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八十三章-小说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曹振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修仙界有六艺,其中炼丹在六艺之中,都是极为重要的,修仙界也有许多人,穷极一生都在研究如何炼丹。炼丹之人多了,炼丹的方式,派别也极多。

    但是,羿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那种炼丹术,需要让一个人跳进去的。

    若是换一个人让她这样跳进去,她绝对不会跳,可眼前的是她的师父,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入丹炉之中。

    才刚刚落入丹炉内,她的双耳中,师父的声音再次传来:“听我说,一会我会将药材放入丹炉之中,你在丹炉中配合我打出丹诀。”

    “我打出丹诀?”羿生愣了一愣。

    “没错,我和你都会打出丹诀。”曹振一边向着丹炉中扔入一株株药材,一边开口问道:“你可知道人丹?”

    “弟子听说过,那是一种邪恶的炼丹手法,通过特殊的手法,将一个人炼制成丹药。”羿生自从开始炼丹之后,虽然师父不再,也自己看了许多关于炼丹的知识,其中便有人丹的介绍。

    她如今,坐在丹炉之中,又听到人丹两个字,但是她的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韩怕和惧意。

    她相信她的师父不会将她炼制成人丹的。

    “你们所说的,人丹,只是单纯的将一个人炼制成丹药,然后再吞服。其实,世上还有一种特殊的人丹。”曹振反问道,“炼制人丹都是在丹炉外炼制,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一个人在丹炉内,将自己炼化成人丹会怎样?”

    “将自己炼制成人丹?”羿生顿时懵了,她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一边思索一边,猜测道,“师父,徒儿猜想,普通的人丹,那是将一个人,炼制成丹药提供给别人服用。

    其实,人丹也是丹,除了是用人来炼制成的之外,完全可以看做是正常的丹药,是丹药都有药性。

    但是,如果自己将自己练成人丹的话,自然不会让别人服用自己,那么药性便留在了自己的体内?

    师父,您是想要帮我提升修为吗?”

    “你分析的没有错,不过,现在,条件还不够。”

    曹振感觉自己这个小徒弟是真的聪明,简简单单便分析出了自己将自己当做人丹来炼能够得到什么。

    可惜,她所说的,通过将她自己炼制成人丹来提升修为,他真办不到。因为,他的炼丹水平还达不到!

    他现在,只能帮羿生做到另外一点。

    “虽然现在暂时无法让你通过将你自己炼制成人丹,而提升修为,但是我却可以让你,修炼成一种神通。现在,你先配合我,将你自己练成人丹。”

    曹振开始说出一种种丹诀的名称以及使用方式,同时自己也在丹炉外开始控火。

    丹炉之中,一株株药材在火焰的灼烧下,开始融化,因为丹炉盖的缘故,却又无法跑出,在丹炉之中形成一道道的气流,环绕着羿生旋转不停。

    慢慢的,羿生发觉,丹炉内的药材都已经尽数融化,化为药气,甚至,这些药气还有凝固的迹象,仿佛是蚕丝一般,团团将她包裹在了中间。

    曹振的话音再次传来。

    “我接下来将要传授你的神通,名为离火天凤,紫乘天,丹霞赫冲”

    一段口诀传来,羿生连忙收敛心神,开始运转口诀。

    曹振一边打出一道道丹诀,火诀,控制着丹炉的火焰,同时让丹炉内的药性不至于完全凝固成型。

    因为,一旦那丹药即将凝固成型的一刻,他是要破开丹药的。

    如果不破开丹药,那她的徒弟就真的成为人丹了。

    但是,他也不能随便的破开丹药,他必须要在羿生修炼成神通之后,再破开丹药,否则,一切都是无用功。

    所以,他也要控制,让丹炉内的丹药成型越慢越好。

    其实,离火天凤,离火,便是真正的离火,他要借助这个机会,让羿生修炼出离火。

    离火虽然不是三昧真火,也没有三昧真火那么强大,但是离火却是比之三昧真火存在的时间更久远。

    离火,更是包涵万火。

    甚至,有人认为,离火,乃是最为初始的火焰之一,乃是各种神火之基础。

    天凤,则是凤凰圣兽。

    离火天凤,那是用离火释放出,圣兽凤凰之威。

    在张道陵的修仙资料之中,离火天凤,并不是龙虎山的神通,但是,此神通却被他单独标记,足以看到此神通的强大。

    丹炉内,一股股炽热的气息,不断的向着羿生的身体侵袭而来。

    她自己便是真阳仙体,她修炼的也是火系的功法和神通,可是,此时她双腿盘膝坐在丹炉中,却感觉她自己仿佛是坐在了火山之中,炙热的气息灼烧的她全身的肌肤、筋脉、骨骼似乎都要融化了一般。

    随着她不断的运转功法,渐渐的,她的体内,所有的气息,都集中到了她的眉心处,形成一道如同发丝一般的火焰。

    她修炼火系神通,可以释放出各种火焰,可是,此时她却感觉,她体内所有神通的火焰尽数消失不见,都融入到了这道火焰之中。

    突然,无尽的药性猛然窜入她的体内,这药性同样炽热无比,如同火焰一般,瞬间将她体内形成的发丝一般的火焰包围,似乎要将之尽数吞噬一般。

    几乎是同一时间,外面,师父的声音再次传来。

    “不要让那火焰吞噬你的火焰,你要让你的火焰,吞噬它,相信你自己,你一定行的!”

    羿生牙关紧逼,体内滔天战意骤然爆出。

    顿时,她体内形成的火焰又壮大了一分,反而向着涌入体内的药性吞噬而去。

    一时间,羿生的体内,她自身的火焰去吞噬药性火焰,而她的身体外面,丹炉炙热的高温,更是不断的灼烧着她。

    她体内所有的灵气、力量,尽数涌入了她自身的火焰之中,身体已是没有了一点的保护。

    热浪袭来,她的身体甚至传来一阵阵的被烧烤的噼啪声。

    曹振无法再帮助一声,此时,他所能够做的,唯有拖延丹药形成的时间,给羿生创造更久的时间。

    羿千城送来丹药的时候乃是刚过正午,如今,夜色已经黑了。

    他是一个注重养生之人,平日里,这个时候他早已睡去,可如今,他却是站在给曹振专门准备的,炼制丹药的房间外,望着,不断有火焰燃烧的光芒射出的房间,焦急的来回踱步着。

    他上一次如此焦急,还是他的小儿子出生之时。

    在他的身侧,则是站着他的四个儿子。

    羿招、羿财、羿进、羿宝。

    这四个儿子的名字,是他的父亲定下的,连起来便是招财进宝,而且,他父亲甚至还将四个女儿的名字都想好了。

    生意兴隆。

    只是,他到现在就只有一个女儿。

    所以,府中只有羿生,没有羿意等人存在。

    今日,他的四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尽数来到了京城,想要一家团聚,可是等到现在,他们的妹妹也没有出来。

    他们的父亲也等在了外面,那他们也只能等在外面了。

    夜越来越深了。

    羿招、羿进、羿宝都是傍晚时分赶到京城的,一路舟车劳顿,一来到京城只是简单的吃了顿饭,都没有歇息便等在了这里,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疲惫。

    羿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今天可是帮着他父亲忙了一天。

    几人等待在这里,但是,泠溪、言有蓉等人,却并未等待在此处,而是各自在房间中,修炼神通。

    又过了许久,天色已经开始渐渐放晴。

    羿宝看了看天色,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双腿了,整个人站着,都要几乎睡着,他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他看了看站在前面的羿千城,悄悄拉了拉一旁的大哥羿招,伸手指了指他们的父亲,满是哀求的向着大哥看了过去,希望大哥能够去劝一下父亲。

    一旁,羿财和羿进两人也同时望向自己的大哥。

    羿招感受着三个弟弟哀求的目光,终于点了点头,走到羿千城的身侧,指着天际,已经升起的太阳,低声道:“父亲,天都亮了,您看,太阳都升起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伴随着他落下的话音,伴随着升起的太阳。

    房间之中,突然间,一声凤鸣声响彻而起。

    清脆明亮,却又充满了无尽威严,不可侵犯的高贵之气。

    一道声音,却又感觉,是两道声音和在了一起。

    几乎是众人听到这一声凤鸣声的同时,这一间巨大的房间轰然爆开,更有一道火焰升起,也不知道,是这声音将房屋震碎,还是火焰将房屋震碎的。

    火光直冲天际,火焰外围带着一层紫色的光芒,中间的火焰则是赤红色。

    火光之中,更有两道,传闻之中的圣兽凤凰的虚影浮现。

    一道为凤一道为凰。

    曹振在感受到,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照射落下的瞬间,立时感受到了,丹炉内的气息大变,同时他一直关注的羿生的个人面板之中,也多了一条信息。

    离火天凤:1级。

    羿生,已是修炼成了离火天凤。

    曹振不再犹豫,看着也已是快要完全凝聚形成的人丹,猛然打出一道丹诀。

    顿时,羿生身体四周的已经凝固的药壳尽数碎裂,化作一片齑粉。

    下一刻,羿生所在的丹炉完全炸裂,整个房间,在这炙热的火焰灼烧下,已是瞬间化为一片灰烬。

    “不好,丹炉!”

    曹振大惊之下,连忙运转法力,释放出两道气罩,将正在炼制的两炉丹护住。

    火焰燃烧之中,更是露出了羿生的黝黑的身躯。

    她身上的衣服早已在修炼之中,化为一片灰烬,如今,身体自然也被灼烧的漆黑。

    羿生身上的火焰实在太过明亮,以至于身为凡人的羿千城和他的四个儿子,只能看到一片火光,根本看起不清火光之中的人影究竟是什么样子,只是隐隐约感觉到有一道人影。

    羿千城更是一脸关心的指着火光中,模糊的人影高声问道:“曹峰主,那,那人影是不是小生,她她被火烧”

    “不用担心,那火焰,就是她释放出来的,她的天赋极好,已是学会了我传授给她的神通。”

    曹振转头看着羿千城还有羿千城身边的四个儿子,劝解道:“好了,羿家主,羿生如今也已经突破了,不过还需要时间稳固。

    你们也在外面守了一夜了吧,也都累了,快回去歇息吧。”

    开什么玩笑,他的宝贝徒弟现在可是光着身子呢,一会火焰熄灭了,岂不是让这些家伙占了便宜,他怎么可能让这些人留在这里。

    “好好,我们便不影响小生了,我们走,我们走。”羿千城一定也看不出在这里站了一夜的样子,很快带着四个儿子离开。

    还好,羿家足够大,即便是这个专门用来给他炼制丹药的房间,都有一个单独的院子。

    曹振望着几人离去,立刻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件,他自己的衣服,向着羿生扔了过去,同时喊道:“快熄灭火焰,穿上衣服。”

    “是,师父。”

    院落中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瞬间熄灭,羿生迅速接过衣服匆匆一系,便双腿跪地,向着曹振一拜道:“多谢师父传授神通。”

    她能够感受到,师父所传授的神通,是何等的精妙,甚至,而且,她的收获还不只是如此,她承受了一夜的火焰犀利,体内汇聚了离火,更是感受到了凤凰之力,她对火焰,对真阳的理解又多了一分。

    “你们一个个学点什么不好,非要学磕头,还好,你不是学的你二师姐,快起来吧。”曹振无奈跑到羿生身前,将羿生扶起。

    刚刚羿生下跪,他不是不想阻拦,只是羿生如今是八颗异象金丹的存在,那速度可比他快多了,他根本就来不及阻拦。

    羿生感受着师父手掌中传来的力量,抬起头,从下倒上仰视着自己的师父,师父的背后,是初升的太阳,阳光洒落

    下一刻,羿生体内,一股最为纯正,最为精纯的至阳之气勃涌而出,整个人散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辉,曹振毫无准备之下,在被这光芒正面照射道,都照的他双目出现瞬间的失明。

    等他恢复视力,却是发现,眼前仍旧成半跪拜之状的羿生,竟然如同一个真正的太阳一般,一道道火焰与至阳之气冲天而起,蔓延千里。

    这一刻,整个京城的温度,似乎都上升了许多。

    明明是清晨,众人却是瞬间汗流浃背,不少人更是从睡梦中被热醒,望着外面,明亮的光芒,眼中充满了惊疑。

    “这便中午了?”

    “我睡到了中午?”

    “糟糕,我还没有去做工!”

    “完了,今天没有出摊”

    羿府,泠溪、言有蓉等弟子,在羿生破开房间之后,便感受到了那股浩瀚精纯的至阳之气,一个个在将神通的功法运转一周天之后,迅速离开房间,向着气息传来的院落飞去。

    正好,羿生顿悟。

    “小师妹顿悟了?”泠溪看着顿悟之中的羿生,脸上露出一道欣喜之色,不过,心中却是有一些不解,为什么小师妹的动作那么怪异,看起来好像是在给师父下跪。

    难道说,给师父磕头,也能顿悟?

    自己,好久没有给师父磕头了,对了之前,自己想要磕头,还被师父拦住了,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

    泠溪想到着,一下飞落到曹振面前,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高声道:“师父,弟子错了。”

    曹振整个人都呆住了,泠溪以前的时候,跪拜还都有先兆,也都有理由,现在,她跪什么?

    “不是,你师妹顿悟了,你错哪里了?”

    “师父,弟子错在,您说让弟子人少了再跪您,可是,弟子到现在还没有跪,所以弟子错了。”

    曹振:

    这,这磕头还能急着欠了一次,自己这徒弟。

    一旁小北言却是悄悄的跑了过来,看着羿生露在外面的黑色皮肤,还有那颗黑色的脑袋,一脸好奇道:“小师妹这是这么了?怎么这么黑了?昨天半夜出去挖煤了吗?

    还有小师妹的头发为什么没有了?难不成小师妹,准备叛出我们的师门,出家为尼?”

    “谁告诉你说,光头就一定是禅修了。”曹振没好气的拍打了小北言的脑袋一下,教育道,“你师妹的头发,是火烧没的。没事,过来看什么热闹,你的神通修炼好了吗?”

    说着他打开中华云,分别查看了自己几个徒弟,神通的修炼情况,一看之下,抬起手,又是拍了小北言的脑袋一下道:“你们四个,就你神通修炼的进度最慢,还不给我回去好好修炼神通。”

    小北言委屈极了,为什么,明明我又多了一个小师妹,怎么现在我受欺负的此时反而更多了。

    师父还说自己的神通进步慢。

    自己昨天晚上明明修炼了很久的,师父一直和小师妹过了一夜,又没有看自己等人的修炼,他怎么就知道自己进步最慢了?

    师父,这分明就是想打我头,硬找了一个理由。

    接仙坊,不少修仙者此时也注意到了天地间的变化。

    “这是有人顿悟了?”

    “当真是好运气,在参加众仙争武大会的时候顿悟。”

    “这气息,这是修炼火系之人,是修阳之人顿悟了吧。”

    “这气息传来之处,怎么感觉如此的眼熟?”

    “好像,那是羿府的位置。”

    “四宝峰,四宝峰的人一直在羿家!”

    “四宝峰的人又顿悟了?修阳,火焰,那不就是四宝峰的小弟子羿生吗?”

    “之前,四宝峰就只有一个羿生没有突破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如今,那羿生却是直接顿悟!”

    “四宝峰的弟子,只有一个不是古之仙体,而那个人就是羿生。”

    “那羿生乃是真阳之体,如今又顿悟了,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真阳之体,无论是在十大仙门的,哪一个仙门,那都是一等一的修炼资,哪一个仙门都会将之当作是重点栽培的弟子的。”

    “她之前已经是八颗异象金丹,如今又顿悟,她未来,成为十异象金丹的几率非常大。”

    “或许,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持续一段时间,几十年,十余年,甚至几年之后,她便会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了。”

    昨日,四宝峰的表现,以及曹振是转世大能的消息传开之后,各大仙门,又专门查了一下四宝峰的消息,如今,几乎所有修仙者对四宝峰的情况都了解非常。

    慢慢的,众人却是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这顿悟的时间,好长”

    “还一直在顿悟”

    羿生这一次顿悟,直接顿悟了接近一炷香的时间。

    她的收获真的太大了,她不只是炼成了离火那么简单,离火,乃是古老原始的火焰之一,许多神火,也是脱变于离火。

    拥有了离火,她对阳,对火焰的理解已经是完全不同。

    她虽然,才刚刚突破时间不久,可是,她却感觉,她这一次顿悟之后,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再次突破一次。

    今天,已经是众仙争武大会大会开始的第二天,这一天的时间,曹振一直都在羿府炼丹。

    他也没有再去擂台参加众仙争武大会,因为,今天众仙争武大会的第一轮还没有结束。

    参加众仙争武大会的人,实在太多了。

    那么多的擂台,同时十个人进行斗法,如此效率之下,一直到今天的下午十分,众仙争武大会的第一轮才结束。

    随着众仙争武大会第一轮的结束,所有人都登上过擂台了,无数的修仙者返回京城之后,纷纷向着各大赌坊而去,准备开始押注。

    众人的第一选择乃是通宝赌坊,毕竟,那是镇仙皇朝最大的赌坊了。

    可是,很快,一条消息便在修仙者圈子里流传开。

    “什么,星魁赌坊有特殊的押注方式?”

    “三串一?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用一分的本金,可以押三个人,如果我押的三个人,都押对了,那我得到的,就是这三分的钱?”

    “如果其中错一场呢?”

    “错一场,那就算输了,一分钱都得不到。”

    “如此一来,押对的几率岂不是小了许多。”

    “是小了许多,但是,若是一旦对了,那转到的钱便更多了。”

    “咱们可以去,少押一点,即便押的少了,可是赔率变大了,咱们赚的也多了。”

    “可以去看看。”

    “或许我们可以去搏一下!”

    一个个修仙者离开通宝赌坊,向着星魁赌坊而去。

    而越来越多的修仙者,更是提早得到消息,都不去通宝赌坊,直接向着星魁赌坊去了。

    通宝赌坊。

    二楼的位置,赌坊的老板,看着一个个飞速离去的人群,以及楼下,街道上,一个个路过他的店铺而不入,而是直接向着远处走去的人群,慢慢的,脸色终于变了。

    “怎么,我们赌坊的客人,增长的速度变的这么慢了?甚至,还有人数变少的情况出现?

    这是怎么了。快,去打听一下,究竟是怎样了?”

    很快,手下将消息反馈回来。

    “三串一?四串一?还能这么玩星魁赌坊,这想法,一定是那羿千城想出来的!

    我就知道,羿千城他们的星魁商行进军赌坊之后,一定会有大麻烦,果然,这麻烦就来了。

    快,传下去,我们赌坊,也开始改规矩,我们也可以三串一,也可以四串一

    还有,立刻将消息散播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赌坊和星魁赌坊能够进行的下注方式一样多。”

    通宝赌坊的东家,吩咐完手下之后,自己又是叹息了一声。

    虽然他们反应很快,可是星魁赌坊有其他下注方式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他们赌坊便是跟风,可消息传播也需要时间。

    今天,他们怕是要损失不少的客人。

    只有等明天了,明天,消息便完全传开了。凭借通报赌坊第一赌坊的名气,想来,应该还是能够局面反转的。

    众仙争武大会开始第三天,曹振终于还是来到了大会。

    这一次,他却不是和四宝峰的人单独站在一起了,他带着四宝峰的弟子以及梨珂还是来到了百峰宗众人聚集的地方。

    当然,随着他到来,顾城鱼便没有再出现了。

    他昨天虽然将天元益气丹炼制好了,但是,他自己突破金丹期的丹却没有炼制好,他需要时间,还是需要顾城鱼帮他看好丹炉的。

    他带着四宝峰的人回到了百峰宗,无剑子和鲁义仁也各自回到了他们宗门的位置。

    曹振才刚刚回到百峰宗的位置,眼前,三道人影却是一起到来。

    “笔墨宗,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青墨子。”

    “兵锋宗,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姜炎。”

    “那个,那不是无量寺主持的亲传弟子了空吗?”

    “他们三个这是干什么,怎么都向着百峰子的方向去了?”

    “我听说,青墨子和姜炎都认曹峰主当领路人了,他们应该是去找曹峰主吧,但是那个了空是去做什么?”

    这三位,名气可都不小,尤其是姜炎,那可是无量寺主持的亲传弟子,同样也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三人这一动,顿时引起无数人的注目。

    三人一路走到曹振的面前这才站定,青墨子和姜炎向着曹振行了一礼道:“弟子,青墨子(姜炎)见过曹前辈。”

    “前辈,之前我等早便想去拜访您,可是您在羿府,羿府并不让外人进入吗,我们便是没有去。

    大会举行之后,我们去羿府,听闻您在修炼,也没有去打扰您,此乃我等之错。”

    说着,两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向着曹振重重的磕了一下头。

    众人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却也没有什么意外。

    青墨子和姜炎都认曹峰主当领路人了,那是相当于半个师父的存在,曹峰主来到京城之后,两人一直未曾见到曹峰主,此时来认错,倒也正常。

    “好了,起来吧。我来到京城之后,一直在忙,也怪不得你们。”曹振示意两人起身之后,看向了一旁的了空。

    随着青墨子和姜炎站立起身,了空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朗声道:“弟子了空,得曹前辈所赠佛经,明悟许多,已是找到了今后的道路。弟子已是禀明师门,愿认曹前辈为领路人。”

    说着,他向着曹振又是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他当日看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后,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其中,那一沉浸,便是半个月的时间。

    半个月之后,他才总沉浸中醒来。

    他之前只是沉浸,并未顿悟,而且,他也知道,曹峰主已是离开,所以他也没有再去百峰宗,而是带着经书离开。

    之后,他一路去各禅宗论道,一路观看经书。

    终于,再与最后一个禅宗论道结束之后,他找到了,他今后的道路,整个人前所未有的通明,那一刻,他也顿悟了。

    他因为曹前辈的经书知道了今后的道路,自然,要认曹前辈为领路人。

    领路人和师父是不同的。

    除了不能称呼师父之外,领路人,一般也不会拒绝成为领路人。

    我认你当领路人,我便要尽到半个弟子的义务。

    但是,您当我的领路人,您却不需要去做什么,只是因为,我因为您而找到了我今后的道路,所以认您当领路人。

    “好了,起来吧,你能找到今后的道路便好。”曹振,抬手一指身边的五个弟子道,“这五个都是我的弟子,你们先认识认识。”

    远处,众人看着给曹振跪下,磕头的了空,一个个已经彻底麻木了。

    “果然,了空也认曹峰主当了领路人。”

    “这是第几个人认曹峰主当领路人了?”

    “剑宗的无剑子、儒道宗的鲁义仁,笔墨宗的青墨子、兵锋宗的姜炎,现在又多了一个无量寺的了空!”

    “这五位,每一位都是当代的天骄,其中青墨子和姜炎,都是九异象十金丹大圆满者。而剩下的三位,全部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转世大能,这就是转世大能啊,论道之下,都能让人找到今后的道路!”

    “说起来,你们听说了吗?那曹峰主,之前还去通宝赌坊,押了非常多的灵石和灵晶,押的全部都是,他能够获得众仙争武大会的第一名!”

    “我也听说这件事了,说起来,他和皓月星君都是转世大能,为什么皓月星君的赔率比曹峰主还要低?”

    “怎么?你有兴趣?”

    “没错,我的确是有兴趣,我准备去押注一手,曹峰主的。”

    “我劝你考虑清楚了。你当赌坊的人都是傻的?曹峰主和皓月星君都是转世大能,为什么曹峰主赔率更高,更不被看好?那是因为,曹峰主和皓月星君的情况不同。”

    人群中,一个日月宗的弟子,向着一旁的好友分析道:“皓月星君没有弟子,他是一个人。他可以将他所有的经历,放在自身的修炼上。

    全力恢复他的修为,甚至在同修为境界下,超越他前世同时期的他。

    但是曹峰主却不同,曹峰主有五个弟子,而且曹峰主对这五个弟子都非常用心。

    四个古之仙体,能够在他的出手下,成为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即便曹峰主是转是大能,那也必然废了极大的功夫,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如此,同样是转世大能的情况下,一个专注自身,一个无法专注自身,押谁还不清楚吗?”

    “是这个道理,我明白了,等大会结束,我便去押注皓月星君。”

    众人的议论声中,今日的众仙争武大会也随之开始。

    与前两日不同,今日的众仙争武大会,不再是十人一个擂台,而是一对一的对战。

    对战的顺序也非常简单,按照他们第一天所拿到的号牌来。

    比如,甲字的第一组获胜的是甲子一号,第二组获胜的是甲字十一号,便由两人先来,然后甲字擂台第三组获胜的人,对战甲字擂台第四组获胜之人。

    曹振是甲字二十六号,是甲字擂台第三组获胜之人,今天便是甲字擂台第二组登场之人。

    能够在昨日的战斗中厮杀而出之人,显然没有那些金丹一重,二重,三重之人。

    只是,他这个对手,是真的弱。

    金丹五重,其中只有一颗异象金丹。

    他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从十人的擂台之中杀出来的。

    他昨天根本就没有怎么关注,甲字擂台后面的情况,却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昨天,他面对九个人的攻击都能获胜,更不要说只是一个金丹五重之人。

    曹振释放出外道金丹,接连施法防出两道五雷正法。

    第一道五雷正法,被对方躲了过去,第二道五雷正法,对方已经是避无可避,只能阻挡,可硬挡之下,根本无法抗衡五雷正法,直接败在了擂台上。

    之后,四宝峰的众人,先后出场,包括羿生在内,每一个人都赢的非常的轻松。

    虽然,今日能够参加第二轮比赛的人没有特别弱的,但,那也要分和谁比。

    四宝峰的这些弟子们,一个个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他们的对手怎么打?

    便是羿生那也是八异象金丹,她的对手,甚至还不如昨天和她一个擂台的对手强,只是一个拥有五颗金丹之人,如何抵挡她。

    其实,今日能够晋级之人中,甚至还有四颗金丹的人。

    这些人,要么是因为有特殊的神通和功法,要么是因为运气好,别人拼杀的差不多了,让他们捡了便宜,要么是运气更好,分到的擂台,同组的没有特别强的对手。

    曹振算是看出来了,太师扔号牌的时候,的确是有意控制的,但是他有意控制,好像只是让那些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人,让那些金丹大圆满。

    其他的,太师根本没有特别在意。

    他甚至听到一旁的百峰宗议论,昨天,甚至有两个同样拥有九颗金丹的人分到了一组进行较量。

    那些遇到项子御、言有蓉等人而淘汰的高手,只能说倒霉了,遇到了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百峰宗的弟子们号牌都比较靠前,最靠后的一个,也是羿生的己字三十七号,三十多号,是和二十多号一起打的。

    四宝峰的弟子们早早便结束了今日的战斗。

    曹振又稍微看了一会功夫,便带着众人匆匆离开,返回羿府,继续炼丹,而他的弟子们则开始修炼他们的神通。

    傍晚时分,曹振却是发现,羿生的离火天凤已是修炼到了二十五级。

    “修炼的这么快?如果不是看名字,我还以为是项子御那小子。果然,介绍中说的没有错,离火天凤,难以修炼,但是一旦练成之后,在前期的精进速度非常快,只是不知道,这个前期,是前期到了什么程度,五十一级算不算前期呢?

    我这金丹可是快要炼好了,明天,明天应该就可以了。不知道那个时候,羿生能不能将离火天凤修炼到,她能够达到的极致。”

    曹振全力炼制着自己的丹药。

    京城,众仙争武大会的第二轮也已是结束,不少修仙者,感觉对众人的实力,认清的更多了,也纷纷前往各大赌坊。

    其中不少人得知,通宝赌坊也有了新的押注方式之后,也都选择前往通宝赌坊,但是很快,又一个消息传来。

    “什么,星魁赌坊有了新的押注方式?”

    “可以同时买四个人,其中只要有任意三个人获胜,那便算是赢了?这样一来,成功率岂不是要高很多?”

    “的确是高很多,但是,这样本金也多了?”

    “本金多了多少?”

    “你看,四个人,任意三人的话,有四种组合的方式,那就是四倍的本金。”

    “不管怎么说,这种方式怎么看,都更好。”

    “走,去星魁赌坊。”

    京城,各大赌坊的负责之人,看到一个个客人离开前往星魁赌坊,一个个破口大骂。

    “那羿千城太阴险了!”

    “他早算到我们会跟风他,所以,他还藏有别的押注方式。而且,他还知道,白天的时候,大家都去看众仙争武大会了,也不公布其他的押注方式。

    等到众仙争武大会结束之后,才公布这新的押注方式。”

    “去,立刻派人去星魁赌坊,他们怎么押注,我们也跟着怎么押注。”

    “可是,东家,他们这些押注方式有些复杂。而且,似乎押注的赔率,他们也改变了,他们都是根据他们的赔率制定的,我们若是直接学,也要改变赔率,具体如何改变,一时半会,可不好调整。”

    “不好调整,那就学他们,他们怎么押注,我们就怎么押注!还愣着干什么?知道这种押注方式复杂,还不赶紧去星魁赌坊学的!”

    京城各大赌坊制定的赔率,虽然总体差不多,但是也会有细微的区别的。

    可是,今天晚上,当夜幕降临之后,整个京城所有赌坊的赔率竟是变的一模一样了,所有的赌坊都向着星魁赌坊看齐了。

    只是,他们改变的太晚了。

    今天,星魁赌坊又是收获最大的赌坊!

    通宝赌坊,赌坊的东家听着手下的回报,狠声道:“明天!我们明天再看!我就不信了,那星魁赌坊,明天还能玩出新的花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