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凌雪依依不舍地和白辉告别,她本来还想多和白辉亲密一会的,可是家人还等着她呢,只好先把家人安顿好吧。(百度搜索:随梦,最快更新).随梦レ

    和白凌雪告别之后,白辉开起了兰博基尼,有两年没有碰过了,有点生疏,前段时间,白辉送保养了一下,其实两年没开,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慕容锦和月曦又不会开车,这兰博基尼一停就是两年。

    重新开启了引擎,久违的轰鸣声再次响起,白辉驶出了城堡。

    今天就好好逛一下吧,看看两年后的城市变得怎么样了,到目前为止,白辉连瓮音市和重音城都没有过呢。

    白辉开着车子在瓮音市里奔跑起来,两年之后的瓮音市规模变得更大了,仅仅白辉一个人的关系,拉动了全城的经济增长,白辉也算功不可没了。

    到了高中时候的学校看了一下,这个时间点,学生们都在上课,为了大学拼命地学习,白辉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可是已经站立在了人生的顶点,用另外的眼光来看世界了,这是白辉过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一时心血来chao,白辉突地想到华阳中学处于黄金地段,随着城市的发展,这块地皮绝对会越来越昂贵,干脆现在就买下吧。

    这个注意好,白辉赶紧打了一个电话,最后用五亿的价格把学校的区域全部购买了下来,成为了校董,没事找蕚愽,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到校园物sè美女,咳咳。白辉连忙否认了这个想法。慕容锦知道肯定会生气的。虽然她生气也不会把白辉怎么样,但是慕容锦那么可爱,身体又不好,白辉怎么舍得让她生气呢?

    两年过后的慕容锦除了学习魔药学,也涉及到了毁灭学,白辉曾经在她发现里发现一本叫《魔法与爆破》的书籍,弹指间将敌人灰飞烟灭,成为了非常厉害的人物呢。(.cOM)

    再了。会做出这样不耻的事情,只有叶子。

    看完了学校,白辉接下到了向琴可的老家,向琴可这个女生和自己始终有一种难以解开的因缘,各种yīn差阳错,虽然最后向琴可和白辉分了,但是白辉始终都忘记不了,这两年里,她过得怎么样?

    来到了向琴可大宅院的外面,白辉下了车。来到宽大滇濟门边,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就等到一个中年妇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经过庭院的鹅卵石来到了铁门处,问道:“你找谁啊?”

    白辉纳闷了,这个妇女,从来没有见过啊,难不成向家又换了新人吗?这也正常,于是白辉客气地:“向琴可在吗?”

    “向琴可?这里没有这个人啊,你找错地方了吧?”

    “啊!?”白辉大吃一惊,这让他倍感意外,忙问道:“怎么可能,这里不是向家吗?”

    “哦,向家是这里的旧主人,现在我把这里买下来了,他们搬走了。”

    “搬走?搬了哪里?”

    “这个我不知道,我听邻居们,向家投资失误,把全部资本都投了进,结果被人骗得一干二净,破产了,全部财产变卖掉,这房子就被我买下来了。”

    白辉愕然,不敢相信,昔rì的大财团向家,竟然破产了!?

    这两年变化最大的恐怕是向家才对,没有想到两年之后,旧地重游,早已物是人非,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

    “好,谢谢了。”告别了中年妇女,白辉回到了车上,赶紧拨打了向琴可的电话,得到的结果是空号,白辉恼怒地挂断了电话,心中暗道:“该死,这样一来不就和向琴可断绝了联系了吗?再也找不到她了。”

    向琴可始终都是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人,互有恩怨,虽然扯平了,但是白辉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不是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接下来,白辉拨打了给卡奥斯,调动了自己全部的人找向琴可,逮到一个路人就把向琴可的相片拿出来询问,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并且调查向家破产的详细情况,派人到了各个zhèng fǔ部门查资料。

    向家曾经是瓮音市的名门望族,资料和相片很容易就可以收集到,白辉坐立难安地等待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得到了新的消息,卡奥斯整理过后,向白辉禀告:“吾主,据有人曾经在旧城区那边见过向琴可,不过那边小路小巷很多,一时还不能确定。”

    “行,我亲自一趟。”白辉启动了引擎,十万火急地朝旧城区赶。

    旧城区是很古老的区域了,临近河边,可以是瓮音市的起源,保留有很多古老的建筑,都是文化遗产,可是并没有人重视,这里也就成了老一辈人或者是穷人居住的地方。

    旧城区还是很大的,非常偏僻,要在这里找出一个人不容易,可是对于白辉来就另当别论了。

    恶魔视觉开启!

    四周来回扫视了一番,白辉锁定了一个很像向琴可的人,随即愣住了,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白辉取消了恶魔视觉向小巷子跑了进,小巷子非常狭小,只能容纳两个人经过,毕竟是老房子了,要扩建很困难。

    经过好几个拐角,踏过青石板,白辉一路小跑到了一座破旧的房子前,见到一名少女正在俯身洗着盆里的衣物,面容憔悴,没有刻意地整理仪容,发丝有些凌乱,可是依旧不能掩盖其美好的资质。

    与两年前盛气凌人的气势相比,现实的生活把她尖锐的xìng格给强行扭转了,就像是一颗不平整的鹅卵石被水流不断地磨平,现在看上她已经成熟了许多,也懂得了许多,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小公主了,返璞归真,她朝屋子里看了看,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抹发自心底的微笑,可白辉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仿佛屋子里的东西是她最珍贵的宝藏一般。

    “向琴可”白辉的声音有些沙哑,两年之后,她尽量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向琴可迟疑地抬起头,看见白辉后,她瞳孔一缩,慌张地从洗衣盆旁站了起来,长满了茧的双着急地在发黄的围巾上擦干,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和白辉重逢的一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