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怪物的身高和一个普通男子差不多,身材却特别粗壮,脑袋极大,显然是一只恶梦怪。

    意识到是恶梦怪出现,张燎原眼里透出了冷冽的眼神,已经有过第一座恶梦岛上的血战经历,各种形式的恶梦怪在他眼里都不再那么可怕,他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要怎么对付那只人型恶梦怪。

    藏在张燎原身后的刘苗,见到有怪物朝他们走过来,紧张的道:“大叔,那怪物朝我们这边过来了,我们快跑吧。”

    刘苗不战先怯,张燎原鄙视的盯了刘苗一眼,道:“跑什么跑,我们去杀了那怪物,赚点积分。”

    刘苗脸上挤出苦涩的表情,虽然在脑子发热的情况下偷袭过铁血战士,但她的胆子没有遇加多少,她还是没勇气直面恶梦怪。

    远处的恶梦怪,慢慢悠悠的朝两个人的方向走着,期间它又发出了几次牛哞声,好像是在召唤同伴,也好像是在无聊的唱歌。

    在恶梦怪走到两个人前方三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两人看清楚了那恶梦怪的模样,那竟是一个直立行走的牛头怪!

    一身棕黄sè的牛毛衬托着它宽厚的身板,它的身体已经十分拟人化,上肢的两个蹄子就好像人手一样,攥着一根长近两米的木制长矛。

    它硕大的头颅还没发生变异,还保持原本的牛头模样,看着很憨,配合上行走时那种迟缓的动作,给人一种很呆的感觉。

    “哞~~~~~~~~”

    牛头怪的叫声巨大,堪比轮船的汽笛声,其中气之足,显示出它的力气一定大的惊人!

    较近距离滇濤到牛头怪音量宏大的嚎叫,刘苗吓的身子都要缩在一起,她紧靠着张燎原后腰道:“大叔,这怪很不好惹,我们现在一点积分都没有,还是先逃跑吧。”

    张燎原也被牛头怪恐怖的音量给震慑到了。没有枪,对付这样的怪物,比有枪时对付巨鳄还要危险。虽然那牛头怪动作很缓慢,但保不齐那家伙是在隐藏实力,等到发起飙来,它的速度可能会提升好几个档次,这样的怪物还是先不要惹了。

    蹲着转过身,张燎原拉着刘苗小胳膊肘,道:“蹲着走,我们躲远点。”

    见张燎原没有蛮干,刘苗侥幸的吐口气,和张燎原一起以蹲行的方式往树林方向逃躲。

    牛头怪的动作极为缓慢,而且走走歇歇,张燎原和刘苗就算是蹲着走,也比它走的快很多。

    很快张燎原和刘苗就跑到了树林前。张燎原站起来伸了伸腿,往后看,牛头怪早就被他们甩没影了。

    刘苗见张燎原站起来了,也跟着站起来,煣着自己的膝窝道:“真惊险!”

    张燎原无奈道:“惊险个锤子,这比铁血战士追咱们时安逸多了。”

    刘苗想想也是,在上座岛上,她经历的事情可比刚刚在草里蹲行的经历恐怖多了。

    张燎原掏出恶梦表看看,上面还是没有恶梦石滇濁示,他又确认了一次寻石功能开着。

    把表放回兜里,观察眼前的树林,这是一片和热带雨林完全不同的黑暗丛林,林子面积不小,至少有上百亩,里面的树都枯萎掉了,没有任何叶芽,只剩了一棵棵光秃秃的树干。那些树干并不高大,粗细和人腿相仿,最高的也只有四五米高,看着很是稀疏。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无数枯枝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好像群魔乱舞一般,刘苗被枯树枝发出的声音搞的有些提心吊胆,凑近张燎原道:“大叔,这片林子有点邪啊。”

    张燎原不发表意见,仔细看着那些摇摆的树枝,那些树枝应该是没有生命的,不会是树妖。

    为了以防万一,张燎原把手里板石丢向邻近的一棵大树,嘭!枯松的树干被打的颤了几下,但并没有出现什么离奇的现象,张燎原心里踏实了一些。见天sè越来越晚了,对刘苗道:“我们进去看看,我感觉这片林子里应该有恶梦石。”说话间,他当先走向林子,跳起来,“咔”的掰下一根扭曲的树枝当武器用。

    刘苗紧跟着张燎原,也从一棵矮树上撅下一小段硬枝,就好像一把长匕首拿在手里,给自己防身。

    挥着手里蚌球蚌长短的树枝,感觉树枝挺耐抡,张燎原有了底气,朝着林子深处探了进去。

    冷风只是一吹而过,林中又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氛围,天sè越来越暗,在如此死寂的丛林里行进,就好像走在被施了黑暗魔法的丛林里,不仅刘苗心里慎慎的,张燎原都紧张的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给包围了。

    “大叔,让我走前面吧。”总要回头往后看,刘苗实在太害怕了,小跑两步跑到张燎原身前,恳求着让张燎原给她殿后。

    谁走前谁走后都是一样的,张燎原懒得和刘苗废什么话了,跟着刘苗往前走。没走几步,刘苗又来事了,回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燎原,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张燎原被刘苗搞烦了,催道:“赶紧走啊!有我给你殿后呢,你不用总回头看。”

    “大叔我想”刘苗紧并着腿,小声而苦涩的道:“嘘嘘”

    “你怎么这么事多!”张燎原脸sè变得铁青铁青的,骂道:“不能憋住吗!”

    刘苗哆鄠惻嘴滣,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苦道:“我已经憋了半天了,真是憋不住了,呜!大叔,你帮我盯着点,我芸炀秃茫 彼底呕埃她也不征求张燎原同意了,跑到一边树后去嘘嘘。

    张燎原无奈的背过身,给刘苗盯梢。树林里太安静了,刘苗嘘嘘的声音全都进入了张燎原的耳朵,刘苗自己也能听到难堪的声音,但因为憋滇潾久,她实在控制不了身体了,索xìng就不控制了,一咬牙,就好像崩掉的自来水管一样,疯狂的嘘嘘起来。

    “这丫头是撒尿呢还是喷尿呢?”张燎原越听越无奈。半分钟后,刘苗红着脸回到了张燎原身前,低着头不好意思再说话。

    见刘苗琇赧的不成样子,张燎原就不鄙视她了,正要往前行进,突然就听刘苗嘘嘘的那棵树后,出现了奇怪的声音:“咯咯咯咯”好像有什么从地面蟼愱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