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66章 再次上庭,王雨晴自证清白?-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周二,休庭日。

    当张伟走出林府时,却遇到了几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赵青岩,张心舞,甚至还有夏千月,他们居然都一大早聚集在了这里。

    “憨憨,你今天没去重案组执勤?”

    “小舞姐,你今天没去跑步锻炼吗?”

    “赵叔,今天不是周二吗,你没去上班?”

    面对张伟的询问,三人对视一眼。

    “小张,我们这不是关心你吗,昨天你庭审虽然应对的很好,但你好像被检方压制住了啊!”

    赵青岩看着张伟,脸上的关心倒不似作假,看起来他真的将张伟当成了自己的后辈。

    “是啊,昨天被公诉人压制了,虽然他们有使诈的手段,但我确实没有应对的很好!”

    张伟不打算给自己找借口,甩锅没有任何意义,大方的承认自己处于下风,反而更好受一些。

    “张伟,这可不像你啊!”

    夏千月连忙站了出来,气鼓鼓道:“都怪那个黄芳,吴队都说了,她的视频证据压根就没有登记,一定是一开始藏起来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啦!”

    “虽然你和第一次上庭时候表现的有些不一样,但张伟你别害怕,凡事有我呢!”

    她说着,还拍了拍胸脯,做出一副鼓励张伟的姿态。

    但她胸前无料,拍打平板电脑的鼓励效果,几乎为0。

    “憨憨,你说我害怕!”张伟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点:“我可从来不会害怕,尤其是上庭的时候,天王老子来当对手我都不怕!”

    他张伟就从来没有害怕过,前世他经历2000多场诉讼的洗礼,早已锻炼出了一颗强大的心脏。

    想当年,他甚至孤身一人进入国外,代表国内企业打一场几乎不可能赢的官司。

    在国外只有孤身一人,而对手拥有整个国家或明或暗的支持。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赢了对手。

    这么大难度的挑战都迈过去了,区区一个黄芳,又岂能让他退缩。

    “张伟,需不需要我们给你打打气,今天卢妈中午准备炖鸡汤,要不来我们武馆吃午饭吧?”张心舞也在一旁提议。

    “鸡汤吗,那我可就要尝尝了!”张伟哈哈一笑,倒是随口答应下来。

    “小张啊,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和我们说,赵叔一定会帮你的!”

    “巧了,赵叔,我还真有一个忙需要你帮一下,如果我想要恢复一些删除的数据,你能帮我恢复过来吗?”

    “什么系统?”

    “就是你们铁匠科技做的系统。”

    “那没问题,你赵叔我别的本事没有,数据这一块还是能拿捏住的!”

    赵青岩也拍拍胸口保证,脸上很自信。

    张伟说着,又看向夏千月。

    “憨憨,我也要你帮个忙,去帮我调查一个人,最后能将他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

    “放心吧,交给姑奶奶了!”

    憨憨面带兴奋,蠢蠢欲动。

    “稍等!”张伟立马冲回林府,然后再次回到门口。

    他将一个系统u盘交给了赵青岩,然后又将一张照片交给了夏千月。

    “赵叔,这就是系统数据库,麻烦你了!”

    “憨憨,就是这个人,给我狠狠的查!”

    二人得令,各自离开。

    门口就只剩下了张心舞一人,她看着赵青岩和夏千月都有任务忙,自己却只能在原地站着,心里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小舞姐,要不你陪我跑会步吧,正好给我热热身!”

    “好啊!”张伟的提议,是让张心舞绽放出笑颜。

    不得不说,她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温柔的大姐姐,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跟着大姐姐一起跑步,是一种享受。

    愉快的一天,就在张伟等人的调查之中过去了。

    当天晚上,他和罗飞翔通了一次电话,让后者去拘留所面见王雨晴,并且提前给他做一次模拟质询。

    因为张伟决定,要让王雨晴上庭自证。

    罗教授虽然庭审的实战经验不多,但理论知识丰富,让身为法学院教授的他来提前演练模拟质询,倒也算是本职工作。

    当天晚上,张伟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思考起来。

    “我不是张伟,我是张千胜,让人闻风丧胆的张千胜!”

    “现在一个小小的公诉人就敢挑战我,这不是一个笑话吗,明天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张伟在一个文本中飞速敲打,将一个个问题和可能发生的状况都写了出来,这些都是他按照上千场诉讼经验积累的宝贵财富。

    他要彻底打垮黄芳,并且再一次打垮地检总部,让他们在庭上威严扫地!

    周三,开庭日。

    一大早,张伟再次赶到市法院大门。

    他来的有多早,早到法院都没有开门。

    等待了十多分钟,值班的庭卫才打着哈欠,将法院大门大开。

    “卧槽,小伙子你来得这么早啊!”

    当庭卫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时,他懵逼了,原本脑子里的瞌睡虫彻底飞走了。

    “没办法,今天开庭,因为太兴奋了,有些睡不着!”

    张伟回应一句,直奔准备室。

    “那小伙子,祝你开庭顺利啊!”庭卫没认出张伟,还笑着恭喜了一句。

    “谢谢了,我一定会胜诉的!”

    张伟也回应一句,立刻走上楼梯,给庭卫留下一个急匆匆的背影。

    “这小伙子,起得到挺早,不知道打的什么官司,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案子。起这么早的一般也都是小年轻,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能负责什么大案呢!”

    老庭卫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将张伟放在心上,自己进行着看守大门的工作。

    准备室内,张伟双手扶额,闭目养神。

    为了接下来的庭审,他需要养精蓄锐。

    现在的他,就是一柄为出鞘的宝剑,锋芒藏于其中,不露分毫。

    一个多小时后,门外再次传来骚动,显然是王雨晴来了。

    王雨晴不是一个人来的,她和罗教授是一同进入市法院的。

    “张伟!”

    看到张伟,二人连忙打了招呼。

    面对着王雨晴欲言又止的表情,张伟回以微笑。

    “放心,今天就是分胜负的日子了,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给你们讨回公道!”

    “张伟,你这是”

    “放心,我已经准备万全了!”

    看着张伟如此自信,罗飞翔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心安。

    这小子,比当初在校园模拟法庭中表现的还要从容,难道这一次真的能绝地翻盘?

    “走,我们先去法庭等着吧,反正在准备室内也没有什么事做了!”

    见王雨晴换好了正装,张伟提了一句,率先走出准备室。

    他们进入法庭,来到了辩方席。

    此刻的法庭,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场,不过控方和一些关键人物都没有到。

    张伟能够隐约听到,听证席上一些人对自己这边指指点点,甚至很多人提到了“凶手”、“杀人真凶”等字眼,视线也锁定在了王雨晴身上。

    “愚蠢!”看着这些人,张伟很无奈。

    这就是被媒体欺骗的大众,被媒体渲染的报道误导了走向,盲目相信错误的信息。

    可惜,张伟没办法接民事案件,否则他一定要让这些无良媒体也付出代价。

    等待了30分钟,检方率先到场。

    由地检总部的主管赵春明领头,检察官们可说是迈着自信的步伐,走路带起一阵阵风,沿途所有人迫于他们的气势,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没办法,胜券在握,他们想低调都难。

    来到法庭现场,赵春明看向张伟,朝一侧的黄芳问道:

    “这小子昨天没有和你联系吗?”

    “没有,他看来是铁了心要打到底了!”

    “哼,小杂碎,这次看你怎么败!”

    见张伟没有妥协,赵春明眉宇间扬起一抹讥讽。

    “待会不必留手,反正他们也没有多少手段了,王雨晴如果想要上庭自证,你知道怎么做!”

    “当然,我会彻底打垮他的,地检总部的威名,由我来守护!”

    黄芳眼中带着强烈的自信,因为她们为了针对王雨晴,还特意准备了杀手锏。

    今天她赢定了!

    一旁的肖百合看到这一幕,嘴角没来由的有些苦涩。

    可恶啊,又让黄芳给装到了!

    还什么地检总部的威名由她来守护,想想都好笑。

    但可惜,肖百合没办法插手案件,所以只能看着黄芳上庭表演。

    她只能拉着谭莹莹,找个位置坐下。

    “莹莹,我们也就位吧,看看那家伙今天要怎么办!”

    “好的,百合姐。”

    地检总部的人入座,黄芳和赵静则是来到了控方席。

    黄芳朝辩方席上的张伟挑衅道::“张律师,你看起来很自信啊,居然没有选择提前认罪,看来你要和我们斗到底了?”

    “提前认罪的前提是我的当事人真犯了罪,但如果她是无辜的呢,为什么要认这莫须有的罪名?”

    “哦,你到现在还相信这些,我还以为能赢王灿的人不会那么天真呢?”

    “天真吗,我倒是觉得你们地检总部有些天真了啊,我也奉劝你一句吧,不要对自己太自信了!”

    “不知死活!”

    黄芳见嘲讽无效,也懒得废话了,直接坐回控方席,开始准备。

    同一时间。

    铁匠科技,研发部。

    赵青岩回到工作岗位,朝一侧屏幕点了一下,庭审现场的直播画面就出现了。

    “这小子,今天就让赵叔看看,你要怎么翻盘,打所有人的脸!”

    武协,重案7组办公室。

    “来了,来了,要开庭了,我们要继续学习,别落下了啊!”

    吴勇率先喊了一声,抄起一本干净的笔记本,立马做到了电脑屏幕前。

    一旁的老邢和夏千月也连忙装模作样,凑了上来,三个人各自端着一杯咖啡,就像是电影开始前的观众一样,期待着。

    另外的地方,比如东大教学楼院长办公室,林府二楼房间,隔壁张氏武馆大厅内,也都有人各自打开了电脑和电视,开始观看这一场庭审的现场直播。

    东方都,黑足律师事务所。

    “胡律师,胡律师,庭审开始了,那件案子开始了!”

    有手下人朝胡耀德的办公室汇报道。

    “哼,知道了,慌慌张张做什么,这一次又不是我们的案子,我们看戏就好,淡定点!”

    胡耀德朝办公室外的手下人呵斥了一句,随后坐回位置上,打开了面前的电脑。

    他看到庭审画面后,原本阴沉的脸露出诡笑。

    “嘿嘿嘿,张伟,让你挑衅我,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死!”

    作为仇恨张伟的人,他巴不得张伟今天被打得越惨越好,最好地检总部能够在庭上狠狠羞辱一番张伟,帮他先讨回点利息。

    为了看到张伟惨败,他才特意叮嘱手下人,让他们全程盯着这件案子。

    他在心中期待着,如果张伟被打败,然后从此一蹶不振就好了。

    他胡耀德,最喜欢做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东方都,市法庭。

    “起立!”

    随着庭卫朗声宣布,法官淡定哥入场。

    全场肃静。

    听证席、陪审席全部就位,庭审再次开始。

    淡定哥扫视全场,目光集中在了控方身上。

    “公诉人,你们还有证人吗?”

    “法官大人,控方暂时没有新证人要传唤,选择结束开庭陈述!”

    “嗯,知道了,辩方开始传唤证人吧!”

    张伟抖了抖西装,缓缓起身:“我方传唤王雨晴上庭自证!”

    张伟的选择,没有出乎意料,甚至很多人都猜到了。

    他们一方要么传唤王雨晴,要么只能传唤实验室的其他同事。

    但谭教授已经上过庭了,其他三个研究员都不清楚具体事项,调查科也都对他们进行了全方面调查了。

    所以王王雨晴自证,是张伟目前唯一的手段。

    “哼,果然如此,困兽犹斗,穷途末路!”

    黄芳看到张伟的打算,早有预料,心中更是胜券在握。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等,等王雨晴上庭自证结束,自己再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王雨晴博士,虽然大家都认识了你,但还请你向陪审席自我介绍一番,让他们再一次认识你,可以吗!”

    “好的!”王雨晴点了点头,看着陪审席上的12人,说道:“我叫王雨晴,是医科大的医学博士,附属实验室的研究员,主攻生物科学。”

    “谢谢王雨晴博士的配合,现在我要对你进行提问了!”

    张伟感谢一句,随后问道:“周一的庭审,好像有人对你产生了很多误解,比如有人说你是一个冷血的人,为了救治5000人,甚至可以牺牲掉5个人,是不是有这回事?”

    “这是错误的!”

    王雨晴立马否认:“那个视频,已经被当时的证人证实过,是9年前的一次学术研讨会,就像律师你说的一样,人在9年间是会改变的,而我也在这么多年工作中,改变了很多的想法,在我看来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哪怕是一个人感染了,我们也要用尽最大的力量,最好的医学资源去救治他,这也是我的工作,我们研究真菌就是为了拯救在边境区域的数百万生命!”

    “谢谢王博士的回答,那么我再次提问了,虽然谭教授提到,晚上独自一人留在实验室是规则上不允许的,但我还是要问出来,也请你告诉陪审席,告诉大家,13号晚上7点到9点,你在实验室做什么,有没有提取真菌,并且将它们经过干燥处理后,带出实验室呢?”

    “当然没有!”

    王雨晴立马否定,态度坚决:“那天的实验观测数据出现了偏差,我为了验证测试结果,不得不再次进行了一遍实验,为此花费了接近两个小时,总算是将准备的数据重新记录在数据库中。”

    张伟听到这个回答,嘴角微微一笑,突然问道:“哦,那我请问一下,实验的数据,为什么会出现偏差呢,以前的数据出现过这样的错误吗?”

    王雨晴想了想,摇头否认:“据我所知,以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类问题,那天的偏差数值,也是第一次出现,所以我也很奇怪!”

    “检方提供了视频证据,我就很好奇,那天晚上为什么实验室只有你和谭教授两个人,据我所知你们实验室一共有五个人才对吧?”

    “另外三个同事,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提前离开了,他们一个要去接孩子,一个下午校方有事找,还有一个被谭教授派出去参加一交流会了。”

    “原来是这样”

    张伟和王雨晴,就开始了提前模拟好的自证,王雨晴表现出了坚定的态度,对于张伟提出的所有问题,都进行了一一解答。

    她表现出的态度,也让陪审团有些些许不一样的看法。

    “法官阁下,我方暂时没有问题了!”

    张伟回到辩方席坐下,黄芳也站了出来。

    “感谢辩方律师和证人的自导自演,你们的表演很精彩!”

    黄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张伟和王雨晴的打压。

    “法官阁下!”张伟不满的站了出来,一脸求助。

    他就差明着说:淡定哥,请帮我主持公道啊!

    “公诉人,你的开场白能不能更换一下,这里是法庭,不是脱口秀!”

    “抱歉,法官大人,是我的说法有误”

    黄芳早有预料,不急不缓的改口:“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要感谢王博士的自证,刚才的发言很精彩!”

    淡定哥摇了摇头,但也眼神示意,让张伟坐下了。

    不过张伟虽然坐下了,但他的嘴角却勾勒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好戏,要开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