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一十章 案牍劳形(1W)-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富岳族长,突然到此,有何贵干?”

    日向结弦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影分身麻溜的解除了维持,一阵疲劳与和记忆出现在脑海里,让他不由眯起了眼,揉了揉太阳穴。

    宇智波富岳表情平静,微微低头,表示出了对火影的尊敬:“我需要向您适时汇报一些根部的工作,同时,也想听听五代目大人对根部的指导意见。

    既然火影大人决定要对于木叶自上而下的进行一番改革,我想,根部应当也在改革的范围之内。

    所以,前来此处,希望能听听火影大人对根部的建议。”

    日向结弦将桌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把影分身没签署的顺便签掉,累成一摞,放到一旁。

    双手搭在身前,有些疲乏的支着下巴,似乎因为他的话语而感到了些许困扰。

    “建议啊”

    日向结弦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冥思苦想了片刻,道:“我倒是有些还不算成熟的想法,但现在还没想清楚。”

    “啊,要不然,富岳族长和我一起想想好了。”

    日向结弦做出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他笑道:“现在的根部的确又不少问题存在,我认为是需要改变的,但如何改变还没想好,不如,现在我提出来,富岳族长和我一起想想看?”

    “在下”宇智波富岳微微低下头来,语气尊敬的轻声道:“愿为火影大人分忧。”

    日向结弦便用苦恼的语气,认真的询问他道:“富岳族长认为,眼下的木叶,根部和暗部,是否在有些地方,存在着职权混乱的情况呢?”

    “的确如此。”宇智波富岳轻声回答道:“在接受根部的同时,我发觉,根部除了要为暗部输送人才以外,自身也拥有着独立执行任务的权限,或者说,是需求如刺探情报、执行暗杀、派遣、培养间谍等等的任务。

    而暗部,同样也在负责着类似的任务。

    并且,双方的情报还并不流通,有时根部做出调查,却发觉暗部已经提前完成了相关的任务。

    有时,双方还会彼此形成掣肘。

    我认为,根部和暗部,的确需要进行一些职责上更分明的重新规划。”

    日向结弦做出恍然大悟状,哦了一声,才道:“那富岳族长,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呢?身为根部的负责人,我想,在这段时间里,你已经充分掌握了根部的情况。

    什么是适合根部去做的,什么职责根部能处理好,什么样的职责根部应该交由暗部全权负责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宇智波富岳不着痕迹的抬起眼来,打量着日向结弦的表情。

    他此刻只是略带苦恼的看着自己,似乎并未因为木叶现在到处存在着的‘流言蜚语’,而对自己有什么偏见。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当上根部部长的?

    宇智波富岳想到了这里,竟一时有些不敢确定如果说,是三代为了遮丑,没有将事情全盘托出,告知日向结弦。

    那么面前的临时火影,或许还真的有可能

    他沉默片刻。

    最后,宇智波富岳却还是谨慎的开口道:“我认为,这些事情,还是由火影大人自己来决定吧,我相信您能够从木叶的全局考虑,给出一个完善的处理方案的。”

    日向结弦去不依不饶,继续用无奈又苦恼的样子道:“只是探讨嘛,富岳族长何必如此谨慎,即便族长您给出了意见,我也要综合考虑后才能做出决定。

    还请您务必直言不讳。”

    宇智波富岳眯了眯眼,思索片刻,做了决定。

    不如就看看,日向结弦的态度到底如何好了。

    “那请火影大人先恕在下逾越。”

    宇智波富岳沉稳的缓缓开口:“我认为,根部目前,经验最丰富、优点最为突出的部分,便在于培养、使用情报忍者,进行刺探、间谍、离间、破坏、暗杀等活动。

    而暗部本身的职能,则应该回归本质,更加贴合火影的护卫队本身。

    不如,就让暗部成为火影身边明面上的盾与矛吧。

    保留暗部执行特殊任务的权限,但减少相应的情报工作,担任火影的护卫、”

    宇智波富岳侃侃而谈着,但日向结弦听着,却忍不住摇了摇头。

    “暗部,是暗杀战术特殊部队,而不是火影贴身护卫队,身为火影,我也不需要谁来保护我。”

    日向结弦提出重点,而后道:“富岳族长,若按你所说的,暗部都可以解散了。”

    宇智波富岳面露尴尬神色,做出一副失言的样子,为难道:“是我想的太浅薄了,还请火影大人指点。”

    日向结弦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吆嚯一声。

    这是有备而来啊。

    但他依旧不急不缓的轻声‘提议’道:“我觉得,根部不妨和暗部完全划分成两个部门好了。”

    “根部专门负责木叶内外的情报调查、间谍活动、情报分析、具有特别执法权,可以秘密调查,并在证据确凿时,逮捕危害木叶安全的敌人。”

    “暗部依旧保留暗杀、特种作战、火影嫡系部队的权限,但不负责情报调查。”

    “只不过,暗部有权调查、获知根部获取的情报,参与根部对‘危险人员’的抓捕。”

    日向结弦顿了顿,而后又道:“当然了,根部有权逮捕调查危险人员,但无权私自处决、或为人员量刑,需暂时交由火影进行判断,之后,我有意成立司法部,这点便留到之后再谈吧。”

    宇智波富岳沉默片刻,而后道:“也就是说,将根部改为一个单纯的情报组织吗?”

    “准确来说,是一个与木叶警卫部职责相似,但主要负责对外部分的特务部,以最精锐的情报忍者,进行潜伏、监听、调查、情报搜集、敌后破坏、舆论宣传等秘密工作的特殊权力组织。

    事实上,在我的规划中,对于木叶而言,尤其是之后的木叶而言,根部所肩负的任务和权力,甚至可以说,比现在还要更大些。

    与暗部相同,是直属于火影的特殊部队。”

    日向结弦给出了定义,但宇智波富岳还是难以理解他的概念。

    见此,日向结弦也只是笑笑:“当然,我只是说,是长远的规划,也只是现在说出来,和富岳族长议论一下而已,还远不到动手改革的时间。

    就目前而言,大概便还是根部的老一套,只是更加专注于情报搜集方面的工作而已,若说是情报组织,也对。

    暗部,则会更专注以组建特殊作战小组,以最精锐的忍者编成特种部队,以最强的力量,应对最强的敌人,最难的任务。

    充分发挥出精英忍者的高机动性与高作战能力,是忍者中,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加入的特种队伍。”

    日向结弦浅谈即止,没打算给宇智波富岳说清楚,事实上,无论是将根部蜕变为‘安全局’,还是将暗部进化为‘特种部队’,都是需要大量时间、人员培养、思想教育与技战术培训,才能建立好的组织。

    更何况,他也未必眼下就用得到很多时候,他所看向的,都是未来许多年,乃至和平之后,木叶需要面临的新的问题与挑战,未雨绸缪。

    宇智波富岳倒是听懂了些,垂下眼帘,心中分析着得与失,最后,轻轻道:“火影大人,那根部是否还需要继续负责为暗部培养人才,是否还有吸纳新人员的权力?”

    “暗部的选拔之后会进行改革,优中选优,无需自行培养。

    根部的人员选拔,自然是要根部自己负责的,当然,前期我会想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考核方案。”

    日向结弦是真没打算掺和根部与暗部的人员选拔火影之所以这么累,就是因为所有的权力都太集中了,小到连人事调动、晋升都需要火影来裁决。

    他更倾向于给予部门一定的自主权,让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

    现在木叶人还算少,火影还算忙得过来,倘若之后木叶扩建、人口增多,在这么干下去,多重影分身术都搞不定。

    当然,也不可能完全不管,起码在初期,日向结弦是没办法不亲力亲为的,起码,也得把完整的体系和领导班子搭建起来才行。

    那么关键来了面前的宇智波富岳,又算是什么呢?

    日向结弦看向宇智波富岳,微微一笑:“我觉得,富岳族长大可不必多心。根部的改革,并不急切。”

    宇智波富岳拿捏不准日向结弦的心思,但看他竟没有对自己根部的权力做大切割,心里有些复杂。

    他竟隐隐有些期待,日向结弦会直接砍掉根部,或是将根部直接拆废或许这样做,就能给他一个说服自己的借口,不用像现在这般纠结,摇摆不定。

    面对日向结弦温和的态度,此刻没有丝毫对他打压的迹象,即便是如今的宇智波富岳,也不得不低头下头来,诚恳道:“火影大人深谋远略,我也只是有些好奇,也希望能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为火影大人效力。”

    “富岳族长有心了。”日向结弦轻笑几声:“之前你说,还有要汇报的情报?”

    宇智波富岳闻言,没有犹豫,便把早就打算说给日向结弦的一些事情全盘托出。

    “在接手了根部之后,有些事情,我认为需要向火影大人单独汇报一下。

    如根部的一些实验室据内部调查了解,根部不仅在木叶内有着多个地下研究设施,在木叶之外,也私自建立了多个秘密实验室,甚至还有和叛忍大蛇丸合作的研究,直到团藏叛逃前,仍在持续运作着。

    还有的,便是根部现在,于木叶之外、火之国境内,持续资助的几所孤儿院。

    据调查了解,这些孤儿院便是根部的人手来源,团藏会通过孤儿院收养大量无家可归的孤儿,并从中挑选资质优越者,加入木叶的孤儿院进行详细调查,评测,合格者便会加入根部进行培养。

    这些孤儿院每年的财政支出不小,若根部无需继续承担新入人选的选拔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停掉这些孤儿院的运营与援助。”

    日向结弦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他交错搭在下巴上的手指,不自觉的轻轻敲了敲。

    “孤儿院无需停止运营,但是,可以将孤儿院并入现有的木叶福利院的体系之中。

    我原本便打算扩展木叶福利院的规模,不仅针对木叶村内现有的、或可能出现的孤儿进行养育。

    也打算扩大救助的范围,既然根部在火之国有基础,不如就将这件事先提上日程吧。

    将原有的几座孤儿院继续维持下去,在初步考察合格后,准许加入木叶的孤儿院,在加入木叶孤儿院五年后,若无问题,便可获得木叶的生活许可。”

    日向结弦顿了顿,又道:“研究设施也无需摧毁,还请富岳族长将其具体的情报信息整理一份送过来,我另有用处。

    之后的根部,不许在私下设立实验室。

    我会成立专门的研究部门负责此类事务,若根部有某些特殊需求,可以向研究部提出申请,而后由研究部再来找我获得审批。”

    日向结弦三言两语决定了这些本不该属于根部的权限归属。

    宇智波富岳倒也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他本来也就对与人体研究、科研之类的事完全不感兴趣,也没有意识到其中某些权限里潜藏的巨大能量。

    提出来,就是为了把锅撇干净,把团藏做的烂糟事都说清楚,免得到时候被人扣锅在自己脑袋上。

    “是,我会尽快将相关的事情处理妥当。”宇智波富岳答应了下来。

    而后,又低声问着:“警务部,是否也会进行改革?”

    日向结弦沉吟片刻,依旧平静的注视着宇智波富岳,微微一笑:“当然。”

    “我认为木叶警务部需要进行大规模重组,人员更替,只不过,这些事务就不需要富岳族长操心了,到时候我会和鼬沟通。”

    日向结弦的话语,隐约透露出几分警告之意。

    宇智波富岳连道是自己失言逾越了。

    日向结弦没有死缠烂打,但却在此刻,平静的注视着宇智波富岳族长,轻轻道:“富岳族长,宇智波一族目前的处境,比之之前,如何?”

    宇智波富岳一时没有立刻回话,下意识的打量他的神色,想要看看他说这话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但却只看到了那双幽蓝色的眸子正在看着自己,里面无悲无喜。

    “尽管不知富岳族长是否有注意到,但事实上,自我上任以来,就加强了对村内的舆论管理。”

    日向结弦自顾自的说着:“不仅要求忍者们注意言行举止,还多次下达宣传文件,按理说,宇智波一族的风评,应当会有好转才对。”

    宇智波富岳下意识的微微摇头,而后,却猛然惊醒,即刻道:“多谢五代目大人,已经好多了。”

    原来,你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日向结弦沉默片刻,看着此刻露出尊敬感谢的浅笑的宇智波富岳,半晌,才勾起嘴角,露出了个风轻云淡的笑容:“是吗?”

    “希望富岳族长能珍惜现在宇智波一族所享受的待遇。

    身为五代目火影,我希望木叶能对村子里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

    只要对木叶有贡献的忍者,都将得到木叶的尊重。

    过往宇智波一族所遭受的事情,我不希望会在我的任上延续下去。

    曾经木叶犯过的错误,我也不希望会在我的任上重蹈覆辙。

    如何融入木叶,如何彻底成为木叶的一份子,让宇智波在村子里收获村子和爱戴,是一件长久的事。

    我希望富岳族长能够耐心一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解冻,亦是一件难事。

    如今宇智波一族身负多项要职,本便格外引人瞩目,此时此刻,希望富岳族长能好好约束族人,整顿不良之风,不负木叶之所托。”

    日向结弦的话语说完后,宇智波富岳心中复杂莫名,但却不敢耽搁,下意识的,第一时间给出了答复:“是!绝不会让火影大人失望!”

    此乃谎言。

    日向结弦心底的失望无需言表。

    哪怕宇智波富岳只是迟疑片刻再回答。

    哪怕他只是能沉默一会,认真想想自己话里的意思,哪怕只是再和自己谈谈条件

    日向结弦不想再说什么了,宇智波富岳此刻还不知晓,正是因为他不假思索的给出了完美无缺的答复,才让他彻底失去了日向结弦的信任。

    示好也示好过了,出于之前合作时的情谊,他也给了富岳足够多的优待和警醒。

    于是,在最后,看着似乎只有满腔热血,对火影尊重无比的宇智波富岳。

    日向结弦平静的开口:“那就先这样吧,若之后还有什么问题,富岳族长可随时来找我。”

    宇智波富岳看不出日向结弦短暂的沉默后有什么变化,只是低声应了一声,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他沉默片刻,脑海里只思索着,根部、暗部、警务部的变动,满腹心事的离去。

    从目前来看,根部的变动不算太大。

    只是警务部看起来似乎要有大变动。

    然而,警务部才是宇智波一族的根基所在啊。

    难道是想要围魏救赵,从鼬那里着手开始削弱宇智波的势力?

    他猜测不出,只能见招拆招。

    心底又是不满,又是复杂的,说不出是什么的情绪,宇智波富岳的身影逐渐离开了火影大楼。

    日向结弦坐在办公室,久久没有开始公务。

    直到熏敲门而入。

    “火影大人,行政部的初步改革已经完成,新任命的忍者已经到任,部门的重新划分也已落实,只是业务方面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但忍者们大多数的积极性还算不错,只有少部分老人似乎对自己的新职位不大满意。

    但我会让他们认清现实的。”

    日向熏轻柔的语气里,有着毋庸置疑的决心。

    日向结弦吩咐的事情,她便绝不想让他失望。

    “嗯。”

    日向结弦看起来只是嗯了一声,心不在焉。

    熏不想打扰他,也没有觉得敷衍,轻笑着四处打量了一下,在他沉默着思索着的时候,动手给他把房间清理了一下,把早已冷掉的茶水倒掉,重新烧上一壶。

    许久后,日向结弦才给出了新的命令:“伊布利一族,目前有几人可用?”

    “目前血迹稳定下来的人,依旧只有两人,一个是伊布利雪见,一个是伊布利吾太。”日向熏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针对伊布利一族的血迹,他们做出了多年的研究,进展相对其他的研究活动而言,十分缓慢。

    这么多年过去,也不过是基于咒印的基础上,开发了数版新型咒印,用于稳固伊布利一族的身形而已。

    尽管目前的进度已经可以让所有伊布利一族无须担心自己会随时烟雾化,光天化日下便化作烟雾殒命。

    可想要让他们的血迹发挥作用,却不仅仅只是开发出配套的咒印,就足够的。

    目前为止,只有伊布利雪见,还有伊布利吾太在多次试验后表现合格。

    她有着出色的天赋、能力,能熟练掌握烟雾化的能力,甚至可以在烟雾化时无视自然风,对烟雾的控制力大大加强,在无风环境下作战能力十分优秀,若敌人不掌握强力风遁,伊布利一族就相当于掌握着宇智波带土的神威一般,可以无视绝大部分的攻击。

    在这么多年的培养下,伊布利雪见与伊布利吾太,即便没有血迹,也是一个合格的中忍级别的忍者了,若是加上他们的血迹,当个特别上忍也不是不可能。

    “给伊布利雪见和伊布利吾太一人一只白眼,术后观察一下,若无问题,便让他们轮替监视宇智波一族。”

    日向结弦给出了命令。

    日向熏当即领命道:“是,我会亲自主持白眼移植的手术,并且为他们打上飞鸟咒印。”

    “嗯。”日向结弦说完后,对她轻轻点头,熏便识趣的离开。

    熏前脚刚走,后脚便又有人前来拜访。

    前来拜访的人,是海野伊鲁卡。

    伊鲁卡是忍校的老师,尽管只是中忍,但在教育资源相对稀缺的忍界来说,每一个能在忍校任职的合格忍者,都是稀缺的珍贵人才,日向结弦没有和伊鲁卡有过什么交流,但对其还算了解。

    不仅是通过原著的了解。

    在成为火影之后,日向结弦对忍校的所有老师,都进行过一番调查和评估,也因此,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中忍,他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了。

    “抱歉,火影大人,打扰了您的工作。”

    海野伊鲁卡推门而入后,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日向结弦,先是歉意的笑笑。

    日向结弦自然不会表现出不耐烦来,温和的同样还以微笑:“没关系,我也很早就想和伊鲁卡老师这样优秀的忍者聊聊了,之前,经常听到鸣人说起你呢。”

    伊鲁卡有些意外,他哈哈笑了几声,挠挠后脑勺:“是吗?鸣人还有对您说过我?”

    “嗯,说你是忍校里最好的老师,对他也很好。”日向结弦对他眨了眨眼:“我想,一定是伊鲁卡老师请他吃过拉面。”

    伊鲁卡闻言笑容便真诚了几分,他并不意外日向结弦和鸣人的亲近,在日向结弦成为火影之前,他就在和鸣人相处的过程中,听说过他的名字。

    日向结弦和他聊了一会,伊鲁卡才有些别扭的,说出了来意。

    “火影大人,今天自来也大人来找我说,要带着鸣人出去修行?这,是不是有些太早了?要不然,还是等到他毕业之后,再去吧?”

    伊鲁卡面露担忧之色。

    日向结弦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伊鲁卡老师,如果可以的话,我和您一样,都希望木叶的孩子们能够无忧无虑的在忍校里快乐的成长,对于鸣人,我也希望他能在忍校有一个值得回忆的,快乐的生活经历。”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些事,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就能做到的,避的开的。”

    日向结弦也不隐瞒,直接道:“鸣人身上肩负的责任远比其他的孩子还要重大,即便我们想要保护他,敌人也未必会给我们机会。

    眼下的忍界情况复杂,木叶强敌环绕,我必须要保证,他能在危险到来时,起码拥有自保的能力。

    自来也前辈是个出色的忍者,有他在,我相信忍界的任何人都无法在他的保护下伤害到鸣人。

    而且,我也相信鸣人的能力他可不像你所看到的那般幼稚天真,或者说如果有的选择的话,谁愿意长大呢?”

    日向结弦说完后,伊鲁卡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苦笑着低着头:“您说的对。”

    直到此刻,伊鲁卡才突然想起,面前的日向结弦尽管已经是火影,但年纪却也只不过十几岁,甚至比他还要年轻。

    日向结弦在忍校时他还未在忍校任职,但在和其他的老师的交流中,他也知道了日向结弦曾在忍校也就只待过两年不到的时间,不仅是以五岁的年龄跳级上的学,还一毕业就直接加入了暗部。

    比起他来说,巨大多数的忍校的孩子们,已经足够幸运和幸福了。

    “伊鲁卡老师,你是个出色的忍者,能够为了鸣人,来到这里,对我提起建议我想,如果鸣人知道的话,也一定会为你而感到自豪与高兴的。

    鸣人在修行之后,还会回到忍校,之后以正常的忍者身份进行活动,无需担忧。”

    日向结弦说完后,顿了顿,突然又转移话题道:“我有意对忍校的教育系统进行改革,加强忍校的学习课程,不知道伊鲁卡老师对此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伊鲁卡闻言连连摇头:“我只是个普通的,资历尚浅的任课老师而已,对于教育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心得。”

    日向结弦点点头:“那在教学过程中,可有什么困难?”

    伊鲁卡也连说没有。

    好吧。

    日向结弦有些哭笑不得,伊鲁卡是在担心自己祸从口出,惹上麻烦。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他是火影嘛。

    日向结弦也不为难伊鲁卡,让他离去后,便继续处理着公务。

    结果今天就仿佛是有人在火影大楼门口排队似的,刚送走伊鲁卡没多久,便又有几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他们对视一眼,竟选择了一起进来。

    日向结弦抬眼一看,此时涌入办公室里的,有猪鹿蝶三家的家主、油女一族的家主、迈特凯、宇智波鼬

    他们开头还扭捏着没有说出目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闲扯,日向结弦仔细听着,细细寻思,过了一会,才恍然的仰起头来,总算寻思过来这群人来这的目的了。

    万万没想到,他只是出于对鸣人的保护与晓组织的忌惮,希望他能尽快成长起来,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却反而让许多心思敏锐的忍者们,因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察觉到了异样的信号。

    “你们是想问我,能不能也让自家的孩子提前离开忍校进行修行,时刻准备提前毕业吧?”日向结弦不动声色的看着几个家族的负责人。

    就像是约好了似的这些家主的孩子,与此同时,也是他们家族最有潜力的年轻一代,此刻都和鸣人一样,在忍校读书。

    鸣人自己也是个大嘴巴,和同学告别的时候,洋洋得意的说自己要和很厉害的老师去修行,可能要一两年才回来。

    鸣人没来上学的原因日向结弦没有刻意隐瞒,那些大家族的人只是略一打听,便通过各自的渠道,大概了解了一下鸣人的情况。

    尽管不知道自来也要带着鸣人去哪,去多久,但鸣人跟着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去修行的事,却还是在极小的范围内,传播开来了。

    身为木叶的各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也是木叶高层的一部分,他们自然对鸣人人柱力的身份十分清楚。

    大家暗自一寻思,彼此一交流,便纷纷意识到情况不妙。

    为什么身为火影的日向结弦,会如此着急的希望提升人柱力的实力?

    要打仗了!

    这是绝大部分人的共同认知身为一个年轻的火影,资历浅薄,却又希望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最好的方式,不就是在战场上打出赫赫威名,同时积累个人威信吗?

    三忍的地位怎么来的?三代的个人威望是怎么来的?可不是靠勤勤恳恳的在木叶内部做事。

    而是靠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杀出来的!

    这下子,这些家族的族长们便坐不住了。

    如果要打仗,以木叶现在的情况,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养出的中低层忍者,倒也不是完全打不了。

    但以过往的情况来看,一旦开战,若不能迅速结束战斗,很快,忍者学院的孩子们便要开始纷纷加速毕业,七八岁便踏入战场的人比比皆是。

    为了让自家孩子拥有充沛的战斗力,避免被拉壮丁后,成为炮灰一样毫无意义的死在外面,各大家族的族长都下定了决心,也打算给自家孩子来一波超级特训,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两三年后,具备随时能够踏上战场的实力。

    日向结弦有些无奈,事实上,他个人是没有短期内就要打仗的想法的,毕竟年轻一代的木叶忍者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成长,最主要的是,他自己也需要时间,而且,时间拖得越久,他的实力就越强。

    但如今见到他们这个样子,日向结弦却又不能否认,未来的几年,的确有战争发生的可能性。

    各方敌人不可能无休止的等下去,眼下的木叶欣欣向荣,会戳到许多人敏感的神经。

    强大的木叶是一些人绝不愿看到的。

    战争一定会到来。

    日向结弦沉吟片刻,先没有答复那些家主,反而,看向了一个与这里的人格格不入的家伙。

    迈特凯。

    由于之前大家都只是在闲聊,用十分隐蔽的话术试探、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这一切,对于有些粗神经,直来直去的迈特凯而言,属实是有点难以跟上节奏。

    “各位族长的意思我已明了,之后会给各位一个放心的解释和答复。

    只是凯,你来做什么?”

    日向结弦望着迈特凯。

    迈特凯一脸茫然:“汇,汇报任务?”

    日向结弦没忍住,笑了起来,其他家族的族长对视一眼,也都眼带笑意。

    “我知道了,那就请你先等一下。”

    日向结弦扭头看向猪鹿蝶等家族的族长,这些人会齐刷刷的选择一起到火影办公室来,是一种支持与表态。

    “诸位族长的意见和担忧我已知晓,简单来说让鸣人去和自来也修行一事,的确事出有因。”

    日向结弦表情严肃了起来,也不避讳迈特凯这个家伙,尽管他有些粗线条,但在大事上绝不会掉链子。

    “据我的了解、观察、推断,留给木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日向结弦没有废话,而是从桌上拿起了一份他亲自书写的秘密文件。

    这份文件上,不仅写了有关于晓组织的情报,还有极其详细的个人情报、能力情报、忍术信息。

    还有包括其他五大忍村中,曾在原著里有过剧情,大放异彩的强力忍者的信息与情报。

    一众忍者越看越是心惊。

    尤其是和晓组织有关的情报。

    “目标是收集尾兽,召唤传说中的十尾、以此来获得神一样的力量,威慑忍界,获得和平”

    他们看着这些文字,一时间,竟有点不敢置信。

    轮回眼。

    飞段的不死之身。

    角度的三个心脏。

    宇智波带土的身份。

    迪达拉、赤砂之蝎、佩恩六道

    这都是点什么怪物!?

    忍者们越看脸色越是差劲,惊疑不定道:“您确定,这份情报”

    “是真实的。”日向结弦平静的说着:“做好准备吧,我们的敌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强大。”

    山中亥一眉头越皱越深,下意识的看向了奈良鹿久,却见奈良鹿久此刻脸色也很差劲。

    奈良鹿久沉默许久,突然道:“火影大人,这些情报,我们是否要和其他忍村分享?”

    “不。”日向结弦只是平静的摇摇头。

    奈良鹿久看着他的双眼,心脏如擂鼓般砰砰跳动着,看着日向结弦,欲言又止,随后,只是化做简单的一句:“您真的有信心吗?”

    “当然。”日向结弦微微一笑。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

    仅仅是从他的某些态度上,奈良鹿久似乎就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

    日向结弦选择不分享情报,不仅仅是有着直面晓组织的意图,更重要的是,他似乎,对其他忍村,也有想法。

    是想要借助晓组织回收尾兽?

    还是说,单纯是想要先以此削弱其他忍村的战斗力?

    只是这样,难道不会养虎为患,引火烧身吗?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可能,但无论哪一种,奈良鹿久都能从中看到日向结弦毫不掩饰的勃勃雄心想要在混乱的忍界中火中取栗,他的目标,又到底是什么呢?

    日向结弦轻声道:“不必急切,不必担忧,我会用事实证明,我的选择。”

    奈良鹿久心中叹息一声,迟疑许久,即便没有信心,无比担忧,可面对日向结弦此刻的样子,他也说不出什么劝诫的话语来。

    最后也只得表明态度,低头道:“我明白了,奈良一族,愿为火影效力。”

    其余家族的人有些没跟上两人对话的思路。

    “但是休学就不必了我有意对学校进行改革,半年之内,就会从学习时间,学习强度,学习范围上重新做出一份规划来,若是各位族长对自家孩子有更高的要求,可以在离开学校之后再进行特训。

    此外,学校的学习进度也不再一成不变,按照能力与天赋进行分班后,各班级以不同的进度进行教学。

    我会派遣更多优秀的忍者加入学校教学,以保证教学质量。

    并且,积极开展更多的教学活动与测试。”

    日向结弦定下了结论。

    那些族长们有的懂了些,有的仍有些懵懂,但日向结弦却不愿多说,用眼神看了看奈良鹿久,示意他们私下再去讨论吧。

    奈良鹿久率先告退,其余族长面面相觑,最终也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迈特凯双眼都犯晕了,先是被日向结弦递出的秘密情报震得双眼瞪得滚圆,后来又被谜语人的说话方式弄得头皮发麻,等到族长们都离去,他便讪讪笑着:“我,还要汇报任务吗?”

    “嗯。”日向结弦微微一笑,只是道:“凯,之后我打算减少你出任务的次数,让你在忍校好好任职,负责忍校所有学生的体术修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迈特凯一愣,随后有些为难道:“我?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

    “只要能将你热血的精神教给那群孩子们就足够了。”日向结弦笑着,鼓励道:“你是我眼中,木叶最强的体术忍者,要对自己有信心啊,阿凯。”

    迈特凯闻言,只觉得热血蹭蹭的直往脑袋里涌去,紧攥着双拳,激昂的发出一声长吼:“我明白了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结弦,不,火影大人!!!”

    门口的暗部都差点直接冲进来保护火影。

    日向结弦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嗯,我很期待。”

    等到阿凯也离去,日向结弦揉了揉太阳穴,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

    似乎就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将改革推进下去。

    等到某些人,坐不住,就可以了呢。

    日向结弦闭上眼,许久后,幽幽发出一声叹息。

    题外话

    来晚了,sorry~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