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69章 谭教授破防,王雨晴无罪-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投影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了谭教授脸上。

    他穿着黑色卫衣,帽子遮住了小半张脸,但剩下来的部分,已经能够证明这个人就是他了。

    “谭教授,我想请问你,那天去邮筒投递邮件,你一共丢了几封信进去,是5封呢,还是5封呢,还是5封呢?”

    张伟嘴角笑嘻嘻,但问题却切入死角。

    谭教授张了张嘴,可惜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忘记了,对吧?”

    张伟居然学会抢答了,他笑了一声,然后环视全场。

    “不过没关系,你记不记得都无所谓,因为有人记得!”

    “还记得录像最开始的那家咖啡店吗,他们的服务员可记得你,在这里我用一下他们的原话:那个人谁啊,兜里揣着几封信,好像防贼一样?不就四五个信封吗,生怕别人要抢走似的,动不动左右张望,里头不会藏着钱吧?”

    张伟学着服务员,惟妙惟肖的模仿后,看着谭教授。

    “那天你太紧张了,喝个咖啡都这么不淡定,你说我要是请那家店的服务员过来,他们能不能认出你来呢?”

    谭教授现在已经坐立不安了,额头在法庭的灯光下反射着光亮。

    不止是他,听证席上也有人站了起来,是赵春明。

    他脸色狂变了数下,最后几乎是用最快速度冲出了法庭。

    因为他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这法庭他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老大离场,地检总部的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站起,开始离场。

    谭莹莹准备起身,但却被肖百合拉住了。

    “百合姐,我们不走吗?”

    “走什么,案件还未到最后一步,我要看完这场庭审!”

    对于留下来这个举动,肖百合不知道是出于对真相的执着,还是其他原因,这一点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肖百合拉住谭莹莹,目光却死死盯着法庭正中,那个正在侃侃而谈的人。

    她知道,这一次他们地检总部,很可能又要迎来一次失败,但无所谓。

    反正输得又不是她!

    控方席上,赵静也察觉到赵春明的离场,说实话,她心里头也想跟着主管一起离开。

    可惜她不能走,因为她是次席公诉人,必须要待到案件结束。

    至于黄芳,她的表现和谭教授几乎一样,都是坐立不安。

    甚至她额头上渗出的汗比后者还要多一些,脸上的妆都快化了。

    “谭教授,你还要在这里装糊涂吗,这次真的是铁证如山,你想狡辩都没机会了!”

    就在此时,庭上传来一声厉喝。

    张伟一改之前笑嘻嘻的姿态,朝谭修文怒斥一句。

    “现在我们有直接证据,证明你在13号晚上11点,在实验室无人的情况下进入培养室,并且在里面待了接近3个小时!这期间你做了什么,不用我多说,相信陪审团的各位都已经猜得出来了!”

    “然后就在第二天,也就是14号早晨,你在那个邮箱内投递了5封信,邮递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5封信分别送到了杨议员办公室和其他4处地方,这些信里其实都是你在当天提取出来的真菌粉末!”

    “所以,真正毒杀杨议员的人,就是你谭修文,你就是凶手!”

    面对张伟的指控,谭教授的脸部肌肉,已经抽动的快要失去控制了。

    控方席上,赵静和黄芳几次张了张嘴,但却没有提出反对。

    因为这就是事实,她们提出反对也没用,结果已经无法改变。

    甚至于作为首席公诉人的黄芳,现在像一个彻底丟了魂的人,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说我是凶手,你有什么依据,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谭教授此刻也彻底放下了架子,同样大声反驳起来。

    “你觉得我不知道吗,我对你可是做过了详细背景调查,你谭修文当年在国外的经历,我可都追查到了!”

    张伟说着,大步走回自己的位置,从桌上取出最后一份文件,随后大声道:“你谭修文年轻时在国外当过战地医生,腿部的伤也是因为一次救援行动而落下的,因为你见到了太多的悲剧,你归国后创立了附属实验室,带头做起了国际援助。”

    “我承认你的想法很伟大,你看到了太多的孩子因为没有抗生素,没有足够的药物医治,得传染病后在痛苦去死去,你想要救治所有人,这也是王雨晴博士,还有你的其他组员们的梦想,你们曾经都是一群拥有美好理想的人。”

    “但可惜的是,你得知了市议会打算削减实验室经费的消息,于是你和推动这项决议的杨议员产生了矛盾,甚至于在一年间,你多次与他在私人场合对峙,甚至让杨议员不得不请求法院对你下达了限制令,我说的没错吧!”

    “再之后过去了4个月,你没有再招惹杨议员,所以他取消了限制令,他以为你已经看开了,或者说想开了,没想到你居然在谋划着更大的行动。”

    “让我猜猜,他到底拒绝了你几次?”

    “或者说你到底去见了他几次,每次他都拒绝了你,他有没有想过你当时什么心情?”

    “你被拒绝这么多次,是不是积怨已久,恼羞成怒,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呢,谭教授!”

    张伟步步紧逼,字字珠玑,谭修文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谭教授,你给杨议员写过信,打过电话,甚至还去了他的办公室,我相信你对他的恨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多少次,告诉我们吧,他到底拒绝了你多少次,啊?”

    “谭教授”

    “够了,你不要再问了!”

    谭修文终于爆发了,直接站了起来。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都忘记自己去找过他几次了!”

    “这帮政客的骨子里都是为了政绩,他削减我们实验室的经费,还说要将这笔钱用在更加有利于东方都发展的地方!结果呢,他们用这笔钱投资了什么,投资了一块开发区,用来造游乐场,用来造酒店,用来造人工岛,观光设施,旅游区”

    “他们有没有想过,每年国外有多少无家可归的人,他们死于传染病,死于各种各样的真菌感染,死于我们不知道的疾病上,这笔钱用在我们这里,可以拯救多少人!”

    “他们不知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的眼里压根就没有这些人,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所以我无需再忍,我要让杨青瑞付出代价!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谭修文破防了,心理防线终于被张伟击溃,以至于失声痛哭起来,将心中对杨议员,对这一切的怨恨都喊了出来。

    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沙哑,变得声嘶力竭。

    张伟看着谭修文,问道:“那么除了杨议员,另外四个人呢,他们为什么也成了你的目标,提出决议的只有杨议员一人才对?”

    “哼,你觉得只有一个杨青瑞吗?”

    谭教授冷笑一声,脸色狰狞道:“他是主谋,但其他四个人,都是他的狗腿子!”

    “那记者就是第一个报道削减经费的人,他还发动媒体的力量,对这件事大加赞赏,称这是杨青瑞的政绩,对东方都的发展有好处,我艹他祖宗十八代,这些干媒体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第二个作家同样是见风使舵的小人,他在杂志发表了对我们实验室的抨击,对我所作所为的诋毁,在她的笔下,我成了一个毫无建树的废物!”

    “还有那两个商人,他们都是得利者,那笔本来该拨给我们的经费,结果用在了开发建设中,而他们就是承包商,我已经查清楚了,他们和杨青瑞关系匪浅,他们之间绝对有利益勾结,所以我要他们也付出代价!”

    张伟见对方将所有事情都捅了出来,心中虽然无比激动,但却面色不变,继续问道:“所以你选择了最偏激的做法?”

    “你懂什么,其他的办法我已经都尝试过了,如果不是彻底没有了希望,你以为我想要用那个手段吗?”

    “我尝试过了所有的办法,可又有什么用,他是市议员,而我在他眼中,只是一个空吃经费,毫无建树的废物,这句话还是他指着我鼻子骂出来的!”

    谭教授咆哮完最后一句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彻底瘫坐下来。

    他的脸色涨红,神色扭曲之中带着一丝癫狂,还有一丝悲愤,一丝痛苦,一丝不甘。

    “我也不想的,可他不听我的,我不到最后一刻,也不想用这一招的啊,我不想杀人,我只想救人”

    他说着,看向了被告席。

    “小王,当时我因为对杨青瑞的愤怒,所以失去了理智,但当我做出决定后,我又害怕了”

    “不过我的害怕,不是对杀人这件事的恐惧,而是对杀人后被抓的恐惧,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个替罪羊,找一个人替我死。”

    “那一天,当我打定主意要实施行动时,我用法子支开了三个组员,因为我知道他们都忙着其他事情,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支开。但唯独只有你,你一门心思扑在研究上,所以我特意篡改了一些数据,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加班加点留下来,重新做一次实验,将正确的数据记录下来,所以我才利用了你。”

    “小王,你是一个非常尽责的研究员,你对于科研的热爱,绝对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你是一个好研究员”

    谭教授说着,又看向了张伟:“还有一点,你也找了个好律师!”

    “我本以为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就连武协调查科和地检总部的人,我都骗了过去,没想到居然败给了你!”

    “那些个西装革履的律师,一个个都只要钱,听到地检总部的威名,他们都怕得要死,都想着让小王认罪。为什么她会遇到你,为什么你能够找到这么多的线索?”

    面对谭教授的质问,张伟只是笑了笑:

    “可能是我有那么一点‘空余’时间吧,所以我才能专心致志的帮委托人打官司,毕竟我相信她是无辜的!”

    “好一个相信她是无辜的!”

    “对了,谭教授,我还要谢谢你!”

    “谢我?”

    “对,谢谢你帮我交出了一份无懈可击的结案陈词!”

    谭教授终于认命,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花板,陷入了久久的呆愣之中。

    张伟看着他,又看向了审判席上的淡定哥。

    “法官阁下,对于谭教授,我已经没有其他问题了!”

    “行吧!”淡定哥点了点头,随后吩咐左右:“庭卫,将证人谭修文带去调查科重案1组,顺带将庭审的记录也送过去一份,林若男副组长知道怎么处理。”

    两名庭卫出列,押送着谭教授离开了。

    吩咐完毕后,淡定哥看向张伟:“辩方律师,你还要进行结案陈词吗,鉴于刚才证人的证言,我相信可以直接跳过这一步了吧?”

    “法官阁下,我还有一些话想要说,希望你成全!”

    “行,舞台给你,注意收敛一点啊,别太过分”

    淡定哥此刻也笑了,随口打趣了一句。

    张伟走到陪审团面前,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朗朗开口:

    “在座的各位,你们难道不羞愧吗?”

    “污蔑一个无辜之人,媒体上更是大肆报道,她王雨晴就是杀人凶手,你们难道不羞愧吗?”

    张伟指着王雨晴,看向听证席上的媒体。

    “媒体的各位,你们难道没有一点良知吗?你们知道我的委托人,在这几天遭受了多少的心里压力吗?”

    “就是这样一个为了科学,怀有远大理想的人,却在你们的笔下,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凶徒,你们难道就一点也不羞愧,一点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我看了新闻,也看了头条内容,你们之中没有一个人为王博士说过一句话吧,你们的报道篇幅都是什么,用的是什么字眼来形容她,‘杀人凶手’、‘绝命毒士’、‘法外狂徒’,还需要我再重复吗?”

    “你们难道为了那点流量,可以完全没有道德底线,活生生去冤枉一个好人吗?”

    “既然是这样,那我今天就要大声的告诉你们,王雨晴王博士,她不是杀人凶手,也不是绝命毒士,更不是什么法外狂徒,她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研究员,一个工作努力认真的科学家,仅此而已!”

    “我对于你们的行为,鄙视,鄙视,还是tm的鄙视!”

    张伟最后吼出了这句话,喘着气,走向了辩方席。

    听证席上,所有媒体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一次,他们栽了!

    被张伟吼,他们也没办法辩驳,因为他们已经被事实打脸了,谁敢说话,谁就找死!

    “现在本庭宣布,暂时休庭,等陪审团商议之后,宣布判决结果!”

    淡定哥虽然知道,这些话也是多余的,但该有的过程还是得有。

    法庭嘛,必须要严肃!

    他朝陪审席示意了一下,所有人起立后,跟着他一起进入会议室。

    这个过程并没有多久,甚至都不到10分钟,他们就出来了。

    最后,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

    全场都等待着宣布。

    被告席上,王雨晴的表情无比激动,耳边仿佛已经响起了那个声音。

    首席陪审员站起,当庭宣布道:“关于被告王雨晴的两宗谋杀指控,公共场所投毒指控,以及其他所有指控,经陪审团商议,这些指控全部不成立!”

    “不成立”三个字响起,王雨晴终于欢呼了起来。

    “谢谢你,张律师!”

    她和张伟激动的拥抱了一下。

    “别,你要感谢的是罗教授,我只是尽了我作为律师的义务而已!”张伟连忙提了一嘴。

    “太好了!”

    听证席上,罗飞翔也仰天大喊了一声,振臂高呼,心情无比激动。

    他发誓,除了当年考上法学院之外,这辈子最开心的就是今天了!

    “等一等!”但就在此时,法官淡定哥却喊住了所有人。

    只见他摇着头,从审判席上站起,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王雨晴的面前。

    他先是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眼神看了张伟一眼,然后朝着王雨晴深深一揖。

    “王雨晴博士,我仅代表我们的司法系统,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因为我们被眼前的证据懵逼,没有发现真正的凶手,让你蒙受了不白之冤,我在这里替他们给你道歉了!”

    张伟心中一愣,这句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他这才想起来,淡定哥之前在唐春风案中,好像也是用类似的句式跟他委托人道歉的。

    随后,张伟感受到了冷冰冰的视线,正是来自淡定哥。

    “你小子,下次别让我参加你的庭审,我这老腰要承受不住了!”

    “法官阁下,瞧你说的,你身子骨硬朗的很呢。”

    张伟连忙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

    可惜淡定哥不吃这一套,道完歉之后他就头也不回离开了。

    没办法,又一次当众道歉,他回去又要写结案报告了,还要和首席法官解释一番。

    他太难了呀

    “张伟,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最后的结案陈词,可让我扬眉吐气的一回,那些个媒体人,他们的脸臭的都”

    罗飞翔握着张伟的手,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不用谢我,罗教授,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张伟则是连忙抽开自己的手,然后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的。

    不过这番推辞,在罗飞翔眼中就有些装逼了。

    但也没办法,谁让这小子有本事,打赢了官司,做什么都是对的!

    “对了,你们还有事吧,我就不打扰了!”

    张伟看出罗飞翔和王雨晴二人有事要谈,也就不打算当这个电灯泡了。

    “你小子”罗飞翔心中感激,但也不好说什么。

    “对了,罗教授,推荐信别忘了写啊,虽然我不是很在意,但你可务必要记得啊,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你小子别的倒不放在心上,这件事还惦记着呢!”

    罗飞翔笑了笑,接着大声回道:“放心,这件事一定不会忘了你的。”

    “那就好,不过别把我的事都写出来,我想低调一点,记得啊,低调一点”

    张伟说着,人已经走出了法庭。

    罗飞翔的耳边,就只有“低调”两个字。

    “这小子,看起来是打算扮猪吃老虎吗?”

    不过张伟有什么要求,他罗飞翔是一定会照办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