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沈南弦笨拙的挑不开她的凶衣,急得连呼吸都变急促了,渐渐的加重了力度。

    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再一次把沈南弦折磨得快要发疯了!

    “夏星空,这个怎么解啊?你怎么这么麻烦啊?没事你穿这个东西到底要干嘛啊?”星空被他的话雷伤,微微抗拒着他动情的啃咬,可是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连带着动作也变得粗暴。

    伸手用力推开他俯下的脑袋,低低闷哼一声:“那么笨就别碰!真是不懂就别装懂!回去找部片子学学吧!”

    沈南弦显然是被刺激到了,纠结着凶衣的力度越发蛮横了,可是那凶衣的搭扣仿佛故意和他作对似的,不管他怎么弄,就是解不开!

    快疯了!

    疯了!

    沈南弦气急败坏的盯着她,“老实告诉你,昨晚老子已经观摩过日本片了!你少得瑟,否则待会让你好受!别忘了上次我已经解开过一次了!”

    “哟呵!还观摩过日本片了啊!真是不容易呵呵!现在未成年的都看过了,你到现在才看过啊!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啊!‘不行’俩字已经完全无法用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了啊”

    沈南弦心里忿忿,唇角勾了勾,凌厉森冷的目光直视她,“再说一句试试?妈的!谁都可以说老子不行,就你不可以!”

    星空抬起眼眸,对上紧绷的侧脸,低下了头,忍不住的想笑他的笨拙。

    沈南弦久久攻克不下,只好转攻她的裙子,聊起来,直接就摁住中间一点。

    星空不受控制的发出声音,沈南弦深目紧紧盯着她,眼底滑过一抹男人得意的眼神,还有男人急需要得到证明的眼神。

    星空恍然大悟自己又说错话了。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收也收不回来。

    怔忡之际,沈南弦一手紧紧扣住星空,将她的身子贴向他。

    虽然隔着一个内+衣,但是不得不承认死饿狼很聪明的找到了星空的软肋。

    双重挑斗,星空给折磨疯了,不停的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抬高了一点,感受着他摁着中间的温暖。

    沈南弦感受到她细微的变化 更加放肆。

    星空低低“嗯”了一声,感觉着他温暖的指尖。

    小脸有些发烫,星空扭过头不安的朝着四周张望了一圈。

    还好还好,来来往往都没有什么人。

    而且这个角度看,沈南弦直接挡住了她,外面的人也看不到什么。

    星空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刚一松懈下来,身子却忽然传来一阵阵滑腻的感觉。

    星空连抖三抖!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俯下头去

    额!死饿狼到底是哪里学来的招数,简直是他妈的太银荡了!

    可是为毛会忽然之间觉得这么舒服?

    难道是视觉冲击?

    星空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觉得这么舒服的!忍不住的逸出了低+吟。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沈南弦已经慢慢剥开了外面的屏障,舌头慢慢的舔了进去。

    死饿狼以前不是不行吗?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吗?

    为毛舌头可以勾勒得这么这么有技巧?

    星空接二连三的抖,抖到要抓住那车窗才能稳下来。

    这姿势实在是太难堪了!

    星空不能任其继续发展下去了,揪住他头上的几条毛,刻意压低了声线,“你你不要进那里!脏”

    天!

    说出来的话怎么变得这么软绵绵?

    沈南弦吻得忘情,丝毫没有把话听在耳里,何况嘴巴正忙活着,压根没有空闲来理会她啊!

    星空被她折磨得气喘吁吁,而沈南弦却舔得不亦乐乎,不停发出邪恶的声响。

    舌头变着花样的舔,重重的拍打,到最后干脆啃咬吮吸起来。

    星空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强烈的感觉冲出身体,她濒临癫狂的地步!

    脑袋往后仰,星空大口大口呼吸起来,感觉自己那决堤的洪水已经不可遏制的涌出来。

    脑海里乍然浮现出一道白光,匆匆滑过,令她瞬间窒息。

    呼吸,仿佛停止一般。

    星空收缩着,最后只无力的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沈南弦抬起头,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

    微微喘着粗气,“小混蛋,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我不行老子昨晚明明看了一整夜,凭什么连个内+衣都要折磨我啊!”

    沈南弦依旧对那解不开的内+衣耿耿于怀!

    星空呼吸慢慢平复了下来,努努嘴,低低的开口,“傻瓜!”

    好看的嘴角弯弯勾起,沈南弦笑得痞气,“傻瓜在和谁说话?”

    星空无语凝噎,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他的脑袋。

    他真的是智商一百六的宁宁的爸爸吗?

    星空此刻依旧忿忿难平,呼吸的时候依旧带着喘儿,一想起刚才的那一幕,简直是太羞愧了,忍不住的就想骂他。“死混蛋,警告你以后别老用这些下三滥的招数对付老娘!”“哪里下三滥了?刚才明明就满足你了!你看你小脸绯红的!”

    沈南弦把脸贴近了她,深邃的眼眸撞入星空的眼眸。

    近距离看着他的眼睛,星空发现他睫毛纤长的不像一般人,在光影的勾勒之下,显得那么斑斓。

    对于美好的事物,星空总是抑制不住的想要伸手去触碰。

    刚刚来到他的眼前,就被沈南弦一手抓了过去,放在嘴里,一口咬下去,开始慢慢的舔弄。星空见他什么都往嘴里放,想要收回手,却被他轻而易举的握住。

    白了他一眼,星空无可奈何的开口,“放手!”

    沈南弦缓缓的松开,捏捏她的小脸,宠溺的笑,“好吧,你答应我今晚一起吃饭我就放手!”

    “一起吃饭?”星空疑惑的挑高了眉。

    “嗯,今晚。”

    “今晚?”

    “嗯,一起吃饭!”

    星空想了想,觉得自己千万不能再入他的狼穴了,臭男人说话不算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都说摸摸!摸摸!

    结果每次都是连啃带咬再做!

    “我不去了,今晚我约了人。你刚才也见过了,就是刚才那女的!”星空回答得掷地有声。

    沈南弦眸色一黯,忽然开口,“哪个女人?谁啊?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有朋友呢?就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朋友呢?”

    妈的!

    星空火大了,“靠!为毛我这样的就不能有朋友啊?你丫别看不起人!想当年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也是很受同学欢迎的好不好?!有木有?!”

    沈南弦听着星空火大的语气,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有点担忧的开口。

    “你别和那些人太好!有些人表面上看就是朋友,其实暗地里两面插刀,到时候你怎么阵亡的也不知道。你看你一看就是好笨又好骗,到时候被人插几刀再补几刀我给你收尸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星空盯着他一张一翕的薄唇,努努嘴,“你少把别人想得那么坏!”

    沈南弦伸手拍拍她的小脸,无奈的笑,“那你干嘛把我想得那么坏?”

    大手抓住刚才那件被他扔掉的衬衫,往她头上一套,一拉,一扯。

    “干嘛啊?神经病,别乱扯,我自己穿!”星空警惕的蹬着他,拽好了身上的衣服。

    “你看你,老是把我当成坏人看!有意思吗你!嗯,今晚一起吃饭!”

    沈南弦再一次答非所问,星空再一次怀疑他脑袋到底是不是完全脱线!

    “说了我没时间!”

    “好,那去你家!”

    “去我家?”

    “嗯,吃饭!”

    “去我家吃饭?”星空声线拔高。

    “嗯,今晚!夏星空,你别再给我绕弯子,就这么说定了!老子今晚一定要去你家吃饭,你请我吃白米也好,请我吃白菜也行,请我吃白猪肉老子也不介意!”

    沈南弦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转过方向盘。

    “嗤”一声发动了车子。

    星空愣怔了几十秒之后,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话。

    没错,死饿狼说他今晚要去她家吃饭!

    艾玛!

    肿么办啊肿么办?

    宁宁今晚在家啊!被他撞见了还得了?

    一直到许子明走过来敲她的格子间时,星空还在死死纠结这个问题!

    到底要怎么办啊?

    到底要怎么阻止沈南弦遇见他儿子啊?

    想着想着,星空又觉得自己做人太不厚道了!

    明明人家是父子关系,她怎么可以阻止他们相见呢?

    可是,宁宁自己也说了现在暂时不能见爸爸啊!

    星空黛眉蹙紧,思考着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清秀的眉宇间被挤出了几道深深的褶皱。

    许子明伫立在她眼前,接二连三的敲击着她的格子间玻璃,星空都完全没有反应。

    许子明纳闷了,这丫头怎么回事啊?才刚来上班就开始发呆?

    “咚”一声巨响扬起,文件夹由上而下,摔落在了星空的办公桌上。

    星空蓦地抬头,这才发现一抹颀长的身影正斜斜倚在她格子间玻璃上。

    星空赶紧将涣散的瞳孔聚集回来,定住了神,尴尬的朝着许子明笑了笑。

    “许许经理,你怎么站在这里?”

    许子明双手抱臂,无奈的抿唇,“我站了五分钟了!”

    星空黛眉蹙了蹙,赶紧的站起,“许经理,不好意思!”

    “想什么呢?我让你来上班不是在这里思考人生问题的,我让你领工资是让你为我做事的!懂?”

    许子明眸底滑过一抹烦躁,他很少对员工发脾气,但是很显然星空已经让他的好脾气消磨殆尽。

    他承认自己有私心,因为她三番两次的拒绝,让他的挫败感很重,尤其是今天早上看到她与沈玉寒的互动,让他受伤得更加彻底。

    凭什么她什么人都愿意接受,偏偏就是不愿意接受他!

    他到底是哪里不如沈家那两个人了?

    妈的!

    星空听着他的话,一愣一愣的点着头。她知道这件事情全部都是自己的错,千错万错她不该在办公时间拿来思考如何解决那只死饿狼的问题!

    星空耷拉心下脑袋,频频点头,一脸诚恳,“许经理您教育的是!我确实不该在上班时间开小差!对不起,我错了!”

    许子明浓眉一挑,像是故意要挑她的毛病似的,抿了抿唇,语气不悦,“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星空咬住唇瓣,听着他不悦的语气,心里的不安加速窜动。此时此刻她除了对不起,真的已经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死死咬着唇瓣,星空紧张的垂下眸子。

    许子明盯着她咬唇的动作,再一次被她撩得口干舌燥,真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女人不经意的小动作,为什么老是能聊起他全身的各项感觉神经器官?

    莫非真的是来收服他的妖精?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多看他一眼呢!

    复杂的情绪弥漫着许子明,这几天他反复的猜测,始终猜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心底深处那股想要征服的**却越来越重,越来越明显

    “收拾一下,十五分钟后和我一起去工地考察,考察之后做一份详细的预算报告给我!”许子明语调恢复了平缓,公事公办的吩咐道。

    星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许子明已经迈开了修长的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

    星空带好了勘测尺,笔记本,铅笔,防晒帽,照相机等办公用具,立在了许子明的办公室外面。

    没有敲门,就那么安静的站着,等着许子明出来。

    坐在门口的小丽一看到星空就烦躁的嘟起嘴,郁闷的盯着她,“站在这里干嘛啊?碍眼!”

    星空身子一怔,她知道小丽向来不喜欢她,可是当面被受到奚落,心里还是很不爽快。

    但是她知道自己刚来,也不想无端生事,于是皱了皱鼻子,闷闷的别过了头,不想与她面对面视线交流。

    身后一道清亮熟悉的声线却忽然扬起,夹着明显的刺儿,“星空姐姐,我就知道你肚量好,一定不会和碍眼的人计较的!”

    星空转过了身子,抬起眼眸,对上一张明媚清丽的小脸,嘴角弯了弯,朝着来人打招呼,“雪儿”

    雪儿双眼闪亮的扑闪着,脸颊边悠花瓣般的红晕,嘴角微翘,走到星空的身边,声音甜甜的,“星空姐姐,咋滴把我忘记了?”

    星空怎么会把她忘记?向来她只会忘记伤害过她的人,帮助过她的人她从来不会忘记。

    星空笑着摇摇头,“我怎么会把你忘记?你可是我的救星!不过你过来工程部做什么啊?”

    雪儿微微眯起眼,低声的说,“许经理让我过来的,他说某人太碍眼,所以想让我帮他开车!”

    说话的瞬间,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到了门口坐着的小丽身上,狡黠的一笑,附在星空耳边,“就是那个坐在办公室外面的人,她被咱许经理嫌弃了!所以许经理就使唤我过来了!”

    星空嘴角扯了扯,有点想不明白,疑惑的望着雪儿明媚的小脸,“他怎么那么会使唤你啊?你不是在人事部的吗?”

    雪儿却挑起了唇角,笑得如沐春风,猛地摇头,“没事的,反正我在人事部资历最浅,本来也没有什么事做,许经理让我过来,那就是看得起我!”俩人聊天之际,许子明挺拔颀长的身影从办公室里移出来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星空看到雪儿脸上的那抹绯红在许子明出现之后,涨红速度越来越快了!

    目光沉了沉,许子明扫了一眼雪儿和星空,淡淡道,“你们认识了?”

    星空唇角弯了弯,点点头,说道,“是的!”

    “认识了最好!雪儿,车钥匙拿了吗?”许子明转过头,对上雪儿明亮的大眼眸。

    雪儿眼角颤了颤,头一低,声音微弱得像蚊子,“许经理,我已经拿了。”

    许子明并没有察觉到雪儿在面对他时脸上轻易就可察觉到的少女情怀,但是星空却发现了。

    这么明显的态度,许子明不可能不懂啊?

    要说沈南弦不懂那完全可以解释,情商如此之高的许子明不懂,星空绝对不相信!

    看来此人绝非善类,许子明该不会是故意要玩弄人家小女孩的感情吧?

    明明有个秘书兼司机的小丽,还偏偏要招惹人事部的雪儿?!

    果然是居心叵测的人啊!

    怀揣着这个心思,星空从一上车就对许子明怀有敌意。

    她不停的琢磨着许子明的用意,但是不管怎么绞尽脑汁就是磨不出来。

    最后星空得出了一结论:此人绝对比沈南弦腹黑阴险一百倍,至少,沈南弦心里在想什么,星空每次都可以猜到**十。

    可是面对许子明时

    星空觉得自己,突然有点慌乱了。

    雪儿在主驾驶的座位上,安安静静的开着车。

    星空和许子明并排坐在车后座。

    一路上,相安无事,车厢安静得很不正常。

    一直来到工地,雪儿停好了车子。

    三人一起进入了工地。

    由于工地位置偏僻,再加上还没有安装任何电信设备。

    一下车星空在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发现这里竟然收不到信号了。

    戴好了防晒帽,星空尾随着许子明的步伐,和雪儿一起进入了工地。

    七月骄阳似火。

    工地上的工人们个个大汗淋漓的赶着工,看到许经理来了,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各干各的工作。

    星空开始按照许子明的交代,在工地包工头的协助下,顶着一个大大的太阳,开展预算所需要的测量。

    这是一项异常艰辛的工作,尤其是在天气这么热的时候。

    向来在办公室呆习惯的雪儿很快就受不住了,赶紧跑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纳凉,反正她呆在星空身边,也帮不到什么,她对建筑勘测这种知识一点都不了解。

    许子明则在一间临时搭建的办公室与另外几个包工头开临时会议,丝毫没有注意星空这边的状况。

    星空仰起头,望着那枚红红的太阳,虽然早就知道会被晒得里焦外嫩,但眼看着额头的汗水一滴滴的落入眼睛里,星空脑子越来越晕眩。

    不由得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抓紧了时间进行测量。

    她也知道这种工作向来都是由男人来做的,不知道许子明到底是和她有什么仇恨,一定要这样变相折磨她。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工程部的一员,就必须绝对服从工程部老大的安排。这个即便是沈总裁来了,也是救不了她的。

    可是仰起头,星空望着那红灿灿的太阳,再加上早上被沈南弦折磨得有些筋疲力尽,这会儿全身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力气了。

    连包工头也察觉出星空的异样,接连几声的问,“小姐,你还好吧?没什么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喝口水啊?平时都是男人来测的,怎么今天叫了个你这么个小姑娘来啊?这天气这么热你能受得了吗”

    星空听着他的话,思绪越飘越远,越飘越远

    最后随着“砰”一声巨响,头先着地,星空整个身子重重的砸在了滚烫火热的土地上。

    耳边传来包工头的惊叫,“有人晕倒了啊!”

    星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简陋的铁架子床上。

    味道并不是太好闻,星空止不住的皱了皱鼻子。

    接着眼前映入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深邃的眉目,笔直的鼻梁,唇形极好的嘴巴,完美的下颌线。

    定睛一看,星空认出他是许子明。

    猛地坐起了身子,星空首先警惕的俯下头,查看自己的衣服是否完整。

    全部检查完毕发现没有不妥之后,星空放心的松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眸子来。

    却没有发现这些无意间的动作尽数落到了许子明的眼底。

    浅褐色的眸子幽幽一转,许子明抿着薄唇,语气冰冷无温,“你那么担心我?”

    星空咬住唇瓣,赶紧摇头,慌忙摆手,“没有没有”

    “没有?”许子明挑高了浓眉。

    星空重重的点头。

    “没有你提防着我做什么啊?除了上次碰了你一次,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就不能像对沈家两兄弟一样对我?”

    许子明浅灰色的眸子底下滑过了一抹受伤,有些憋闷的情绪不经意的展露在脸上。

    睫毛颤了颤,星空叹息,“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误会了”

    许子明忽然伸手,拍拍她的脸,“希望你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星空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瞪大了眼睛,别过脸,避开他的手。

    半晌才反应了过来,慌张的朝着四周望了望,“那个雪儿呢?雪儿在哪?”

    许子明突然坐到她身边,靠近她身边,极美的唇形里呼出热热的气息,吐在她脸上。

    “雪儿?我让她在外面等着,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可以进来!雪儿最听话了,比你听话得多!”

    星空身子震了一下,蓦地瞠目,“什么叫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可以进来?你什么意思?”

    许子明忽然拉起她的手,慢慢的靠近,勾唇一笑,“意思就是接下去我对你做的事情,你知道,我知道,谁也不知道!”

    心头一突,星空恐惧得攥紧了手心,脸上故作镇定,“许经理你想做什么?”

    许子明忽然伸出一只手,插入她黑色的发丝里,缓缓的收紧,低头,额头贴着她的,笑容瞬间阴鸷骇人:

    “沈南弦做了什么我就想做什么,我要的就是公平的对待!”

    星空头脑轰炸,疼得厉害,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许子明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

    抬起眼眸,对上他染上**的瞳仁,星空止不住的颤抖着,死死咬着牙,推开他的逼近。

    许子明确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冷气尽数吐在她脸上,捏着她的脸,染欲的眼神越来越浑浊。

    “夏星空,明明当初是我带你进公司的,凭什么最先得到你的是沈南弦?你明明最应该感激的人是我!是我!”

    星空底气有些不足,手指攥紧了床单直往后退缩,语气颤抖着,“你别乱来啊!我知道是你给我机会,让我进公司,我感激你,非常感激你,但是那和得不得到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和沈南弦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你一定是误会了”

    许子明俯下头,朝着她低声狞笑起来,“我误会你们了吗?你们那天在电梯里面做了什么?都他妈以为我是白痴吗?妈的!明明是我最先看上你,凭什么他们都捷足先登了?”

    星空咬住唇瓣,脚不停的往上收缩。

    许子明有些烦躁的按住她不停往上缩的脚,浓眉拧紧,“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啊?沈南弦要你的时候,你也这样不停的缩吗?”

    一想到沈南弦和她在电梯里做的事,许子明就难受得紧,恨不得立刻就摁住她,狠狠的弄死她。

    明明他想好好的追求她,为什么沈家那俩兄弟一定要插进一脚,害他不得已出此下策!

    这绝对是他二十八年人生里干得最混蛋的一件事!

    星空被他摁住,全身开始剧烈的抖,晶亮的大眼眸慌张的朝着四处扫了一圈,寻找任何有可能逃出去的机会。

    许子明牢牢的按住她的脚,嘴唇挑起,“别望了,四周什么人都没有,老实说吧,我就是故意带你来这里的,雪儿是来帮我把风的,她听话得很!现在我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你,你满意吗?嗯?”

    星空心口一窒,听到那句雪儿是来给她把风的时候,心忽然难受得很。

    皱皱鼻子,星空抓紧了床单,用力的挣扎起来,“许子明你不许这样对我!你这样做我会恨你!你就算得到我我也会恨你!死也不会原谅你!”

    许子明听着她放出的狠话,心里头有过短暂的怔忡,但是一想到她与沈南弦那日在电梯所做的事情,他就发了疯似的控制不住自己。

    古铜色的大掌捏着她的肩膀,握出了“咯咯”的声响,他染欲的双目紧紧盯着她,突然冷冷的笑起,面目狰狞:

    “你尽管恨!我不需要得到你的原谅!一点也不在乎!现在我就直接做!你尽管喊,看看谁来救你!”

    星空目光蓦地腾起一抹绝望,哽了一口气,急得快要哭出来,“你这是何苦?为什么一定要逼我恨你?你别以为沈南弦不会知道!”

    “妈的!不要和我提沈南弦!”

    许子明极力隐忍的怒气在听到沈南弦三个字,尽数瓦解,全部崩溃,暴力的聊起她的裙子,往上

    星空急得掉下了眼泪,咬着牙,不停的挣扎。

    静谧的房间里只有衣服魔攃的声音,无声的抗争和强硬的进攻持续着。

    许子明比野兽更可怕!

    喘着粗气,步步逼近星空,盯着她苍白的小脸,伸手紧紧捏住她尖翘的下颌,“你最好不要再我面前提到沈南弦,否则我不会饶了你,绝对不会!”

    星空目光拧直,咬着牙,“我就提!就提!沈南弦他至少不会像你这么无耻!处心积虑的设计我!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无耻吗?死混蛋!你拿什么和沈南弦那个死混蛋比!”

    许子明身子燥热,倒吸了一口冷气,恨恨的盯着她一张一翕的薄唇,“你别逼我!你最好别逼我!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星空脸色越来越白,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滑落。

    心里害怕得很,脸上却依旧故作镇定着,屏住气息的嘶吼着,“你做啊!尽管做!就算你做了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你在我心里永远比不上沈南弦!沈南弦是我第一个男人,可是你算什么!你算什么?你什么都不是!”

    听着星空的话,许子明心里头的挫败感越来越强,血红薄唇一张一翕的打开:

    “你是故意的吗?夏星空,你他妈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觉得我那么的不堪吗?”

    “为什么从遇见你之后,我就必须变得这么不堪!沈南弦他到底有什么好?傻丫头,他有病的!他活不了多久了!他不过就是想玩玩你,玩个一两年之后,他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守寡吧!”

    “哦,沈南弦他还是个gay!jaz你认识吧?他俩认识好多年了,关系好得不得了!大家都心知肚明,jazz暗恋他好多年了,这些你都不知道吧?不知道我全部告诉你,让你死得清清楚楚,沈南弦他不仅活不长,他还是是个性功能障碍者,你难道没有发现他很不好使吗?你难道没有发现他没有老婆就已经有儿子了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他是、不、行、的!”

    许子明附在星空的耳畔边,故意重复了一边,“他是不行的!他不能满足你的!”

    星空盯着他恶魔一样的狞笑,咬着牙,突然别过头去,狠狠道,“许子明,你真的是有够搞笑的!你都不知道现在的你在我眼里有多可笑吧?你还真是什么事情都说得出来啊!可惜啊我一点都不相信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而且他行不行不用你来告诉我!”

    许子明彻底被她的话激怒,仅存的一点耐性也被她的话榨干,铁青着脸,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颌,逼她与自己直视

    “夏星空!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就来直接一点的!你就喜欢这样直接的吗?早说啊!妈的!我要是真想上你,有的是机会,我告诉你实话,你却不相信!行啊,不相信,就直接做,做到你相信!”

    话落,“嘶拉”一声,星空的衬衫碎了。

    星空怕了,全身都抖着,肌肤曝露在空气之中,她感觉到他强势的逼近,似乎什么都已经不能阻止他魔鬼的行为了。

    许子明眼眸一眯,盯着她白皙的肌肤,呼吸粗重,脸紧紧的绷着,翻身制住她,现在他只想立刻要了她!

    滚烫的温度袭来,星空呼吸困难,死死的撑开他,脑袋不停的晃动着,尝试着躲开他的气息和逼近,眼角已经有晶莹的泪滑过。

    “许子明,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思?你纯粹就是把我当成了一件工具!”

    许子明盯着她,眸底似要喷出火星来,语气极度的癫狂,“你说是工具就是工具!工具有什么不好?工具至少比你还要听话!你为什么就不能像雪儿一样听话呢?为什么呢?!”

    星空喉咙不由自主的哽咽了起来,“关雪儿什么事?你让雪儿一个女人在外面守着,在外面把风,你到底算什么男人?是男人你就别怕让别人知道你干的这些肮脏事!”

    许子明盯着她眼角的泪和越来越苍白的脸,忽的勾起了唇角,手肆意的滑动着,惹得她一阵阵剧烈的抖。

    满意的看着她的抖动,忽然邪魅的笑,大方的承认,低低的坦白,“我从来就没有说我干的事不肮脏啊?知道我为什么不带小丽来给我把风吗?因为小丽没有雪儿听话,知道雪儿为什么听话吗?因为雪儿是我的人!喔这件事情整个公司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今儿个老子太高兴了,也不怕你偷偷跑去告诉沈南弦。雪儿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啊!她很辣的噢身材啊可能比你还好点不过让我仔细看看!”

    “我呸!死变态!”星空终于绷不住的想要爆粗,“妈的!你丫脑子绝对是有病!你不仅脑子有病,心里也有病!你如果敢对我怎么样,你做完我就立刻去报警,我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告死你这个死变态!”

    许子明嘴角却优雅的弯起,冰冷的指头滑过她沁出汗水的额头,蓦地勾起了唇角,眯起眼睛淡淡的笑。

    星空骂完了,盯着他嘴角逸出的诡异笑容,心里直打冷颤。

    许子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毫无温度的朝她笑了笑,“不骂了?不骂的话我们就开始吧!做正事”

    下午四点钟。

    沈南弦处理完所有的工作,摁下电梯,来到十八楼。

    沈总裁这个星期第二次踏入工程部,立即受到了众多员工的瞩目。

    目不斜视的往前走,沈南弦想和许子明打个招呼,早点把星空接走。

    刚才他在办公室里想了许久,既然决定今晚要去她家吃晚饭,那么一定要提早去买菜,他倒是迫不及待的想尝尝星空的手艺了。

    径直落到了小丽的位置,沈南弦至今不知道星空坐的格子间是在哪里,敲了敲小丽桌子,声音低沉有力:“咳咳夏星空呢?”

    小丽看着身材挺拔的沈总裁一路走来,最后落到她眼前,虽然她存有一丝幻想,觉得沈总裁有可能是来找她的,但是最终还是被“夏星空”三个字秒杀于无形。

    小丽条件反射性的弹起了身子,仰起头,努力捕捉着沈总裁涣散不定的眼神。他看人似乎总是这样的,无法定住焦距,所以给人的感觉永远是漫不经心,冷漠冰霜。

    可是为什么他看着星空的眼神就不是这样的呢?小丽真是越想越不明白了,尤其是想起刚才许经理临走前交代的话,小丽头顶直冒星星。

    愣怔了半晌之后,小丽恭敬的对着沈总裁,按照许经理的吩咐,将早已预备好的话说了出来,“沈总裁,夏小姐有点事情,已经请假回家了!”

    “请假回家?”沈南弦眸色一黯,有点不相信,她一直吵着要上班,怎么可能会回家呢?

    小丽却忽然拿出了前几天星空交上来的请假条,上面已经被她擅改了日期。小丽将请假条递到沈南弦的眼前,抿了抿唇,心里狂滴汗!

    妈呀!要是让沈总裁知道她在欺骗他,可如何是好啊?

    可是许经理刚才临走的时候已经吩咐过了,她是工程部的人,隶属于他的管制,如果她不按照他说的话去办,她就不用继续在工程部呆下去了!

    小丽是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啊!可是她现在进退两难,得罪许经理就一定保不住饭碗,得罪沈总裁可能还有机会可以保住饭碗。

    两相权衡之下,小丽选择了得罪沈总裁,希望真的不要让他看出什么破绽才好!

    忐忑的抬起眼眸,小丽盯着沈总裁脸上阴晴不定的反应。

    沈南弦扫了一眼请假条上的请假原因:例假来袭,疼痛难耐,请假一天!

    例假来袭!?什么是例假?

    沈南弦想不明白,也不想多问别人,只把纸条递回给小丽,顺便问了小丽她的位置在哪里。

    小丽伸出涂了红色蔻丹的手指,指了指最里面的一个位置。

    沈南弦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子,径直朝着星空的位置走去。

    小丽忐忑的恭送着他挺拔的背影离去,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但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许经理要她说谎话的原因了,明明他们仨是一起去做工程预算啊!为什么要骗沈总裁呢?现在搞得如此帅气的沈总裁被人像笨蛋一样耍,小丽心里也觉得很不安啊!

    沈南弦迈开修长的脚,一路来到星空所在的格子间位置,一路而过的员工们都流露出诧异的眼神。

    这沈总裁怎么忽然下来微服私访了?

    而且为毛他忽然坐在夏星空的位置上?

    最诡异的是!

    沈总裁竟然打开了夏星空的几个柜子,肆意的翻看女员工的私人物品!

    碉堡了碉堡了!

    在场的员工们都傻眼了!

    到底夏星空犯了什么罪行,竟然沦落到被总裁搜集罪证的地步!

    其实

    沈南弦也并不是故意要翻看星空的柜子,他就是想看看她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工作,想着今晚去她家可不可以帮帮她。

    看她脑子也不聪明,设计图画得也不好,cad完全停留在初级阶段,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突破重重包围,进来公司的。

    可是

    看着看着,沈南弦就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嗯,确切来说是一本书,一本叫做《如何与孩子沟通》的书。

    回过神一想,她本来就有孩子,看这样的书,也无可厚非。

    正想往格子一放的时候,手不经意的一抖,一张不起眼的大头贴落在了地板上。

    沈南弦眼角瞥到了有东西掉到了地板上,本来是懒得捡的,又害怕她发现不见了东西会张牙舞爪的来找他麻烦。

    于是只好“委屈”一下自己,缓缓的俯下了身子,伸长了手,捡起那张不起眼的大头贴。

    心里暗暗腹诽着,这女人都藏了些什么东西在书里面啊!要藏就藏大一点的,她难道不知道那么小的东西很容易掉么?!

    不耐烦的捏着那小小的大头照,凑近眼睛一看。

    呼吸,瞬间停止。

    沈南弦觉得自己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淡定的别过头,半晌之后,沈南弦再度扭过头。

    呼吸,再次停止。

    眼前那张不大的大头照上,一大一小的两个脑袋,沈南弦一眼就认出那大脑袋是星空,那小脑袋分明就是宁宁!

    他的宁宁!

    什么时候和夏星空有过这样的合照了!?

    靠!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

    沈南弦翻过大头贴,背面赫然用英文写着日期:filmed—in—september1,2008,the—big—ben(2008年9月1日拍摄于英国大笨钟)

    刹那之间,沈南弦愣怔在了原地。

    手一抖,大头照忽然从沈南弦宽厚的掌心中滑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