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章、优势在我-小说1993风华尽览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果能重来,我还要复读!”

    声音不大,但被说得咬牙切齿,而且悲愤:“凭什么我们就成了军训一年的最后一届?”

    房间漆黑,这是熄灯后的时间,被操练了一天的汉子们本该疲惫睡去。

    但卧谈会永不缺席。

    今天是1993年的4月1日,刚刚传到石门庄陆军学院的这则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所学校,有华国“西点军校”之称。

    92级的燕大新生,从去年9月便直接到了这里报道、举行入学典礼,然后就一直在这里军训。

    他们连燕大的校门都还没见过!

    就在几天前,上头终于同意了燕大和双旦的申请,从93级的新生开始,不必再军训一年。

    这让还得在这里呆到暑假的燕大92级新生们心里如何平衡?

    今天卧谈会的主题只能是这件事了。

    “反正都已经取消了,就算不让我们回学校,接下来也不该继续训了啊!我们是大学生,不是来当兵的!”

    “是啊,《新白娘子传奇》我才看了十二集,就看不成了!”

    “我好喜欢小青,啊啊啊!为什么我们还得受两个多月的罪?”

    “”

    只有一个人波澜不惊,那就是已经来到这个时空一个多月的宋阳。

    此时,他悠闲地享受着这慢时光。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

    天空蔚蓝,少女青涩。

    反正也无法离开这里,宋阳乐得先好好锻炼身体。

    重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事业与爱情吗?

    不不不,是身体啊!

    金钱和美女,不得用身体去享受?

    只要身体好,还怕青春少?

    宋阳不仅来到了1993年的春天,还拥有了一个同名的燕大新生身份。

    系统是没的,宋阳知足了。

    时代的南风刚起,此时生机勃勃,万物竞发。

    还要困在这里直到6月底怕什么?优势在我!

    “宋阳,你怎么不说话?睡着了?”

    说话的是同在中文系的老大哥,复读过三年了的浙省骚货董立明,语气中似乎对他没有附和意见有点不满。

    宋阳笑道:“老董,换个角度。等咱们回到学校了,还要跟93级的小妹妹们一起上课的。”

    “咦?”董立明豁然开朗,嘿嘿地笑起来,“有道理!”

    女同学们突然多了一倍的感觉,让已经被压抑了大半年荷尔蒙的年轻人们躁动起来了。

    “说起来天气又快热了,希望多下雨,那样匍匐前进的时候沙地软一些。”

    “你是担心这个吗?你那是希望女同学们的作训服被淋湿,我都懒得拆穿你!”

    “你们说接下来这段时间会不会管得松一点?”

    “松?呵呵,你忘了?马上就要准备结业的阅兵式了!”

    “啊”一声惨叫后,董立明再次幽怨地长叹,“我好想念小青。”

    宋阳经历过这个时代,但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

    这是一个纯真满满但也开始物欲横流的时代,宋阳愿称之为纯欲时代。

    现在,暂时出现在宋阳视野里的,是纯真的一面。

    他与其他同学一样参加着军训,过了几天终于轮到他在宿舍楼值班,这是仅次于周末轮流外出的美差。

    宋阳在桌子抽屉里放着几本杂志,这是他自己外出的时候买回来的。

    还有从学校里军人服务站买来的报纸。

    有这个时代的大势记忆,还得了解这个时代的细节。

    一本《华国经济信息》,一本《半月谈》,都是去年的合订本,再加上几本月刊。

    报纸则有最新的消息。

    度过这两个多月后,去燕大前还有一个暑假,宋阳在思考着怎么利用这点时间赚点钱。

    这个时间东哥正在民大里抄信封赚钱吧?再过个一年多,他就是民大第一个用大哥大的人了,宋阳也不能落后不是?

    抄一个信封赚6分钱,东哥抄了4万多封,多狠一人?

    他是真能吃苦,但现在也真没多强的视野与格局,不然后面不会把赚到的钱全砸进去做餐馆赔光了。

    翻开的报纸上,一个消息让宋阳呆了呆:《华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寻呼机在浙省平波市诞生》。

    波道,很有名气的品牌,做bp机起家的。

    宋阳正凝神看着,宿舍楼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心头一凛,这就是安排人值班的意义之一了。

    宋阳赶紧接听电话:“喂?”

    对面沉默。

    “喂?是哪位?”宋阳又问了一声。

    这时对面先传来一声没掩住的偷笑,随后悦耳的音乐声传了过来:

    “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很纯洁。可是我不能拒绝心中的感觉,看着可爱的天,摸摸真实的脸,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宋阳啼笑皆非:“外来妹同学,你也值班呢?”

    歌是这两年热播的电视剧《外来妹》的主题曲,所以宋阳开了个玩笑。

    这事他听说过,但没碰到。

    女生宿舍楼值班的闲得无聊,就打电话到男生宿舍这边来。

    打发时间,或者年轻的心正在萌动,谁知道呢?

    音乐还在放,正红得发紫的玉女甜甜的声音仍旧萦绕在耳边,宋阳同样起了年轻的心思:“你等一会,斗歌是吧!”

    说罢,他也遛回自己的宿舍,把大家伙偷藏起来的磁带找了出来。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用来播放一些通知和学习材料的收录机自然不能将声音放很大,宋阳把话筒对着音响。

    一首歌放完,对面又放了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宋阳还以《大海》。

    等对面放完《相思风雨中》,宋阳开口问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哪个系的?”

    对面没说话,宋阳望了望窗外重新长出茂密新叶的大树。

    啊,这该死的青春,太青涩了一点。

    “你那盘磁带里还有什么歌?”一个小小嫩嫩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带着点京腔。

    宋阳一下就听出来了,开口却笑问:“是不是想听没听过的啊?”

    这个听音乐需要靠收集磁带的时代里,通过别人的磁带来寻找没听过的歌是常态。

    军训的生活如此枯燥,书籍、音乐与闲聊是最普遍的消遣。

    她果然轻轻嗯了一声。

    宋阳露出促狭的笑容问道:“要不我唱一首给你听?”

    “啊?”她没想到这一出,语气里掩不住惊讶。

    宋阳清了清嗓子,缓缓唱道:“日出又日落,深处再深处。一张小方桌,有一荤一素”

    人间四月天,严冬压抑过的一切都肆意滋长。

    宋阳不知道电话那头是个什么样的女同学,电话那头的人也没猜到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

    很多人回看人生,遗憾的都是年少未达成梦想。到后来,年少成了他们的梦想。

    现在梦想成真,宋阳被操练了一个多月的身体,心态也已经在久违的集体生活中年轻起来。

    此时车马慢,此生还很长。

    不急,一切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