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68章 张伟连番爆猛料,凶手竟然是……-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用真菌毒杀杨议员夫妇的凶手就是你吧,谭修文教授!”

    张伟几乎是指着谭教授的脸,说出了这句话。

    此言一出,全场人都吃了一惊。

    好家伙,这是找不到其他人,所以直接甩锅给谭教授了吗?

    亦或者,这小子真找到了证据?

    而证据直指这位谭教授是凶手,他胸有成竹?

    反正不管是啥,今天必然有大瓜可吃!

    这是很多人的内心想法。

    坐等吃瓜

    “反对!”

    对于张伟的指证,控方席有人站了起来:“律师在自己作证!”

    不过这一次,不是黄芳,而是次席的赵静。

    因为黄芳好像慢了半拍,或者说刚才视频的影响,让她的思考有些跟不上,所以次席的赵静不得不行使反对权。

    “张律师,你”

    “法官阁下,我道歉,我不该瞎说大实话,哦,不对,我不该立马说结论,应该慢慢证明的!”

    张伟看似道歉,但其实话里有话。

    “张律师,你也不是什么新人了,你这是第三次上庭了吧?”

    淡定哥明知故问。

    “是啊,第三次上庭的新人律师,执业证都还处于待发状态呢?”

    张伟回了一句,语气还有些揶揄。

    什么叫我不是新人啊?

    我可是真正的纯新人,执业证都还在路上呢。

    “陪审员请无视刚才律师的话,谭教授只是上庭作证的证人,不是什么杀人凶手!”

    淡定哥还是要强调一遍,然后给了张伟一个警告的眼神。

    张伟装作会意的样子,不过心里头接不接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做了个深呼吸,继续提问。

    “那我换一个问题吧,谭教授,我想问一下,你酒量好不好?”

    谭教授也从刚才的指证中恢复了过来,不过眼神有些变化。

    当听到张伟的问题后,他意外了:“你问我酒量,这算什么问题?”

    “这怎么不算问题了,起码在这个案子中,这个问题很重要,请你结合自身的情况,诚恳的回答我,你的酒量怎么样?”

    谭教授想了想,“应该还行吧”

    酒量这东西,可没办法判断,你会不会喝,只能在酒桌上知晓了。

    “还行,谭教授这是谦虚了啊”

    张伟却调侃一句,随后笑道:“我记得你在周一说过,你在13号晚上出去参加了一个应酬,因为喝了很多酒,所以回到宿舍后倒头就睡了对吧?”

    “是的,那晚喝了太多,所以睡得很早,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快中午了。”谭教授点头道。

    “可那天贵校的领导,应该没有敬你几杯酒吧?”张伟又问。

    “这不好说,有时候我酒量好,三五杯下肚没有感觉,有时候酒量不好,一两杯下去就晕乎乎了,反正那天我回去后借着酒劲就睡觉了。”

    “哦~是这样啊~”

    张伟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但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一敛,紧接着问道:“那你会梦游吗?”

    控方席上,赵静连忙碰了一下黄芳,后者才后知后觉站了起来。

    “法官大人,虽然我不该多说,但法庭是法庭,不是聊天的地方吧?”

    她的态度因为先前的视频,倒是有所收敛,起码没有了一开始的针锋相对。

    “张律师,你问的这些问题,究竟有什么意义?”淡定哥也有些不满了。

    虽然我对你小子有照顾,但你也不能浪费大家伙的时间不是,法庭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法官阁下,还有控方席上的两位公诉人,我问这些问题都是有意义的,并且我会向你们证明这些问题的价值所在,请给我3分钟时间可以吗?”

    张伟却一脸坚定,看着法官。

    “我就给你3分钟,并且下一个问题希望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在提问,不要问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可以吗?”

    “谢谢法官阁下,我向你保证,我问的问题都很重要!”

    “希望吧”

    淡定哥心里嘀咕一句,看向谭教授:“证人请回答问题吧。”

    “我不会梦游,我的睡眠质量很好?”

    “确定不会?”

    “不会!”

    看到谭教授回答的斩钉截铁,张伟满意的笑了。

    “那就奇怪了啊,既然你13号晚上回去就睡了,并且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你也没有梦游的习惯,那你晚上11点左右,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医科大附属实验室里头的才对吧?”

    听到张伟的话,谭教授面色一变。

    同样的,控方席上的两位,也同时变了脸色。

    赵静眉头紧锁,黄芳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

    难道

    证人席前方,张伟做出了无比好奇,也无比困扰的姿态,直视谭修文。

    “你能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实验室里吗?”

    “你说什么,我不清楚这个问题!”

    谭教授自然是摇头否认。

    张伟却早就猜到了他会这么说,立即接话:“法官阁下,针对证人的证言,辩方请求出示反驳证据,希望法庭批准!”

    “反驳证据?”

    淡定哥嘀咕了一句,点了点头:“既然是针对证人所作证词的反驳证据,那么本庭批准!”

    张伟再次走到控方席前,他无视了额头开始流汗,眼神逐渐变化的黄芳,而是朝着她旁边的赵静示以微笑。

    “赵检察官,我所说的反驳证据,也在刚才那个u盘里头,请你打开这个目录的文件可以吗?”

    赵静没有办法,只能照着张伟的吩咐办,在笔记上点开文件夹,点开了一段视频。

    投影屏幕再次出现了画面,不过这一次明显是晚上的画面,上面有时间戳,显示着23点02分。

    “谭教授,视频中的地方你熟悉吧,那片绿化带和墙壁,你眼不眼熟呢?”张伟指着画面中的一部分,问道。

    “这里是”谭教授确实觉得眼熟。

    “这就是医科大内部的监控录像,忘了告诉你,这是最近新装的,你可能不知道这里也有监控。不过这一段区域是宿舍通往附属实验室的必经之路,你应该也算熟悉吧?”

    张伟微微一笑,然后示意赵静快进一点。

    画面加速,突然间,一个模糊人影出现了。

    这个人影从原靠近,快速走过这一片区域,当距离最近的位置是,画面定格了。

    这个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但可惜录像没有拍到正脸。

    “谭教授,这位是谁,你知道吗?”

    “录像是晚上,又是背影,我怎么知道?”谭教授极力摇头,表示不认识。

    “是吗,别急,还有呢。”张伟却示意赵静打开第二个视频。

    一时间,镜头切换,这一次成了某栋建筑的角落。

    快进中,一道人影出现。

    对方从背光处突然走到了光源下,而人影的脸也在录像中突然清晰了起来。

    “谭教授,这一次呢,这个人是谁?”

    看着屏幕中脸部无比清晰的人,张伟再次提问。

    谭教授不说话了,因为那个人正是他自己。

    他百密一疏,考虑到了避开实验室的监控,但却忘记了医科大有新装的监控。

    他之前一段时间,几乎不在医科大,自然更加不知道学校的安保更新了设备。

    监控中,他穿着一套黑色衣服,急匆匆走过录像的区域,目标正是附属实验室。

    “咦,怎么回事,我没有听到回答啊,这个人是谁啊?”

    张伟做出了侧耳倾听的姿态,表情无比戏谑:“谭教授,你能告诉我,这个人在13号晚上,本应该喝醉酒在睡觉的时间里,怎么偷偷摸摸去了附属实验室,而且还是一副害怕被人看到的样子,鬼鬼祟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谭教授嘴角肌肉抽动,眼神彻底变了。

    “我我不清楚”

    “是啊,你不清楚。”

    张伟却仿佛猜到了这个回答,继续道:“别急,我还有更猛的料呢!”

    说着,他再次看向赵静,“赵检察官,请你打开这几章图片,然后放在投影屏幕上,谢谢!”

    赵静俨然成了张伟的助手,但她想反抗也不行,只能乖乖照办。

    赵静心里苦啊!

    隔壁的黄芳此刻已经不敢吱声了,和刚才的盛气凌人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时候开口,不是找罪受吗?

    所幸现在也没人在意赵静和黄芳的感受,两位公诉人都成了背景板。

    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看向了投影屏幕。

    这一次出现的,是一对代码层的数据,上面有时间戳,也有各种各样的日志记录。

    “谭教授,这些数据库的东西,你能看得懂吗,你的计算机水平怎么样?”

    谭教授彻底不说话了。

    “法官阁下,谭教授这是变哑巴了?”

    淡定哥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朝证人说明道:“证人,请你回答问题,你可是宣过誓的!”

    谭教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开口道:“我要行使法律赋予我的「沉默权」!”

    “哦,你请自便,不过你就算不回答,我也会说明的!”

    张伟嘿嘿一笑,丝毫不在意谭教授的不配合。

    因为此时此刻,陪审席上的12位陪审员,终于有人看出了什么。

    并且猜忌的想法,正在逐渐扩散。

    “陪审席上的诸位,还有听证席上的各位,请大家听好了,我要在这里对证据进行说明了,当然,为了照顾不懂代码的朋友,我会用简单明了的方式说明的。”

    “针对这些代码,我给大家简单举个例子吧,当然只是举例,大家请不要代号入座啊”

    “从前有个人叫张三,他家里是研究草药的,他最近正在研究毒药,但毒药大家都知道,很危险,中毒的话是会死人的。所以他找到了一家安保公司,委托他们帮忙做一个安全系统,给家里的药房添加一些必要的保护措施,确保药房里头不会有外人能够随便进进出出。不过在委托的时候,张三却自己提出了要求,那就是他自己必须拥有最高权限,可以随意修改和删除系统中的一些数据,一些日志。”

    “那个公司给他弄好了系统,并且装在了药房里面,张三很满意,因为有了系统,就可以确保毒药不会被人拿走了。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那就是这个系统处于24小时监管状态,哪怕是他自己也不能随便进出,因为都会留有记录。而有一天,张三想要用毒药毒死几个人,可毒药锁在药房最里头的地方,那里有监控,他进去拿毒药的话,也会被记录下来,而且一旦下毒的事情被发现了,这些日志和进出记录也会成为指向他的罪证。”

    “不过幸好啊,大家伙还记得张三对那个安保公司提出的要求吗,他拥有最高权限,可以修改后台数据。所以啊,他某一天晚上偷偷摸摸的溜进了药房,并且偷走了毒药之后,还进入系统后台,用自己的管理权限,将当天晚上11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的数据全都删除了,并且还重新制定了一套规则。从那天开始,每天晚上11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的记录都会自动删除,这样子就算懂行的人问起来,他也可以用‘节省系统空间’、‘反正那个点药房的门关了,没有人会进去’等理由搪塞过去,可以说是非常的聪明啊!”

    “哦,对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张三不是随便说说的,他是真的要下毒杀人,甚至还准备了一个完美的计划。那一天,他在偷摸潜入药房前,在白天还特意制造了一点事情。比如他让药房的几个伙计,因为各种事情离开了,并且唯独留下了一个女伙计。他在一次实验中故意让数据出了点错误,因为他清楚这个女伙计的性格,对方一心想要搞实验,张三吃准了他会留下来加班加点赶工,重新弄数据。所以张三晚上故意找了个喝酒的借口,制造了只有女伙计在药房的假象,让她成为自己的替罪羊。这样子,女伙计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还以为自己辛苦加班,终于弄好了数据,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张三的算计之中。当天晚上,女伙计走后,张三就偷摸溜进药房,偷走了毒药,然后抹除了系统的记录”

    张伟说到此,已经走到了谭教授的面前,一字一句道:“这个张三,简直是坏透了呀~”

    “你是在讲故事吗?”谭教授眼神冰冷,语气有些压抑。

    张伟却直视对方,再次发问:“谭教授,当初你向铁匠科技委托制造安全系统时,请问你在这个系统中的权限代码是多少?”

    “这个,我忘记了!”

    “哦,好借口,不过你忘记也没关系,铁匠科技留有项目文件,并且他们会告诉你,你的权限代码是‘admin001’,这个系统中有且只有一个‘admin001’,那就是你谭修文自己!”

    “赵检察官,将最后一张图片放大,那是删除日志和设置权限时的系统操作日志,上面告诉了我们操作者在系统中的现实名!”

    赵静无奈,但还是点开了最后一张照片,露出了一堆代码。

    其中有三行代码被人用红色的圈着重标记了出来。

    【xx0114    01:45    admin001    delete    date    log】(删除日志)

    【xx0114    01:48    admin001    change    systemsettings】(修改设置)

    【xx0114    01:55    admin001    exit    system】(退出系统)

    “诸位请看,这三行代码分别是14号凌晨,我们的管理者001号删除了当天的系统日志,然后修改了系统设置,就是我刚才提高的增加每日删除的规则,最后他在1点55分时退出了系统,大家都明白我的意思吧?”

    张伟说到此,见陪审团和听证席,都有人露出恍然之意后,就再次看向证人席上的谭教授。

    “谭教授,我想请问,你对于这些可有什么要说的?你不会想说,这都是代码自己删除和设置的规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那你要怎么解释,之前你偷偷摸摸溜进实验室,并且正好被医科大的录像偷拍下来的事情呢,这两件事你可得给我们好好解释一番啊!”

    谭教授依旧沉默。

    不过他心里头也在郁闷,这些日志,不是都删除了吗,怎么还会出现?

    他不知道的是,张伟摆脱了赵青岩,后者用手段恢复了这些被删除的日志。

    “小伙子,你说的很精彩,不过你就算证明了我可能回到了附属实验室,并且修改了系统的规则,但这些又怎么了,我难道晚上去个实验室都不行?”

    谭教授还在挣扎,企图将这件事和其他人撇清干系。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我直接问你吧,医科大的监控显示,你在13号晚上11点进入医科大附属实验室,而系统日志告诉我们,你在14日凌晨接近2点的时候离开了实验室,那么请告诉我们,这中间接近3个小时的时间内,你在实验室里面做什么?”

    这个问题,角度刁钻,以至于全场都想要知道答案。

    陪审席,听证席,甚至控方席的赵静和黄芳,辩方席的王雨晴,也都望向了谭教授。

    所有人都想要一个答案!

    “我”他面容扭曲了一下,然后咬着牙说道:“我去实验室看了看,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在里头睡了两个多钟头,至于系统的事情,我完全不记得了!”

    “哈哈哈,好回答,这个回答真是太好了!”

    张伟看着谭教授,眼角都快要飙泪了。

    这个回答,完全没有打消陪审团的疑虑,甚至于很多人都觉得,谭教授好像在找借口。

    “没事,你继续装傻也可以,我还有更猛的料呢!”

    张伟说着,再次看向了赵静,后者甚至条件反射板的点开了某个文件夹,都不需要张伟指示了。

    “对对对,赵检察官,就是这个文件夹,请你点开,里面有很多的监控录像,从第二页第一个开始打开,点击逐一播放,谢谢”

    赵静无奈点开,投影屏幕再次出现画面。

    这次是一条街道的监控录像,监控显示的是一家咖啡店。

    时间戳上面显示,监控时间为14号上午8点。

    “来了,来了!”张伟大声提醒,所有人都看向大屏幕。

    就见咖啡店内,一道人影走了出来,穿着黑色运动卫衣,帽子挡住了脸,手里头好像拿着一些信封。

    “继续播放,这位神秘人是谁,待会马上就会揭晓!”

    张伟提醒一句,画面继续。

    监控录像分很多段,每次都是不同的监控设备,但是都能捕捉到这位神秘人。

    他走过几条街道,然后来都了一个邮筒前,朝里头塞了几封信。

    随后画面继续,神秘人加快离开了邮筒,路过一些沿街店铺,步伐很快,但走动的姿势有些别扭,好像两条腿上,一边绑着重物,一边却没有。

    其实这时候,有些人已经看向谭教授了,他的腿有跛足的毛病。

    画面还在播放,突然间画面定格在了某处,神秘人走过一家电子设备的店铺时,抬头朝里面下意识看了一眼。

    正是这一眼,让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脸。

    这黑色帽子下的人,居然是谭教授!

    一时间,全场寂静,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凶手,居然真是他!

    (知道大家等得及,群里的很多读者老爷们都想要寄刀片了,作者菌今天两章早点更新,也不让老爷们等到下午啦~下一章在9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