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七十四章 日月同现-小说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曹振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羿府。

    随着已经离家许久的羿生回来,羿府上下,虽然未曾夸张到张灯结彩的程度,却也有好好张罗了一番。

    羿府足够大,自然给曹振等人安排好了,单独的别院。

    羿生的父母已经太多年没有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了,自然有许多话想要说,而且,女儿还是跟随着她的师父一起来都京城的,他们也应该好好招待一番。

    只是,还不等羿生给他们介绍,羿生的师父竟然带着他的一个弟子急匆匆的跑进了房间。

    而羿生等人也守在了房间外面,一个个还,一脸期待的看向房间的位置。

    羿生的父亲整个人都不好了。

    仙人,他又不是没有见到过,他身为镇仙皇朝的首富,怎么会不认识仙人呢?

    虽然说,那些仙人有很多脾气都无比的怪异,可十大仙门的仙人,最起码的礼数还是懂得。

    羿生的师父来到这里,不应该先认识一下自己,和自己交谈几句吗?

    他那是什么?

    大白天的,就直接拽着一个漂亮的徒弟跑进了房间?

    他当初,就是因为,前来选走女儿的百峰宗是十大仙门之一,这才同意女儿离开的。

    可是,他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女儿的这个人师父不靠谱。

    羿生与众人等待在外,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又看了看自己的一众师姐和师兄们,开口介绍起来:“师姐,师兄,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

    羿生走到一个穿着一身华服,身形副胎的男子面前介绍道:“这一位就是我的父亲。”

    羿父胖乎乎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向着众人一拱手道:“鄙人,羿千城。”他虽然不是修仙者,没有修为在身,也没有官位在身,可身为镇仙皇朝的首富,自身底气也足,开口说话间,自有一股威势。可这威势却又没有半分盛气凌人的样子。

    言有蓉和小北言纷纷向着羿千城拱手。

    小北言更是一脸好奇的道:“一千城?为什么不是一万城?”

    羿千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什么一万城,十万城的,名字是他爹起的,他怎么知道他为什么叫羿千城!

    这个半大的小孩子,还是闺女的师兄?

    怎么越来越觉得闺女的这个宗门不靠谱了。

    言有蓉察觉到羿千城神色的变化,双目顿时一凝,向着小北言瞪了过去,冷声道:“你给我闭嘴。”

    北言感受到冰冷的寒意传来,不由自主的一缩脖子,瞬间闭上嘴巴。

    这一段时间,他师父不在,项子御也不再,小师妹还在炼丹,他在四宝峰,可没少被迫的与两位师姐切磋。

    与大师姐切磋还好,无非就是打不过。

    最惨的是与二师姐切磋,二师姐下手,那是真的恨。

    现在,整个四宝峰中,他最怕的人也不是师父曹振,也不是大师姐泠溪,而是二师姐言有蓉。

    羿千城的目光顿时落到了言有蓉身上,脸上浮现出一道担忧之色,女儿的这个师姐,看起来冰冰冷冷的,一看就知道不好相处。

    那个小家伙虽然说话不好听,可那么小,一看就是一个孩子,他这个师姐对一个半大的孩子都这么凶,那么对自己的女儿呢?

    羿千城,心中充满了担忧。

    羿生却已经走到一个身材高挑,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身旁,介绍道:“这是我的母亲。”

    在场的除了羿千城之外,还有四五个穿着华服的女人,很明显,这些应该都是羿千城的妻子。

    但是,根本不用介绍,言有蓉几人便能知道,哪个是羿生的亲生母亲。

    毕竟,不用看长相,只是看身高就能看得出来了。

    羿千城又矮又胖的,能有羿生这样一个女儿,那肯定是得益于羿生的母亲。而且,羿生生的与她的母亲,也有九分相似。

    羿生的母亲,向着言有蓉几人一笑,自我介绍道:“纪氏,见过诸位。”

    镇仙皇朝,凡人间的女子嫁人之后,便不会在对外称呼姓名,而是只是说她们的姓氏。

    羿生介绍完父母,随之跑到了言有蓉和小北言身旁介绍道:“这一位是我的二师姐言有蓉和司师兄北言,刚刚和师父走入房间的是我的大师姐泠溪。

    另外,我还有一个三师兄,随着我们百峰宗的论道队,外出论道了,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

    “百峰宗的论道队?他们前些日子已经来到京城了,你的师兄应该也道京城了。

    羿千城说话间,脸色却是越发的奇怪起来。自从女儿带着师父和弟子们到来之后,便有些奇怪,为什么女儿师父的弟子这么少?

    他知道,女儿加入的百峰宗,是有一百座峰,女儿已经是加入了其中一峰。

    然后,女儿又说和师父以及峰中的师姐师兄们来了,结果就这么几个人?女儿,她是加入了什么峰?

    他终于是忍不住问道:“小生,你加入百峰宗之后,拜入师门也没有和父亲说,父亲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加入的是什么峰呢。”

    羿生脸上顿时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道:“女儿加入的是四宝峰。”

    “四宝峰?”羿千城的脸色稍稍有些缓和下来,这名字,有些耳熟,自己与修仙界接触并不多,都听说过这一峰的名字,想来女儿加入的峰,应该足够强了。

    羿千城继续询问道:“小生,那么,你们四宝峰排名多少?父亲听着这名字耳熟,应该是排名不低吧?可是百峰宗的上十峰之一?”

    羿生摆了摆手道:“父亲,排名多少并不重要。”

    “那是多少名?”羿千城越发的好奇起来。

    “我四宝峰,排名百峰宗,第一百名。”泠溪清冷的宛若秋风吹袭碎玉一般的声音传来。

    “一百?”羿千城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问题。一百名?百峰宗一共就一百座峰,自己宝贝闺女加入的,却是排名第一百的峰?

    自己的女儿,那可是天才,是真阳之体。

    当初,百峰宗的人,更是说女儿的天赋多好多好,未来何等的光明,自己这才让女儿随着进入了百峰宗。

    后来,自己打听过,真阳之体,那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可是结果呢?

    自己如此天才的女儿,竟然加入了百峰宗排名倒数第一的峰!

    这算什么?

    羿生她怎么想的?

    自己的女儿,可不傻,她更是从小便要强,总是要争第一,她怎么会加入排名倒数第一的峰呢?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羿千城当着女儿师姐和师兄的面,也不好直接问,女儿为什么要加入这等排名最后的峰,只能变向的问道:“哦,那么,小生,你是怎么加入四宝峰的?和父亲将将怎么样?

    你在百峰宗中,父亲也一直没有见到你,也不知道你在那边是如何生活的,能不能和父亲说一说,你在百峰宗日子?”

    羿生闻声,顿时望向了前面那间紧闭的房门,脸上露出一道崇拜之色道:“女儿加入四宝峰是因为师父。”

    “你的师父?”羿千城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一百峰的峰主,能有什么强的,因为对方加入了四宝峰?女儿是不是被骗了?

    “对,我的师父,父亲,你不知道,师父他太伟大了,太天才了。”羿生一说到自己的师父,双眸似乎都放出一道道光彩。

    “哦?你的师父?”羿千城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问道:“对了,你师父怎么称呼?我至今都不知道你师父的名讳。”

    羿生一脸自豪道:“我的师父叫曹振。”

    “曹曹振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羿千城微微愣了一下,突然间反应过来问道:“之前京城一直有传,说太师要立一位,国师,那位国师似乎就是叫曹振我想起来了,那位曹振便是来自百峰宗,好像还是四宝峰的峰主。所以他就是你的师父?”

    “没错,就是师父。”羿生一脸骄傲道:“师父,现在的名声可不是一般的大,天下都盛传,师父乃是镇仙皇朝,论道第一人。”

    “为父却也听过这些传闻。”羿千城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的师父,竟然是最近在京城名气极大的曹振,只是

    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想了想开口说道:“对了,这一次要举行众仙争武大会,女儿,你这一次来到京城,是去看大会的吗?”

    他虽然不是修仙界的人,可他在京城,生意还做的那么大,也听到了不少关于曹振的消息。

    之前有人说,曹振一定是害怕参加众仙争武大会,所以一路逃走了。

    毕竟,曹振只是结丹七颗。

    据说,这一次,众仙争武大会上,参加的大部分人都是金丹的存在。

    他还是知道的,结丹之上才是金丹。

    羿生的师父,只是结丹怎么和别人打?逃走也正常,当时他也没有多在意。

    谁想到,那曹振是女儿的师父。

    如今,女儿的师父又回到了京城,难道真要参加那众仙争武大会?

    “看大会?”羿生摇了摇头道:“父亲,师父带我们来,并不是观看众仙争武大会的,而是让我们上去与其他仙门的师兄师姐们斗法比试的。”

    “什么?比试?就是上去比武?不是说,这一次比武大部分都是金丹吗?闺女,你你是什么修为,你上去和他们比试?”羿千城顿时急了,女儿的师父只是结丹七颗,女儿能厉害到什么程度!

    女儿上去比武,那岂不是很危险!

    “我”羿生张开嘴,刚刚想要说出自己的修为境界,她的眼前,突然爆出羿生惊天巨响。

    曹振和泠溪进入的房间骤然炸裂开来,一股浩荡无际的气猛然爆出,骇人的气息余波冲击下,整个房间都在瞬间被炸成一片齑粉,无尽的烟尘向着众人吹散而来。

    无剑子身上,一道金光骤然照射而出,将吹袭而来的烟尘尽数挡住。

    羿千城迅速转身向着身后看去,一眼便看到了,一脸疲惫的曹振,以及荣光换发的泠溪。

    泠溪的身上金光璀璨,一道璀璨至极的光柱直冲天际,霎时间冲破云层。

    一时间,整个天地仿佛都为之变色。

    整个京城上方的虚空,更是疯狂的晃动起来。

    天际的高处,众人头顶之上的烈日所射出的所有光彩,似乎都落到了泠溪的身上。

    光柱之中,一道道复杂的,让人从未见到过的符文飞起。

    二十一道符文,每一道符文从充满了远古神秘的气息,每一道符文都散发着无尽浩荡的威能。

    光柱的后方,一道七彩的虹桥升起,这道虹桥似乎是由一张张符文汇聚,一头连接着光柱,另外一头则似乎是连接着九天之外。

    隐隐约一道人影踩在了虹桥之上。

    下一刻,整个天际突然间变的一片漆黑,天际的烈日不知道在真没时候消失不见,反而是出现了月亮、星辰!

    整个京城,在这一刻都黑暗了下来。

    京城内,一个个凡人满是惊骇的抬起头,望向突然变的漆黑的天际。

    一个呼吸的功夫,天际之上,烈日再次浮现,而虚空之中的月亮与星辰却未曾消失。

    日月同现!

    天地异象!

    “十金丹大圆满,而且,每一颗金丹都是异象金丹!”

    无剑子和鲁义仁两人完全懵了,他们在来京城的路上,也与曹前辈的弟子交流过,他们也能够确认,曹前辈的几位弟子,那羿生的修为最弱,除了她之外,曹前辈的其余的弟子都是结丹大圆满的存在。

    曹前辈的这些弟子,连一个金丹都没有凝聚。

    怎么转眼间,那泠溪便成为金丹大圆满了?

    他们知道,曹前辈一直在炼丹,在飞舟到达京城的时候,曹前辈似乎也炼好了丹。

    他们更知道曹前辈炼丹,是为了给他的弟子。

    只是,他们一直觉得,曹前辈炼丹,也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众仙争武大会就要开始了。

    可曹前辈,竟然就这样,让他的弟子成为了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没错,许多丹药是能够增加人的修为,可再增加修为的丹药,所能增加的修为也有限,而且,更多的丹药并不是直接增加修为,而是让人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修炼的更快。

    整个修仙界都公认的,丹药,是辅助修炼的,并不是直接让人突破的。

    可曹前辈,如今却用事实告诉他们,丹药不仅能够让人直接突破,还能让人突破许多许多。

    那可是从结丹大圆满,直接成为了金丹大圆满!

    这丹药也太吓人了!

    他们来自剑宗和儒道宗,自是见多识广,可计算是他们也没有听说过,天下间有这种丹药,可以让人一次突破这么多。

    都有了这种丹药,那还需要修炼什么?

    曹前辈,他炼制的究竟是什么丹药?

    他的炼丹水平究竟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两人望着被金光包裹的泠溪,双眸中尽是一片不可思议之色。

    京城,一处处地方,一个个高手,此时也纷纷抬头向着突然射出的金光望去。

    “这是有人突破?”

    “金丹大圆满!”

    “这天地异象,此人,后劲惊人!”

    “地仙之姿,这等异象,只要不意外陨落,几乎可以确定能够成为地仙了。”

    太师的老宅之中。

    太师抬头看向远处金光,脸上露出一抹讶然之色,所以,这就是他问自己要那么多材料的原因?

    古之仙体

    他竟是直接通过他的手段,让古之仙体破开天道枷锁突破成为了金丹大圆满。

    接仙坊。

    镇仙皇朝的十大仙门大量的弟子尽数汇聚于此,原本显得很是空旷的接仙坊,也随着大量弟子的入住,而变的满满当当的。

    此时的接仙坊内,一个个来自各大仙门的弟子以及带队的高手们,纷纷抬头,向着远处望去,一个个或是羡慕,或是惊叹,或是疑惑,或是警惕!

    “金丹大圆满,这等声势一定是金丹大圆满!”

    “不是一般的金丹大圆满,而是异象金丹大圆满,十颗金丹,每一颗金丹都是异象,才能有如此声势!”

    “你们看那光柱,那是符箓吧,一定是符箓异象金丹!”

    “恐怖,这声势太恐怖了!当初,我们仙门的大师兄突破的时候,也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都没有这般恐怖!”

    “这异象的变化,日月同辉!这是何等的逆天!”

    “还有十天的时间,众仙争武大会就要开始了,在这个时候突破,这是冲着那太师之位去的吗?”

    “这究竟是哪个仙门的天才弟子突破了!”

    “符箓?又哪个仙门的弟子,是符箓异象,而且即将突破成就金丹大圆满的?”

    不少人已是纷纷猜测起来。

    接仙坊的擂台方向,一张擂台上,项子御望着天际的异象,望向那一道道的符箓异象,感受到那传来的气息,豁然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这是我的师姐也突破了,一定是师父让师姐进他的房间了。奇怪,师父一般不都是晚上的时候,才让人去他的房间吗?怎么这一次直接变成了白天了。

    还有,师父他来到了京城,不来接仙坊,这是去了哪里?

    不管了,先去看看师父和师姐师弟师妹他们。”

    项子御转身便向着远处走去。

    四周,不少人纷纷好奇的望了过去。

    如今,接仙坊内汇聚了各大仙门的弟子,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镇仙皇朝内,所有的天才弟子。

    可是若是说,这么多人中,如今谁风头最盛,毫无疑问便是项子御。

    之前,因为曹振离开接仙坊,所以有人便人忍不住嘲笑起来,说曹振是怕了,怕在众仙争武大会上丢人,所以跑了。

    正好被来到接仙坊的项子御听到了。

    于是,项子御直接出手与对方打擂台。

    师父被侮辱了,弟子出面与对方决斗,这谁也挑不出毛病了,而之前开口的人,为了自己宗门的面子,自然也只能应战。

    那个出言之人,乃是一颗金丹的存在,所以,而巧了,项子御也是一颗金丹。

    同样是一颗金丹,对方却完全不是项子御的对手,被项子御击败。

    那人虽然败了,可是他还是有其他的师兄,很快又有人前来与项子御擂台斗法。

    而项子御,再次斗法时却是释放出了两颗金丹。

    就这样,不断的有人前来找项子御斗法,而且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强,而项子御所展现出的战力也是越来越强,最后项子御竟然释放出了十颗金丹,而且每颗金丹都是异象金丹!

    项子御,他竟然也是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如今,项子御来到接仙坊,已是与人大战了三十二场,每一场的战斗,都已项子御的胜利告终。

    其中,甚至有一位,同样是十金丹大圆满的天才,仍旧败给了项子御。

    那一位败给项子御之后,便没有人再挑战项子御了,大家也完全认识到了,普通的金丹大圆满,与十颗金丹,尽数异象金丹大圆满之间的差距。

    可是项子御却并未罢休,仍旧每日前往擂台,今日他更是放言,让所有仙门的弟子来挑战他。

    他说他要完成一百连胜!

    这显然没有将大家放在眼中。

    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才虽然极其稀少,却也不是没有的,镇仙皇朝的更将与如此广袤,有多少仙门?

    哪一个仙门中没有那么几个天骄?

    之前没有和项子御一样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骄挑战项子御,只是不屑出手,或是不想在众仙争武大会之前暴露自己的底牌,又或者是想要维持最高的战力。

    结果项子御竟然公然叫嚣,各大天骄们,一个个都是何等的骄傲,已经有数位天骄准备出手了。

    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突破成为金丹大圆满了,更加古怪的是,项子御竟然跑下擂台要离开了。

    项子御那个家伙可是狂到没边的,他都放话出来,自己却跑了,这完全不像他的风格。

    还有,刚刚项子御说了什么?

    百峰宗的不少弟子,在得知项子御守一个擂台,接受所有人挑战之后,也都汇聚到了擂台处,准备给项子御助威。

    虽然大家在百峰宗内的时候,不是很喜欢四宝峰的人,可来到了外面,那大家就不分什么四宝峰,飞仙峰,五行峰了,大家都是百峰宗的人。

    “项子御你刚刚说什么?你的师姐?”蓝霹雳一直留在接仙坊内,也随着一众弟子来到了擂台处,此时听到项子御的话,顿时一脸诧异的望了过来。

    “对啊,就是我的师姐。这符箓,这气息,这显然是我的大大师姐泠溪。我先去找师姐了。”项子御说着便向外跑去。

    镇仙皇朝的规矩,在京城内,可不能随意飞行,他也只能用跑的了。

    四周,一个个百峰宗的人,面面相窥。

    “他的师姐?”

    “泠溪?”

    “怎么可能!百峰大比的时候,大家又不是没有看到,泠溪虽然强,却也只是结丹大圆满,都没有凝聚金丹,这才多少时间,泠溪便能金丹大圆满了?怎么可能修炼的这么快!”

    “你们别忘了,四宝峰的几个弟子,除了羿生之外,都是古之仙体。她们能够突破到结丹大圆满已经足够惊人了,怎么可能再突破的。”

    “是啊,天道枷锁在,他们不可能突破的。”

    “可是,项子御不可能连他师姐的气息都认错吧。”

    “古之仙体无法突破,那项子御怎么说?他也是古之仙体,他如今也是十异象金丹的大圆满!”

    “恐怕是最近乾坤逆转小纪元即将到来,天道变化的缘故,所以让他们破开了一丝枷锁,都突破了?”

    “或许如此,我们修为太低,这等高深的天道,不是我等能够勘破的。”

    “但是,我记得曹峰主只是结丹七颗吧,他才结丹七颗,他的弟子,是怎么突破成为金丹大圆满的?”

    “所以这便是曹峰主的神奇之处,否则的话,为什么要有那么多人,认曹峰主当领路人。”

    “恩,我也感觉,曹峰主或许是那种自己不怎么会修炼,却会教徒弟的人。”

    众人议论声中,梨珂突然冲出,迅速跟上了项子御,与其在这里猜测不解,还不如去看看,究竟是不是泠溪突破了。

    其余百峰宗的弟子眼看项子御和梨珂都已经动了,一个个也准备动身,只是很快,吕超琼观主的声音传来。

    “百峰宗弟子,禁制离开接仙坊,都在这里等着。”

    如今,他们百峰宗有无数弟子汇聚在这里,一旦让众人离开接仙坊,那岂不是要乱套?

    这里可是京城,是天子脚下。

    他们百峰宗前来的还都是各峰的天才弟子,一个个傲气的很,到时候在路上一旦再与其他仙门的人,甚至是凡人发生冲突,动手了怎么办?

    那时候,太师一定会出手的。

    所以,为了众人,不能让这些弟子都离开了。

    至于项子御和梨珂,他们两个人已经走了,便走了吧。

    再说,这两个人,一个是曹峰主的弟子,一个是曹峰主的道侣,那边的情况,很有可能是泠溪突破了。

    泠溪突破,曹峰主应该也是在的。

    他们两人去找曹峰主也说的通,其他的弟子,和曹峰主又没有什么关系,去什么去。

    四周,一众仙门之人,望着项子御和梨珂离去的身影,一个个却是惊疑不定。

    “那真的是百峰宗的人突破了?”

    “项子御都那么说了,总不会是骗我们吧。”

    “如果是真的,那曹振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他的弟子项子御已经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了,如今再来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弟子

    他一个峰下,便有两位这等地仙之下的最强战力!”

    “可是,百峰宗的人来到京城,为什么不来接仙坊?反而在那处地方?那是京城的西方,是商贾居住的地方,他去了某个商贾之家?”

    “别管那么多了,先去看看。”

    不少弟子,也纷纷动身,向着金光传出的方向跑去,可是很快他们便被拦住了。

    百峰宗的人,害怕门下的弟子,在京城乱闯发现意外,他们难道就不怕吗?

    太师对他们仙门之人,出手可是从来都不留情的。

    不过诸多仙门同样也是好奇。

    如果是普通的室金丹大圆满也就罢了,可这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而且,那天地异象,还那般的恐怖。

    他们权衡之下,却是各自派出仙门之中,比较沉稳的一两个弟子外出,前去一看究竟。

    京城虽然单独将接仙坊放在了一处,却没有说,修仙者不允许与凡人接触。

    虽然每个仙门都只是派出了一两个人,可此时京城汇聚的仙门太多了,除了少数几个距离实在他太远,而且实力有限,没有特别快的飞舟的仙门,尚且在赶路,或者特殊原因,不想起来的几个仙门,几乎所有的仙门此时都有大量的弟子在京城。

    如此一来,仍旧有数量众多的修仙之人向着西方,金光刚刚冲天而起之处跑去。

    羿府。

    泠溪身上的金光刚刚完全散去,曹振的话音已经响了起来。

    “别跪,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记得师父说的话吗?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能跪。”

    “是师父。多谢师父,让弟子突破!”泠溪忍住下跪的冲动,望向自己的师父,心中感动莫名。

    她是古之仙体,今之废体!

    当时,大家都觉得,她连仙桥都无法汇聚。

    可是如今,她竟然已经成就金丹了,还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这且都是因为师父!

    而他的师父,为了他们,甚至连他自己的修炼,连他自己的修为都放下了。

    羿千城已是彻底惊呆,他虽然不是修仙之人,可他却也是知道修仙界的许多修为划分的。他也知道,十异象金丹大圆满,是何等的存在。

    他身为镇仙皇朝的首富,他甚至知道,乾坤逆转小纪元的存在。

    他更是知道,到那个时候,天下间最强的便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如今,他女儿的师门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位这等到的时候的最强战力。

    如此一来,根本不用担忧女儿的安慰了!

    甚至,他们羿家都会因此而得到庇护。

    毕竟,羿家树大招风,等到那等混乱时刻到来之后,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眼红对他们羿家动手。

    如果,羿家背后,站着一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那到时候,谁想动手,都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女儿的师父,虽然不强,可女儿的师姐强就够了。

    唯一的问题是,女儿和她这位师姐的关系如何?

    羿千城看向泠溪,凭直觉,他觉得,女儿的这个大师姐,应该是很好相处,很温柔之人。

    曹振看着已经完全炸毁的房间,又看了看外面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了羿千城的身上,脸上露出一道不好意思的笑容,歉然道:“羿”

    一开口,他却是尴尬了,刚刚急着给泠溪提升修为,没注意听羿生父亲的介绍,羿生的父亲叫什么来着?

    不管了,反正叫家主总没错。

    “羿家主真是抱歉,毁了你一间房屋,你看着”

    “曹峰主,言重了。只是一间房子罢了,毁了再盖就是。”羿千城无比热情的迎向走出房间的曹振道:“曹峰主,你是我们家羿生的师父,来到这里,就当回到自己家便是,千万不要和我客气。咱们,都是自己人。”

    “对,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曹振顿时乐了,这羿生家是首富之下,想来应该少不了什么珍贵的药材吧。

    自己的是给弟子们准备好了足够的药材,让她们都突破,可是等到众仙争武大会开始之后,万一弟子们受伤了怎么办?

    之前在百峰重排的时候,自己犯了一次错误,这一次可不能再犯了。

    自己需要重新给他们炼制丹药。

    之前炼制的疗伤丹药,针对结丹期有奇效,对这金丹境可就不行了。

    炼制丹药,就需要药材,自己已经问太师要了不少丹药了,不好再问太师要。

    这位羿家主身为羿生的父亲,给自己提供点药材应该不过分吧。

    只是自己要如何开口呢?

    怎么说,自己也是羿生的师父,直接开口似乎有些不太好。

    所以,还是得先让羿生父亲,看到羿生的提升才行,看到自己徒弟的实力才行。

    羿千城看着同样满是笑容的曹振,大脑飞速的转动起来,自己怎么才能拉近和这曹峰主的关系呢?

    他正思索着,曹振的声音再次传来。

    “羿家主,你看,刚刚的房间也毁了,能不能再给我们准备一间房间。”

    羿千城顿时反应过来连忙道:“对,对,曹峰主和贵弟子一路舟车劳顿,一定也是累了,需要休息,我这便令人打扫一间上好的客房。”

    曹振连连摆手道:“不用太好的房间,随便一间就好。”

    羿千城正想着怎么交好曹振,怎么可能准备差的房间,再说,他羿府,除了下人们的房间,就没有那些普通的房间。

    他自然不可能让曹峰主这样的贵客住那等房间,很快,他让人打扫好了一间上等的房间。

    曹振已是说不用打扫,毕竟,一会这房间十有八九又要炸掉,可羿千城非要让人打扫。

    他也不好再说。正好,他如今只是结丹期,以外道金丹辅助弟子突破,却也是消耗不少,也需要休息一下,正好趁此机会休息了。

    过来一会功夫,房间打扫好之后,羿千城终于知道,曹峰主为什么说,随便准备一间房间便行了。

    曹振,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房间,而是叫着他第二个弟子,言有蓉一起走入了房中。

    羿千城一时间,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双目紧紧的盯着已经关紧的房门,刚刚曹峰主就是让他的弟子泠溪走进了房中,然后,泠溪突然间突破成为了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存在。

    如今,曹峰主又叫了一个弟子进入房间,那么一会,会不会,这另外一个弟子,也变成了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不,不用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他听说过,十异象金丹大圆满乃是天才中的天才方能做到的,那种太难得了。

    便是如同十大仙门那样的宗门,一个门派之中,也不过就几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天才弟子。

    他也不奢求,曹峰主的这个弟子也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只要是金丹大圆满,那也足够强了。

    至于一会再炸掉房间?

    一间房子罢了。

    别说一间,一次炸个十间,一百间他都不带心疼的。

    无非就是钱嘛?

    他羿千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镇仙皇朝不追究的话,如果他的女儿能够突破到金丹,突破一颗金丹,他炸一座城,突破一颗金丹,他炸一座城他都乐意。

    羿千城,这名字那可是起的一点都没有错。

    他羿家的生意,还真遍及上千座城!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家丁迅速跑到院落外,看着自己的家主叫道:“家主,外面突然来了许多的仙人,他们团团的将我们的门口围住,好像是想要看什么。另外,还有一个人说,他是四宝峰的弟子。”

    “四宝峰的弟子?那一定是三师兄了。”羿生不等自己的父亲开口,便向着门外叫道:“还等什么,还不快快请三师兄进来,算了我自己去请。”

    “回小姐,小人已经带那位仙人进入府中的客房,小人这便将贵客带来。”下人很快离开。

    而羿生已是看向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刚刚师姐突破的动静太惊人了。

    想来那些人应该是各大仙门在京城的弟子,他们好奇,所以想来看看是谁突破了,是什么情况,父亲不用担心。”

    “放心,为父没有担心,这里可是京城,没有人敢在这里造次的。”羿千城说着回头看向前方,脸上露出一道诧异之色,他的视线中,两道人影在家丁的引领下走了过来。

    两个人,不是说一个人吗?

    羿生等人也看到了前来的两人,顿时,几人纷纷面露正色,向着来人的方向一礼叫道:“师娘。”

    师娘?

    羿千城又呆了一下,所以说,羿生的师父已经婚娶了?不是,在修仙界好像叫有道侣了。

    如此一来,自己便更放心了。

    羿生已经迅速向着他自己的父亲介绍起来:“父亲,这一位是我的三师兄,项子御。另外一位,是我们百峰宗,上十峰之一的朱雀峰的首徒梨珂仙子,同时也是我师父的道侣。

    对了,我们百峰宗不久之前刚刚百峰大比,其中师娘在斗法大比之中,取得了第一名,师娘也是一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

    又一个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羿千城脸上的笑意瞬间将他的眼睛都挤的几乎看不见了,如此一来,四宝峰的实力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

    如果交好了四宝峰,那岂不是说,到时候,羿家的背后等于站着两位十异象金丹大圆满的高手了!

    他笑容灿烂中,项子御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小师妹,十异象金丹大圆满可不只是师娘一个,你师兄我,同样也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