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70章 王雨晴案后续,黑足的邀请-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武协总部。

    重案7组办公室。

    “妈呀,那小子赢了!”

    “队长,我就说嘛,那小子可以的!”

    “太棒了,张伟赢了!”

    “哦,天呐,这家伙好像扭转了奇迹!”

    重案7组的成员,全都围坐在电脑前,看着现场直播。

    当看到谭教授当庭咆哮,将一切都全盘拖出时,他们全都欢呼了起来。

    因为“真凶”都当庭认罪了,几百个人看着呢,这不绝地翻盘了。

    虽然夏千月十分高兴,但吴勇是第一个欢呼的,谁让他看好张伟这小子呢。

    老邢自然附和,接着夏千月也跟着跳了起来庆祝,一旁的阿妮也参与了进来。

    组员中,只有塔木没有看直播哦,甚至也没有笑,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保持着那副凶神恶煞的脸。

    不过吴勇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笑了。

    “今儿个高兴,走,咱们晚上继续烧烤摊,我请客,酒水管够!”

    “嘿嘿,队长真好!”

    塔木别的不喜欢,喝酒吃肉那可是大大滴积极。

    听到吴勇这么说,他也高兴了。

    不提7组这边欢天喜地,隔壁重案1组的队内气氛却有些凝重了。

    “林队,嫌疑人谭修文已经由市法院的庭卫押送过来了!”

    当手下队员向林若男汇报时,她却没有抓捕到嫌疑人的激动。

    因为这个嫌疑人,不是他们重案组抓到的,而是自己认罪的!

    虽然案子破了,杀害杨议员夫妇的真凶找到了,可这不是他们找到的。

    是人家辩方律师在庭上用一层一层的证据,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最后让这个嫌疑人当庭认罪,这才送到了他们这里。

    听到手下人汇报,谭修文被交付过来时,林若男的脸色其实并不好看。

    所幸她不是1组的队长雷虎,否则指不定要大发雷霆,无能狂怒呢。

    毕竟他们重案组抓捕的嫌疑犯王雨晴,可是妥妥的无罪啊,这简直就是打了他们调查科的脸。

    “想不到,我们重案组也有被人压的一天!”

    林若男感慨一句,带着手下去完成交接嫌疑犯的程序了。

    不过她也记住了张伟,记住了这个打他们重案组脸的家伙。

    东大,院长办公室。

    “这小子,真tmd牛逼啊~”

    杨清泉平日里以不苟言笑著称,但此时此刻看到宣布无罪的那一刻,他失态了。

    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单纯的激动。

    所幸这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看到他刚才因为激动爆了句粗口。

    “不得不说,小罗找了个好律师啊,这样的案子都能翻,这庭审水平和调查的力度,简直了!谁能想到他张伟只是我院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呢!”

    杨清泉不得不感慨,这张伟居然又一次创造了奇迹。

    “张伟,有成为顶尖律师的资质~”

    他感慨了一句,望向窗外,视线也随之飘向了远方。

    同样是东大。

    不过这次是另一间办公室。

    “草”

    郑前教授看着无罪宣判的那一刻,当即憋不住了,直接爆了句粗口。

    他心中的烦闷已经无限积压,终于到了爆发的那一刻。

    哪怕对面坐着人,他也忍不住了。

    所幸对面坐着的是袁栋,是自己人,无需顾及。

    “这小子为什么能打赢,我%&%!!!”

    郑教授抓起自己办公桌上的一个砚台,作势要摔。

    “教授,紫袍玉砚台,四万五啊!”

    袁栋看着那砚台,连忙出声阻止。

    听到手里的物件值四万五,郑教授的动作微微一顿。

    接着他小心翼翼放下砚台,然后一把抄起一个紫砂壶茶杯,就要狠狠的砸下去。

    “教授,使不得,那是我父亲从龙都求来的,15万啊!”

    郑教授表示,要不是这15万刺激到了他,这瓷器差0.1秒就脱手丢出去了。

    他只能将瓷器重新放回去,眼神一狠,走到角落的展览台上,抄起一个花瓶。

    不过郑教授在丢下去之前,还是看了一眼袁栋,眼中有询问之意。

    “这个不贵,8000”

    砰!

    花瓶应声落地,碎成了渣渣。

    “玛德,还不够,气还没有消!”砸了个价值8000的花瓶,郑前压根就没有消气,还想要再砸点什么东西。

    他走回办公室,从抽屉里抓起两个金属铁球,这是他锻炼手指灵活度的保健球。

    “草!”

    郑教授吼了一声,将铁球直接砸飞了出去。

    袁栋见此,连忙躲避,就怕被这铁球砸中,虽然这保健球很便宜,但毕竟是铁器,他脑袋可碰不起。

    咔嚓!

    铁球砸飞了出去,并且砸中了什么东西。

    袁栋看向办公桌,原来是保健球砸中墙壁后弹了回来,正好砸中了办公桌上的茶杯。

    “15万的茶杯,我的15万啊”

    这一次,换成是郑前教授心疼了,脸上肉疼不已,满腔愤怒转化成了悲痛,心痛犹如刀绞。

    “都怪张伟!”

    最后,郑前愤怒的喊了一声,对某人的恨意愈发强烈。

    张伟如果在这里,一定会大呼冤枉,你自己杂碎了自己的宝贝,怎么还怪我了呢?

    黑足律师事务所。

    因为张伟胜诉,除开郑前教授外,还有一个人也同样发火了。

    那就是黑足律师事务所的胡耀德,他甚至在看到张伟重新传唤谭修文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等张伟开始个人表演,拿出一项项证据指证谭教授时,胡耀德也跟着破防了。

    当谭教授当庭失控,将罪证全盘拖出时,他已经将面前的电脑屏幕丢了出去。

    “草!”

    胡耀德比郑前克制了一点,除了摔碎电脑屏幕外,倒也没有做出其他过激的举动。

    起码一个显示器不值钱

    但他阴沉的双眼,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地检总部是吃什么的,居然这都让那小子找到了破绽,我ctmd”

    胡耀德的双拳攥紧,指甲狠狠刺入了肉中,疼痛让他愈发的愤怒,他咬牙切齿,可却没什么办法。

    因为张伟不怕他胡耀德!

    胡耀德想要收拾张伟,可却找不到办法。

    突然间,一道灵光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来人!”他朝办公室外喊了一声,当即有一个助理匆匆走进办公室。

    “胡律师,请吩咐!”助理不去看地上摔碎的显示屏,而是恭敬行礼,等待命令。

    “去,替我拟一份邀请,就说我们黑足看中了张伟这小子,邀请他加入我们事务所!”

    “啊,胡律师,你,这”

    助理听到胡耀德的命令,当即就懵逼了。

    那个叫张伟的不是得罪了你吗,你怎么还要邀请他加入黑足呢,这不是本末倒置了?

    “你懂什么,那小子现在春风得意,我们黑足毕竟是十大行,邀请他加入那是看得起他,他怎么可能不同意!”

    胡耀德冷哼一声,直接打发走了助理。

    “张伟,现在我收拾不了你,但等你加入了黑足,我要拿捏你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原来,他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张伟压根就没打算加入黑足,甚至他早就已经挑选好了目标,就差一封推荐信了。

    而与某些破防的人不同,张伟赢了官司,很多人其实是高兴的。

    联合金融大厦。

    41层,杰西卡办公室。

    今天是庭审日,杰西卡让助理翠西推掉了所有预约,专心观看起了张伟的庭审。

    杰西卡慵懒的躺在柔软座椅上,当看到法庭宣判王雨晴无罪时,她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平板电脑。

    起身后,她简单伸了个懒腰,驱散身体的疲惫。

    看了这么久直播,虽然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困乏,甚至一开始还有些担忧,最后看到张伟绝地翻盘后,她更是同样激动了起来。

    “张伟,你总是能给我带来不可思议,你又一次创造了奇迹,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杰西卡走到窗边,欣赏着东方都市中心的繁华,目光却飘向了前方不远处的铁匠科技大厦。

    “不知道赵先生怎么样,你能被他看中,显然是依靠自己的本事”

    杰西卡猜的不错,赵青岩此刻也在看直播。

    铁匠科技,研发部。

    “好小子,这都能翻盘,不愧是小张啊,太厉害了!”

    看到庭审结果宣布,赵青岩忍不住哈哈一笑,原地拍起手来。

    一方面,他果然没有看错人,张伟这小子的能力简直离谱。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他的眼光,他就看出这小子不凡,没想到完成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翻盘的案子。

    “下次如果有案子,法务部那边要是不方便解决,看起来我也不用担心了,找那小子准没错!”

    “这小子的资质,妥妥的要成为大律师了啊,说不定都快比得上林家的那几位了吧!”

    赵青岩感慨了一句,也走到窗边,看向了市中心的另外一栋建筑。

    那栋建筑同样是摩天大厦,距离铁匠科技有些距离,并且中间有其他大楼阻挡,只能隐约看到大厦顶部有两个金色大字。

    “金城”,这就是那两个没被阻挡的文字。

    总而言之,庭审结束了。

    张伟告辞了罗飞翔教授后,直接乘地铁返回了林府。

    他走得很快,甚至轻车熟路的走了后面的消防通道,以至于媒体和一些想要结交张伟的律师都没有发现人已经走了。

    回到林府,张伟返回了房间。

    “咚咚咚!”可就在他刚躺下的时候,房间门却被人敲响了。

    “二闺女,找我啥事啊?”

    张伟连忙喊了一声。

    “哼,不要叫我二闺女!”

    房门半开,赵潇潇的小脑袋探了出来,有些生气,以至于露出了一颗小虎牙。

    “好的二闺女,知道了二闺女!”张伟嘿嘿一笑,嘴里调侃道。

    “你丫的”赵潇潇生气了,本来想说的话,也被愤怒取代。

    不过她虽然生气,但也知道张伟的脸皮厚,自己说不过他。

    “算了,本小姐也不想和你废话了,我下来就是恭喜你一声,哼!”

    赵潇潇丢下这句话,摔门回到了楼上。

    “二闺女这是面冷心热啊!”

    张伟则是嘀咕了一句,静静躺下,闭上了眼睛。

    他在今天的庭审中,消耗了太多了精力,需要打个盹恢复一下。

    当张伟养精蓄为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也就是周四了。

    他给自己和赵潇潇做了一大盆鸡腿粥,自己先没喝,而是把二闺女的那份送到了楼上。

    等吃饱喝足后,他这才走出林府。

    “张伟,恭喜你啊!”走到张氏武馆门口,张心舞好似早就等在了这里,向张伟恭喜一声。

    “小舞姐也看了直播?”张伟略显意外。

    还以为张心舞是个武痴,没想到也会看庭审直播。

    恰好此时,卢妈出门了,准备出去买菜。

    “小伙子,你是不知道,咱小姐昨天一整天都盯着电视看呢,最后你赢了官司,她都激动的喊了出来,可高兴啦~”

    “卢妈,你说什么呢!”听到卢妈这么说,张心舞俏脸一红,连忙羞愤似跑回了武馆内。

    “小伙子,不聊了,我要去菜市场买菜去了!”

    卢妈朝张伟笑了笑,也离开了。

    张伟则是摸了摸鼻子,有些惊讶,张心舞这个表现有些不对劲啊。

    这可不符合她武馆教习的身份,怎么变得和一个小女生差不多了呢?

    “算了,跑步吧,坚持日常锻炼,可不能松懈啊!”

    张伟想着,开始了日常的锻炼。

    当他跑步一圈回到林府时,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位快递员。

    “请问是张伟张先生吗?”

    “我是。”

    “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一下!”

    “推荐信莫非来了?”

    张伟看着快递小哥手中的包裹,连忙签了字,随后接过两个信封袋。

    他回到房间内,拆开了第一个信封袋。

    不出意外,第一份是罗飞翔寄过来的,里面有一份推荐信,还有一份说明信。

    罗飞翔告诉张伟,他已经和老朋友说好了,让张伟年后带着推荐信就可以去金城律师事务所报道了,每年年初都是各大律所招新的日子,金城在那时候也会进行第一次招新。

    “算算时间,也快过年了啊!”

    一月份上旬,张伟都在忙王雨晴的案子,二月份年关将至,今年也要走到头了。

    他刚才跑步,就看到四方门街道上已经张贴了春联,有些还挂起了大红灯笼。

    可惜,以往每年的年关都是一个人过。

    “对了,还有一封是什么呢?”

    张伟想着,又打开了第二个信封袋。

    结果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却一脸懵逼。

    这居然是一封招揽信,并且来自黑足律师事务所。

    信是以黑足事务所的名义发布的,上面只说了看中张伟的辩护能力,想要邀请他加入黑足事务所。

    内容倒是很普通,和一般企业的招聘信差不多,起码张伟没看出什么问题。

    不过他猜测,这可能是胡耀德的诡计。

    因为十大行一般不会这么主动招揽新人,甚至主动发起招揽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十大行高高在上,都是新人求着他们接受自己,你十大行突然改变态度去主动招揽,除非那个人有过人之处。

    张伟的表现,倒也算符合条件。

    但话虽如此,为什么偏偏是黑足邀请了他呢?

    不是西城,不是永杰,不是另外几家,偏偏是有仇人在的黑足?

    他怀疑这里头有胡耀德的意思。

    将自己控制在身边,然后暗中捅出一刀,将自己彻底灭掉

    张伟虽然不是小人,但却不妨碍他用小人的心思揣摩别人,尤其是胡耀德这种人。

    对方一看就是阴险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和贾美丽勾搭上,这里头要是没鬼,那才有问题呢。

    “嘿嘿,如果是之前,我可能还会考虑一下,毕竟黑足也是十大行,加入你们就等于跳过了新手村,比加入什么法律诊所要好一万倍,可现在嘛”

    张伟屈指弹了弹手中的推荐信,发出“哒哒”的连续脆响。

    现在的他,握着金城律师事务所的推荐信,还需要看黑足的脸色行事,简直笑掉大牙?

    我能加入十大行排名第一的金城,为何还要加入排名末尾的黑足呢?

    张伟将黑足的推荐信放在了桌子脚下,他正好缺一个东西用来垫桌脚,这封推荐信刚好合适!

    当天晚上。

    许久不见的夏千月给张伟发来了v信消息。

    夏千月:张伟,时间定好了,就在这个礼拜六,你可别忘了啊,答应过我的事!

    张伟:哦,去见岳父母嘛,我怎么可能忘了呢「坏笑」

    夏千月:你去死!「敲打」「敲打」「敲打」

    张伟:女侠饶命,小民知错了qaq「下跪」

    夏千月: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本女侠大发慈悲饶过你这一次,哼「噘嘴」

    张伟:好的,那么周末见咯「微笑」

    夏千月:周末见!

    放下手机,张伟嘿嘿一笑。

    周末还看是有的忙咯,居然要去见夏千月的家长。

    这可是一大步啊,不过他心里头有那么一丢丢的膈应。

    因为他一直将夏千月当做大闺女看,现在去见人家父母,这算什么?

    我是爹,对方也是爹

    干爹见亲爹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