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七十六章 项老三展神技震日月-小说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曹振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镇仙皇朝新皇正式登基,年号为永安。

    他希望,镇仙皇朝在他的治下,能够安稳的度过,即将到来的乾坤逆转小纪元。

    曹振其实还是挺好奇登基大典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他两世加起来也没有参加过这种大的场面,原本他还想看看皇帝的登基大典是何等的宏大,结果就因为皇上说要举行众仙争武大会,他不得不返回百峰宗。

    这一来一回二十天的时间,却是错过了登基大典。

    和无比热情的羿千城吃过饭之后,曹振很快返回,羿家早已给他准备好的房间,开始炼制起丹药。

    他给徒弟们都已经炼制好了丹药,还有自己的丹药需要炼制。

    每个人的体制不同,所擅长的不同,所以每个人服用的丹药也不同。

    他给自己准备的丹药,与弟子们的丹药也都不同。

    虽然,他已是全力炼制丹药,可十天的时间,他仍旧未曾将丹药炼制出来,而众仙争武大会已是开始。

    炼丹不能挺,最少,不能让炉火灭了。

    真要灭了炉火,他倒是也能再救回来了,可那样需要的药材便更多了,而且炼好丹药的时间也会更久。

    他的弟子,羿生也要参加众仙争武大会,没有办法,他只能再次找顾城鱼来帮忙。

    如果,这一次百峰宗派出的带队之人中,没有顾城鱼,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简单的教了顾城鱼一些丹诀,让顾城鱼帮忙照看好丹炉之后,曹振带着自己的一众徒弟,还有无剑子和鲁义仁,一同前往京城郊外而去。

    这么多仙人比武,自然不可能在京城的城内,因为,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容纳下这么多仙人。

    京城虽然面积足够大,可根本没有什么空地再安置众多,可以让修仙者比武的擂台。

    至于接仙坊?

    接仙坊根虽然有擂台,可接仙坊的擂台太少了。何况,接仙坊的也不够大。

    据说,后来来到京城的仙人太多,接仙坊都已经住不下了,只能将人安排到了别处。

    所以,擂台只能安排在城外。

    京城西侧,一处山脚下,早已设置好了比武的擂台。

    曹振来到此处,一眼望去,甚至根本看不到擂台。

    人太多了,密密麻麻的聚集在这里,直接将视线都给挡住了,除非飞到高空中,才能看到擂台上的情形。

    人多,所以后面来的人,根本无法挤到前面去,来的晚了,就只能在后面站着。

    虽然人数众多,可曹振等人的到来,还是引起无数人的注意。

    十天前,他们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

    “那是项子御?”

    “没错,就是项子御,我在接仙坊看到过他与人交手。”

    “那个是项子御,那么其他的人,一定是四宝峰的人了?”

    “四宝峰据说,四宝峰,如今有五个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了!”

    “不用据说,事后,大家已经确定,那四个人,全部都是四宝峰的弟子。”

    “只是百峰宗一座峰,便有如此四个高手,那曹振是怎么做到的?”

    曹振感受着一道道注视的目光,心中却是吐槽不已,众仙争武大会,听这名字也足够高大上了,怎么举办起来,感觉如此的随意?

    不设置各种观众席位就不说了,也没有什么人组织,就这么多人,胡乱的聚集在一起,如同一个菜市场一般,甚至连如何比武的规则都没有说。

    像这种盛会,不应该举行一些仪式,然后太师或者是皇上说几句话吗?

    这也太不正式了。

    甚至,便是具体的时间都没有说,只是知道今日举行众仙争武大会,但是具体的哪个时辰举行却都没有说。

    他心中正吐槽着,对面的山腰间处,一道人影突然出现。

    随之,一股浩荡无际的威压传来。

    这个聚集了无数修仙者,比之菜市场都要吵闹的地方,却是瞬间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结丹期的弟子,还是金丹期,甚至是地仙境的带队之人,一个个全部都提起头,向着天际之中的那道身影看去,更没有一个人,敢于有任何的不敬,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乖巧的,如同私塾中的学生一般。

    太师!

    他只是刚刚一出现,他甚至都不需要说一句话,只是释放出了他的气息,便瞬间压住了所有人。

    一人盖众仙。

    这就是镇仙皇朝的第一高手!

    曹振与太师接触过几次,那几次,太师只是偶然间,展露出一丝的锋芒,那等锋芒也并未太过凛冽。

    可今日的太师,立于虚空之中,却给人一种高不可攀之感,宛若真仙降临人间。让人生出一种不可侵犯之感。

    太师虚空一步迈出,身形再次拔高许多,瞬间来到了山顶之上,这一步,甚至给众人一种,一步登天之感。

    似乎,太师真的只是一步,便登上了天际。

    这才是众人眼中的太师!

    太师立于山顶之上,似乎站在天下之巅,目光向下一扫,下一刻他的骤然向下一挥,一时间,无数的木牌飞射而出,宛若密集的雨点一般,向着众人洒落而去。

    曹振一抓便抓住一枚木牌。

    木牌非常的粗糙,简单,只是刻着几个字。

    甲—二十七。

    曹振向着四周扫去,发现,自己目光所能够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抓到了一枚木牌。

    “这是”

    “这是我们一会要参加大会的号码牌?”

    “这里得聚集多少人啊?太师要保证每一个人一枚号牌,还是瞬间便发放完毕,这份功力太恐怖了。”

    “我倒是有些奇怪,那些没有人的来怎么算?”

    “还能怎么算?自然是失去参加的资格了。如果换做别人来主持大会,或许不会这么的草率,可太师是谁,太师何等的霸道?

    太师既然已经说了,今日举行众仙争武大会,即便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始,那也要早早的来等着。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太师才不会管你是谁。”

    “只是,咱们手中的号牌应该怎么用?我这是丙一百零六。”

    “我的是戊字九十一。”

    “似乎,这些号牌都是随意发放的,我的是甲字的,还是甲子二十六。”

    曹振听着四周众人的议论声,回头看向一旁的泠溪等人问道:“你们都是多好号?”

    泠溪举起自己的号牌道:“乙字九号。”

    言有蓉清冷的声音很快接着传来:“丙字十三号。”

    “哎,这样看来的话,师姐你们运气都不错,没有和我在一个字上。”项子御举起自己的木牌道:“我是丁字一号,看到没有,这就是主角,分配号牌都能分道一号。

    如果我所想没错的话,那么多擂台,肯定是前面每一面令牌,代表一个数字。大家开头的数字都不一样,那应该不是同一个擂台,所以,不会提前碰面。

    如此一来,你们遇不到我,倒也不至于被淘汰了。”

    说着他回头看向一旁问道:“小北言,你是多少号?”

    “戊字十九号。”小北言却是回头看向了后面的羿生问道,“师妹,你不会回己字吧。”

    “我的确是,我是己字三十七号。”羿生此时也反应过来,看向曹振问道,“师父,你是甲字?”

    曹振轻轻点了点头,这号发的,若是说,没有一点内幕,恐怕傻子都不信了。

    他们和他的弟子,六个人,每个人拿到的开头数字都不一样便不说了,而且,还是从他开始然后大弟子、二弟子、这样按照顺序排的。

    此处聚集了这么多人,太师能够发现他们,在扔出木牌的时候,还能保证这些木牌都落到他们的手中。

    这手法,这份控制力,当真是精妙。

    太师等所有人都拿到了令牌之后,再次开口,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双耳之中。

    “各大仙门,带队之人拿着你们的号牌,前往相应擂台,负责做裁判之人。其余人等,每十人一组,前往擂台,每面擂台,最后获胜者可以留下,晋级下一轮。”

    “十个人?”

    “这意思也就是说,是混战了?”

    “混战的话,让若一面擂台上,有同一个仙门之人,那怎么办?”

    “十大仙门的人最多,他们遇到同仙门的人,在同一擂台的几率更高,如此一来,他们的优势却是大了。”

    “大了?恐怕他们的优势反而小了。一个仙门,同时有两个人在一面擂台,那么别人会怎么做?首先做的便是攻击那两个同一仙门的人。”

    “说的也是。”

    “各仙门派出的弟子提多了,如果一场一场的打,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所以干脆直接十人一组的比武了。”

    “如此一来,只是第一轮,便会淘汰九成的人了。”

    “当真是残酷。”

    “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了多打机场,多与各先们的师兄弟们交手,多涨一些见识,多一些经验,这一开始就是这等混战!岂不是要来了,接着就走?”

    一时间,一声声抱怨声不断传来。

    曹振已经懵了,他的丹药现在还没有成型呢。

    他现在还只是结丹七颗,原本,他还觉得,结丹七颗没有什么大问题。

    说不定第一轮便遇到了同样是结丹的人,或者是一两颗,了不起三四颗金丹的对手,只要不是遇到那等特别强的对手,他应该都能轻易取胜。

    他觉得,他应该不会那么倒霉,第一轮比那遇到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对手。

    等熬过两天,他的丹药成型之后,他便可以服用丹药突破进入金丹境。

    结果,这一开局,竟然就是十人大混战。

    如果其他九个人一起攻击他,倒是有些麻烦了。

    太师说话,看着下方议论纷纷的各仙门弟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霎时间,无形的威压,宛若压成黑云一般,压落下来。

    下方,众人感受着袭来的骇人威压,一个个心中顿时一颤,停止交谈。

    太师的声音这个时候也随之再次传了过来。

    “现在,众仙争武大会开始,去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人群中,众人纷纷飞起,向着各自擂台的方向飞去。

    而更多的人,却是向着不远处的山上飞去。

    站得高自然看的远,他们只是站在平地上,那么多人遮挡着视线,他们能看到什么。

    曹振也带着自己的弟子,直接飞到山上,找了一个位置,这才向着一面面擂台的方向望去的。

    他发现,这一张张擂台上都铭刻着一道道的阵法,同时,每一面擂台下方,都有着一个负责的裁判。

    说是负责的裁判,其实更多的是为了维护阵法的安全。

    这一次,他也是再一次看到太师的强势。

    太师之前并未与任何仙门的人商议,如今来了直接告知,各大仙门的带队之人,让他们自己出人做裁判。

    这不是商量,而是直接告诉众人,就这么做。

    各大仙门的带队之人,尤其是十大仙门,和剑宗、儒道门,这样的强势的仙门,带队之人都是地仙境界的存在。

    可在太师眼中,地仙境也只是普通的修仙者罢了,没有任何特出之处。

    随着一个个修仙者拿着他们自己的号牌登上擂台,顿时,一场场战斗爆发起来。

    曹振和四宝峰的弟子们,目光纷纷望向了,丁字擂台,项子御可是丁字一号,自然是第一组登场的。

    丁字擂台上,一个个来自各大仙门的弟子,刚刚登上擂台,目光顿时纷纷望向了项子御。

    没办法,项子御这一段时间在江城的名声实在太响亮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而且,大家还不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名字,更是连他的人都认识。

    毕竟,他在接仙坊的守擂,见过他的人太多太多了。

    “百峰宗,四宝峰的项子御!”

    “是他!”

    一个个仙门之人,看到和他们一起登上擂台的项子御,面色便的极其的难看。

    项子御可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这等实力,在所有参加众仙争武大会的人中都属于最顶尖的存在。

    正常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有取胜的可能。

    唯一的办法便是

    “诸位,我们联手吧。”人群中,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望向另外的八人,反正,众仙争武大会也没有说,不允许大家在擂台上面联手,他说出来自然也不算违规。

    他虽然没有明说大家一起联手对付谁,可他的话音落下,四周众人都是点了点头,心知肚明,他们应该怎么做。

    联手攻击项子御,唯有如此,他们才有一丝取胜的可能。

    也仅仅只是一丝。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真的太天才太天才了,他们有的仙门之中,甚至都没有这等天骄存在。

    项子御看着一个个已经达成了默契的众人,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之色,他一脸傲然的向着四周扫了一眼,脸上甚至还露出一道兴奋之色,自言自语道:“终于,身为真正主角的我,即将要天下人的注视下,登上舞台。

    一开局,便遭受众人的围殴,这才是正常的情况。

    不过,只是九个人还是太少了。”

    四周,众人听着项子御的话,一个个面色又难看了一分,没错,他们知道项子御强,可项子御,这也太猖狂了吧,还嫌弃他们人少,这是明显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项子御也只是扫了另外九人一眼,目光已是落到了擂台下方,也不知道是哪个仙门的裁判身上,催促道:“现在人都到期了,快点开始吧?你看,隔壁的擂台都已经打起来了。”

    裁判看着项子御嚣张的样子,猛然一点头,叫道:“开始。”

    他听说过这项子御,据说论道极强,似乎得到了他师父曹振的真传,下山与人论道更是一场未败过。

    他更知道,项子御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之人,而他所在的日月宗,同样有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才弟子,而且还不止是一个。

    他倒要看看,同样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这个项子御有多少本事。

    高山之上,不少人的目光此时也是纷纷落到了丁字擂台上。

    这么多人同时交手,修为更高,实力更强之人的战斗,自然更加吸引人。

    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丁字擂台上,另外九人同一时间释放出自己的战力,一时间,一颗颗金丹腾空而起。

    金丹!

    这一张擂台之上,所有人全部都是金丹修为!

    其中有的只有一颗金丹,有的有三颗金丹,有的有五颗金丹

    所有人,更是一同出手,释放出自己的神通。

    一时间,整个擂台上方的空气都疯狂的搅动起来,一道道或是炽热、或是冰冷、或是凌厉、或是浩瀚的神通尽数向着项子御攻去。

    九人之中,最开始那位,开口说话让众人一起联手的白皙男子,望着背对着自己的项子御,背后,更是再次浮现出一颗颗的金丹!

    九颗金丹!

    他的背后乃是九颗金丹,其中更有五颗金丹是异象金丹!

    大部分人,根本无法凝聚出十颗金丹的,九颗金丹便到头了。而九颗金丹之中,有四颗金丹是异象金丹,那都能够称得上是天才了。

    至于九颗金丹之中,有五颗异象金丹

    便是一些十金丹的天才,他们的金丹之中,都没有这么多的异象金丹!

    白皙男子疯狂的催动着金丹之中的力量,他也是天才!

    他拥有九颗金丹,并不是说,他已经达到了巅峰,无法再凝聚金丹,而是他在前不久才刚刚突破九颗金丹。

    他的内丹,乃是十颗,其中有七颗是异象丹!

    他自信,他能够突破成为十颗金丹的存在,只是大会已经开始,他还没有时间,去突破罢了。

    他是天才,他也拥有他自己的骄傲,若是可以,他也想要和对方堂堂正正的交手。

    可是,现在,现在是众仙争武大会,他代表的是他的宗门,他的宗门,并不是十大仙门,甚至在整个镇仙皇朝之中都没有太大的名气。

    他已经是他们宗门之中,参加众仙争武大会的最强之人。

    他绝不能在第一轮淘汰,唯一获胜的希望,便是合众人之力,先淘汰项子御再说!

    项子御望着这一道道的神功攻击,突然伸出双手,分别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一挥。

    顿时,他这两只手上,各自泛起两道不同的光芒,其中一道乃是白色的光芒,光芒耀眼非常,几乎将这个擂台之上所有的光芒都吸收了过去。

    另外一道,则是黑色的光芒,比之浓墨还要漆黑的黑色。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也随着他手臂的挥动而转动起来,形成一道旋转的气浪。

    两道光芒汇聚,融入这气浪之中。

    霎时间,这气浪的中心处,骤然升起两道不同的虚影,一道为日,一道为月。

    日月虚影?

    曹振眨了眨眼,这又是什么神通?

    他这些日子,一直忙于炼丹,倒是很久没有看这些徒弟,还有自己的面板了。

    他迅速向着自己的面板看去,一看却是愣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多神通?

    项子御那小子,又贡献了多少?

    有日月虚影,那这神通之中,应该有日月的介绍才是。

    日月的神通

    日月星转(改)

    好像是这个神通,不过,怎么这神通的名字有些眼熟?还有一个改字,就是说,项子御那小子又将神通给改了一部分?

    这小子,怎么没事总是改神通呢?

    不会又是从哪里得到了一本残破的神通,让他给修炼成了吧?

    曹振心中奇怪间。

    项子御所释放出的日月虚影,却是急速转动起来,让人感觉,似乎虚空之中的日月真的落到了擂台上方一般,更有一股股阴阳之力充斥擂台之上。

    气浪旋转之中,一道道威能骇人的神通,落到这到气浪上方,竟是随着气浪的转动,而转动起来,下一刻,这一道道的神通攻击,尽数反射而回,尽数向着攻击项子御的人道飞而去,而去,速度比之之前攻击项子御之时更快,威能看起来也更加的骇人。

    九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攻击项子御的神通,竟然会反过来攻击自己,不等几人反应的时间,神通已是落下。

    顿时,一声声巨响接连传出。

    九个人,一个个口吐鲜血,倒退飞出,便是那位有着,九颗异象金丹的白皙男子都不例外。

    九个人,尽数飞退到了擂台的边缘处。

    下一刻,擂台边缘处,一道光幕升起,九人的身子重重的撞击在光幕之上,然后倒退飞回摔落在擂台之上,传出了九声脆响。

    如果不是擂台的阵法,他们此时已是飞出擂台。

    所有的擂台战,规矩都是一样的,落到擂台之外,那便是输了,所以

    “输了?他们九个人全部都输了?只是一招,便输给了项子御?”

    “这可是九个金丹高手,其中还有一位,有九颗金丹的人,竟然就这么败给了项子御?”

    “这也太轻松了吧?”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和九颗金丹的差距如此之大吗?”

    山上,一个个看着丁字擂台的人,心中骇然无比。

    他们知道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强,他们也觉得,九个人联手都不是项子御的对手,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项子御胜的如此的轻松。

    而且,项子御这一招,这是什么神通?

    能够将众人的攻击都尽数返回?

    曹振看着项子御释放出的神通,更是险些惊呼出声,这是慕容子御?乾坤大挪移?

    项子御从哪里学到的这个神通?

    擂台下方,负责丁字擂台的裁判,似乎是第一次当裁判,都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般,目光紧紧的盯着项子御。

    突然,他高声见叫道:“日月星转,你是从哪里学到的日月星转,是教交给你的,你为什么会我们日月宗的日月星转!老夫都不会的日月星转,你一个百峰宗的弟子,你怎么可能会。你只是一个金丹大圆满,怎么能够施展日月星转的?”

    “日月宗的?”

    “刚刚的神通是日月宗的神通?”

    一时间,众人听到那裁判的声音,一个个都呆住了。

    “项子御不是百峰宗的弟子吗?怎么会日月宗的神通了?”

    “我没有见过这神通,但是这神通的名字,我却是听说过。”

    “日月星转,那不是日月宗的三大镇宗神通吗?”

    “我也听说过这神通的名字,怎么百峰宗的弟子,会日月宗的神通了?还是三大镇宗神通!”

    “怪不得,那神通如此之强,原来是日月宗的三大镇宗神通之一!”

    “那位裁判,那可是日月宗的,乾长老。乃是地仙境的高手,他都不会日月星转?”

    一时间,没有人再去关注项子御击败的九个人,也没有人关注最后的结果,几乎所有人此时关注的焦点都落到了项子御身上,都想知道,项子御是如何会日月宗的日月星转的。

    日月宗,那可是和百峰宗一样齐名的,十大仙门之一。

    作为日月宗的三大镇宗神通,便是日月宗的弟子,都不可能是人人都能够学到的,想要学此神通,必然要完成无数的条件。

    现在,却有一个百峰宗的弟子,施展出日月星转,怎么可能不让人惊讶。

    项子御听到乾长老的话,却是一脸不屑道:“谁说,日月星转是你们日月宗的神通了!”

    “放肆!”乾长老霎时大怒,冷声道:“我日月宗自从创立以来,便拥有日月星转这一神通,整个镇仙皇朝,谁不知道,我们日月宗,拥有如此神通?

    你竟然质疑,这不是我们日月宗的神通!今日,你若是不说出一个让老夫满意的答案,老夫定要去你百峰宗,讨个清楚。”

    各大仙门的神通,那是不能外泄的。

    当然,若是外泄出去,他们倒是不至于,与许多仙侠小说中一般,一定要处死对方,说是废掉对方的修为。

    真要那样,整个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早就互相打个半死了。

    毕竟,我弟子是我的仙门的,学到你们仙门的神通,你就要废掉我这弟子,那我们仙门还有什么脸面?

    所以,一般出现,一个仙门的弟子,学会了其他仙门的神通,就像是项子御这种情况,大家都会问清楚,你这神通是如何的来的。

    若是机缘巧合,有特殊的原因,学会了。

    那么对方会交代清楚,你项子御会了便会了,那也是你的机缘。不过,神通毕竟是我们仙门的,你自己会,却不能再将神通外泄出去,不允许再传授给别人。

    若是传授给别人,那这笔账就好好好算一算了。

    这样一来,便是百峰宗也不能再护着你了,因为这是修仙界的规矩,百峰宗自己也得遵守。

    你百峰宗不遵守规矩了,到时候,人家也不跟你将规矩,学了你百峰宗的神通,到处传播,你也说不出话来。

    所以,这种事情第一件是问清楚如何学会的神通。

    如果来路正常那没有事,可一旦来路不正常,比如你是偷学的人家仙门的神通,那不好意思了,这却是真的要废掉你的修为了!

    这种情况,谁也说不出话来,谁让你去偷学人家神通的。

    “没错,你日月宗是拥有日月星转,那也不能不允许,别的人不会吧,日月星转,又不是你们的创派老祖所创的神通,那是,天明老人所创立的神通。”项子御站在擂台之上,低头看着乾长老问道,“天明老人你知道吧?”

    “老夫自然知道。”乾长老向天际一拱道:“那是我们开宗老祖的师父。”

    “你知道,那就好说了。”项子御伸出三根手指道:“天明老人总共有三个徒弟,其中一个徒弟开创了日月宗,还有一个徒弟,开创了日月魔宗。”

    曹振听着项子御的话,终于知道了日月宗和日月魔宗的关系,当初他就一直奇怪,为什么这两个宗门的名字如此的相似。

    原来开宗老祖是一个师父,这两人也是,开创宗门,竟然直接就将师父名号中的一个字给拆开用了。

    你们拆开用就拆开用,这是敬重你们的师父也没问题,可你们不会一个拆天字,一个拆明字吗?

    两个人非得都拆这个明字?

    项子御说着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除了这两人之外,天明老人还有另外一个弟子,没有开创任何门派,而是一直孤身一人,名位鉴云。

    而天明老人,也是将日月星转,传授给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二弟子,也就是你们日月宗的开宗老祖,另外一个则是小弟子,鉴云前辈。”

    “你你怎么知道鉴云前辈的!”乾长老彻底惊住,这等秘辛,在日月宗,也唯有成为地仙,成为长老之后才会得知。

    是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

    单独成为,长老或者是单独成为地仙境,都不会告知这个秘密的。

    项子御一脸得意道:“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得到了了鉴云前辈留下的一些传承。”

    “什么?你得到了鉴云前辈的传承?”乾长老几乎已经相信了项子御的话,毕竟,这种辛密知道的人太少了,项子御一个外人能够知道,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可也不排除,外面还有人知道这辛密,这可是关乎着,他们日月宗的三大真宗神通,所以他还要继续询问下去。

    “你如何证明,你得到了鉴云前辈的传承?”

    “怎么证明?”项子御抬手一抓,似乎想要从乾坤袋中,拿出什么东西,可拿到一半,他有顿住了,说道:“算了,和你说,你也不知道,到时候你见到你们掌宗真人,和他说一下,玄极阴阳棍在我手中,他就知道了。”

    乾长老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他的确不知道,这玄级阴阳棍。不过,那项子御如此说,定然是与鉴云前辈有些渊源了。

    他目光望向了山顶之上。

    他如今要做裁判,无法立刻联系他们的掌教,但是他们日月宗,来到带队的可不是他一个人,另外一位长老却是可以联系掌宗真人的。

    乾长老一边迅速宣布,获胜者乃是项子御之后,一边向着远处传音入密道:“康长老,还请你联系一下掌宗真人。”

    山上康长老已经顾不得四周之人,迅速拿出一张宗表,很快写下一些文字之后,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焚烧了宗表。

    事关他们日月宗的三大镇宗神通,他必然要迅速将此时禀报。

    说起来,不止是乾长老不会日月星转,便是连他都不会日月星转,乾长老不会日月星转,是因为乾长老并不适合修炼那神通。

    日月星转,身为他们日月宗的三大镇宗神通,对修炼者的要求极高,首先,第一个要求便是地仙境。

    非地仙境是无法修炼此神通的。

    他也奇怪,项子御明明只是金丹大圆满,为何可以施展日月星转,莫非是,那位鉴云前辈,修改了日月神通?

    至于修炼神通的第二个要求,则是需要极其擅长阴阳之道。

    日月,乃是一阴一阳,若不是擅长阴阳之道者根本无法修炼。

    乾长老虽然是地仙境,却并并非擅长阴阳之道之人,所以并不会日月星转。

    而他,他不会日月星转的原因,并不是阴阳之道的缘故,他最为擅长的便是阴阳之道,他不会的原因是,他还不够资格去看那神通。

    即便,他身为日月宗的长老,即便他已经是地仙境了,可日月星转,身为日月宗的镇宗神通,也不可能说,进入地仙境成为长老之后,便能够修炼的。

    他这一次带队外出,再返回宗门之后,都无法拥有,观看日月星转神通的资格了。

    想要观看神通,恐怕要等到乾坤逆转小纪元结束了。

    宗表很快焚烧干净,而不长时间。

    而此时,很多人的目光却不再是擂台,而是望着已经焚烧干净的宗表。

    很快,那焚烧的宗表灰烬,渐渐凝聚成型,随之一道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从这宗表中传了过来。

    “玄极阴阳棍乃是鉴云前辈的神兵,既然,那百峰宗的弟子知道此神兵,应当是得到了鉴云前辈的传承无疑,既是如此,便不要再追究此事。”

    虽然知道一道声音,可康长老闻声,还是向着凝聚成型之后,又很快散去的宗表一拱手,恭敬道:“谨遵掌宗吩咐。”

    随之,他转过头,神色复杂的看着已经从擂台上离开,飞到山峰上,与曹振等人回合的项子御,一拱手道:“既然你的日月星转来自鉴云前辈,那此事,我们日月宗便不再追究了。”

    日月星转,他现在都都没有机会学,可项子御,一个百峰宗的弟子,竟然已经学会了,还施展了出来。

    那项子御,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能够找到鉴云前辈的传承!

    据他所知,他们日月宗的人,也时常下山,去找鉴云前辈的传承,可是无数岁月以来,他们几乎将整个镇仙皇朝境内,鉴云前辈可能呆过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一个遍,至今都没有找到鉴云前辈的遗迹。

    项子御只是一个人,怎么就得到鉴云前辈遗迹了呢?

    小北言听着康长老的话,顿时兴奋了起来,问道:“师兄,那日月星转是你从鉴云前辈那里的来的,不是来自日月宗,这么说的话,你可以算是鉴云前辈唯一的传人了。你是不是可以随便将神通传给我们了?”

    北言虽然人小,可偏偏嗓门却极大,他的话音隔着老远,也传入了康长老的耳中。

    康长老闻声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小子,是诚心刺激他是不是?

    他有些不爽道:“传授神通?他的确可以传授神通,我们日月宗也管不着,但是,此神通修炼有着极大的限制,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修炼成的。”

    小北言心中顿时不爽,这小老头,看不起谁呢?还有,小老头他和谁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师兄,我有些奇怪。”小北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看着项子御问道:“你得到了鉴云前辈的传承,那你就是鉴云前辈下一辈了,鉴云前辈和日月宗的开宗老祖是师兄弟。那么,他们这些长老,应该怎么称呼你?老师叔祖?老祖师叔?太上师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