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71章 周末见家长,大姨妈来了?-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与张伟这边开开心心不同,地检总部可是愁云惨淡,气氛无比压抑,让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因为他们又一次败了,而且还是败给了同一个人。

    他们败给了张伟整整三次!

    第一次,谭莹莹输掉还情有可原,毕竟她也是新人。

    第二次,王灿输掉,还可以说是输在了大义上。

    虽然最后王灿付出了代价,也做了一些不理智的行为,但地检总部还是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这第三次

    不得不说,这也是地检总部最丢脸的一次。

    他们不仅派出了助理检察官,曾经的王牌公诉人,还有重罪科办公室绩效前三的赵静辅助。

    结果两个打一个,居然还输了庭审。

    为什么他们找不到真相,为什么是张伟找到了真相,这件事也让人深思

    一想到王雨晴案的卷宗,会被记录在东方都法律庭审的文件卷宗中,他们地检总部被对方这件事,也将会尽数被记录下来。

    整个地检总部都恨得牙痒痒,既有对张伟的无奈,也有对此案的羞愧。

    赵春明办公室。

    “是是是,我们一定认真找到错误,我们一定”

    “检察长您息怒,我们已经在反思了,这次的庭审我承认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的失职,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是是是,您那边压力很大,我们明白,这次的案件地检总部确实要表态,稍后我就召开发布会,对这次案件的嫌疑人王雨晴发布公开道歉,是是是,我一定办妥”

    “我知道,法庭那边已经先道歉了,但法官是在庭上道歉的,我们召开发布会,更加隆重一点”

    “对对对,您请说,我们一定牢记在心”

    赵春明此刻,就差将自己的一双腿跪在地上了。

    事实上,如果检察长真来了他办公室,他说不定还真会跪下。

    他可能会来一招猛虎落地式,请求原谅!

    可惜,电话中你再表态,都没有当面解释的效果强。

    他只能在电话里不停赔笑,放低姿态,承认错误

    十几分钟后,赵春明才放下电话,脸上的讪讪表情飞速敛去。

    他走出办公室,门口已经等候着两个人了。

    王雨晴案的首席公诉人黄芳,以及次席公诉人赵静。

    她们两个就像是犯错认罚的孩子一般,站在门外,低着头。

    “正好,你俩都在啊,省的我去找你们了!”

    赵春明阴沉着脸,看着二人,平静外面下,犹如即将喷发的火山。

    “你们知道!你们两个这次犯了什么错误吗!刚才检察长给我打电话!你们知道我”

    他刚开口咆哮,话才说到一半,重罪科的办公室就被推开了。

    赵春明刚到嘴边的话,只能硬生生憋了回去。

    “你们是什么人!”

    他看着走进办公室的人,一脸怒容斥责道。

    来人不多,只有五个人,都穿着西装,表情严肃。

    “我们是司法管理委员会调查组的,近日收到举报,就王雨晴一案中出现的视频证据,希望请首席检察官黄芳和次席检察赵静配合调查,这是委员会批准的调查令!”

    领头之人是丝毫不惧赵春明的脸色,直接掏出了调查令来。

    听到来人的身份,重罪科的其他人全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委员会真派人过来了。

    “委员会的调查组,是那个小鬼吗,他居然真敢举报我们!”

    听到来人自报家门,赵春明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你们想岔了,我们接到的投诉来自市法院办公室,是主审法官的投诉!”领头之人倒也没有隐瞒,直接道出了缘由。

    市法院办公室,是庭审的主审法官投诉的?

    居然不是张伟举报的,这倒是出乎赵春明的预料。

    “黄芳检察官,赵静检察官,请你们配合调查,和我们走一趟吧!”

    来人直接当着赵春明的面,带走了黄芳和赵静,无人敢阻拦。

    没办法,这调查名正言顺,还有委员会签署的调查令在呢。

    如果他真阻止的话,也算妨碍司法,也要被带走。

    看着要被训斥的手下人被带走,赵春明的脸就和寒冬般渗人。

    不过他这次是有火发不出,因为要骂的人被带走了,还能找谁发泄呢?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如果接下来在遇到张伟的案子,你们务必要给我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大声点,都没吃饱饭啊!”

    “听清楚了!”

    “哼,那就这样吧,气死我了!”

    赵春明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而一众检察官们,只能面面相觑,不敢再出声。

    “哼,谁让你不选我的!”

    只有肖百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嘴角微扬,美丽的脸庞有些幸灾乐祸。

    “叫你赵春明没搞清楚案子的来龙去脉,活该被张伟找到真相”

    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偷笑,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她居然是站在张伟的角度说话了。

    或者说,是站在了正义的角度,真相的角度。

    转眼间,周末到了。

    “二闺女,今天我要去见大闺女,就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二楼房间外,张伟敲了敲门,提醒一声。

    “滚!”

    房间内的赵潇潇,已经懒得吐槽了,满腔愤怒化为一个字,干净利落。

    张伟嘿嘿一笑,走出了林府。

    “小张,恭喜你啊,官司赢了!”

    门外,赵青岩依旧在浇花,看到张伟出来后,笑着打了声招呼。

    “谢谢赵叔了,没有你的帮助,我也没办法赢啊!”

    张伟同样道谢一声,这倒是实话。

    如果不是赵青岩提供的黑科技,还有数据恢复的帮助,加上赵潇潇的黑客技术,这案子还真棘手。

    “我们不过是锦上添花,你小子的庭审我看了,那简直是行云流水,无懈可击,居然当庭让真凶自爆,一般律师可没有这个本事!”

    赵青岩说着,察觉到张伟的穿着。

    这小子居然穿了一套新西装,打着领导,看上去像是某种保险业务的推销员。

    “小张啊,你这是打算去求职?”

    赵青岩试探性的问了句,可随后就想到,今天不是周末吗?

    去求职的话,不都得是工作日,否则人家不上班吧?

    而且周末,法院也不开庭,你小子穿这么正式干什么?

    “没啊,我去见大女朋友,对,女朋”

    张伟刚想说“大闺女”,但连忙意识到问题,赶紧改口。

    “哦,那个叫小夏的女孩子啊,我懂了”

    赵青岩立马会意,朝张伟露出了和蔼笑容。

    “去吧,去吧,年轻人就要多出去玩玩,东方都别的没有,玩得地方就多了”

    “那再见了赵叔,您周末好好休息哈”

    张伟告辞,直奔和夏千月的约定地点。

    所谓的约定地点,其实就是夏千月住的地方,也是武协的家属楼。

    武协家属楼位于东方都内环,并且靠近东方都最有名的城中村。

    这里一大片区都是老城区,说白了一栋栋全都是老破小,最高三层的平地小楼房,再过几年估计都要成危楼了。

    不过别看房子破,这里随便一套老破小都价值千万,谁让它们都是东方都内环的房子呢。

    照理说这里是黄金地段,完全可以开发商业配套。

    但这里的房子太多,每一套都要上千万,几千户人家加起来得要上百亿资金。

    龙国几乎没什么地产开发公司能随随便便就拿出上百亿来开发,所以这里的房子可是真心拆不起。

    而紧邻城中村的,就是武协的家属楼,这里的房子开发的早,也有快二十多年的历史了。

    遥相那时候,东方都房价还没起飞,内环也不算热闹,当时除了武协也没人要这块地。

    最后还是武协买来盖了家属楼,算是便宜了自己人。

    家属楼小区,大门口。

    夏千月今天穿得是白色的羽绒棉服,白色长袜包裹着修长双腿,搭配上一双银色棉靴,倒是有种小家碧玉的味道。

    “张伟!”看到张伟靠近,她高兴的挥了挥手。

    “憨憨,这都快二月天了,你还在外面等,不冷吗?”

    “不冷啊!”

    夏千月挥了挥手臂,做出一副我不怕冷的姿态。

    张伟知道这是实话,夏千月体质强悍,在学校里就没有缺勤过一天。

    但她不知道,只要自己说一声冷,男孩子就会脱下外套给你穿上吗?

    也许,这就是钢铁直女吧

    “对了,你家在哪儿?”

    张伟看了眼家属楼小区、

    发现里头密密麻麻的,少说得有好几十栋房子。

    “还不能进去呢,我大姨妈要来了!”

    “大姨妈嗯???”

    听到夏千月的话,张伟神色一惊。

    这丫头,居然要来事了?

    夏千月见张伟露出吃惊的表情,一脸不解。

    自己大姨妈要来,难道是什么很让人意外的事?

    但下一秒钟,她立马想到了一件事,大姨妈好像不止一个意思。

    夏千月秒懂。

    “你瞎想什么呢,我说的大姨妈,是我妈的姐姐,是我大姨要来了!”

    “哦,是这个大姨妈啊~”

    张伟露出恍然的表情,感情是真大姨妈要来。

    就在二人开玩笑之时,远处路口开过来一辆suv,并且停在了夏千月和张伟二人面前。

    张伟目测车得四五十万,属于高档车,小资一般还开不起,这说明车主人起码得是中产水准。

    车窗打开,一个带着大号墨镜的女孩探出脑袋。

    女孩看着年纪不大,和夏千月基本同岁,她朝着副驾驶座喊了一声:“妈,表妹在这里!”

    “哦,是小月月啊!”副驾座上,有妇女的声音响起。

    随后车门打开,一个穿着正装的妇女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看着四十岁上下,不过张伟猜测应该是保养的好,她眼角的鱼尾纹很明显。

    妇人看到夏千月,眼角之中藏着一丝高傲。

    “咦,律师?”

    张伟看到这个妇女的职业装打扮,还有对方手中提包的手势,以及打招呼的气场,就知道这是一个司法工作者,并且很可能是律师。

    这个妇人在张伟的眼中,大概是“略有水平”的级别。

    这种实力不算顶尖,但依靠自身的话,努努力也能做到小律所合伙人级别。

    “姨妈,表姐,你们好啊!”夏千月朝妇人和女人露出微笑,甜甜喊了一声。

    “嗯,小月月,快一年没见,姨妈都快要认不出你来了。”

    妇人打量了夏千月一番,对于张伟则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妈,外面冷,要说话咱们进去再说!”驾驶座上有人不满了。

    “也对,在外面也不是个事,那小月月,我们就先进去停车啦!”

    妇人显然是知道夏千月家在哪一栋哪一层的,她回到车内,车也就跟着开进了家属楼。

    张伟撇了撇嘴,低声朝夏千月问道:“岳母和姨妈的关系是不是很不好啊?”

    “张伟,你瞎说什么呢,我妈才不是你岳母呢!”

    夏千月娇嗔了一句,但还是解释道:“我妈和姨妈是亲姐妹,关系怎么可能不好呢!”

    “我看不见得吧。”张伟呵呵一笑,表示不赞同。

    如果他猜的不错,待会的见面可能会有让人尴尬的事发生。

    甚至于他已经预料到,待会一进门,就能够听到姨妈和未来岳母之间的

    夏千月家在家属楼4栋306室。

    当他们走到三楼时,隔着大老远就听到306里头传来了声音。

    “青花啊,不是姐姐说你,你看你还住在这老楼里呢,怎么不让你家老夏在外面买套房子啊?”

    “妹夫啊,你看看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当外勤,天天风春日晒的,哪有在办公室舒服?”

    “还有你们家小月月,不是我说,这闺女也大了,也该是时候找一个好人家了,你们要是接触不到青年才俊,要不我帮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工作你们也知道,天天接触的那多事大客户,千万资产的一些富二代,我还是认识不少的。”

    还没走到门口,张伟的嘴角就一阵抽搐。

    好家伙,这叫关系好?

    他还没敲门,但已经猜到里头会是什么情况了。

    咚咚咚!

    虽然门里头可能不欢迎自己,但张伟还是敲了敲门。

    房间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戴着眼睛,一脸正直憨厚的男人。

    如果张伟猜的不错,这应该就是夏千月的亲爹,武协老外勤夏东海了。

    “你是”夏东海看着面前的张伟,微微一愣。

    所幸,一旁的夏千月连忙开口:“爸爸,是我呀,这位是张伟,我同学。”

    夏千月本想说男朋友,但脸皮薄,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说是同学。

    张伟朝夏东海笑了笑,然后任由自己被夏千月拉进了屋内。

    家属楼的房子不大,70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内部空间有些紧凑。

    当张伟走进房间内时,就感觉到有三道目光死死锁定了自己。

    其中就有门口小区见过面的妇人和她女儿,还有一位穿着碎花家居装的妇人。

    张伟看着妇人,这位就是夏千月的老妈黎青花。

    黎青花和正装妇人有五六分相似,必是亲姐妹无疑。

    来的路上,张伟也打听了一嘴,正装妇人名叫黎青荷,她女儿叫黎菲菲。

    在黎青花和黎青荷这一代,她们还有一位大哥,名叫黎青木,换言之夏千月外公膝下有一子二女。

    至于黎菲菲为什么随母姓,因为黎青荷的老公是上门女婿

    总而言之,黎家就是这么个情况。

    “小月月,这是谁呀,不给姨妈介绍介绍?”黎青荷率先开口,问起了张伟的来历。

    “姨妈,他是”

    夏千月本想要解释一句,但张伟却直接一步上前,紧紧握住了黎青荷的手。

    “姨妈好,我是夏千月的男朋友,我叫张伟,刚从东大法学院毕业,是一名实习律师!”

    他说着,立马换了个目标,握住夏东海的手,“这位就是岳父了吧,小婿张伟,给你问好了。”

    说着,他还要去握黎青花的手,但后者先一步将放在桌上的手抽回,让张伟没有机会。

    听到张伟的自我介绍,黎青荷嘴巴微张,一旁戴墨镜的黎菲菲更是低头打量起了张伟,当发现张伟长得一点也不帅后,也就失去了兴致。

    至于夏东海和黎青花,更是万万没想到,这张伟居然这么主动,直接以女婿的身份来打招呼。

    “哟呵,小月月你这长本事了啊,这么快就找到男朋友了,我都还想着给你介绍对象呢!”

    反倒是黎青荷,最先反应过来,不愧是做律师的人。

    不过此刻要说最懵逼的,还数夏千月,她原本没打算透露,或者说这么早就透露张伟的身份。

    所以现在她的大脑,处于宕机之中。

    “小伙子,你叫张伟是吧,你现在这里坐一会,我拉着闺女进屋说说话啊”

    黎青花尽量用心平气和的语气,和张伟说了一句,然后拉着一脸懵的夏千月,走进了屋内。

    很快,房门关上,里头隐约传出了一些质问声。

    张伟的耳朵动了动,依稀能听到一些“那小子和你怎么认识的”、“你们交往多久了”之类的提问。

    当然,这更像是逼问。

    张伟微微一笑,没有在意这些。

    “小伙子,你说你刚从法学院毕业,下一步准备有什么计划吗,想好去哪个律所了没?”

    一旁的黎青荷可不管妹妹如何,反倒是问起了张伟。

    “还没呢”

    张伟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自己可能要去金城的事情说出来。

    毕竟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虽然有推荐信,但人家金城要不要也是个问题。

    所以他只能和黎青荷虚与委蛇了。

    至于一旁的夏东海,则是有些奇怪。

    因为他隐约记着,张伟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在哪听说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