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67章 黄芳提交新视频,张伟再召谭教授-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黄芳的话,挑衅味十足。

    而她接下来的问题,同样充满了进攻性。

    “王博士,你说人是会改变的,这一点我其实赞同,但我更知道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黄芳没打算让王雨晴回答,而是自顾自走到陪审席面前,对着12位陪审员说道:“这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法官阁下!”

    张伟再次站了起来,摊手道:“咱们是在法庭上,难道这里是文学研讨会吗?”

    “黄律师,不要以为你作为公诉人,就可以这么挑衅我的底线,更不要以为庭审的风向可能偏向检方,你就可以随意越矩,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啊!”

    “抱歉,是我疏忽了!”黄芳连忙认错,但心中对张伟的鄙夷更甚之前。

    她认定,张伟此刻已经是黔驴技穷了,所以自己随便说句话,对方就要抓住破绽打断。

    这是在尽可能的拖延审判时间,属于无能狂怒。

    “你现在越是这样,就越证明你没了底牌,等死吧!”

    黄芳在心中冷笑一声,转身看向证人席。

    “王博士,既然你说你已经改变了,那么我想请问,究竟是不是你给杨议员夫妇投递了带真菌的邮件?”

    “反对,公诉人这是在让证人自证其罪!”

    张伟这一次,又求助似的目光投向了淡定哥。

    后者也无奈了。

    这黄芳怎么回事,是不是觉得自己赢定了,已经开始飘了啊,我的话都不听?

    “公诉人,难道我刚才说得话,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吗,需不需要我在强调一遍啊?”

    淡定哥的语气都变了,变得极度不耐烦。

    “抱歉,庭上,那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黄芳连忙认错,并且再次提问:“王博士,我想请问,你是否在议员被害前,在调查科锁定的邮箱内投递过邮件呢?”

    “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有投递过吧,但我那段时间工作太忙,记不清具体时间了”

    “哦,很不错的解释,工作太忙,忘记了哦~”

    黄芳好像学会了张伟的阴阳怪气,走到陪审席面前开始了表演。

    “忘记了,居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记呢?”

    待确认12位陪审员都看向自己后,她才结束表演,转向审判席。

    “法官大人,鉴于证人王雨晴的证言,控方要提交一个视频证据!”

    “法官阁下!”张伟再次站起,但这一次淡定哥早有准备,直接摆手。

    他制止了张伟的行动后,立马转头看向黄芳,眼神询问。

    “法官大人,这一次的视频证据,是昨天热心市民拨打了我们地检总部的专线才提交的,我们有热线的来电记录为证!”

    黄芳说着,还朝张伟挑了挑眉,挑衅意味十足。

    这一次的视频,可是有正经来电记录的,你还有什么说法?

    “行吧,法庭准许了!”淡定哥权衡利弊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黄芳面露笑容,示意赵静开始播放。

    后方的投影屏上,出现了一位打扮花里胡哨的年轻人,他正用手机在接头自拍。

    他先是用前置摄像头拍了几张自拍,自我感觉良好的摆了几个pose,然后调换成了后置摄像头,开始拍街景。

    “暂停!”

    突然间,黄芳喊了一声,赵静连忙暂停屏幕。

    “放大!”

    “后面的邮箱,那里有个人!”

    屏幕缓缓放大,邮箱处的人影逐渐增大。

    这是一个女人,穿着米色的风衣,正在朝邮筒内投递信件。

    “王博士,你觉得这个人是谁?”黄芳看着王雨晴,提问道。

    “这个人”

    “算了,我来揭晓答案吧!”

    王雨晴想要回答,但黄芳直接打断,示意赵静播放下一个画面。

    屏幕中,女人投递玩信件,转过身,露出了正脸。

    正是王雨晴!

    一时间,全场骚动了起来。

    王雨晴在寄信!

    是什么信?

    难道是带有感染真菌的信件?

    12位陪审员看到画面定格在王雨晴模样的那一幕,全都面面相觑,甚至有些人开始眼神询问,无声交流起来。

    陪审员心中的猜忌,正在无限放大。

    黄芳看着这一幕,心中兴奋极了。

    要的就是这效果!

    她打算乘胜追击,所以立马走到证人席前,质问道:“王雨晴,这是什么时候的录像,你知道吗?”

    “我记不太清了”

    “哼,记不清,真是一个好借口啊!”

    黄芳听到这个回答,面露冷笑:“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上月月中的事情,那封信就是你寄出去给杨议员夫妇,导致他们惨死的信件,你会觉得意外吗?”

    “王雨晴,你就是杀人凶手!”

    随着黄芳的指证,全场的目光集中于她和被告身上。

    相比于情绪激动的黄芳,王雨晴被这么多人盯着,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反对!”张伟见风头不对,立马站了起来。

    如果再让黄芳这样逼问,陪审团甚至都不需要讨论,现在就可以进行有罪判决了。

    “法官阁下,我要反对,控方伪造证据!”

    “嗯~嗯!”

    淡定哥也知道张伟会反对,正准备开口,但突然反应过来。

    这个反对理由,怎么不是「传闻证据」,而是指控辩方伪造证据?

    “辩方,你的反对理由是什么,再说一遍?”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再问了一次。

    “法官阁下,我说的很清楚,控方在伪造证据!”

    法官再三确认,张伟不是在开玩笑,这才绷着脸,严肃道:“张律师,你知道这是什么指控吗?”

    “我当然清楚,所以才要提出反对!”

    见张伟态度如坚决,淡定哥想了想,朝黄芳和张伟同时招了招手。

    二人同时走到审判席前。

    “张律师,法庭重地,可开不得玩笑,你的指控是要讲究事实证据的!”

    “法官阁下,我当然清楚,同时我也明白,公诉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这”

    法官看向了黄芳。

    “公诉人,现在问题到你这里了,你有什么话说?”

    面对淡定哥的问题,黄芳神态自若。

    “法官大人,我作为公诉人,对于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有清晰认知,我也明白这里是庭审现场,我的言行举止都代表着地检总部!”

    见黄芳态度也同样坚决,淡定哥只能又看向张伟。

    你小子还有什么话说,如果没证据,我也没办法,人家毕竟都搬出地检总部来了。

    “法官阁下,我不会让你难办的,针对黄芳检察官提供的视频,我这里也有一份反驳证据,请求您批准播放!”

    张伟说着,掏出了一个u盘。

    “如果你能证明的话,那自然可以!”

    淡定哥点了点头,示意张伟可以使用证据。

    黄芳看到这里,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她感觉,张伟好像发现了什么,可这不应该啊,那视频应该是她们独家才有的。

    张伟走到了控方席,将u盘递给了赵静,笑道:“赵检察官,麻烦你将我的视频也播放出来呗。”

    赵静回头看了一眼赵春明,后者没有言语,也没有任何表示。

    她只能接过u盘,插入检索后开始搜索视频。

    很快,投影屏幕上的视频变成了张伟这一份。

    “各位粉丝大家好,现在是12月15号下午四点整,我来到了东方都大学园区附近,听说这里有一家广受好评的小吃店,他们家的汤包是每位顾客必点的,那今天咱们就去试试吧”

    画面中,依旧是那个年轻人,他从一家饮品店走出来,然后走到了前一个视频中出现的街道上。

    年轻人开始了自拍,然后是街拍,而街拍中出现了邮筒,出现了王雨晴。

    画面定格在最后,屏幕中出现了王雨晴的一幕。

    “法官阁下,陪审团的各位,还有庭上的大家,甚至在看直播的观众们,我想请问一下,咱们东方都的邮政系统已经这么给力了吗?”

    “当天寄送的邮件,当天就能送达,而且下午投递的信件,早上就帮你送到了,这邮箱还带时空传送功能?”

    这虽然是疑问,但在场所有人都清楚了。

    杨议员收到带有真菌的邮件是15号上午,而视频中王雨晴投递邮件的时间是当天下午4点多,时间上完全不对呀!

    张伟也学着黄芳,朝王雨晴提问道:“王博士,鉴于视频有争议,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们,那天你去投递的是什么吗?”

    王雨晴想了想:“我记得,我好心是给一家科研杂志投递了一篇论文”

    张伟立马走回辩方席,拿起了一本杂志,封面是《跑进科学》。

    “法官阁下,鉴于王博士的自证,我方申请将这本杂志公示为证物。在这本杂志第46期的第5页,刊登的正是王雨晴博士署名的论文,并且杂志上给我们标注了时间戳,我读一下原文给大家”

    “感谢王雨晴博士在15号给我们杂志递交的投稿!”

    张伟拿起杂志,质问黄芳:“公诉人,这杂志上的时间戳已经告诉我们,那天王雨晴博士是去给他们家杂志投稿的,可你却拿着剪辑过的视频作为证据,来指证我的委托人投递了带毒信件,你这是安的什么心!”

    “你这是在伪造证据吧!”

    最后一句话,张伟当庭吼了出来。

    “停!”

    见场面有些失控,淡定哥连忙制止。

    “公诉人,辩方律师,你们再过来一下!”

    他喊二人上前,然后质问黄芳:“你什么情况,视频是不是剪辑过了?”

    黄芳连忙否认:“不,法官大人,这视频送过来时就是这样子的,我们也不清楚啊”

    “是吗,这视频的主人反正就在东方都,还是一个网红,我们直接找他确认一下不就行了,我相信他很乐意配合我们的调查吧?”

    张伟却冷笑一声,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法官大人,这一次的庭审是为了审判王雨晴,单一的证据就算出现了问题,我们检方可以撤回!”

    黄芳赶紧解释,并且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她错了,张伟可不会轻易放过她。

    “法官阁下,我方有理由怀疑,控方收到证据后特意剪去了其中一部分,并且将剪辑过的视频当做证物提交,这属于伪造证据,尤其黄芳律师还是公诉人,我认为这是严重的渎职行为,我方保留案件后追究此事的权利!”

    “张律师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项严重的渎职行为,不过就算你现在怀疑也没用,是不是渎职需要经过「管理委员会」的调查才能认定!”

    淡定哥说着,但也警告了黄芳:“既然辩方提交了完整视频,你的视频就只能作为无效证据了!”

    “现在,你们回到各自的位置去!”

    淡定哥让二人回去后,这才敲锥宣布:“经过刚才本庭的调查,控方提交的视频证据存在问题,本庭认定后宣布这是无效证据!”

    他宣布后,还对陪审团说道:“不仅如此,对于控方提交又宣布无效撤回证据的举动,你们可以随意猜测,本庭不作任何干涉!”

    12位陪审员都面面相觑,这法官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那视频真的有问题,是控方伪造的证据?

    “好一个杀人诛心!”

    张伟也乐了,看来淡定哥是认定黄芳不干净,对视频做了手脚,这才来了这么一招。

    不过谁让她准备的视频,刚好自己也有一份,而且控方是剪辑版,他手里的是原版呢。

    既然被当场抓包,就要付出代价!

    “公诉人,对于证人,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提问的吗?”

    淡定哥说完之后,这才又看向黄芳,不过眉头却紧紧皱起。

    你丫的刚才给我整幺蛾子,现在我对你可不会客气了!

    “对于证人,控方没有要继续提问的了!”

    黄芳也无奈,但一想到张伟和法官杀人诛心的举动,还是选择了少说话。

    不过她心中对这件事,并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这次的庭审,优势还在她这一边,区区一个视频证据,哪怕被撤回了也无所谓。

    周一庭审时的优势太大了,就算周三出了一点问题,对大局并不影响。

    只要她能够让王雨晴认罪,那么那件视频证据也就无伤大雅。

    这种全程瞩目的案件,一旦地检总部取得了胜利,司法管理委员会那边也不会冒着大不韪来提审自己这个大功臣的。

    黄芳想到此,心中的不安已经压下。

    她更是确认,辩方是否还有其他的证人,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直接可以进行结案陈词了。

    而一旦来到最后阶段,以周一的证据链,王雨晴必然会被判决有罪,他们地检总部还是胜利者。

    她终究会赢!

    审判席上,淡定哥看向张伟。

    “既然控方结束了交叉质询,那么辩方还有其他证人需要传唤吗?”

    “法官阁下,辩方没有新证人需要传唤”

    此言一出,黄芳终于放心了。

    连带着听证席上的赵春明等人,也都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新证人,那么一切都好说。

    就算张伟的结案陈词说得再厉害,但也不影响接过。

    “不过,我方希望重新传唤控方证人谭教授!”

    但张伟却接上句话,提出了新的请求。

    听证席:???

    陪审团:???

    淡定哥:???

    黄芳和赵静:???

    “反对,谭教授已经作完证了!”黄芳自然提出反对。

    “法官阁下,辩方在第一次庭审后发现了新证据,需要请谭教授来作证回答,希望您批准我的请求!”

    张伟却目光炯炯的看向审判席。

    淡定哥感受到了压力,尤其是看向张伟的目光,带有一丝讶色。

    这小子,不会真发现了什么证据吧?

    一想到唐春风案,自己最后还要当庭道歉,他就一阵头疼。

    不过作为法庭上的决策人,他决定给张伟一个机会。

    “本庭批准了!”

    15分钟后,在庭卫的护送下,谭教授再次坐上了证人席。

    一时间,全场瞩目于证人席前方的张伟。

    他们都想要看一看,张伟再次传唤谭教授,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伙子,你对我还有什么要提问的吗?”谭教授虽然不算年迈,但却摆出了一副长辈语气。

    “谭教授你好,感谢你周一上庭作证,你的发言很精彩!”

    “这有什么精彩的,再说了上庭作证是每个市民的义务,我也不过是履行自己的职责罢了。”

    “说得好啊,谭教授,如果不是我找到了新证据,还真要被你给骗过去了呢!”

    谭教授听到此话,表情微微一变。

    听证席上,赵春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张伟现在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绝望的人,难道他要反击了吗?

    一旁的肖百合和谭莹莹,则是表现各异。

    谭莹莹有些害怕张伟这个模样,她有记起了当初被对方在法庭上打哭的一幕。

    而肖百合,一颗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上了,她甚至差点忍不住要站起来了。

    庭上,张伟走到谭教授面前,微微一笑,“你的表演是真的精彩,几乎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但不得不说,你最后的那些话,反而引起了我的警觉!”

    “什么警觉?”谭教授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很简单,你为什么要背刺王雨晴,甚至巴不得她被定罪,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点!”

    “其实,用真菌毒杀杨议员夫妇的凶手”

    张伟竖起了一根手指头,直接指向谭教授:

    “就是你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