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七十七章 跳崖小王子-小说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曹振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修仙界,大家见面之后,都会互相称呼道友。倘若是十大仙门的人,互相还会称呼为师兄师弟。

    但是,很少有人,在大家不是一个仙门的情况下,去称呼人家什么师伯,师叔的。更不要说称呼老祖师叔、太上师叔了。

    聚集了镇仙皇朝各大仙门的擂台四周,高山之上,众人听着小北言的话,一个个一时间,纷纷转头望向日月宗的人。

    日月宗,一个个弟子们,更是勃然大怒。

    “什么意思!”

    “你是在侮辱我们日月宗吗!”

    山上,不少日月宗的弟子,更是怒视着小北言,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言有蓉感受到日月宗弟子的举动,手掌一伸,悲怒龙刀已是出现在手掌中,另外一只手握住刀柄,猛然抽出一截,发出锵的一声轻鸣声,霎时,寒气四溢。

    小北言更是没有一点惧怕之色,望着四周的一众日月宗的弟子,一脸无辜道:“我说的哪里错了?那位鉴云前辈,是你们开宗老祖的师弟没错吧?”

    一众弟子顿时无言以对,他们虽然之前不知道此等秘辛,可他们的长老已经承认了,他们自然也无法反驳。

    小北言说着又是一指项子御,高声道:“我师兄,得到了鉴云前辈的传承,那也能算是半个弟子了吧。这样算的话,就是比你们的开宗老祖晚了一辈,他应该称呼你们开宗老祖为师伯,没错吧?

    那这样的话,你们应该怎么称呼他?”

    “这”

    一个个日月宗的弟子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能这样算的。”突然,一个日月宗的弟子开口道:“不能说,得到传承就是鉴云前辈的弟子了。”

    他这一开口,其他的日月宗弟子也纷纷反应过来。

    “是啊,天下间得到传承的人也有一些,总不能他们得到谁的传承,就是谁的弟子。”

    “那项子御是百峰宗的弟子,硬要这么算的话,他难道要判出你们百峰宗吗?”

    “对,我们各算各的。”

    他们肯定不能任下这个关系的,否则的话,真要认真算的话,就算是他们的掌宗见到项子御,都要喊一声老祖了!

    曹振摸了摸小北言的脑袋,轻声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了,好好准备参加大会。你的大师姐还在战斗呢。”

    日月宗的人摆明了不会认认同这层关系的,再扯这些也没有用,何况,这也没有好处啊。

    没有好处的事,争什么争。

    他好奇的是,项子御这家伙,是怎么得到那传承的。

    他刚刚看了一下,他不只是多了一个日月星转,还多了许多神通,这里面恐怕不少都是项子御贡献的。

    泠溪抽到的可是乙字九号,也是第一批登上擂台的。

    只是与项子御不同,擂台之上,另外九人并未在第一时间围攻泠溪。而是直接开始了混战。

    主要是项子御太出名了,大家都认识项子御,知道他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为了一丝的获胜机会,大家很默契的直接出手攻击了项子御。

    但是泠溪

    众人也听说过,四宝峰的大师姐泠溪也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可问题是,大家不认识泠溪。

    泠溪这可是第一次下山,而且,来到京城之后,一直都在羿生家的府邸,根本没有外出过,除了百峰宗的弟子之外,其他宗除了一些看到她和项子御、曹振走在一起,知道他是四宝峰的弟子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认识她。

    乙字擂台上的弟子们虽然是在混战,可却并非真正的混战,而是各自找了一个对手。

    泠溪望着眼前的,只有两颗金丹,而且没有一颗金丹是异象金丹的对手,直接释放出一颗,环绕着符箓的异象金丹,也不进攻,而是不断的防御着对方的一道道神通攻击。

    师父说过的,她们如今修为虽然高,但是他们距离突破,也只有十天的时间,这十天的时间内,对她们各自也无法完全掌控他们的力量,所以有机会,要多练习练习,多切磋一下,尽快熟悉她们各自的力量。

    她也一直听师父的话在和师弟师妹们切磋,只是,与师弟和师妹们切磋,怎么也是切磋,和与外人战斗还是不同的。

    她感觉,眼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虽然压制修为,可她施展出来的也是金丹的修为,也是能够帮助她熟悉自己如今力量的。

    何况,她一直没有怎么和其他宗门的人交手,如今也是一个学习其他宗门弟子神通的机会。

    泠溪并未释放出乾坤八卦符箓,而是以自身的灵气,凝聚成一张张符箓,不停的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泠溪的对面,一个相貌有些英俊,手持利剑的男子,无论怎么攻击,都无法攻破对方防御的泠溪,脸上露出一道焦急之色。

    忽然,他的身侧,一道浩荡无尽的雷霆之力袭来。

    不好,有人偷袭!

    男子面色骤然大变,迅速向着一旁躲闪而去,可是已经晚了。

    一道紫色的雷霆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伴随着一声闷响,他整个人直直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上,一道道宛若电蛇一般的电弧更是飞速乱蹿。

    他的体内,气血更是不断翻涌。

    “噗”

    他张开嘴巴,喷出一大口鲜血,一张脸已是苍白的看不到一丝的血色。

    直到现在,他才看清了攻击他的人。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刚毅的男子,在对方的背后,更有着四颗金丹,其中,一颗金丹还是异象金丹。

    他记得很清楚,对方刚刚是和一个,有着三颗异象金丹的人交手的。

    如今,此人却出手攻击他,显然是击败了对手。

    可是他不明白,擂台上还有那么多人,为什么这个男子会突然出手攻击他!

    “这位道友得罪了,这次众仙争武大会的规矩便是如此。道友你如今已是深受重伤,却是不好再在擂台上呆着了,还是主动下擂台吧。”

    身材高大的男子,向着倒在地上的男子一抱拳,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对手,手掌中更有一道道的雷霆之力浮现。

    倒地的男子,感受着对方手掌中,雷霆的威能,脸上露出一道怨恨之色,深深望了对方一眼,似乎要记住对方的样子之后,身子一跃跳下了擂台。

    若是可以,他绝不想选择跳下擂台,可是,对方手掌中的雷霆却让他知道,他若是再不跳下擂台,对方的攻击已经会再次落下。

    已经受到重创的他,绝对无法再承受对方一击,只能落下擂台了。

    “奇怪,那个人,虽然是四颗金丹,但是一击之下,也不应该让我受到如此重创,感觉对方的实力,比寻常四颗金丹要强的多。”

    他皱着眉头,看向擂台的方向。

    擂台上,高大男子目光已是落到泠溪身上,双手一抱拳道:“在下,碧落宗,候乾骏,师妹得罪了。”

    话音落下,他已是再次挥动手臂,刚刚用来威胁落下擂台男子的雷霆却是直接向着泠溪的方向砸落而去。

    雷霆,明明是从天际之上坠落,可眼前的雷霆却给泠溪一种,乃是从九幽黄泉地狱飞射出来的错觉,一种可以摧毁一切的错觉。

    泠溪感受着天际之上,雷霆坠落的骇人威能,身后,第二颗金丹浮现。

    对方是四颗金丹,而且其中还有一颗金丹是异象金丹的存在,她只是依靠一颗金丹的力量是无法抵挡对方的。

    随着两颗金丹升起,她身前的符箓也随之急速变化,瞬间变为一座无比巍峨的巨山,挡在了她的头顶之上。

    雷霆坠落,却是瞬间将她头顶的巨山虚影劈碎开来,那张她以法力所凝聚的符箓也随之破开。

    雷霆仍旧向着下方急速砸落而来。

    泠溪的身子却是迅速的向着一旁躲闪而去。

    几乎是她躲开的瞬间,紫色的雷霆几乎是擦着她的衣服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即便是这有着阵法加持,专门用来给金丹修仙者战斗的擂台之上,都出现了一道轻微的裂痕。

    “原来师妹还隐藏了修为。”候乾骏脸上露出一道意外之色,心中越发的凝重起来。

    原来,还有人和他一样,也可是隐藏了修为。

    果然,大家能够修炼到金丹境,就没有一个是傻的,自己想到了隐藏修为,自然也有人会想到隐藏修为。

    只是自己没有想到,这面擂台上隐藏修为的一个人,竟事这个看起来,很是漂亮,却又感觉很是单纯的女子。

    不过,这女人竟然隐藏修为,为何第二次放出的金丹,还是异象金丹?

    她既然隐藏修为,应该和自己一般,先释放出普通的金丹,将异象金丹都留着不释放才对。

    难道说,她只有两颗金丹,两颗都是异象金丹?

    候乾骏一时间有些想不通,却也不敢再多想,他隐藏了修为,然后在击败一个对手之后,出手再攻击别人。

    谁知道,还有没有人也和他一样,也是隐藏了修为,然后解决了对方之后,再攻击他的!

    虽然说,他认为,以他的修为,这擂台之上,应该没有人能够真正威胁到他。

    可是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小心方能使得万年船。

    他虽然在出手攻击,可他更多的精力,却是放在了四周,防备别人出手偷袭他。

    擂台上,这么多人同时在交手,他为什么偏偏击败了他的对手之后,选择攻击那个男子。

    就是因为,他方才观察过了,眼前的女修士,战斗起来,一直防守根本不进攻。

    这样,才方便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别处。

    山上,羿生望着正在与对方交手的泠溪,微微皱了皱眉,轻声道:“与师姐交手之人,有些不正常。感觉,他虽然看起来在全力攻击师姐,可我却觉得他并未尽全力。”

    一旁,言有蓉微微点了点头道:“师妹的眼力不错,那个人,隐藏了实力。”

    言有蓉说着,却是脸上露出一道不屑之色道:“这等擂台赛,还刷谋诡计,毫无王道之气,他这种人在修道路上走不远的。”

    随着言有蓉的话音落下,泠溪所在的擂台上,又有三人先后淘汰出局。

    一时间,整个擂台却是剩下了五个人。

    五个人的擂台,却是无法再两两交手了。

    两位三人,扫了眼正在战斗中的泠溪和候乾骏,看着两人头顶上方的两颗异象金丹,以及另外三颗普通,一颗异象的金丹。

    其中两个人,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动手动手,向着一颗拥有五颗金丹的**攻去。

    他们两个,也全部都是四颗金丹,可是,对面的男子,却是五颗金丹,而且还拥有两颗异象金丹。

    也是这面擂台之上,最强之人。

    若是战到最后,那极有可能是,此人获胜。

    所以,现在,他们要趁着另外两人激烈战斗,无暇分神的情况下,先击败最强之人。

    “你我联手,击败对方,然后我们再一起击败,那一男一女,最后,我们两人在一分高下。”

    “没有问题!先解决此人再说。”

    两人传音入密,很快达成了共识,向着擂台上,唯一的一位五颗金丹之人攻去。

    虽然,对方拥有五颗金丹,可是他们两人,每个人都拥有两颗金丹,其中每个人也都拥有两颗异象金丹,两人联手之下,对方却也是节节败退。

    “碰!”

    一声闷响传出,五颗金丹的男子被重重的轰击了出去,撞在了擂台边缘升起的光幕之上,反弹回落到擂台之上。

    他,败了。

    两个联手的男子脸上不由的露出一道笑容,现在,只需要解决那一男一女便好了。

    他们两个都是四颗金丹,而且还都拥有两颗金丹。

    解决那一男一女,应该不成问题。

    几乎是在两人面露笑容的容易时间,候乾骏突然间调转身形,他的背后,原本只有四颗的金丹,突然化为八颗,其中,三颗普通金丹,剩余的五颗,尽是异象金丹!

    他手中射出的原本将要落到泠溪头顶的雷霆,反而是落向了两人中的一人,而他的身上,此时更是突然间,附着上一道道紫色的电光,仿佛是电网将他团团包裹住了一般,向着另外一人急速飞去。

    他在那两人刚刚取得短暂胜利,最为松懈之时,选择了出手偷袭。

    “有人偷袭?”

    “这是,八颗金丹,此人竟是八颗金丹的存在!”

    两人瞬间发现候乾骏的偷袭,可已经晚了。

    八颗金丹所汇聚的雷霆之力何等的恐怖,只是刹那间,宛若巨柱京城皇宫门外的巨柱一般粗细的雷霆裹挟着浩荡无际的威能从天而降,直直轰击而下。

    这一击的威能,比之他之前发释放出一击的威能不知道强了多少倍,骇人的力量从高空坠落,似乎是要将整个擂台都轰击成齑粉一般。

    对方面对这恐怖的一击,身后,突然间再次升起一颗金丹!

    他也隐藏了实力,他并不是金丹四重,而是拥有金丹五重!

    他原本算计的很好,先隐藏自己的实力,联手别人解决了威胁最大的那个金丹五重,最后获得第一。

    可谁想到,这擂台上,竟然还有比他更加阴险之人,竟有一个金丹八重之人隐藏于此。

    这等攻击,他倘若不全力防御,怕是要直接死在这攻击之下。

    他心间大骇之下,连忙射出一面玄甲。

    这是一面,玄龟之甲,甲壳上更是雕刻着一道道的纹路,这一道道纹路汇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守字!

    霎时间,一股股浓郁的大地之力从四周升起,汇聚到这龟甲之上。

    一时间,整个龟甲似乎与下方的大地都融为了一体。

    可下一刻,雷霆劈落,整个玄甲轰然从中间断裂,化为两截,落到擂台,而那骇人的雷霆,看起来也缩小了一半。

    虽是小了一半,可这雷霆之威仍旧恐怖异常,以惊人的速度重重砸落下去。

    一击之下,对方轰然倒下,整个人身上已经是变成一片焦黑,一道道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而出。

    而候乾骏的身形已是冲到另外一位金丹四重的男子身前,他的双手之上,雷霆之力汇聚,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际,已是重重的砸在对方的胸口之上。

    强悍至极的力量轰然袭来,对方的身子顿时倒退飞出,直直撞在擂台升起的光幕之上,然后砸落地面,一张脸上已是看不到一丝血色。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定要保证解决对方。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只是一瞬间,刚刚还有五个人站立的擂台,只剩下泠溪和候乾骏两人站立在此。

    直到这时,远处,一直观看这面擂台交手的众人才反应过来。

    “金丹八重,此人竟是金丹八重!”

    “他隐藏的好深!”

    “他一个金丹八重,何必一直隐藏这么深,他早可以直接出手了。”

    “他隐藏便隐藏吧,为何要出手这么重?”

    “他出手太重了,那位金丹五重的,是鹤翼门的弟子吧。如果不是他也隐藏了实力,最后还留有保命的底牌,刚刚那一击,恐怕能将对方直接轰杀而死!”

    “我认得此人,此人是碧落宗的候乾骏。”

    “碧落宗的人他们碧落宗,一直不服气,一直认为他们也应该是十大仙门之一。可别的不说,这份气量,他们就小了许多。

    十大仙门的人或许也会隐藏实力,但那是为了晋级。我相信十大仙门人,绝不会出手这般狠辣。”

    “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此时,他唯一的对手,只是一个金丹二重,这家伙,注定要晋级了。”

    “说不定,那个女的也隐藏了修为。”

    “隐藏修为能隐藏多少?难道和他一样,也是金丹八重隐藏的?各大仙门,的确也有不少金丹八重的天才,可是金丹八重,还是女修士的,还这么漂亮的仙子,肯定都是极其有名的。似乎没有人认识她,你们觉得,她可能是那种天才吗?”

    候乾骏似乎知道,他出手太过狠了,似乎也知道,此时正有不少人,在质疑他,他接连击败两人之后,竟是未曾再次出手,而是回头看向泠溪,一拱手道:“这位师妹,你也看到了,我乃是金丹八重。

    师妹,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直接认输下去吧。师妹你如今,也是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留在擂台之人,可以说是这一擂台的第二名了,你即便下去,你的师门也不会怪罪你的。”

    “不,我如果直接认输,师父一定会狠狠罚我的。何况,我们百峰宗的宗旨便是,从来都是跪着死,没有站着生的,我是不会认输的。”

    “百峰宗!你是百峰宗的人?”候乾骏面色变的凌厉了一分,再次警告道,“师妹你应该知道,你们百峰宗和我们碧落宗的关系。师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不自己认输,那师兄也只能出手了。”

    “你尽管出手便是。金丹八重,可不只是你自己,才有八颗金丹。”

    泠溪的背后,一颗颗异象金丹浮现。

    三颗,四颗

    转眼间,她的背后,已是有八颗异象金丹浮现。

    在她的第八颗异象金丹浮现之后,候乾骏的整已是一片凝重。他还隐藏了实力,他其实,是金丹九重的存在。

    但是,对方虽然比他少一颗金丹,可每一颗金丹都是异象金丹这

    不对,对方不是比他少一颗金丹!

    他的视线中,对面那个漂亮女子的背后,第九颗金丹浮现,紧接着,第十颗金丹也随之浮现。

    十丹,对方是大圆满的十颗金丹的存在,而且每一颗都是异象金丹!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对手?

    这只是第一轮!

    自己怎么打?

    候乾骏的脸上已是一片绝望之色。他没有和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骄交过手,但是他却看到过这种天骄出手。

    他们碧落宗,便有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骄。

    曾经,有一位和他一样都是九颗金丹,但是比他还要强一些的师兄,挑战过那两位天骄中的一位。

    结果,却是惨败!

    他太清楚,他与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间的察觉了。

    败了,准备了一个月之久的众仙争武大会,就这么败了!

    第一轮,他竟然第一轮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就碰到了这等高手。

    随着泠溪背后,十颗汇聚着一道道符箓的异象金丹飞起,更多的目光落到了这面擂台上。

    如今大会才刚刚开始,展露出十颗异象金丹的人,也唯有两人,一个是之前的项子御,一个便是她了。

    “又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才,这等天才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她刚刚说什么?她说,她也是百峰宗的人。”

    “百峰宗的,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还是一个女的”

    “她用的还是符箓,异象金丹,也是符箓异象。”

    “十天前,第一个在京城中突破,日月同辉,天地异象之人便是符箓异象。”

    “泠溪,她是四宝峰的大师姐泠溪!”

    “那个碧落宗的弟子惨了,演了一整场,原本以为能赢了,结果碰到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骄,偏偏这个天骄还是和他们碧落宗不对付的百峰宗的人。”

    “他讨不了好了。”

    候乾骏看着对面那十颗异象金丹,感受着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让他几乎都升不起抵抗之心的骇人气息,突然间举起一只手道:“我认输。”

    “认输?”

    “他?他认输了?”

    后乾坤的话音一落下,顿时激起了无数的惊呼。

    “这是大会开始之后,第一个认输的人吧。”

    “他竟是连和对方交手的勇气都没有。”

    “他刚刚还让对方认输,结果到头来,他自己反而认输了。”

    四周,不少人望向候乾骏的目光充满了不屑,甚至便是几个宗门,负责带队的长老们都摇了摇头。

    “这个弟子,能够修炼到如此修为,天赋也算得上不错了。可是,他的修炼之心,却是罢了,这不是我们宗的弟子,不说也罢。”

    “这个弟子,怕是难有大作为。”

    一位衣服上绣着一个道坛图案,仙风道骨的老者微微摇了摇头,识时务为俊杰的确没错。

    但是,你连与别人交手的勇气都没有,这算什么?对方可是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这是多么好的实战机会?

    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明知道,他们参加大会,不会有什么好的名次,可他们还是不远万里前来参加大会,他们为的便是这个与各大仙门的天才弟子交手的机会。

    可是这个候乾骏,有如此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竟然连打都不打就认输了。

    泠溪看着直接认输的候乾骏,自己也呆了一下,她之所以释放出战力,是因为有些恼怒对方出手太重,想要教训一下对方。

    结果,这人竟然直接认输了。

    他们百峰宗内的弟子,从来都没有认输的习惯,都是死战不退。

    她还以为,其他仙门的弟子也是如此,如今,她才知道,并非各大仙门的弟子都一样。

    或者,碧落宗的弟子,比较特别?

    候乾骏已经认输,泠溪自然获得了胜利,直接走下了擂台,向着四宝峰众人所在的方向飞去。

    山上,不少人望着泠溪飞落的身影,已是纷纷议论起来。

    “那个候乾骏阴险,但是我发现,这个泠溪更加的阴险。”

    “没错,她明明有那么强的实力,何须隐藏,直接出手就是,另外九人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她一开始却只是展露出一颗金丹。”

    “太阴险了。”

    “大家都小心点,那些四宝峰的弟子,除了一个项子御大家都认识之外,其他的弟子,咱们都不怎么认识,如果四宝峰的弟子都这么阴险,然们一旦遇到了,还不认识。各大仙门的天才们,大家都知道,唯独四宝峰的人不认识。”

    “不行,去看看,先看清楚四宝峰的弟子都长得什么样子再说。”

    “对,虽然四宝峰的弟子都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我们远不是对手,可万一,我们擂台上有几个实力高超之人,也能提醒一下他们,让他们一起先联手对付四宝峰的弟子。”

    一时间,不少弟子纷纷向着四宝峰中人所在的方向或是看了过来,那些因为角度看不清的人,甚至还会直接飞起,换个角度再来看。

    曹振懒得理会这些人,等泠溪飞落下来之后,这才看着项子御小声问道:“你是怎么得到那鉴云的传承的?”

    这个问题,他早便想问,只是泠溪在战斗,他身为师父,还是要多关注一下的,所以等到现在泠溪返回,这才问出口。

    项子御闻声,顿时一脸的叫了起来:“我是谁,我可是主角,发现个传承很奇怪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在路上与人轮到的时候,正好路过一个地方叫做坠仙崖。据说,在哪里,无论你的修为再高,任何的修仙者都无法飞行。

    像这种地方,那肯定是有大秘密的。正好,我们驻扎的抵挡距离坠仙崖近,我就去查看一番。

    结果,我在那坠仙崖的边缘地方,发现了一只白猿,那只白猿甚至还一只挑衅我。

    然后,我自然追了上去,然后那白猿就跳下了坠仙崖。

    这很明显了,一定是那白猿在指引我,我立刻就跟着跳了下去。”

    曹振瞬间无语了,自己在项子御这家伙离开之前,千叮万嘱,让这小子不要跳崖,结果这小子还是跳崖了。

    跳的还是仙人们都无法飞行的坠仙崖。

    羿生倒是听的入迷,连忙问道:“然后呢,师兄你遇到什么了?”

    “然后,我就发现,我一直在下落。”项子御一脸神秘道:“那个坠仙崖真的无法飞行,我落到上面之后,甚至感觉法力都无法运转,只能任由自己飞落下去。

    然后,我就落到了一颗大树上面,那颗大树枝叶非常茂盛,我接连撞断了好几根树枝,最后落到了一个小水潭里面。

    那水潭非常小,大概一丈见方,不过却是极深。整个坠仙崖的下面就那么一个水潭,别的地方都是土地。

    可没办法,你师兄我是主角,就是能够落到水潭里面。我和你们说,你们可不是主角,千万不要学我,随便跳崖。”

    羿生看着项子御那一脸郑重的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旁,泠溪和言有蓉以及小北言,根本没有听项子御后面的话,跳崖?她们又不傻,他们才不会随便还能跳崖。

    曹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那么小的一个水潭,项子御都能够落进去,如果没有那大树枝叶的阻挡,没有那水潭,项子御恐怕已经摔成了肉泥。

    而且项子御这小子,可是修炼过他瞎改的神魔录,身体强度远超同修为之人。

    如果不是项子御,而是泠溪她们真的跳下去,也落到了那水潭里面,也不见得能够活下来。

    羿生却是听的完全入迷,急切的问道:“那么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我只是摔有些气血翻腾,身上虽然也有些伤,却也没有大碍,毕竟我是主角嘛,我能有什么事。”

    项子御拍了拍自己胸膛道:“不过别人就倒霉了。我发现,那地上有许多的骨骸,有些都已经碎裂风化,肯定是这么多的岁月以来,有不少人跳下山崖,最后都给摔死了。

    不过,他们这些人,有些身上,倒是有乾坤袋,里面还有一些宝贝,什么秘籍啊、残破的神兵之类的。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坠仙崖的里面发现了一个洞府,那洞府便是鉴云前辈的洞府了,里面倒是可以运转法力,而且还是鉴云前辈的传承。

    其中便有那本日月星转的神通,不过那神通必须要地仙境才能修炼,我觉得,神通有问题,便修改了一下,还真让我给修炼成了。”

    曹振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除了日月星转之后,又多了那么多神通,显然是项子御从其他人身上捡到的神通秘籍,然后又让他给修炼成了。

    至于项子御修改了神通,能够在金丹境的时候,便练成地仙境才能修炼的神通,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项子御都能够将神魔录,那么两本残缺不全的,完全没有关系的神通,硬是当成一种神通修炼,还给他练成了,那么项子御在金丹境练成了日月星转,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吗?

    不过,想来,项子御改的神通,也就是项子御自己能够练成,别人修炼的话,十有八九不是炼的走火入魔,就是直接炼死。

    项子御与几人交谈并未特意背着别人,他的声音虽然并不是特别打,却也清晰的传入不少人的双耳中。

    一时间,不少人更是低声嗤笑起来。

    “什么他修改的,那是日月宗的开宗老祖的师父所创的神通,日月宗几万载岁月,诞生了多少的天才,多少的高手?如果能够修改神通,那些高手早已经修改了,还能轮到他来?”

    “就是,他项子御一个金丹大圆满,还能比那些高手们更有见识?”

    “必然是鉴云前辈修改了神通,他硬是说他自己修改的。”

    “坠仙崖我听说过,就在我们宗门不远。当初他们百峰宗的论道队,便是去找我们轮到的。这小子,可真是运气,那么跳下去都没有死。”

    “找个山崖,跳下去,真的能有奇遇?”

    “这种奇遇,我们怎么就没有遇到呢?”

    四周众人大感世道不公,甚至有几个人,看起来还有些心动样子。

    “你们几个,不會真的想要去学项子御吧。”

    “你们疯了嗎?”

    “哪里有那么多奇遇。”

    羿生回忆着项子御所说的经历,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满是好奇的问道:“师兄,那么,那只白猿呢?它是不是真的去指引你的?”

    “白猿?白猿摔死了。”项子御看着羿生道,“它死的太惨了,直接就摔成了肉泥。”

    四周,一个个刚刚有些心动的弟子,瞬间没有了真的找个地方试一试的想法。

    众人交谈中,很快,一块块擂台决出胜负。

    突然,一旁,羿生的低呼声传来。

    “死了,那边,庚字擂台,有一位道友死了。”

    众人听到羿生的话,纷纷转头望去。

    庚字擂台的战斗并未结束,可是此时,擂台上,却已是有一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与百峰宗的百峰大比不同,百峰大比的时候,大家都是一个仙门的人,分出胜负便是,有人遇到了危险,擂台下方的裁判也会第一时间救援。

    但是,如今的却是各大仙门的人,大家为了能够取胜,也不会有所保留,而擂台下方的裁判,更不会救人。

    而且,這种十人混战,即便别人不是有意要杀人,可到时候大家施展神通之下,那么多神通袭来,甚至可能躲都没有地方躲。

    若是修为差距过大,的确可能会死的。

    泠溪等人,如今一个个也不知道与人切磋交手过多少次了,可她们与人战斗卻是之分胜负,不分生死。

    便是泠溪所在的擂台,候乾骏出手狠辣,也没有杀死人。如今,看到有人死在擂台之上,几人的神色都变的怪异起来。

    她们,似乎第一次认识道了修仙界的残酷。

    曹振并未再说什么,他之前与蓝霹雳一起,从百峰宗到京城,一路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看到多少人死去。

    眼前的一切,都是所有修仙者都要经历的。

    他只能让自己的弟子,自己去经历,自己去认清修仙界。

    眼前同时有太多擂台,每当有擂台决出胜负之后,很快便回有新的一组人补上。

    而有的擂台交手速度快,就像是项子御之前所在的擂台,第二组人都已经打了半天了。

    可有的擂台,上面的人打的慢,如今第一组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曹振在山上,则是一直在观察着丙字擂台和戊字擂台的情况。

    言有蓉,是丙字十三号,小北言是戊字十九号,两个人都是要在第二组登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