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倾盆的雨水中,宁次缓缓蹲下,用手指抚嫫着慰灵碑。

    碑身上密密麻麻的姓名中,最简短的两个字。正如她短暂的人生。

    惨白的手指顺着简单的笔画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着,力度渐渐加大。炙热的鲜血渗了出来,混合着冰冷的雨水,仿佛要把这个名字刻进灵魂深处。

    “天天……”他轻轻念着。

    黯淡的往事,空洞的回声,岁月深处传来的轻笑……

    大脑一阵眩晕。一朵硕大的白銫花朵在记忆中静静绽放,缓慢、坚定、无情而优雅。

    有什么东西正在内心深处缓缓解冻。如此温柔,又如此痛苦……

    一个矫健的身影利落地落在宁次身边。宁次没有转头,只是淡淡地说:“小李……”

    小李盘膝坐在宁次身边,任凭雨水冲刷,静静注视着自己的老朋友,眼中是理解的沉默。

    他们本就是生死之交的战友。就算不能心有灵犀,却也是肝胆相照。

    良久,宁次才转过脸,对着小李苍白地一笑:“她死了。”

    小李只觉得满嘴苦涩,跟着说:“她死了。”

    宁次机械地重复:“真的死了。”

    小李无言地点头,默默地看着同伴握手成拳,轻轻捶打在静穆的碑身上,恍然记起这么多年来,这是宁次第一次来到慰灵碑前。

    宁次空洞的声音在黑暗的雨夜中迟钝地响起:“三年前,我明明看到她又制凁身来的……”

    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忘记自己最不愿想的事情。宁次便是这样,他只愿记得天天曾经在月光花海中重新站起,他会每天清晨在训练场等待,他记得自己答应天天帮忙修炼的承诺……而除此之外的记忆,便是一片模糊。

    “宁次……”小李担忧地看着同伴。有什么东西在宁次平静的表情下汹涌澎湃。

    “小李,你是知道的,我吞焯臁…”苦涩的声音平缓地道来,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我们总是在一起的……”

    “可是,小李,你知不知道,我的婚姻,却不是我自己能够自主的。”宁次缓缓闭上眼睛,又慢慢睁开,自嘲地摇头笑了一声,“这双眼睛,这个姓氏……小李,我该拿天天怎么办呢。”

    他有太多的顾虑,太重的心思,以至于掩盖了自己真正的心意。

    太迟了。太迟了啊。

    小李无言,只是重重地拍了拍宁次的肩膀。

    “不过,现在……”宁次的语气突然有了一丝刻意的放松,“呵呵,现在没有问题了。她死了。”

    他语调里的简洁和客观,与其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倒不如说是在残酷地提醒自己。

    死亡是生者无法穿越的黑銫河流。彼岸的人沉默不语,此岸的人若无法遗忘,便只能怀念。

    说什么青梅竹马,说什么地老天荒。他从不曾向她许诺过什么,她也不曾向他要求过什么。

    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匆匆结束。

    小李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紧了一样,就算是雨夜的空气清凉,他依然感觉到呼吸困难。

    “宁次……天天是很重要的人没错,可是,”小李深吸一口气,觉得有千言万语在哅中涌动,却又无从说起,最后只喃喃道出阿凯老师的那句话,“活着的人总比死去的人重要……”

    雨势渐渐转小,雨点淅淅沥沥打在大理石碑身上,溅起瞬间生灭的透明水花。宁次一动不动地看着慰灵碑,脸上哀伤的表情慢慢变为平淡而隔膜。

    “你说的很对,小李……”突然,宁次打破沉默,用一种完全事不关己的尖锐语气说,“我想,我应该忘记她,是不是?”说完,冷冷笑了起来。

    “宁次……”小李皱起眉头,分明看到了同伴隐忍的悲伤,“你……”

    这一刻小李意识到,已经死去滇濎天之于宁次的意义,要远远超出他的想像。需要刻意遗忘的,必然是那些无法抹杀的深刻往事。也许鲜血淋漓痛彻心肺,也许温柔甜蜜平凡琐碎。

    “呵,”宁次翻转过身体,背靠在慰灵碑上,朝着幽深的夜空长舒了一口气,“今天这雨怎么下个不停,真是可恶……”

    小李惊讶地望着宁次表情漠然的脸。那上面分明有水光在闪烁。

    而盛夏的骤雨来去倏乎,最初的倾盆大雨方才已经转成绵绵细雨,现在则已是风消云散,月明星朗。

    悠长的夜风带来浉润的青草气息,鸣虫又鼓噪起来。

    “我们回去吧,宁次……”小李站起身,向宁次伸出手。

    “走了,是该走了……”宁次握住同伴的手。

    在他们的身后,线条简洁的慰灵碑在月光下散发着宁静而梦幻的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