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辉和向琴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白辉就觉得奇怪了,虚妄之蛇是最强的恶魔,那么繁衍下去岂不是足以称霸幻灵域?这样的问题,肯定不止他一个人想过,可是到目前为止,白辉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虚妄之蛇有亲人,原来是有这样的秘辛,不断地新血换旧血,借此来维持最强的力量吗?

    虚妄之蛇一脉也真是悲哀啊。(.Com)

    向琴可以前听白辉讲过一些恶魔的事情,现在也就听懂了个大概,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的孩子危险了,会被扼杀在摇篮里,这是她不愿意见到的,她急切地拉着弊辉的手,向他哀求道:“白辉,你想想办法,我不想失去我们的孩子,她是我唯一而且是最重要的宝贝了。”

    这个时候,她承认了,‘我们的孩子’。

    这么简单的话语,意义却非同寻常。

    白辉反握住了她的手,安慰她说:“放心,小可,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孩子有事的。”

    接着,白辉抬起头对浮在半空中的两条巨蛇,以极其坚定的口吻说道:“伊甸,圣庭,我不管虚妄之蛇的过去,是怎么样的,可是从现在开始,我要彻底改变虚妄之蛇!正因为有着这样愚蠢到极点的规则,才使得虚妄之蛇一脉永远都被杀戮所束缚,连亲人都可以杀死,一直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怎么可能还会相信别人?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虚妄之蛇一直被幻灵域所有恶魔憎恨了,都是这些血腥的规则惹的祸,一直沉浸在黑暗里不放。怎么可能看得见希望和光明?就像现在我桶⑸莉雅一样。()过去是敌人又怎么样?现在两大恶魔还不是和平相处?”

    圣庭无奈地摇摇头。沉声道:“吾主,你不懂。幻灵域就是一个现实残酷的地方,弱者只是强者的盘中餐,若不这么做,虚妄之蛇一脉早就断绝了,虚妄之蛇会有今天最强的称号,都是历代前辈积淀的结果,一代虚妄之蛇可以活很长的世纪。甚至比杀神乌鸦还活得长,堕灵黑羊现在已经不复当年,选择了繁衍生息,你看阿莎莉雅就知道了,哪怕是全盛势冓也未必是你的对手,这样下去,亿万年以后的堕灵黑羊,定会被历史的洪流所吞没。”

    “我赌!”

    “什么?”伊甸和圣庭都呆了一下,白辉突然就蹦出这样的字眼,让人无法理解。

    白辉眼神坚决地盯着圣庭。说道:“我赌一把,我桶⑸莉雅一起改变幻灵域!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让以后的幻灵域不再这么的无情,这样的话,所有的恶魔都可以好好的共处了吧,不再使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圣庭和伊甸都为之震撼,这可能吗?幻灵域诞生以来,纷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实现吗?

    “吾主,这是不可能的,那和幻灵域所有的强者为敌有什么区别?”

    “哼,不触动封建根基的改革,怎脺餍改革?就算全幻灵域反对又怎么样?这一次,我不再是孤身一人,我相信只要虚妄之蛇和堕灵黑羊联手,一定会有可能完成,若有恶魔反对,便以绝对的力量镇压!”

    “太天真了,吾主,这侵犯了权力者的利益,那些权力者们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的,如果没有了等级观念,谁还会尊敬你呢?你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弱者贡献出来的。”

    “圣庭,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只获得,就没有付出吗?我为那么多的恶魔提供了住所,并且统一地球混乱的恶魔局面,斩杀了不少邪恶的恶魔,如果只是享受不做事情,那才真的是昏庸无能。”白辉挠了挠头,也被苾急了,道:“我政治学得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管那么多干嘛,总之船到桥头自然直,要是阿莎莉雅在场的话,她一定会反驳到你话都说不出来,总之只要有可能,就要去尝试,用绝对的力量去改变幻灵域!制度的问题,可以以后再探讨,但是你们如果真的继续簢易鞫裕哪怕是用上武力,也要把你们制止!”

    圣庭和伊甸面面相觑,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有理由不去相信。

    虚妄之蛇和堕灵黑羊联合的力量,那绝对是空前的,横扫幻灵域也不在话下,也许真的有和平的那一天到来吧,这非常值得去赌一次。

    白辉和圣庭对峙了好一会,双方都沉默了片刻之后,圣庭和伊甸败下阵来,再度开口道:“吾知道了,那么就陪吾主堵上一把吧,将理想的世界变成现实,可是一旦走上这条道路,必定是十分艰辛的,可是值得尝试。”

    伊甸俯身把嘴里叼着的小宝宝放了下来,向琴可连忙上前接住,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默默的流泪,生怕伊甸反悔,再次把她的骨肉从身边夺走。

    看到这一幕,白辉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母女平安。

    圣庭和伊甸道歉地点点头,说:“抱歉了,吾主,吾们害夫人和小姐受惊了。”

    “算了,算了,你们都回去吧。”白辉不想追究下去,这两个家伙既然道歉了,就算了吧,他们就相当于白辉的左膀右臂,何必过不去?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事情也情有可原。

    “遵命。”

    圣庭和伊甸应了一声,消失在了虚空中。

    大厅里就剩下了白辉、向琴可和小宝宝了。

    见到向琴可哭得那么伤心,白辉上前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说:“没事了,小可,对不起,这两年来辛苦你了,其实这两年来,我一直都在沉睡当中,我中了教会的暗算,昏迷了两年,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更早与你相见的。”

    “你昏睡了两年?”

    向琴可一愣,原来是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出现吗?自己真傻,又误会白辉了,她紧接着说道:“不,你不必抱歉,其实你根本就不需要再来见我,我不会怪你的,现在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没事,很好。”白辉微微一笑,向琴可如果真的不生气,那才是怪事,她会在意,是因为有感情,如果她对白辉一点感情也没有,又何来的生气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