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二一章 交手洪七,谋降龙(求票票)-小说武道大诸天黄麟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刚码完,正在检查-

    “接老叫花子一掌试试!”

    来人身在空中,一掌挥来,似将黄麟左右退路都已堵截。

    黄麟当即左脚前踏一步,右手握拳上击。

    太祖长拳.拗单鞭!

    “嘭~”

    拳掌相交,发出一声巨响。

    来人借力回飞,在空中旋转好了几圈,落于树梢。

    而黄麟拖于身后的右腿陷入土中一尺有余。

    如此刚猛的掌法,他已猜出来人。

    “唳~”

    见小金作势欲扑,黄麟当即喝道:

    “小金回来!”

    “咕咕咕?”

    小金停下身子,歪头朝他看了看。

    “没事,你继续玩你的。”

    黄麟拔出右腿,朝它挥了挥手。

    “好俊的神鸟!”

    来人在树上赞叹了一声。

    黄麟转头一看,果然如他所想,是个中年乞丐!

    这人一张长方脸,颌下微须,头发稍有灰白,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

    左手拿了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还负着个朱红色的大葫芦。

    只是那看着小金垂涎欲滴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可是丐帮洪七公当面?”

    黄麟抱拳问道。

    这乞丐飞身落地,持杖抱拳说道:

    “正是老叫花子,刚才一时技痒,勿怪勿怪”

    果然是他!

    “重阳真人身体不适,黄某手痒已久,七公有兴致,某高兴还来不急。”

    黄麟有些跃跃欲试。

    好像,他还没跟人空手对放过?!

    当即不踏步前冲,口中喝道:

    “七公,小心了!”

    右手已单拳直进,打向洪七下颌。

    左手缩拳腰间,隐含待发。

    太祖长拳.当头炮!

    便见洪七怪叫一声,将绿竹杖随手一抛。

    然后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朝外画圈蓄势,随即便一掌打向黄麟拳头。

    亢龙有悔!

    拳掌互换,便有一声闷响传出。

    黄麟顿觉对方掌力一股接一股,一浪强于一浪。

    当即右手一翻,以擒拿之势抓向对方右手脉门。

    同时身体前探,左手变拳为掌,朝洪七右臂腑下直戳过去!

    太祖长拳.擒拿势!探马手!

    洪七立马手臂一抖,右手以手腕背部顶开黄麟的擒拿手,紧接着便左跨一步,同时左手已朝黄麟胸口拍将过来。

    震惊百里!

    黄麟当即右肘朝外,左手成掌推向右手,以右肘肘尖顶向来掌。

    自创招式.霸王肘!

    “啪!”

    “啪!”

    绿竹杖插入泥土的声音,和掌肘相交之声接连响起。

    两人步法都不差,变招也快,都是趁对方旧招力尽,新招未盛之时破招,极少会有互拼之时。

    之后又交手了三十来招,黄麟略占下风。

    “七兄这连门都未进,就和主人打起来了?”

    王重阳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闻言,两人便收手回撤。

    洪七脸带疑惑之色问道:

    “不是说你这牛鼻子被打败了吗?这小兄弟虽然实力不差,但也就和我老叫花子实力相当吧?”

    黄麟闻言笑了笑,没吭声。

    他刚才真气只凝于自身体表,并未趁机侵入对方体内。

    毕竟只是切磋而已,否则洪七这会已在打坐消除体内异种真气了。

    “嘁~”

    王重阳嗤笑了一声,无语的说道:

    “黄道友一身实力都在剑上,几乎从未空手对敌过!而且”

    说到这,转头朝黄麟看了看,见他点头后,才又接着道:

    “而且,黄道友刚才应该已是手下留情了!”

    听到这话,洪七就不服气了。

    没拿剑就算了,两人空手切磋旗鼓相当,还手下留情?

    当即就嚷嚷道:

    “好你年牛鼻子,这是存心让老叫花子不自在是吧?”

    “贫道那真气的滋味,你又不是没试过。”

    王重阳仰头抚须,朝着洪七低眉呵呵一笑。

    “你你他小友也是先天了?”

    洪七瞪着眼,一脸不相信的指王重阳,又指向黄麟。

    随后发现这样不太好,便收手抱拳,问向黄麟。

    “侥幸而已,七公不如进去坐坐?黄某这还有些好酒,稍后让宫里上桌好菜,如何?”

    知道这家伙好口腹之欲,黄麟便投其所好。

    王重阳见状,若有所思,也不说破。

    “嘶,宫中御膳啊!”

    黄麟感觉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三人一鸟回到别院后,黄麟便让人去找司勉,让他安排一桌好菜。

    然后回到屋中,拎了两大坛酒出来,大明的高度酒,十斤装的那种。

    小金见到这坛子,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啪~”

    拍开封泥,一股酒香顿时散发出来。

    “咕咕咕咕咕咕!”

    这家伙,一个劲的伸头往酒坛里钻。

    “一会再给你拿,这酒你喝了容易醉。”

    小金这才收起鸟头,迈出右爪。

    那单独伸出的一根爪子,格外打眼!

    黄麟无奈,将两坛酒交于王重阳和洪七。

    反回屋内又拿了小半坛酒出来,才将这家伙给哄住。

    “好酒啊!光闻这味,老叫花子的馋虫就被勾出来了。”

    见小金安稳下来了,洪七才夸赞着说道。

    他喝的酒不少,但从未闻过酒香这么醇厚的。

    碧绿色的酒水从坛中倒出,酒香愈发浓郁。

    洪七那碗刚刚倒好,他便迫不急待的一口喝下。

    “咳咳咳”

    黄麟无语的看得他,高度酒是你这样喝的么?!

    “这酒真特娘的烈!够劲!”

    好半天才缓过来的洪七,当即就大声赞叹。

    “少见多怪,这才哪到哪?你是没喝过黄道友那宫廷玉液酒,那滋味,听我给你”

    “嘎?!”

    小金抬起埋在酒坛里的鸟头,打断了王重阳的话,朝这边喊了声。

    你们好像是要背着我喝好酒来着?

    王重阳当即住嘴,这鸟爷,国之祥瑞,惹不起!

    洪七给自己又倒了一碗,小酌了一口,搭吧搭吧嘴。

    他一点都不信,手中这坛酒,已是世间极品,哪还有比这更好喝的。

    菜还没上,他已干完三碗,这才问起正事:

    “黄兄弟,听闻你四处寻老叫花子,不知所为何事?”

    黄麟闻言,正了正神色。

    “黄某先说公事吧。”

    见洪七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黄麟便接着说道:

    “当今官家力求变法,洗宋室之颓废,以筹北伐之事,但各处都缺可信之人。”

    “听闻丐帮都是忠义之士,百年前有乔峰乔帮主抗辽,现有七公带人抗金,官家听说之后,大赞丐帮忠义!”

    洪七那酒糟鼻已是通红,闻言呵呵笑道:

    “官家过奖,过奖,都是我宋人份内之事罢了。”

    接着脸色一正,复又说道:

    “只要官家有心收复失地,我丐帮数千弟子,定当人人争先!”

    黄麟端碗小酌一口后,才缓缓开口:

    “七公多虑了,战场之事,自有官兵将士,轮不到咱们江湖中人,只是有一事,确是需要丐帮出力。”

    “哦?不知是何要事?我丐帮定不推脱!”

    “情报!朝廷虽有皇城司,但人手有限,比不得丐帮弟子之众,官家需要丐帮多多探听金国情报!以待来时!”

    洪七当即举碗,朝黄麟说道:

    “此事好办,老叫花子这就安人手都派至北边,官家有此雄心,我江湖草莽也不落人后!”

    “七公莫急,具体事宜,还需官家派人和七公商议,咱们先喝酒!”

    黄麟端起酒碗,和他碰了一个,然后一饮而尽。

    “除了此事之外,黄某还有一私事有求于七公。”

    “哦?说来听听?”

    一听是私事,洪七顿时就放松身体,细细的尝着碗中好酒。

    正好,司勉带着人过来上菜了。

    几人便止了话题。

    待布好菜,司勉带人离开时,黄麟还拿了坛酒丢给他。

    “七公可知,何为先天?”

    见人已走远,黄麟夹了口菜。

    “内力转为真气,就是先天,这事咱们几人都知道,你小子有啥事直说便是!”

    闻言,黄麟笑了笑,转头朝王重阳说道:

    “真人,要不你来说?”

    王重阳斜了他一眼,细细的品尝着碗中酒,并不搭腔。

    黄麟见状,只得转头对洪七纤细解释了一番何为伪先天。

    又将王重阳和黄药师已入伙的事说了一遍。

    洪七顿时就急了。

    天下五绝里,中原占三,就已入其二,他要不搭伙进去,以后还怎么混。

    “南帝和西毒这两人就算了,毕竟不是我中原之人,这事老叫花怎么都得掺一脚,你们可别想丢下我。”

    他还不知道西毒早就领了盒饭,这事王重阳下了禁口令,并未传出。

    “请七公过来,也正是为此,若是北伐之时,我中原一下出了四个先天,嘿嘿嘿嘿”

    “你小说,说吧,老叫花子要怎样才能掺和进来。”

    黄麟没回洪七的问,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先天之路,黄某已探得差不多了。”

    “有《黄庭经》可吸纳天地灵气。”

    “有《玄元锻体术》可粹炼全身骨骼。”

    “还有《九阴真经》和《玄元真经》可与自身武学对照参详。”

    “七公若是能说服重阳真人和药师兄,你们之间的武功也可以互相映照。”

    洪七听到这,已心中有数,这是要互换武功秘笈啊!

    不由得端着酒碗,低头沉思。

    黄麟也不再出声打扰。

    良久,洪七才抬头严肃的说道:

    “除了打狗棒法和打狗阵法,老叫花子都可以拿出来。”

    “老叫花子自己的武功你们可以随意传授。”

    “但!降龙十八掌,不得外传,如何?”

    黄麟当即点头答应。

    王重阳则是一脸的不可置否,别人的武功对他来说已是可有可无了,看不看都行。

    正当黄麟以为事情圆满了,又说洪七说道:

    “老叫花还有一个要求。”

    “哦?七公请说。”

    “那个那个”

    洪七一脸难为情的样子,黄麟有些没想明白:

    “七公直说罢,黄某尽量满足就是!”

    “那个,你这酒能否多匀点给老叫花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