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1章 张千胜-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张千胜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早9点,市法庭。

    媒体一大早就蜂拥而至,围堵在法庭门口。

    市内大小媒体几乎全部出动,都为了第一时间拿到消息,甚至引得附近街道几近瘫痪。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激动,仿佛成了饿狼呢?

    自然是今天市法庭内的一场庭审了。

    “各位观众好,现在我们就在市法庭外,等候着今日的庭审结果宣布。”

    “关于这次的案件,想必大家也都有所耳闻,正是最近占据新闻热搜头条的大富豪杀妻案。”

    “被告李肆龙早年白手起家,奋斗三十年挣得亿万家产,财富名列富豪榜排名第三位。但他却在人生巅峰期抛弃糠糟之妻,娶了一个小30岁的名模当老婆,为此遭受了不少骂名。而一个月前,他妻子的尸体被人发现在郊外树林,全身有多处致命刀伤,疑似情杀。为此检方第一时间将李富豪列为嫌疑人,甚至出动了内部所有调查员,开始调查这桩全城瞩目的谋杀案。”

    “不过这一次的案件,地检署也遭遇到了困难,一是因为李富豪有不在场证明,二则是这次为被告辩护的律师乃是大名鼎鼎的张千胜大律师!”

    “各位观众可能不知道,这位张千胜律师执业30年,生涯打赢过超2000场诉讼官司,是我市乃至全国司法界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哪怕是地检署的王牌检察官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

    记者们对着屏幕和直播画面,开始介绍这次案件的信息。

    也就是在此时,法庭大门被推开,随后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从里走了出来。

    “快看,他们出来了!”

    “李肆龙和张千胜律师出来了,看他们满面春风的表情,这一场官司的结果已经呼之欲出!”

    “真没有想到,张千胜律师又一次打败了地检署,为李富豪摆脱了谋杀指控,这样算下来,张千胜律师是否可以达成生涯3000胜的战绩呢?”

    面对着蜂拥而至的媒体,张千胜律师站在李富豪身边,对着媒体讲述道:

    “我知道各位可能不喜欢这个结果,但事实就是我的当事人并没有杀害他的妻子,并且在这次案件调查中一直积极配合地检署,多次提供不在场证明。可地检署却无视了这些证据,依旧起诉我的当事人,并且将他列为第一嫌疑人。”

    “这次的谋杀指控,导致我当事人风评下降,公司股价下跌,估算市值蒸发超30亿,我接下来会全权代表李先生,向地检署以及调查科依法追究经济损失责任。正是他们的玩忽职守和渎职行为导致了这些财产损失,同时让我的当事人蒙受了不白之冤!”

    “现在真凶依旧逍遥法外,我恳请媒体朋友们帮忙,替我问一问地检署,一个杀人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他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调查,还是只想找一个背锅的来掩盖自己调查无果的窝囊行为!”

    此言一出,媒体哗然。

    这等于是赤果果的和地检署宣战了啊。

    而且他还要起诉地检署和调查科,这可是全市甚至全国都少有的案例。

    但一想到他的生涯战绩,以及张大律师自信满满的样子,媒体都认为他一定有必胜把握。

    采访结束,张千胜律师和李富豪同乘豪华轿车离开。

    李富豪公司门口。

    “张大律师,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又一次帮了我,500万后续款项,稍后我会打给你账户的!”

    “不客气,帮老朋友的忙,不是应该的吗?”

    “哈哈哈,张律师不愧是张律师啊”

    二人紧紧拥抱,随后李肆龙挥手告别。

    豪华轿车上,看着被一众下属簇拥,走入公司之内的李肆龙,张千胜的眼中却没有丝毫喜悦,有的只是冷漠和淡然。

    “你确实没动手,但你有个手下叫阿彪,早年在国外当‘清道夫’,手上至今应该有上百条人命了吧,这次不过是又加了一条吧。”

    “不过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够专业的,愣是没有让检方找到决定性证据,地检署那边应该看了新闻,估计知道我要起诉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同样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我也不关心他到底杀没杀那个女人,这些与我何干?”

    张千胜开车,来到市中心一栋豪华公寓外,接了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上车。

    “老公,我爱你~”一上车,女人就嗲里嗲气。

    “我不是叫你少擦一点粉吗,我不喜欢这么多化妆品。”

    “老公~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嘛~”女人却仿佛没听到话里的反感,依旧嗲声道:“人家买那么多化妆品,要是一件都不用,不是白白浪费了吗?”

    “你还知道买了这么多化妆品啊,话说你用的都是我的钱吧。”

    “这不说明,老公你疼人家嘛~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幸福啊~”

    张千胜看着副驾驶位上的女人,这个小自己20岁,著名艺术学院毕业的校花,脸上却没有了往日的快乐。

    他将车停靠在路边,然后从手边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三个信封袋,朝身侧一递。

    “老公,怎么停车了,不是说好打赢了官司,就带我去买包包的吗?我看中那个包包很久了,今天那家奢侈品店降价,一个包才30万欸~”

    “打开看看,这都是给你的!”

    “给我的,谢谢老公啦~”

    听到是给自己的,女人眉梢一喜。

    因为按照她的想法,这三个信封袋里装的不是支票就是金银首饰,反正都是身边男人给自己的礼物。

    但这一次,她失算了。

    第一个袋子里装的是一叠厚厚的文件,或者说是合同。

    “老公,这是什么呀,这是离婚合同!”

    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两只眼睛瞪大,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因为合同第一页,明晃晃写着四个醒目大字。

    离婚合同!

    “张千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居然想和我离婚!”

    女人终于不再发嗲,神色一变,转为怒气冲冲的质问。

    “打开第二个袋子,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女人虽然心中依旧愤怒,但还是下意识打开了第二个袋子。

    第二个袋子中放着十几张照片,都是女人和不同男子的亲密照。

    看到照片内容,女人的脸变了,眼神躲闪,表情慌张。

    张千胜看着女人,表情依旧不变,淡淡道:“第一个男人是你的健身教练,你们是在一次健身课上勾搭上的,你和他倒是经常出去开房啊;”

    “第二个男人,是你在外面养的小奶狗,不过你的眼光有问题,他骗你是名牌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但据我调查发现,他的入学证书是伪造的,其实他是个无业游民,专门靠骗女人为生,除了你之外,他还同时钓着两个富婆,一个科技公司女高管,还和市议会的陈议员老婆有染,最近他还打算勾搭张议员的女儿;”

    “至于第三个男人,是你的大学前男友,你不是骗我说再也不会和他联系了吗,可你们过去一个月通了17次电话,这和你保证的可不一样啊”

    随着这些信息被揭露,女人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还有第三个袋子,也一并打开看了吧!”张千胜却不管这些,继续提醒女人。

    女人机械版的打开第三个袋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件。

    “这些又是什么”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女人看了第一页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罗列着一些清单,都是化妆品和奢侈品的购买记录。

    “这是我让精算师计算过的,我和你结婚5年,一共在你身上花费了3000多万,现在你婚内出轨,破坏婚前协议,这每一笔账我都要和你算清楚的!”

    女人看到密密麻麻的账单,终于忍不住了:“张千胜,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可是陪了你整整五年那可是五年啊,一个女人的五年!”

    “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

    但张千胜轻飘飘的一句话,是让女人直接泄了气。

    “听好了,这三千多万我就大发慈悲给你抹掉零头,但剩下的3000万,你要一分不少的赔给我。至于怎么赔,从哪里弄到钱,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你可以求你包养的小奶狗还钱,或者去找你的健身教练,找你的前男友去哭诉,方法我不会管。你也可以找律师和我打离婚官司,但人你得从外地找,我保证本地律师没一个敢和我扳手腕的,至于理由你也清楚,我张千胜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张千胜下达了最后通牒,副驾驶的车门缓缓打开。

    “现在从我眼前消失,24小时后我需要一份签了字的合同,如果我没有收到,我让你和那几个男人全都倾家荡产,一辈子翻不了身!”

    砰!

    “张千胜,你个王八蛋,人渣,渣男,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

    车门被狠狠甩上,女人在路边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瞎了眼吗,我觉得反倒是我眼神不好”

    张千胜看着路边,暗自摇头。

    他没有按原定路线回家,而是驶向郊区,将车停靠在一条老旧街道附近。

    视线穿过人流,定格在一间街边小摊。

    摊子只有老板娘一人照看,偶尔她刚上高中的女儿会回家帮忙,日子过得十分清贫。

    张千胜看着老板娘,压抑住了内心想要下车的动手,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任老婆,二人已经离婚十多年,女方更是净身出户。

    虽然当初是女人对不起他,但这么多年过去,张千胜心中对女人的愤怒已经淡化,反倒是一种愧疚的情绪逐渐萦绕。

    当初他选择了事业,冷落了老婆,这才导致后者出轨,这些年他也想通了。

    如果他不选择做大律师,而是当一个法律民工,虽然赚的钱少,但说不定家庭会幸福美满,每天回家能吃到妻子烹饪的可口饭菜,女儿还会开心的喊爸爸,享受天伦之乐。

    张千胜看了许久,可却没有上去的勇气,最终还是离开了。

    他开车返回市中心,他的住处是市中心的一栋豪华别墅,市值接近一个亿,占地足有上千平,光是门口的花园就有400平方,只能说壕气十足。

    张千胜走进装修奢华的别墅,看着客厅吊顶上价值十几万的悬挂水晶吊灯,内心却感觉空荡荡的。

    这样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

    张千胜走向厨房,准备拿瓶酒小酌一口。

    这是他的习惯,喝一杯后更有助于睡眠。

    但突然间,他感觉背后有风吹过,还未等他转身,黑漆漆的枪口就顶在了他的后脑。

    张千胜没有惊慌,多年的律师生涯,他早就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人用家伙指着脑袋,所以他举起双手,淡然道:

    “朋友,如果你只是求财的话,客厅中间那副画的后面藏着保险箱,密码是4396,里面有200万现金和一些珠宝,你可以全部拿走,我不追究你任何责任。”

    “带我去地下室,你藏宝贝的地方!”

    来人没有搭理,只是冷冷说了这么一句,语气不带有一丝感情。

    “宝贝?”

    张千胜意外了。

    他收藏的宝贝,都是一些工艺品,从艺术角度来看,可能值个几万几十万不等,但远远没有200万这么多。

    而且工艺品携带不方便,如果对方真求财,还不如拿着200万现金逃走。

    “不求财,不求命,却要我的收藏品,这是为什么?”

    张千胜想不通,但对方既然这么说了,他也没反驳,带着对方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的金库是特殊设计,据说比大银行的保险库还要牢固,没有密码就算用导弹都炸不开。

    不过这不是张千胜弄的,而是别墅前主人设计的,用来存放主人以前的宝物。

    张千胜是这栋别墅的第二任主人,他买下别墅后见保险库设计的不错,就当成了收藏品的放置室。

    不过保险库里的东西,早就在第一任主人离开时全都清空了,他检查过,里面什么都没有。

    输入密码,打开保险库,随后看到的是堆积在地的工艺品,看起来价值不大。

    来人一把推开张千胜,直奔保险库的角落墙壁处。

    随后他在墙壁上按了一下,那一块居然整个陷了下去。

    “机关!”

    看到这一幕,张千胜一脸错愕。

    他作为别墅的现任主人,居然不知道保险库里还有这种机关。

    看起来,来人的目的和他没关系,而是和原主人有关。

    机关启动,一道暗门打开。

    安门内是一个展览台,台上放置着一颗金色眼球。

    来人的耳边装着便携式耳机,此刻耳机内传来了声音。

    “是的,大人,东西已经取到了,嗯,对,别墅的主人在我身边,是一个普通人,明白了,我会处理干净的”

    来人结束通关,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就见张千胜举起一个花盆,对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砰!

    脑袋和花盆来了个亲密接触,他直接晕死过去。

    “艹了,这东西是什么玩意,为了它,这帮人居然出动了家伙,还有他们背后的又是什么人?”

    张千胜看着倒地的神秘人,又看了看手中的金色眼珠,完全没有头绪。

    他对于别墅原主人的所知有限,只知道对方好像是位考古学家,但没什么名气,活了大半辈子没挖出过宝贝,最后卖了别墅,人也不知所踪。

    他要是知道买个房子能惹来这种事,当初一定不会为了面子买别墅。

    张千胜拿着金色眼珠就冲出保险库,正准备拉动别墅内的警报,就看到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

    他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不止一个。

    “几位,有话好说,这玩意我可以交给你们,今天咱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噗噗噗!

    张千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已然开火。

    十几枪扫射之下,张千胜缓缓倒地,眼皮越来也沉。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

    那是他的人生,他作为张千胜的一生。

    虽然他在人前风风光光,人后却格外孤独,始终是一个人。

    “我早就立好了遗嘱,一旦本人失踪或死亡,名下数亿的财产都会通过基金的方式给她们,也算是补偿了我前半身造的罪孽。”

    “离婚合同在我的律所有备份,就算我不回去,事务所的人也会帮我找那女人打官司,她别想拿走我一分钱,那3000万的花销账单,精算师会帮我要回来,所以我也不担心那女人。”

    “我现在唯一关心的,可能就是手上这玩意了,这到底tm是个什么东西,真tm的烫手啊,这帮tm的狗东西,居然tm的带家伙来我家,吃饱了tm没事干是吧!”

    张千胜逐渐脱力,视线越来越模糊。

    他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手中那颗被血液染红的金色眼球。

    “不好,这东西在发光!”

    “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会飞起来!”

    “见鬼了,这男人也飞了起来,开火,继续开火!”

    “快拉住他,别让他飞进去!”

    耳边,响起了一连串惊呼。

    这帮狗日的,到底在说些什么,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呢?

    张千胜的身体逐渐失去重量,他知道这是死亡的感觉,可怎么让人有些轻飘飘的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