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吃饭啦!”

    星空在院子里做好了饭,朝着客厅里一大一小正专心致志看中央新闻的俩人高声喊起。

    宁宁条件反射性的从木椅子上弹起身子,撇下了爸爸,咚咚咚的跑出了客厅,来到院子,跟在妈咪身边团团转。

    “咦,妈咪妈咪,今天吃小葱炒鸡蛋、大葱鸡蛋羹、还有香葱鸡蛋汤耶!”

    沈南弦跟上小家伙的步伐,来到了房子外面的院子,大老爷似的落座在了小餐桌的主位上,长得太长的四肢别扭的置放着,明显的不够位置。

    “哼!爸爸,你坐错位子了啦!快起来!你那个位子是我妈咪的啦!”

    “有区别吗?”沈南弦薄唇抿了抿,拽拽的笑起。

    “有!那个凳子是可以靠腰的!其他凳子都是不能靠腰的!”宁宁高高的撅起了小嘴。

    沈南弦听着宁宁的话,眼角一抬,这才发觉原来院子里的这么多张凳子中,确实只有这一张是可以靠腰的。

    可是那些没有靠腰的凳子每张都那么小,怎么坐人啊?

    星空知道他长得比较大块头,可以体会他的难处,努了努嘴,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宁宁,咱们别理他!他喜欢坐就让他坐好了!妈咪和你一起坐小板凳!”

    “喂!你们俩变着法子想要孤立我是不是?”沈南弦弄眉不悦的蹙起。

    “不敢!”母子俩极有默契的同时开口。

    沈南弦纳闷了,最近他常常因为儿子有挫败感,之前是在沈玉寒面前,现在竟然是在星空面前。

    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宁宁不是他的儿子呢?

    靠!吃里扒外的小东西!

    当沈南弦看到整整一桌的香葱鸡蛋宴时,怒气更是腾腾的往上涌。

    骨节均匀的手指夹着筷子,沈南弦翻着白眼,挑衅似的翻了翻每一叠盘子里的食物,忽然气急败坏的开口:

    “夏星空,你什么意思?怎么都是小葱和鸡蛋?”

    “家里除了小葱和鸡蛋,没别的菜了,你将就着吃吧!”

    “怎么将就?这没法子将就!”沈南弦‘啪’一声用力的甩下了筷子。

    哟呵,丫的脾气还挺大!

    星空会理他才怪了,夹了一大块油腻腻的小葱炒鸡蛋,放进了宁宁的碗中,柔声道,“宁宁,快吃!某人不吃我们才可以吃多一点!”

    说完,星空自己也勺起了一大勺小葱鸡蛋羹,放进了自己的碗里,就着米饭,迅速的吃了起来。

    宁宁眼角颤了颤,扫了一眼爸爸那一脸气鼓鼓的熊样,无声的叹口气,他自然是知道爸爸为什么这么生气的。

    实在是不忍心看着爱面子的爸爸饿着肚子,宁宁起身来到了妈咪的身边,涔薄的小嘴贴近妈咪的耳珠儿,轻轻的说,“妈咪妈咪,我爸爸他最厌恶的食物就是香葱!他平时一点葱都不吃滴!”

    星空黛眉一蹙,仰起眼角,盯着他绝食的模样,叹息一声,忽然有点无奈。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香葱这么有营养的食物他竟然不吃!不吃又不早说,他难道不知道她家里穷得只剩下小葱和鸡蛋了吗?几十岁的人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坐在那里生闷气!真是无语!

    烦躁的撇撇嘴,星空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青葱炒鸡蛋,放在自己碗里,一点点挑开鸡蛋上的青葱,挑了好半天,总算把那小葱消除得差不多了,这才满意的放到沈南弦的碗中。

    “喏!现在没有葱了!赶紧吃吧!”星空没好气的开口。

    沈南弦清潭般的目光沉了沉,俯下头,这才看到碗里那块挑出了小葱的炒鸡蛋,虽然有点面目全非,卖相很不雅观,心里头还是没由来的一暖。望着星空,沈南弦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唇角,声音甜得像掉入了蜜罐,“星空,我就知道你不舍得让我饿肚子!”

    星空对上他甜腻的深眸,小脸没由来的泛红,白了他一眼,“谁不舍得?孩子在这!沈南弦你给我注意形象!”

    ★

    七月的微风拂过。

    斑驳的石板路上倒影出一大一小的两个小人影。

    涛涛第一次没有威胁超人爸爸必须把他架到脖子上。

    刚才爸爸执意要出院,医生和他交代了很久才愿意放人!

    医生临走时,还嘱咐涛涛要好好保护爸爸,绝对不能让爸爸再受伤了。当时涛涛举着爪子对医生发四,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好爸爸的人生安全!

    这会儿,俩人并排走在路上,爸爸却对着手机不停的苦思冥想。涛涛使劲儿的踮着小脚尖儿,使劲儿的伸长了小手,想要勾到爸爸滴大手,可是爸爸长得实在太高了,真的素很难勾到耶!

    嗷呜!

    而且爸爸走的很快耶!

    越来越快耶!

    涛涛为了好好照顾爸爸,小胖手紧紧的攥住了爸爸的裤脚。

    总算捉住了爸爸滴小腿,小家伙这才松了口气。

    仰起了小脑袋,望着爸爸一脸专注的样子,小家伙却疑惑了。

    为毛爸爸一直盯着手机里的地图,还一脸紧张兮兮的左顾右盼着呢?爸爸不是去找妈咪吗?妈咪的房子不就在前面的巷口里吗?

    为毛还要看地图啊?

    艾玛!涛涛要晕了,用力晃了晃爸爸的腿,仰视着沈玉寒,“爸爸爸爸,你现在到底在干神马啦?”

    沈玉寒感觉到小家伙在扯自己的裤子,有点无奈的道,“狗腿子,别闹,爸爸在找你妈咪住的地方!这老市区的小路怎么这么复杂啊?地图都看不懂!”

    额!

    涛涛额角滴了两滴汗,恨铁不成钢的开口,“爸爸!你别找了啦!妈咪住的地方就在前面右拐第二间的地方啦!我现在就直接带你去啦!”

    沈玉寒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自顾自的看着地图往前走去。他一直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是从小就住在沈宅的宁宁,从来没有想过小家伙其实是被掉过包的。

    涛涛见爸爸不相信他的话,恼怒的攀上了爸爸的手,丝毫没有记住医生的叮嘱,死命用力的晃了起来,想要得到爸爸的关注,小嘴儿高高的嘟起,“哼!爸爸你不相信偶的话,偶不理你了啦!”

    此时,沈玉寒正被老市区的羊肠小道搞得心烦意乱,手臂上传来了一阵被撕开的剧痛,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狗腿子乖!别闹,爸爸快要找到了你先放手!爸爸手要断了!”

    此时,手机传来目标位置已经到达的提示音。

    “嘀嘀嘀嘀嘀嘀”

    一遍遍的响起,沈玉寒忍住剧痛,抽回了被小家伙紧紧拽紧的手臂。

    小家伙见爸爸忽然甩开了自己的手,“哇唔”一声坐到了地板上,忿忿不平。“哼!爸爸你竟然把我甩开了!我不理你了啦!我不理你了啦!”

    沈玉寒无奈的扶额,现在他暂时没有心情理会狗腿子的胡闹。蓦地转过了身子,好看的眼眸盯着眼前的老屋,发现大门竟微微虚掩着。

    熟悉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心口颤了颤,沈玉寒微微探入脑袋,眼前的一幕亮瞎了他的眼

    在别人眼里看似普通和谐的一家三口画面,映在了沈玉寒的眸子里,却成了天大的讽刺!

    此刻的沈南弦身子靠近星空,星空用筷子夹起一块鸡蛋,细心的一点点挑开小葱,才放入他的碗中。

    沈南弦望着她的深眸,像是灌入了蜜糖一样的甜腻!

    最最最震撼的是,一个与狗腿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坐在了俩人的对面,专心致志的耙着碗里的饭。

    小家伙时不时的仰起头,扫了一眼爸爸望着妈咪蜜罐一般的眼神,和妈咪嘴角不经意扬起的那抹笑。

    像个大人似的摇摇头,接着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自顾自的耙着碗里的饭。

    站在屋外的沈玉寒看着眼前的一幕,脑子嗡嗡作响。

    他不愿意看到眼前的一幕,更不相信世界上又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可是

    当他转过身子,他看到了狗腿子懊恼的瘪着小嘴,小脸因为不满而皱成了一个橘子,耍赖似的跌坐在石板路上,等着爸爸去哄他

    沈玉寒倒吸了一口冷气,仔仔细细的凝着小狗腿的脸,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浓眉,大眼,薄薄的小嘴,挺直的小鼻梁。他脸上每一笔每一刀都与屋子里的小家伙一模一样!

    脑子轰炸!

    呼吸急促!

    沈玉寒再次扭过头,屏息,用力的瞠开了眼眸,视线再次落到了屋子院子里的小家伙身上。

    答案毫无悬念的,沈玉寒却一时之间无法反应过来!

    扶着濒临爆炸的额角,沈玉寒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问个清楚明白!

    可是,当小家伙忽然从地上弹跳起了小身子,迈开小胖腿窜到了他身边时,他却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呜呜爸爸你干嘛捂着我啦”

    小狗腿话还没有说完时,正在院子里挑着小葱的星空似乎听到了涛涛的声音,黛眉微微凝起。

    “嚯”的一声,星空忽然从椅子上弹起身子,拔起腿,就往大门的方向走。

    “咔擦”一声推开了房门。屋子外却一片安静,什么都没有了

    沈南弦修长的手指屈起,有节奏的敲着饭桌,等着星空来给他挑葱花。

    星空在大门口的位置愣愣的站了几十秒,探出脖子,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涛涛的身影。

    可是刚才她明明听到了小家伙的声音啊!

    难道是太想念涛涛了,产生了幻听?

    “夏星空!你在干嘛啊?快点回来啊!”

    沈南弦见不到星空又吃不到蛋,急得朝着星空的背影直吼。

    星空愣了半晌,才缓缓的阖上了房门,努努嘴,重新坐回沈南弦的身边。

    “快!给我把葱挑出来,我肚子好饿!”

    沈南弦确实很饿,本来就不喜欢吃鸡蛋的他,今晚吃了一整个肚子都是鸡蛋。

    “肚子饿什么都可以吃了,哪有人像你这么挑剔!”

    “肚子饿还可以吃人肉呢!要不要试试?试试?”沈南弦嘴角邪魅的挑起,痞气的笑。

    星空被他气疯了,望了望桌子一旁坐着的小家伙,星空有想杀了他的冲动!

    宁宁吃完了饭,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很识趣的撇撇嘴,自己走开了!

    走的时候,给爸爸使了个只有沈南弦才看得懂的眼色

    爸爸,我创造一个好机会给你,你要给我好好争气啊!搞定好妈咪,才能找回这么多年来的男人尊严!一定让妈咪觉得你其实真的是可以的!

    那一刻,沈南弦终于确定,这个小家伙一定是他的儿子,是他的宁宁。

    只有他的宁宁能把眼珠子转得这么专业,这么生动,这么有内涵。

    在过去长达五年的时光里,父子俩即便常常闹矛盾,但是只要宁宁用眼神向他示弱,他就会平息住心头的怒气。

    他知道谁的眼珠子也转不出他儿子的水平。因为只有他儿子才能用眼睛直接与他沟通。这难道便是传说中的血肉相连心?前几日对小家伙不是自己儿子的怀疑,仿佛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沈南弦心情忽然无比的舒畅,深潭般清澈的眼眸流光溢彩,目光落到星空一起一伏的胸+口上,呼吸渐渐粗喘,他思考着今晚要如何搞定好星空。

    七月的天,忽然下起了毛毛细雨。

    丝丝落落的雨丝打在了沈玉寒的发丝上,额角的碎发被打湿,贴在额头上。

    冰冰凉凉的感觉袭来,沈玉寒许久才反应过来。

    俯下头,好看阴郁的桃花眸对上小狗腿子疑惑不解的大眼眸。

    小家伙从来没有看见爸爸这么阴郁的模样,虽然爸爸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但是懂得涛涛那颗小小的心脏还是跳动得厉害,他忽然有些害怕。

    “爸爸爸爸,你肿么了?是不是不开心?为毛你不让我进去看妈咪就把偶抱走了?”

    “可素!偶好想念妈咪啦!爸爸爸爸,你可不可以行行好,帮个忙,把我抱回妈咪身边?”

    “爸爸爸爸,既然偶们都已经来到门口了,为毛不见了妈咪再走了啦!涛涛很想念妈咪啦”

    沈玉寒听着狗腿子最后一句话,身子蓦地一震。

    狗腿子,刚才说自己是涛涛?

    猛地蹲下了身子,沈玉寒紧张的抬起小家伙的脸,仔仔细细的盯着。

    细细的毛毛雨打落在小家伙光洁的额头上,沈玉寒大掌覆上,轻轻的擦干他额角上的雨滴,可是很快又被雨水滴湿。

    “爸爸,我头上的毛又湿了啦!嗷呜!小如妹妹就住在这里,你不要让我丢脸啦!快帮我擦干啦!”小家伙小嘴瘪着,伸手指了指额角上被雨水滴湿的头发。

    沈玉寒伸出手,轻轻的为他擦拭着雨水,一边擦着,一边问他。“狗腿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不要骗爸爸,好吗?”

    小家伙还沉浸在在几条毛被打湿的悲恸之中,听着爸爸的话,从一开始的呆滞,接着是疑惑,最后是惶恐。

    涛涛虽然平时反应有些迟钝,可他并没有忘记坏哥哥叮嘱他的话,也没有忘记与坏哥哥的约定!如果告诉超人爸爸他的名字叫夏涛涛,那就等于出卖了坏哥哥。而如果告诉爸爸他的名字叫沈柏宁,那就等于欺骗了爸爸。

    抓着头上的几条毛,小家伙捉急了,他不知道要肿么来回答爸爸滴问题啊啊啊!

    耳边却传来了爸爸低声的轻哄

    “狗腿子,不要骗爸爸,你偷偷告诉爸爸好不好?爸爸一定保守秘密!一定不会出卖狗腿子的!”

    小家伙一听,眼眸一瞠。

    (⊙o⊙)啊!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偷偷告诉爸爸一个人就好,坏哥哥只是说不要让别人知道啊,可素爸爸又不是别人啊!

    最后,小家伙终于被爸爸三言两语哄出了实话

    “爸爸爸爸,那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啊!尤其不能让坏哥哥知道!”“我是夏涛涛!是妈咪的宝贝!坏哥哥是沈柏宁!他不姓夏,却老是说他也素妈咪的宝贝!我不是故意要冒充坏哥哥的啦!是坏哥哥老是要抢走妈咪,所以才把我踢回来的啦!”“哼,本来我是不相信坏哥哥的啦,但是坏哥哥说我和他是双胞胎。我觉得他说的头头是道,好像真的有那么两把刷子,所以偶就相信了啦!”

    小家伙附在沈玉寒的耳边,断断续续的说着。沈玉寒蹲下的身子,愣怔在了原地。

    挺拔的后背在听到小家伙的讲述时,骤然冷凝,僵硬。

    大掌用力的攥紧,青筋凸显得明显。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完全不会相信狗腿子的话。

    可是今晚这一切已经完全摆在了眼前,沈玉寒不得不信!

    好一个双胞胎!

    夏星空,你竟骗了所有人?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沈玉寒眼中波澜莫测,血红的薄唇露出一抹薄凉,“你妈咪知道这件事情吗?”

    小家伙没有想太多,诚实的点点头,骄傲的答道,“我妈咪那么聪明又漂漂,她早就知道了啦!吼吼!”

    心口,一颤。

    沈玉寒抿唇,默然,咬着牙,“她果然是知道的!”

    涛涛疑惑的揉了揉脑袋,“知道就知道啊妈咪又不是别人爸爸,你到底要不要带偶去找妈咪啦?坏哥哥每天都能见到妈咪,哼!偶现在都见不到妈咪了啦!”

    沈玉寒伸手捏捏他的小脸,苦涩的笑了笑,“放心再给爸爸一点点时间,让爸爸把所有事情都查清楚,以后让她天天陪着你,好吗?”

    “真的吗?”小家伙黯淡的眼眸倏然一亮。

    “爸爸不骗你。”沈玉寒眼眸笃定。

    “吼吼!那爸爸可以让坏哥哥也过来陪我吗?”虽然涛涛觉得坏哥哥讨厌,但是坏哥哥真的有两把刷子啦!

    “当然!”沈玉寒忽然握紧了小家伙的身子,深深吸一口气,眸眸色倏然一黯,神情忽然冷得可以结冰

    夏星空,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最好别让我知道故意把孩子掉包都是你的预谋!

    题外话

    沈南弦那一段尺度较大,大家有兴趣看就入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