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主子,容逸柏身体不适,昨日过来给王妃送过礼物之后,既动身去边境了。”

    闻言,湛王眉头瞬时皱起。

    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才没给容九过生辰吗?还有

    身体不适,不寻大夫反去边境了!这说明什么?确实如容逸柏所说,他身体的有些不适,只有顾盛才能缓解吗?

    “容逸柏的事儿查的如何了?”

    凛一回禀,“未有什么进展。”

    容逸柏假死之后的在边境的那些日子,所有的事儿都很模糊。也因此,唯一能确定的是,有人担心被查探,故意的抹去了许多痕迹。还有就是容逸柏并未完全对他们说实话。原因是什么,隐约可探,却不能完全明了。

    湛王听了,静默。

    “主子,既然容公子不在。那就让属下随王妃去云海山庄吧!”

    凛一话出,湛王抬眸,“你留在京城。”

    凛一听言,遂道,“主子可是要同王妃一起去?”

    凛一说完,湛王看他一眼,表情‘似他刚才说了一句废话!’

    凛一垂眸。

    京城的事有很多,可那些事儿跟王妃相比,也就完全不算什么了。

    “把王妃用惯的东西都收拾一下,明日启程!”湛王说完,起身往正院走去。

    既她喜欢那里,既决定要去。那就没必要拖着让她多难受。早日过去,也许真的能缓解她害喜的症状也不一定。

    如完颜千染所言,总归是要试试。

    ***

    “没想到你衣服倒是缝的倒是挺不错的。”

    容倾听了笑了笑,“在贤惠这方面,我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这个了。”

    “有心比什么都重要。”完颜千染说着,拿起针线篮中一个已做好的小肚兜,端看,“这也是你做的吗?”

    容倾点头。

    “你一定会是一个好娘亲。”

    “我也这么觉得!”

    完颜千染轻笑。

    “王爷!”

    声音入耳,容倾转头,“夫君!”

    “嗯!”湛王走上前,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拿过容倾手里的衣物,“他(她)不会缺衣物,不用你亲手做。”

    “这个是你的。”

    “我的也不用你费神。”

    “你们爷俩这么快就不需要我了呀!”

    “今天不难受了吗?还有力气跟为夫逗趣。”

    “刚刚还有些不舒服的。可是,看到夫君好像什么都好了!”容倾说着,竖起大拇指在湛王眼前晃晃,满眼崇拜道,“夫君真是太厉害了,棒棒棒!”

    棒棒棒!

    听到这个字眼,湛王极力让自己不做他想。伸手在她脸颊上轻拧了一下,“巧言令色!”

    “嘿嘿”

    看一眼只有在容倾面前,才不吝温柔的湛王。完颜千染微微一笑,起身,轻步走开了。

    缓步走出正院儿,看到站在外面的凛一上前,“我能入宫见见她吗?”

    凛一点头,不忘提醒,“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夫人心里应该有数。”

    完颜千染颔首,“我明白!”

    “周正,送夫人入宫。”

    “是!”

    ***

    “姐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完颜千华看着眼前人,淡淡一笑,眸色柔柔,“确实好久不见了!”

    完颜千染抬脚走入殿内,在完颜千华所躺的软榻上坐下,悠悠道,“只可惜,多时不见现在再见,好似也没什么可欢喜的。”

    “许久不见,妹妹一开口就是这话看来,你真是变了许多呀!”完颜千华看着满头白发的完颜千染道,“这是好事儿。”

    “是呀!幸好是冷情了很多。不然,眼下看姐姐这虚弱的模样,指不定还会怎么心软,怎么为姐姐愤愤不平。”

    “妹妹今天过来,是特意来嘲笑我的吗?”

    完颜千染淡淡一笑,不咸不淡道,“还需要我特意嘲讽吗?你本来就是一个笑话。”

    这不咸不淡,却极致刺耳的话出,完颜千华脸上那本就虚假的笑意,不觉又淡了几分,“你现在可是没以前讨喜了。”

    “忠言总是逆耳。姐姐生来被人恭维多了,也该适当的听点儿实话。不然”完颜千染顿了顿道,“不过,我说了,你听了,也无任何作用,你早已自以为是的忘记自己是谁了。”

    完颜千华听了,凉凉淡淡道,“是云珟故意让你过来挤兑我的?”

    “湛王爷还真没这兴致。”完颜千染说着,忽儿伸手探上完颜千华的脉搏。

    完颜千华看一眼那置于自己脉搏上的手指,眉头不觉皱了一下,不过却是没动。

    良久,完颜千染把手放下,“确定姐姐武功被废我就放心了。不然,我还真怕你咬我。毕竟,姐姐逮谁咬谁的性子,可是天生的,此生都难改了。”

    完颜千华听了,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这点冷言恶语,对于她来说,完全不痛不痒。不值得生气,更不值得张口。

    见完颜千华浑然无所谓的样子,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搁别人会感有些无趣,可完颜千染却不觉得,继续道,“明明从脉搏上看,你也是生过孩子,为何从事实上却完全看不出呢?”

    完颜千华没说话。

    “很多时候我都想不通,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难道证明自己非同凡响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这问题同样不值得回答!

    “其实,你不回答也没关系,反正你就是说了你的想法,我也理解不了。不过”完颜千染盯着完颜千华,声音似无意识的压低,“我很好奇,你既已在云珟身上种了毒了,为何还要特别下药断了他子嗣呢?”

    完颜千华抬眸,“云珟身上的毒并非是我给他种下的?是他自己吃下的。”

    完颜千染听言,呵呵一笑,“就算药种是云自己吃的。那解药呢?也是云珟自己不要,所以姐姐才紧紧握在手心里迟迟不给的吗?”

    这话听着,不由开始影响心情。

    “你就是那冷恶到可以谋算,谋害自己儿子的人。事实明摆在眼前,姐姐又何必为自己辩解徒惹笑话呢?”

    “看来,你今天是特别过来为云珟抱打不平的。”

    “不止是抱打不平。还有件事儿想特别告诉你一下”完颜千染不急不缓道,“姐姐应该知道我最擅长的是什么。所以,我打算努力试一试,让容倾怀个孩子,让云珟留个后!”

    完颜千染一言出,完颜千华不可抑制的脸上划过一抹异色。虽是稍纵即逝,但还是被完颜千染扑捉到了。

    因为,今天她入宫就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前面的所有的都只是铺垫过度,刚刚的一句才是重点。探清完颜千华的反应,是云珟交给她的任务。而现在

    她算是不负使命吗?

    “妹妹还是这么心善!”完颜千华凉凉淡淡道,神色如常。

    “不是心善,是看你不惯。”完颜千染很是坦诚道,“我想若是万一云珟死于你前面,总是要有一个人为父报仇,顺带为民除害不是?所以虽不一定能如愿,因为容倾早前受伤,身体底子可是不太好,可还是想试试,反正闲着也是无事。”

    “姐姐一番心意,云珟对此怎么看?”

    “我并未对云珟说什么。不过,他很快应该就知道了。我话已出口,传到云珟耳中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完颜千染说着,起身,“姐姐就静待着抱外孙吧!”说完,起身走出。

    完颜千华看着完颜千染的背影,脸色变幻,眸色沉沉暗暗。

    完颜千染她当初为何没弄死她!

    翌日

    “其实,夫君若是忙的话,不用特意去送我也没关系。”

    湛王听言,脚步顿住,“不用本王去?”

    这语气,这语调,这表情别怀疑,某人在不满。

    容倾轻轻一笑,往湛王身边靠了靠,扯了扯他衣角,小声道,“场面话而已,这样说不是显得我很体贴,很贤惠吗?”说着,小手移动,在湛王腰间拧一把,“你若敢顺着我刚才的话说不去,一定要你好看。”

    “哼!”

    这好久不曾听到的冷哼入耳,容倾轻笑,在刚刚拧过的地方又抚了抚。

    湛王把容倾小手握住。知道她是心疼他,可他受不了这撩拨。

    “主子,王妃,都准备好了,可以启程了。”

    “嗯!”

    湛王扶着容倾坐上马车。刚坐下,就听容倾问,“对了,你把舒月弄送哪儿去了?”

    湛王看她一眼,伸手拿一个枕头放在她背后,不咸不淡道,“少操心别人,管好你自己就成。”

    “其实舒月挺好的。”

    一点儿不觉的。特别是想到那句

    “凛护卫,我只会盼着王妃好,绝对不会乱生幺蛾子让王妃闹心,我可对天发誓”

    只盼着王妃好。为此,连天打雷劈的誓言都说出了。那绝对真心,绝无虚言的样子湛王想到既有些闹心。

    “相公,你要在云海山庄停留多久呀?”

    “你说呢?”

    “自然是越久越好呀!”

    “那就待到你生产,待到孩子满月,待到你想回来”湛王说着,自动延期着。

    “相公真好!”说着,握着湛王的手,在长椅上躺下。

    这个时候,舍不得他才是正常,依恋着他,他才不会怀疑。至于待到她生产

    容倾缓缓闭上眼睛,总有一个他必须离开的理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