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回到了城堡之后,白辉当然没有忘记该干什么,吩咐厨房准备了许多营养的食物,白辉打算庆祝一下,把慕容锦有身孕的事情告知了朋友们,这个消息惊动了不少人,城堡上下都激动起来,虚妄之蛇有又了后代,这个消息能不隆重吗?

    恰好莉米尔也处理好了教会的事情,从英国回来了,这样一来索xìng就举办宴会吧,不过这一次宴会邀请的人并不多,胖子三人,莉米尔、白凌雪、关仪等等。(百度搜索:随梦,最快更新)

    关仪最近有一段空闲时光可以享受,因此都在止音城玩,可是不久就有工作了,现在她已经站在了娱乐圈的顶峰,最光辉的时候,却想淡出娱乐圈了,因为自己的梦想已经完成了,拼搏了那么久,也厌倦了,所以想改行当zì you作曲家。

    她本来就不看重金钱和名利,能够zì you创作才是她现在的梦想。

    宴会上,大家都很热闹,聊着这两间发生的各种趣事,也有围着小宝宝打转的。

    胖子笑着说:“哎呀,小白,我看慕容锦现在制造的那一个,出生之后叫‘但丁’吧。”

    “为什么要叫‘但丁’啊?”

    “都是半人半恶魔混血啊。”胖子嬉笑起来:“以后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就开了一间‘dmc’事务所。”

    “驳回。”白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诶!?我觉得不错啊。”

    “那是你认为!”

    白辉已经用魔力调查过了,慕容锦怀里的孩子,是一个男孩子。(.coM)胖子会想到把孩子的名字叫‘但丁’也是有理有据的。因为一款叫《鬼泣》的著名游戏。那里面的但丁就是半恶魔半人类的混血儿,和现在白辉与慕容锦的情况一致。

    以后宝宝出生也是带有一半恶魔血统,一半人类的混血儿。

    关仪撑着脑袋,心里头非常难受,叹着气说:“白辉,你的后嗊真庞大,我一直以为只有二次元里才有,没有想到还真的会亲眼看到。”

    “呵呵。没有啦。”白辉脸sè有点泛红,感到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东西。

    小碂Ы起了嘴巴,不乐意了,慕容锦怀孕了,向琴可的宝宝也一岁半了,自己也必须努力才行,不能落于后方,看看是自己和月曦谁先怀上。

    莉米尔接着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应该是下个月吧,下个月有个好rì子。”

    白凌雪听完。激动地说:“那我也一起嫁了!”

    “笨蛋吗你!?”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折腾到了很晚,才逐渐散去。白辉让月曦帮忙照顾小宝宝,自己有话要跟向琴可单独谈谈。

    夜深了,白辉提前让厨房准备了一碗鷄汤,来到了向琴可的房间,递给她说:“刚刚晚上的时候,见你很少吃东西,至少先喝口汤补补身子。”

    “哦,谢谢。”

    向琴可愣了一下,要接过鷄汤,白辉又补充道:“我喂你吧。”

    “诶?”向琴可琇涩起来:“这不好意思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你都是我妻子了,这点事情还需要那么拘谨吗?”白辉让向琴可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则在一旁坐下,盛起一勺子鷄汤轻轻吹凉,然后伸到了向琴可的嘴边,叮嘱道:“试试看,温度如何?”

    向琴可将头发撩到耳背后面,露出了光洁漂亮的面容,不施任何的粉末却依旧美艳动人,她身体前倾,小鷄啄米似的,喝了一口,然后回答道:“嗯,刚刚好。”

    “那就好。”白辉又给向琴可盛了一勺子,感叹道:“小可,你xìng格真的变了很多,变成熟了。”

    “呵呵,毕竟我已经是当妈妈了嘛,过去的xìng格当然要改一改咯,难道你喜欢我以前的大小姐脾气?”

    “这倒不是,不过傲娇倒是可以有,只傲不娇才不好。”

    “哼,我为什么要提议为你傲娇啊?”

    “对了,就是这样,不需要扭扭捏捏的。”

    “啰嗦我才没有听你的话。”向琴可有点生气,怎么自己好像着了白辉的道一样,明明不愿意这么做,可是嘴上却永远说不清,感到懊恼不已。

    白辉只是无声的微笑,继续喂向琴可喝鷄汤,很快,一碗鷄汤就喝完了,白辉柔声询问说:“怎么样?还要一碗吗?”

    “不要了,睡前喝太多,不好。”

    “哦,是吗?”白辉放下了白陶瓷碗,随后将向琴可拥入怀中,刚开始向琴可的身体非常坚硬,有抵抗的情绪,可是后来就慢慢适应了,毕竟两年不见,陌生感还是存在的。

    向琴可有些紧张,嗅濜微微加速,红润的脸蛋已经表达了她现在的心情:“白辉,怎么了?干嘛突然抱住我?”

    “没什么,只是想和你沟通沟通关系,这两年辛苦你了,小可,我爱你。”

    “唔笨蛋。”向琴可眼睛有些浉润,一句‘我爱你’彻底融化了她心中的冰山,依偎在了白辉的身边,小声嘀咕道:“今晚留下来好不好?小缘有勇曦照顾,没关系的。”

    “嗯,好啊。”

    白辉答应了下来,其实这也是他目的之一,两年没有好好地交流,没有什么比得上这样更好地加深关系了,白辉也想多疼一下向琴可。

    两人交缠到了床上,向琴可的脸就像是火红的苹果,怯怯地说道:“那个温柔一点,我芫妹挥小

    “呃,小可,你的意思是,你两年都没有?”

    说到这里,向琴可娇嗔道:“那当然了,我向琴可会是水xìng杨花的女人吗!?只要是认定一个人,我就不会改变。”

    白辉轻哼了一下,感到很高兴,在向琴可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啊,小可,辛苦你了,以后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就会说些好听的”向琴可嘟囔了一声,心里美滋滋的,这就是所谓的苦尽甘来吗?

    月上梢头,房内光无限,两人互相缠绵,热情如火。

    没有谁会来打扰这对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