马娇龙!!!!”

    工作人员的惊呼声随即传出:“容小姐,你要做什么啊!”

    我循声回头,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容丹枫手里持着的一把匕首对着我直刺而来,“我跟你拼了!!!”

    卓景的反应能力惊人,还未等我躲闪,一把便把我拉到身后,我一个踉跄,眼看着卓景对着容丹枫迎了上去,身体撞到拍卖会的入口门上,砰的一声,“卓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