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八十五章-小说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曹振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修仙者,对天才的评判标准有许多。

    有的人认为,那等天姿聪颖,修炼速度极快之人是天才。

    有人认为,那等即便修炼速度慢,但是道心坚固之人是天才。

    还有的人认为,那等有悟性,同时道心又坚如磐石之人,才称得上是天才。

    不过,所有人的都认同一点,可以在战斗中突破之人,必定是天才!

    乔璟瑶感受着无法寸进的长枪,胸腔中充满了无尽的不屈,她不管对方是不是什么大能转世,她只是知道,对方只是结丹七颗的修为,结丹七颗?

    她可是金丹五重,是所有金丹都是异象金丹之人!

    结果,她却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开,等到以后,别人会怎么看他们天梅门?他们再招收弟子的时候,别人会选择他们的门派吗?

    别人会说,那门派金丹,连结丹七层的防御都破不开,这样的门派去什么?

    如今,千乾坤逆转小纪元更是即将到来,到时候,倘若天下真的大乱,别人看到他们天梅门,如此之弱,更有可能会引来其他实力的攻击。

    绝不能这么败了。

    自己要让全天下,看到天梅门的坚持,让他们知道,天梅门也是有出色的弟子!

    自己,绝不能让人看轻天梅门!

    乔璟瑶胸腔之中,无尽的不屈化为战意冲天而起。

    她的背后,那颗虚幻的金丹,在汹涌如海的战意下,渐渐凝实,化为一颗金丹。

    金丹光芒璀璨,浑圆的丹身之中,可以看到两块堆积在一起的巨石,一株碧绿的树苗从巨石之间的缝隙处挤出,顽强的向上生长着。

    她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大涨。

    远处,高山上,一道道惊呼声接连传出。

    “金丹六重!”

    “她的第六颗金丹也是异象金丹。”

    “竟然在战斗中突破了!”

    “此人天赋,当真是高。”

    “她已是突破,能否击败曹峰主?”

    随着乔璟瑶的第六颗金丹凝聚成型,那株树苗生长而起,一时间,整个擂台上,竟是充满了万物生长之感。

    有着阵法加持的擂台之上,一株株野草破开坚硬的擂台石条,疯狂的生长而出,一时间,整个擂台都变的一片碧绿。

    似乎擂台的各处,都有着一株株的植物生长而出。

    曹振的脚下,乔璟瑶的每一颗金丹之上,甚至包括她手中的长枪之上。

    银色的长枪上,一株株新生的植物,覆盖,形成一道锋利的尖刺,仿佛是可以刺穿天地万物一般,向着曹振身前猛然刺去。

    碰!

    一声似是石柱断裂,山岳崩塌一般的巨响传出,曹振身上,龙虎金身骤然碎裂。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头顶上放,外道金丹之上,却是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芒。

    神魔录!

    黑白色的光芒浮现,黑仿佛是黑狱白色的两条银河,将曹振保护在了中间,长枪落入旋转的黑白之光芒中,仿佛是深陷泥潭,随着这两道光芒的旋转,长枪的锐利之气也是一点点的被消耗。

    曹振趁着乔璟瑶与神魔录僵持的刹那,头顶上方,外道金丹之上,一道道紫色的雷霆浮现。

    五雷正法!

    恐怖骇人的雷霆之威从天而降。

    乔璟瑶之前穿过暴烈阳焰时,已是受伤,只是凭借她的意志力,刺出了一枪,虽然之后更是在战斗中突破,可突破,却是无法治愈她的伤势的。

    她望着从天而降的紫色雷霆,想要躲闪,可身上的伤势,却是让她的移动变的缓慢了一分。

    下一刻,紫色的雷霆轰然坠落,重重的轰击在她的身上。

    霎时,紫色光芒炸裂。

    乔璟瑶在这恐怖的一击之下,身子直接被炸飞出去,飞出十余丈的距离之后,重重的摔落到地面之上。

    她的身上,一道道紫色的雷霆电弧,不断的闪耀、跳跃,仿佛是一条条紫色的电蛇游走。

    败了?

    即便是在战斗中,突破成为金丹六重,可她还是要败给曹振?

    不!

    她绝不允许就这样失败。

    乔璟瑶挣扎着,挪动她的双手想要支撑起身子,可是,她的身上雷光每跳动一下,都让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一下。

    她的伤势真的太重太重了,她连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如何站立起来战斗?

    曹振与乔璟瑶两人,虽然没有一个是十异象金丹的高手,可当太师说出,曹振乃是结丹期之后,这一场战斗便受到无数人的瞩目。

    同样的,众人也都注意到了乔璟瑶。

    望着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之下,仍旧没有认输,仍旧想要挣扎着站立起来的乔璟瑶,不少人为之动容。

    “好有毅力的弟子,可惜了”

    “是啊,真的可惜了,她的修为比曹峰主高,可是,她的神通太弱了。”

    “倘若她是与别人战斗,可能还显不出她的神通太弱,可是与曹峰主的的神通一对比,神通的差距太大了。”

    “曹峰主的神通,不是顶级的神通,便是那种专门克制她的神通。”

    “她如果在我们明心宗,必然可以拥有更加强大的神通,来对抗曹峰主,甚至,凭借我们明心宗的神通可以获胜。可惜,她来自那什么天梅门,一个连神兵都无法提供给她的仙门。”

    “但是,不管怎么说,曹峰主又胜了,以结丹期的修为,进入了第四轮。”

    “其实,若是乔璟瑶来自十大仙门,这一战,曹峰主不见得能获胜。”

    众人的叹息声中。

    曹振走到了乔璟瑶身前站定,他没有再出手攻击乔璟瑶,而是劝解道:“好了,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能够在战斗中突破,你也足够耀眼了。”

    乔璟瑶也不回话,只是用双手艰难的支撑起身子。

    曹振没有劝乔璟瑶认输,从对方的战斗之中,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倔强,对方的不屈。

    他知道,劝对方认输,对方也不会认输的,所以他只能动手将对方淘汰了。

    曹振抬起手臂,向着刚刚撑起半边身子的乔璟瑶一会,一股柔和的法力涌出,形成一道气浪,将已是没有再战之力的乔璟瑶整个人吹起,直直落向擂台的边缘处。

    乔璟瑶不断的扭动身子,想要落下,可她如今的伤势下,根本难以抗衡曹振的力量。

    只是呼吸间的功夫,她已是撞到擂台边缘,顿时,擂台的阵法被触发,一道光幕升起,同时将乔璟瑶反震回擂台。

    曹振施展的力量却是异常的柔和,乔璟瑶便是落回到擂台之上,也没有再次摔倒,一股股的法力将她保护在了中间。

    随着乔璟瑶触发擂台的光芒,擂台下方,裁判的声音也很快响起。

    “甲字擂台,获胜者,百峰宗四宝峰,曹振。”

    曹振随着裁判的声音,飞落到了乔璟瑶身前,拿出一颗天元益气丹,低声道:“张嘴。”

    他真的很欣赏眼前的对手,一个出自不知道哪里的小仙门,那仙门甚至穷的都无法给她配上一件神兵,用的神通更是百峰宗,结丹期的人都不会用的低等神通。

    如此条件,可以想象,她的师父,恐怕也无法教导她太多。

    可她仍旧成为了金丹六重,而且还是每一颗金丹都是异象金丹者,由此可见她的天赋多么惊人。

    更为难得的是,她的那份坚持,那份不屈之气。

    若是,其他的对手,他击败对方之后,却也不会用自己的丹药,给对方疗伤。

    可眼前的对手却值得他拿出刚刚炼制好的天元益气丹。

    乔璟瑶只是一脸倔强抬头看着曹振,并未张嘴。

    曹振轻轻叹息一声道:“我给你丹药,并非是,看轻你,也不是,像是那些人,对街边的乞丐说,‘嗟,来食’我给你丹药,只是觉得,你值得尊敬。

    另外,你的伤势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你刚刚突破,正是需要稳固的时间。若是有伤势在身,无法修炼,却是会影响你的。

    你不想,看到你的宗门,再砸锅卖铁,想办法帮你凑丹药疗伤吧。”

    乔璟瑶听到后面的一句话,想起自己的师父和门主,顿时张开了嘴巴。她知道,她受伤之后,师父一定会想办法,帮她求疗伤药的。

    疗伤的丹药,就没有便宜的,她不能让师父,让师门再因为她而浪费资源。

    下一刻,曹振屈指一弹,将天元益气丹弹入乔璟瑶口中。

    丹药入口,乔璟瑶顿觉一股异常柔和的充满了生命力气息从她的咽喉中进入体内,瞬间传遍她的全身。

    这股气息虽然柔和,却又给人一种浩荡无际之感。

    仿佛是一道流水冲刷着她身上的污垢,又仿佛是天际柔和的日光沐浴着她。

    她整个人全身更是说不出的舒坦。

    她以前也受过伤,她受伤之后,师父也会给她疗伤的丹药,但是那些疗伤丹药,她服用之后,都是慢慢见效。

    她记得她伤的最重的一次,是刚刚成为金丹之后,为了一种材料,外出斩妖除魔,最后虽然将那邪魔斩杀,可她也遭受重创。

    那一次她是跟着师父一起的,师父第一时间给她服用了丹药,可她还是在床上躺了七天的时间才能面前做起来自己打坐修复伤势。

    可是,眼下,这丹药,服用瞬间,竟让她有一种,身上的伤势全部被治愈好的感觉。

    曹振的声音很快响起道:“这丹药,并无法让你完全恢复,不过,服用了丹药,你也不用急于疗伤。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观看众仙争武大会。等大会结束,回去修炼你自己的功法,运转一个大周天之后,你的伤势应该就能全部治愈好。”

    说完,他便跳下了擂台。

    这些天元益气丹,可是他专门炼来,给他自己或者是他的弟子治疗伤势的,是针对的那些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战斗的伤势。

    如今,只是治愈乔璟瑶的伤势,自是毫无问题。

    其实,他一开始想说,让乔璟瑶回去,将功法运转两个小周天便能恢复的,只是想到乔璟瑶的神通,感觉乔璟瑶修炼的功法,恐怕也一般,所以改口为元转一个大周天。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乔璟瑶的伤势已是恢复大半,她看着已是走下擂台的曹振,双手一抱拳,向着曹振行礼道:“多谢曹峰主。”若不是曹峰主,他师父不知道要花多少钱给她治疗伤势。

    谢过曹振之后,她迈开脚步便要跳下擂台,可是天际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风声。

    她的视线中,一道金色的光芒射来,直冲她的眉心而来。

    这光芒比之闪电还要快速,她如今伤势已是恢复许多,可当她看到这道光芒,心中刚刚生出躲闪之心,这道光芒,已是射入她的眉心处。

    顿时,浩瀚如海的知识传入她的脑海之中。

    这

    这是功法!

    一门顶级的功法!

    她虽然未曾看全部的功法,可仅仅只是一窥之下,便感觉到了这功法的博大精深,功法的玄妙。

    而且,这还是一门无比契合她的神通。

    同一时间,山峰上,不少人的目光纷纷向着,最前方,那座位置最好的山峰望去。

    太师!

    他们看的很清楚,方才那道光芒,分明是太师射出的,太师这是做了什么?

    太师远远的望着擂台上的乔璟瑶,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无比平静的开口道:“我给你的功法,乃是玄木真解,却是适合你之功法,以后修炼此功法便是。”

    四周,众人一个个完全惊住。

    “太师,刚刚是直接以他的无上法力,将一门功法打入了乔璟瑶的脑海之中?”

    “太师,怎么会送乔璟瑶功法?”

    “太师是怎么想的?”

    众人一个个完全无法理解了,同时有人也在疑惑。

    “玄木真解?”

    “那是什么功法?”

    “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功法?”

    千窟门的方向,一位长老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惊色,低呼道:“玄木真解,那不是我们镇仙皇朝,仙门的功法,那是大晋皇朝的,青木宗的镇宗功法,此功法,唯有木之仙体方可修炼。”

    四周,众人再次惊呼起来。

    “乔璟瑶所有的金丹,都是异象金丹,而且金丹中的异象,更是木之异象,她显然是木之仙体。”

    “这功法,却是最为适合她不过了。”

    “青木宗,在大晋皇朝,也是极强的仙门了,几乎可以与我们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媲美,太师怎么会有大晋皇朝某个仙门的功法?”

    “关键是,太师有对方的功法,还直接送给了人。”

    “送人又怎样?大晋皇朝的人,青宗门的人,即便知道,他们难道还敢打进来,打来我们镇仙皇朝,去找太师要?”

    四周,没有人回答他。

    那青木宗的人,自然不敢得罪太师,可那也是正常情况。

    如今,乾坤逆转小纪元的日子越来越接近,每隔几天便会有一位高手沉睡,就在昨天,他们带队的长老得到消息,他们千窟门的大长老已是沉睡。

    这种情况下,不知道太师会在什么时候沉睡,甚至有人怀疑,这众仙争武大会没有进行完,太师便有可能沉睡。

    等到太师沉睡之后,那青木宗的人,得到消息之后,难道不会找来算账?

    只是,这些话,他们现在却不敢当着太师的面说出口。

    即便此处这么多人,即便他们可以很小声的议论,可太师那通天的修为,谁知道,会不会被太师听到。

    太师说完之后,却是再次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向着乔璟瑶的方向再次一指,顿时,又一道金光从他的手指之中射出,落入乔璟瑶眉心。

    太师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再传你两大神通,初木之舞,以及万木牢笼。”

    “初木之舞?”

    “那是什么神通?”

    “这神通却是没有听说过。”

    “不知道,从未听过这神通的名字。”

    不少弟子,更是纷纷望向他们带队的长老,可长老们也是纷纷摇头。

    “我等也不知道此神通。”

    “或许,这是太师自己的神通。”

    “不过,能够被太师拿出来的神通,必然不弱。”

    “我们没有听说过初木之舞,不过却是听说过万木牢笼!”

    “万木牢笼?那不是,枯木老人的神通吗?”

    “的确是枯木老人的神通!”

    “枯木老人”

    人群中,不少人知道枯木老人,但是却也有些人,一脸疑惑的问道:“枯木老人是何方神圣?我听说过,四绝老人,也知道自然老人,却是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位枯木老人。”

    “枯木老人,已是死了。”

    人群中,有人解释道:“大家都知道,太师曾经将日月魔宗和赤炼魔宗连根拔起。其实,在那之后,太师还做过一件事,便是将枯木老人斩杀。

    枯木老人,乃是和自然老人,四绝老人齐名的存在。其实,在日月魔宗和赤炼魔宗被赶出镇仙皇朝之后,已是没有人敢触太师的霉头了。

    也不知道,那枯木老人是怎么想的,却是根本没有将太师颁布的律法看在眼中,或许他觉得,他孤身一人,天下又大,他打不过太师,还能躲不了吗?

    可是,他还是被太师找到,并且当场斩杀了。”

    “与自然老人,还有四绝老人齐名的存在,那这位枯木老人的神通,必然精妙无比了。”

    “那乔璟瑶,之前最弱的便是神通,如今,太师,却是直接将这两种顶级的神通赐予乔璟瑶。乔璟瑶的短板瞬间被补上了。”

    “若是,乔璟瑶修炼成了神通,再和曹峰主打,恐怕赢的人,便不是曹峰主了。”

    “只是,太师,他为什么要送功法,送神通隔日乔璟瑶?”

    众人疑惑不解中,太师再次挥动手臂,一根翠绿长鞭飞出,这跟长鞭极细,仿佛柳条一般,可是,四周众人望着这长鞭飞落,却感觉,仿佛是有一条神龙的龙尾刺破虚空,落到了擂台之上。

    “此乃龙云青尾鞭,也一并赠与你了。”

    乔璟瑶看着身边的神兵,感受着脑海中的神通之玄妙,呆滞了一下,随之她猛然跪了下来,向着太师的方向,重重磕头道:“多谢太师!”

    她虽然不知道,太师为什么要送她神通,送他功法,还送她神兵,她只是知道,她拥有了神兵,也拥有更强的神通与功法。

    那么,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到来之时,她便更有把握,守护住宗门了。

    “不必如此。”太师望着乔璟瑶,远远道,“这些都是你应该得到的。

    圣上之所以举行众仙争武大会,除了要选出国师,与护国仙将。同时,也是想要选拔天下英才,发现那些有天赋之人,给予帮助,与奖赏。你值得这神兵与神通以及功法。”

    太师的话音已落下,四周众人更加不能理解了。

    “众仙争武大会,也是挑选天下英才的?”

    “这”

    众人一个个面面相窥,有些话吗,虽然没有说出口,可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太师,他选择天才英才,他难道就不怕,被反噬了?

    太师不会觉得,他只是赏赐给别人功法、神通还有神兵,别人便会死心塌地的追寻他,供他任意驱使吧?

    那乔璟瑶毕竟还是有宗门的。

    她首先想到的必然是她的宗门。

    而太师,那是打压多少有的修仙者,到时候必然会有矛盾,那时候又会如何?

    太师那不是给他自己找麻烦吗?

    即便,太师根本不在意,区区一个金丹六重之人。

    但是,一直打压修仙者的太师,也没有任何理由,帮这么一个人。

    众人完全不明白了。

    曹振发现,自己也看不懂太师了。

    太师打压修仙界,那是太师亲口和自己说的。

    现在,太师,却说,众仙争武大会,也是选拔天下英才,太师甚至帮了一个弱小仙门的弟子。

    太师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太师却是根本不在乎众人的想法,将神兵送了出去之后,他却是不再说话。

    甲字擂台西方,裁判眼看太师不再言语,这才开口道:“甲字擂台,三百零七号前来擂台。”

    众仙争武大会,继续进行。

    由于大会如今是随机抽取,所以四宝峰的弟子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登台。

    曹振看了看四周,拿出自己炼制的天元益气丹,交给大弟子泠溪道:“为师要先回去炼丹了,不能再观看你们斗法了。这些丹药,你拿好了。一旦你的师弟师妹们受伤,便给他们服用一颗。”

    他现在真的有些急迫了。

    倘若他遇到的乔璟瑶,神通再强一些,再有强大的神兵,在乔璟瑶突破成为六异象金丹之后,他恐怕真的要麻烦了。

    这还只是第三轮。

    等到明天,第四轮,遇到的对手必然更强,倘若自己还没有进入金丹,怕是真的要输了。

    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回去炼制丹药。

    终于他的这五个弟子,五个人,四个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即便羿生那也是八异象金丹而且还刚刚得到了他所传的神通,想来,在第三轮他们应该不会遇到什么能给她们制造困难的对手。

    甚至,他留下丹药,也只是以防万一。

    “对了。”曹振又看向了羿生,传音入密道,“你最好找个人,通知你的父亲,不要提升我的赔率,否则的话,赌坊却是要输钱的。还有,我们还有多少钱,等你的比赛结束之后,你立刻去往通宝赌坊,全部押我获得第一。”

    如今,星魁赌坊可是有他的股份的,他可不能看着星魁赌坊赔钱。

    曹振嘱咐完羿生之后,很快离开擂台所在的这一片区域,直接向着京城飞去。

    现在,今天众仙争武大会可是刚刚开始,根本没有一个人离开,曹振这一离开,顿时引起无数人的注意。

    “曹峰主又走了?”

    “他好像每天都是早早离开,不同的是,之前的时候,他还是等他的弟子的擂台战结束之后再走,今天,却是自己的战斗结束便直接离开了。”

    “他的五个弟子还没有上台吧,他连他自己弟子的斗法都不看了?”

    “你们说,曹峰主,他每天急着离开,是为了什么?总不能是为了修炼吧,只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再修炼,又能提升多少?”

    “完了,我这一次惨了!”突然,人群中,有一个人一脸愁容道,“我之前看到曹峰主的赔率比皓月星君高,所以,我押注买了曹峰主获得第一,结果,谁想到,曹峰主只是结丹期。

    结丹期,他即便能够跨越最后的几颗内丹,直接提升到金丹期,他又能有几颗金丹。我的灵石全部要百搭进去了。”

    “你竟然买了曹峰主?哎你买了曹峰主多少灵石?”

    “一百万两灵石。”

    “你这说你什么好。你早听我的,和我一起买皓月星君多好。虽然皓月星君的赔率更低,但是,你和我一样,买一百万两灵石,皓月星君获胜,你也能赚到一百万两灵石。

    你直接买了曹振,那不是要赔吗!现在,你后悔,再买皓月星君获得第一,恐怕也是难了。

    毕竟,总共两位转世大能,其中一位转世大能突然间,却被证明只是一个结丹期。那第一,几乎可以确定是皓月星君了,那些赌坊必然会调整皓月星君的赔率的。”

    “悔不听师兄所言。”

    羿府,顾城鱼看着离开没多久,便返回的曹振,整个人都呆了一下:“曹峰主,你这是?”

    曹振代替顾长老,一边向着丹炉中打出一道丹诀,一边开口说道:“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正好,我回来炼丹。劳烦顾长老之前的照看了,顾长老,你现在前往擂台处便好了。

    我想,明天,我也不需要再劳烦顾长老了。”

    “明天不用了,那就是说”顾城鱼突然间反应过来,一脸喜色的问道,“曹峰主,你的意思是说,今日,你的丹药便能炼成了?”

    曹振脸上露出一道笑意:“如无意外,便在今夜。”

    “哦?今日便可丹成?”顾城鱼脸上露出一道期盼之色,询问道,“曹峰主,不知,老夫可否留在此处,学习峰主炼丹?峰主放心,等到丹成之后,老夫立刻退出房间。”

    炼丹,最重要的便是成丹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也是能够学到最多东西的一天。

    一般情况下,炼丹师炼丹,那都是不让别人观看的。

    但是,他这情况又不一样,毕竟,曹峰主已经教过他多次如何炼丹了,而且,曹峰主不在的时候,也都是他帮曹峰主照看丹炉。

    何况,曹峰主一心为了百峰宗,以曹峰主的心胸,应该会让他在此处观看炼丹。

    当然,他也知道,曹峰主丹成之后,必然要服用丹药,那个时候,他自然不适合再呆在房中了。

    “顾长老,不必客气。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尽管问便是。”曹振不仅没有赶顾长老离开,甚至一边炼丹,一边传授起顾城鱼如何炼丹。

    外面,众仙争武大会仍旧在继续进行。

    随着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众仙争武大会结束的时间,也一天比一天早。

    今日,太阳还未完全落山,众仙争武大会已是结束。

    而今日,更多的人,更是向着各大赌坊跑去。

    他们今日都知道了,曹振可不是金丹期,那么本次众仙争武大会的冠军是皓月星君的几率,那便无限大了。

    不少人更是认为,去押注皓月星君获胜,那几乎是白捡钱的。

    一时间,京城各大赌坊,挤满了修仙者。

    “皓月星君的赔率,怎么这么低了?一赔一成一?也就是说,押注一百万两灵石,只能赚到十万两灵石?”

    “这也太少了吧。”

    几个修仙者,看着赌坊的赔率,一时间却是犹豫了,他们能猜到,随着曹振只是结丹期的消息传出,赌坊肯定会调整赔率,只是没想到,赌坊的如此不要脸,将皓月星君的赔率调的如此之低。

    几人正犹豫间,后面几道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前面的人,你押不押,不押,后面的人还要押。”

    “不押便先让开。”

    前面两个修仙者听着后面的催促声,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身材稍微高一些的年轻修仙者低声道:“师兄,不然我们还是押吧,少赚也是赚,皓月星君获得第一的几率太高了。”

    “可是,十大仙门的天才弟子,还有自然老人、四绝老人他们的弟子,却也不可小觑。一旦,皓月星君真的输了,咱们押注的灵石便全部都要赔进去了,这风险和收益,差了太多了。”

    “但是”

    两人正犹豫着,突然,后方有人高呼起来:“快去星魁赌坊,星魁赌坊,皓月星君夺冠的赔率更高,乃是一赔一成二。”

    “星魁赌坊的赔率这么高吗?走,去星魁赌坊!”

    “若是在星魁赌坊,押皓月星君一百万两灵石,最后能赚到二十万两,通宝赌坊多了十万两灵石,走,去星魁赌坊。”

    赌坊内,一个个的修仙者们纷纷离去,向着星魁赌坊而去。

    很快,通宝赌坊的东家发现了情况不对,这一次,他甚至不等人上楼禀报,而是直接自己跑下楼,看着几乎空无一人的赌坊,急声向着此处的掌柜问道:“什么情况?他们都走了?又去了星魁赌坊?星魁赌坊又搞出了新的押注方式?”

    掌柜的连忙回道道:“东家,星魁赌坊没有搞出新的押注方式,但是,星魁赌坊,皓月星君夺冠的赔率更高,是一赔一成二。所以,他们都去星魁赌坊了。”

    “一赔一成二,他们疯了不成?如果那些人都押皓月星君,最后皓月星君真的夺得第一,赌坊要赔多少钱!羿千城那个混蛋”东家权衡一番之后,还是狠狠咬了咬牙道,“去,我们将皓月星君夺冠的赔率也改成一赔一成二。”

    虽然说,这样一来,如果皓月星君真的夺得第一,成为国师,他们赌坊要多陪许多钱,可那也比这样,几乎一个人没有强!

    而且,现在因为他们也有了新的押注方式,还是有一些人,是选择新的押注方式的,那样,那些人失败的几率便是增大了不少。

    即便多赔钱,可能逮住其他的押注,他们赌坊还是赚的。

    很快,通宝赌坊将皓月星君夺冠的赔率改成一赔一成二的消息传了出去。

    一时间,不少在星魁赌坊排队的人,又一次离开了星魁赌坊,前往通宝赌坊,毕竟赔率都一样了,但是星魁赌坊人这么多,还要等,那为什么不去通报赌坊。

    通宝赌坊内,赌坊的东家看到客人自此大批大批的出现,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到了二楼的位置。

    可是,没过多久,他却是惊讶的发现,赌坊内的客人又开始大量的减少了。

    这一次,不等他主动询问,赌坊的掌柜已是迅速上楼,通报起来。

    “东家,那星魁赌坊又一次调整赔率了,他们将皓月星君夺冠的赔率又改成一赔一成三,现在客人们都前往星魁赌坊去了。”

    “一成三!”通宝赌坊的东家气的,直接将身前的茶盏摔在地上,怒声道,“疯了,那羿千城真的是疯了,他这不是砸他自己的饭碗,他这是在砸大家的饭碗。”

    掌柜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茶盏,感受着东家的怒火,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东家,那咱们赌坊,是不是也跟上?”

    “跟?跟什么跟!一成三,这赔率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那皓月星君,有多大的可能获胜?

    曹振虽然也是转世但能,可只是一个小小的结丹期,如何阻挡皓月星君?所有人都知道,皓月星君获胜的可能有多高了。

    之前,还是一成二的时候,别人或许还会觉得,赔率低,选择不买皓月星君,或者是串着买。

    可是一成三,买一百万两灵石,能赚三十万两了,这不少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赔率之后,会直接选择只买皓月星君,到时候,我们赌坊弄不好要赔钱的!

    羿千城他不是一成三吗?那就让他自己一成三吧,我看他能坚持几天。他坚持到最后才好。

    他坚持到最后,老子我直接去他们星魁赌坊,买皓月星君获胜,我赔死他。”

    “东家英明。”掌柜的连忙吹捧了一句,说着他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东家,那星魁赌坊,关于曹振的赔率现在是一赔二成五,根本没有提升。”

    “哼,他不提升曹振的赔率,是因为他的女儿,是曹振的弟子,为了给曹振面子罢了。其实,我们提升曹振的赔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毕竟,曹振,一个小小的结丹期,怎么可能获得第一。”

    星魁赌坊。

    赌坊内的几个负责人,看着下方,挤的满满的人群,一个个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高兴之色,反而充满了担忧。

    一个背部微微有些佝偻的老者,看着仍旧不断向着赌坊涌来的人群,终于忍不住提醒道:“羿会长一成三的赔率会不会太高了?若是那皓月星君真的赢了,咱们赌坊,最后可能会赔钱的。”

    其实,他一开始便主张,将赔率调的与通宝赌坊一样高,都是一赔一成一。后来会长将赔率调整到一赔一成二的时候,他就有些意见了,那样,他们赌坊可能真的无法赚钱了,便赚,可能也赚不到多少。

    这一赔一成三,弄不好,真的要赔钱。

    赌坊开盘口下注,从来都是赚钱,没有赔钱的道理。

    “无妨,那皓月星君,不见得能够获得第一。”

    羿千城眼望着下方的赌场入口,神色却同样凝重,他之前得到女儿的消息,说是女儿的师父提醒他,不要提高她师父的赔率。

    因为她的女儿非常确定的告诉他,她的师父一定会获得第一!

    今晚,女儿的师父,便能有大的突破!

    他选择了相信女儿,他知道,他的女儿绝不会坑他。

    而且,女儿和她的师父,可是在赌坊占股的,女儿的师父,没有必要和他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所以,他才提升了皓月星君的赔率。

    当然,他也不敢提升太多。

    毕竟,不管怎么看,皓月星君最后获得第一的几率都极大。

    一切,就看今晚,女儿的师父能不能有大的提升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