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72章 律所鄙视链,黎家家常事-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很多读者都在猜,猪脚今天会不会打脸大姨妈。开头姨妈各种看不起猪脚,然后猪脚忍无可忍自爆身份,我是帮王雨晴翻案的大律师张伟!大姨妈一开始不相信,各种嘲讽拉满,然后主角反手拿出事实,啪啪啪打脸大姨妈,我只能说这剧情确实很爽,作者菌是自愧不如。其实啊,我就想单纯写下日常,让脑子放松放松)

    “还没?”

    黎青荷听到张伟的话,眉梢一喜,但这表情却很快敛去。

    “小伙子,这怎么行呢,你不从东大毕业了吗,怎么还没找到好律所呢,我记得东大的教授们会给每一位毕业学员写推荐信吧?”

    “是啊,不过郑教授给我写的推荐信,是让我去一家法律诊所实习”

    “法律诊所?”听到张伟的回答,黎青荷微微一愣。

    在繁华的东方都内,律师事务所很多。

    作为龙国南部最大,同时也是新兴企业最多的城市,一个常驻人口超过2000万以上的特大级现代化都市。

    法律诊所那更是多的没边了。

    而在东方都法律界,律所的规模也有一套专业的分级制度。

    律所按照执业人数、律师胜诉率、客户好评率、公益案件接取率等等因素,以「司法监管委员会」的打分为考核标准,将所有的律所分为了小律所、中律所、大律所和顶尖律所四个级别。

    当然,除开这四个级别之外,还有个人办公室和法律诊所。

    个人办公室,顾名思义都是一个律师创建,服务的客户也基本是单对单。

    单独的律师也只能服务少数客户,所提供的服务有限,但能够单飞出来的律师,一般都有底气,都有案源。

    他们往往是大律所出身,带着最熟悉的客户单飞出来。

    而除开个人办公室外,还有专门以接取公益案件,做免费法律咨询的法律诊所。

    这类诊所往往吸纳的都是一些从律所淘汰,或者压根进不去大律所的小律师,一些刚从法学院毕业,甚至还在读的法学生。

    诊所以帮助客户处理小案件为目的,几乎无法盈利,依靠着委员会提供的补贴过日子,法律诊所单笔诉讼最高的赔偿额度也不会超过5万,能拿到的抽成同样很低。

    法律诊所内执业律师的人数一般不会太多,2-5人左右,并且诉讼水平不高,平日里的工作都是承接免费的法律咨询,或者一些轻罪类的法律辩护委托,工作内容都是代办些简单的个人业务。

    而除开个人办公室和法律诊所之后,当执业律师的人数达到一定规模,那就可以称为律所了。

    50人以下统称为小律所,有些律所加上雇员都不够50人。

    中律所执业人数则超过50人,并且加上其余雇员后,总人数也许会超过100。

    这里所说的雇员除开执业律师外,还有类似行政助理、案件调查员、专门的网络团队,运营团队等等。

    至于再往上的大律所,执业人数需要超过100,甚至有些律所达到了500人的规模,加上雇员的话人数就相当恐怖了。

    大律所是所有东方都律师事务所奋斗的目标,很多小律所都想要扩大规模,成为大律所。

    至于最上面的顶尖律所,正是东方都十大律所。

    他们本身都是大律所,雇员规模都超过500人,司法监管委员会在一众大律所之内,评选出了十大律所,以此来激励其他律所努力奋斗。

    不过自从这一套评级制度出现之后,十大律所的排名已经快10年没有变化了。

    而其中,金城律所一直都是十大行第一,名次就没有改变过。

    排名第一的金城,律师执业人数就超过500人加上内部雇员的话,律所总人数达到了2000人以上的规模,绝对是律所中的超级巨无霸。

    而且每年还有不少人都争相恐后想要进入金城律师事务所,他们都想着进入排名第一的顶尖律所。

    至于黎青荷,她所在的青木律师事务所,就是一家中律所。

    律所内执业人数超过50人,雇员总人数接近100,并且现在还在发展阶段。

    这也让黎青荷出门都多了些底气,因为她是中律所的合伙人,可以蔑视一切小律所。

    尤其是面对自家人,黎青荷更是有底气,她会在妹妹黎青花面前展现出傲慢的高姿态,连带着黎青花的家人也在此列,就比如现在,面对着张伟

    “小伙子,你说的郑教授莫非是郑前,他居然推荐你去法律诊所实习?”

    当听到张伟的话后,黎青荷果然找到了优越感。

    “这可怎么行呢,法律诊所是什么,一群法学院学生写毕业论文,几个三流律师混日子的地方啊,你去了岂不是跟着他们一起混日子?”

    如果说律所存在鄙视链,由高到低的鄙视链,那么法律诊所绝对是所有律所都鄙视的存在。

    稍微有些本事的律师,都会避开法律诊所,那里就不是自己应该待的地方。

    这也让很多法律诊所,只能吸纳一些法学生扩充门面,人员的流动性很大。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某种恶性循环。

    “大姨,法律诊所怎么能是混日子的地方呢,他们不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大众吗,您这就言重了吧?

    “而且,我之前就和东大合作的法律诊所挂名,专门接一些公益类的案件处理,倒是也得到了锻炼啊!”

    之前接取案件,他都是挂在法律诊所名下。

    林晓案、唐春风案、王雨晴案都是如此。

    不过诊所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家律所有个实习律师这么牛逼吧。

    张伟看着黎青荷,内心却呵呵冷笑。

    他看出来了,这黎青荷是想在自己身上找优越感呢。

    “哼,更好的服务大众,不过是给一些出不起律师费的人打官司的地方,钱都赚不到几个,能有什么搞头!”

    黎青荷呵呵一笑,一脸鄙夷:“小伙子,听姨的,别去什么法律诊所,去了你还怎么在东方都律师界混出头,可能你一辈子都只能当个默默无闻的小律师了”

    默默无闻的小律师?

    张伟心里头嘀咕,可能我现在的名气比你们律所都大呢。

    不对!

    如果他现在名气真的很大,那么自己说出名字后,对方应该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才对。

    可黎青荷显然没有听说过张伟的名字,这说明他的名气还不够大,起码还没办法震慑住这位未来的大姨。

    张伟只能顺着对方的话头,顺势而下:“那听姨的意思,我应该”

    但他心里头清楚,这黎青荷下一句话,必然是搬出自己所在的律所来吹嘘。

    “小伙子,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么姨也不瞒着你,我们青木目前正好在招人,看在小月月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一个去我们律所面试的机会!”

    张伟内心快要吐了,你丫的目的也太“单纯”了吧,不就是想显摆自家律所吗?

    “我和你说啊,我们青木律师事务所,那可是东方都城北区有名的中等律所,执业人数接近60人,在城北区一带口碑贼好,今年一年我们就接了城北区超过20%的个人诉讼案件,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我和你讲哦,整个城北区的居民,提到我们青木啊,那可都是顶呱呱”

    “呵呵,20%,还只是个人诉讼案件,其他的诸如商业诉讼,企业项目呢,你怎么不提一下?”

    “而且还只是城北区,你这有什么好神气的,感觉自己牛逼轰轰,飞上天了?”

    张伟在心里头一阵鄙夷,这黎青荷就差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看着越说越兴奋,鼻孔都快要翘到填上去的黎青荷,张伟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咳咳”

    最后,张伟没有开口,反倒是未来岳父夏东海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黎青荷的“吟唱”。

    “青荷啊,人家小张不是还没考虑好吗,你这就吹嘘自家律所了,也许人家不去法律诊所,可能会进入更大的律所也说不定呢?”

    夏东海就是典型的老实人,他看出张伟“面露难色”,以为是被黎青荷说中了痛点,赶紧来救场。

    对于张伟,夏东海虽然也有些被女儿突然找了个男朋友这件事给惊讶到了,但他就比黎青花宽容许多。

    得知张伟毕业于东大法学院,长得又特别“踏实”后,他对张伟其实没多大反感,本能的将他当成自己“未来女婿”来看待。

    所以作为长辈,自然要帮衬一下。

    “妹夫,你懂什么!”

    对于夏东海,黎青荷其实也是看不起的,年纪一大把,却还是武协的一个外勤,所以听到对方的话,她自然是哼了一声。

    “在咱们东方都的律师界,可是有着一套不成文的规矩,除非特别厉害的新人,否则要加入大律师行,那可是千难万难的,你一个外行人瞎逼逼什么呢!”

    黎青荷打击了夏东海一句,接着对张伟道:“小伙子,要证明新人厉不厉害,法学院教授的推荐信就是敲门砖,人家教授说你行,那你就行。说你不行,那你自己的感觉再良好也没用,你就只能加入小律所,或者进入法律诊所干杂活。”

    “小伙子,机会可只有一次啊,我们青木可是中等律所,如果没有我这个合伙人帮你说句话,你想要加入中等律所,可能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积累才有资格吧!”

    她言外之意就是告诉张伟,郑教授都让你去法律诊所实习了,那你也要清楚自己的份量。

    一个只能去法律诊所的新人,现在我们青木律师事务所给你抛出橄榄枝,你可得好好考虑清楚不是?

    这机会,可只有一次!

    “小张啊,大姐说得也不错,与其在法律诊所混日子,还不如去黎家的青木律所试试看呢”

    夏东海就是典型的老好人,见黎青荷说得也有道理,这态度自然就往那边拐,也算是为张伟考虑。

    说实话,张伟对青木律所没什么兴趣,因为这就是一家外环城北区的中等律所,压根就没吸引力。

    但黎青荷毕竟是夏千月的大姨,夏东海也好像在为自己说话,他也没办法直接拒绝。

    “既然夏叔叔都这么说了,要是我再拒绝姨的好意,那我就颇有些不识抬举了。”

    张伟连忙恭维了二人一句,接着装出一副认真思考过的姿态,衡量道:“那要不,我过几天就去看看,也算是瞻仰一下青木律所的风采?”

    “哈哈哈,说得好,你这小伙子还挺会说话的啊!”

    黎青荷听到张伟的吹捧,那是笑容满脸,暗道这小子会说话。

    她心情大好,也没听出张伟话里头的敷衍,而是哈哈笑道:“你也别过几天了,就下个礼拜一吧,来我们青木看看,我正好安排人来给你面试!”

    说着,她像是命令一般给张伟做了决定,并且看向自己的女儿黎菲菲。

    这丫头,从进入家属楼开始就一言不发,全程都在玩着手机。

    只有刚才黎青荷询问张伟情况时,她才抬了一下眼皮子,但听到张伟要进入法律诊所时,她就又继续专心玩手机去了。

    “小张啊,你有车吗?”

    “还没有呢,主要是驾照都没考”

    张伟无奈,他其实是会开车的,但原主胆子小,没考驾照。

    “这样啊,那要不你留个地址,礼拜一我让菲菲过来接你一趟吧?”

    “妈,我礼拜一没空,约了人的!”

    黎青荷本要让女儿黎菲菲出马,但后者一脸不耐烦的拒绝了。

    张伟看得出来,对方可能就没有约人,这是临时编了个借口。

    “这样啊!”

    听到女儿都这样说了,黎青荷想了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张伟。

    “那这样,小张,礼拜一你自己过来,我们青木律所的地址就在名片上,你过来了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在律所等你!”

    见对方都这么说了,张伟想了想,也只能去一趟了。

    大不了,自己面试时整点幺蛾子出来,让青木拒绝自己吧。

    咔!

    房间的门打开了。

    就见黎青花和夏千月一前一后从房内走了出来。

    看架势应该是黎青花训斥过了夏千月,后者的樱桃小嘴很不服气的噘了起来。

    夏千月偷偷坐下,还朝张伟十分俏皮的眨了眨眼。

    而黎青花,面上还有一丝怒意未消,显然是对于女儿突然带着男朋友出现这一事很不满。

    她看着张伟,深吸一口气后,忍不住道:“你就是小张吧,我听闺女说了,你是法学院的?”

    “岳母大人,我是啊”

    “妹妹啊,我和小张已经说好了,让他下个礼拜一来我们黎家的律所面试,如果没什么大问题的话,让这小子来我们家律所实习吧。”

    张伟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没想到黎青荷突然抢话。

    “去青木?”黎青花听到这个消息后,微微一愣。

    但随后她看向张伟,一脸不耐烦:“什么岳母,你和我家闺女八字还没一撇呢,不准叫我岳母!”

    “那行吧,黎阿姨”张伟无奈,但也只能改口。

    “妹妹啊,你也是的,不要吓着人家小张!”

    一旁的黎青荷且不满黎青花的态度,用一种略带训诫的语气说道:“人家小张起码也通过了法考,成了律师啦,将来就算在我们律所混不出头,靠着小月月这层关系,那也是能当一个初级合伙人的。”

    听到黎青荷的话,尤其是“通过法考”这四个字,黎青花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她黎青花当年也和黎青荷一样,姐妹俩都是法学院的学生。

    可惜她没有通过法考,再之后的几年每年都去补考,但每次都没有通过。

    最后黎青花进入了法院,但只能当一个法庭书记员,这法考也成为了她心中的一根刺。

    每次黎青荷提到此事,并且表现出那种聪明人的优越感,都让她骨鲠在喉、芒刺在背。

    但偏偏,这件事又让她无从反驳!

    想到这个,就很气!

    “哼,年轻人现在不教训一下,等我彻底老了,那就教训不动了!”黎青花冷哼一声,意有所指。

    她既然心中不爽,那对待张伟的态度也就自然十分不客气。

    “妈,我饿了~”

    见场面有些僵,一直没说话的夏千月终于行动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肚子,表情无奈。

    张伟一看墙上的挂钟,才发现已经到饭点了。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找了个男朋友也不通知我一声,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黎青花见自家闺女叫饿,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但还是起身走向厨房。

    不一会儿,厨房内就响起了炒菜煮饭的声音。

    黎青花虽然出身黎家大户,但这些年嫁给夏东海之后,不工作的时候就是家庭主妇,负责照顾夏东海和夏千月父女俩。

    “小张,你喝酒不,要不咱们整两盅?”

    “叔叔,我不喝酒,没学会。”

    见夏东海想要取酒,张伟连忙拒绝。

    虽然谢老丈人的酒很没礼貌,但张伟不打算为了夏东海破例。

    他张大律师不抽烟,酒也是浅尝即止,而夏东海明显不打算只是喝几杯,对方很可能想要来一次酒后看人品的测试,张伟可不敢落下把柄,只能委婉拒绝。

    “现在的年轻人,不喝酒的少了啊,不过也挺好,省的喝酒误事!”黎青荷见此,倒是笑了一声。

    而一旁的黎菲菲听后,墨镜下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不喝酒的男生,她觉得特别没意思,所以看张伟的目光愈发嫌弃。

    这就是一个想要攀附他们黎家的穷小子,这样的人也就自己表妹能看上了。

    厨房内,也飘出了饭菜的味道。

    “这手艺,不行啊”

    张伟在心里头嘀咕了一声,立马起身站了起来。

    “阿姨,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做饭呢,我来帮你吧!”

    张伟连忙走进厨房,打算露一手厨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