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零五章 惊天变局!(1W)-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日向结弦回到家,静静的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抿着茶水,有些意兴阑珊的坐看着庭院里萧瑟的景致。

    新年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可昨日还是下了一场小雪,此刻庭院中的雪花被扫在了一起,在阳光下反射着粼粼光波。

    天气有些寒冷,可对于现在他来说,依然只需穿着一身单薄的和服就足以御寒,白色的和服后,熏亲手缝上的凤凰族徽与他的银发交相映错着,端坐的着的身影已如当年父亲般高大。

    母亲去族内找友人闲聊,宁次去训练场刻苦用功,父亲则在族长的办公室里处理公务,此刻的房间内,只有日向结弦一人,安静的与雪景仿佛构成了一个整体,蓝色的眼眸里仿佛绽开的便是雪花,气质幽冷而独立,宛若一朵绽放在天空中,高处不胜寒的冰花般,即瑰丽,又让人心生遥远。

    一个意外中的客人突然到访,打破了这份意境,也让他眼中的冰冷寒意消退而去,面带微笑,无需起身去看,便知道来者何人。

    鼬的打扮也成熟了很多,此时的他年纪和日向结弦一样不过十二岁,却也有了一米七多的身高,此刻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大衣上还绣着宇智波一族的团徽,走到门前,一向冷漠的脸上,同样浮现出些许柔和。

    “没打扰你吧?听说,你很忙。”

    鼬说着,却看到了日向结弦那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上,笑容一如从前。

    “即便再忙,当我愚蠢的欧豆豆来时,也要腾出时间嘛。”

    “即便到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你这个称呼到底是怎么来的”鼬已经懒得去辩驳什么小一天不算是弟弟之类的话了。

    他脱下鞋子,走入房间,声音平静的闲聊着:“这么冷的天,也不打开暖气就坐在地上吗?按照你曾经的说法小心肚子疼。”

    “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寻常的气候已经很难对我产生影响了。”日向结弦拿起茶杯,在他落座前,便倒好了一杯热茶。

    “谢谢。”他接过后,坐到了日向结弦对面,也不急着喝,双手轻轻握着茶杯,感受着其中的温度。

    日向结弦也不催促他,两人安静的喝着茶水,享受着少有的静谧。

    “在暗部的生活怎么样?”

    日向结弦随便找了个话题。

    “就那样无聊。”宇智波鼬和日向结弦聊天时,向来比较坦诚。

    他注视着手中茶杯里随着水汽漂浮的茶叶,低声道:“即便是现在,我也不觉得这样看不到尽头的杀戮有什么意义。”

    “忍者之间,毫无意义的互相杀戮着,无辜的平民因为战争而死去,却又引起了更多毫无意义的仇恨,仇恨滋生着暴力,暴力带来着死亡,仿佛永无止境一般。”

    宇智波鼬平静地说着这些事,是他小时候就明白的事实,也正因如此,他对此感到了深深的厌恶,甚至可以说是绝望,如果没有面前的日向结弦存在的话。

    他说完了自己,顿了顿,问道:“生命在希望下诞生、却又无意义的死去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办法,能终结这一切的循环吗?”

    日向结弦抬起头来,偏偏头:“三个办法。”

    “三个?”鼬看起来有些震惊。

    他认为,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固然让他深恶痛绝,却或许就是这个残酷世界的事实了,无法改变。

    日向结弦莞尔一笑:“第一种,把人类都杀个九成。”

    “人类的战争,说白了,就是出于对资源的争夺。倘若现在这个世界的人类突然死去了九成,剩下的人类,每个人都拥有着取之不绝,用之不尽的资源,那么互相之间的掠夺和侵略,就有大概率会转为合作。”

    “当然,也有可能仍自战斗不止,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只剩下了极少数人,到那时,不也没有战争了吗?人类还能不能延续,都是个问题。”

    宇智波鼬撇撇嘴,举起茶杯,根本不予回话。

    日向结弦勾起嘴角,继续道:“第二种嘛,就是给各个国家,都分配到足以震慑其他国家的绝对力量。”

    “初代大人不就这样做了吗?”鼬眉头皱起,这种方式不是已经被证明失败了吗?

    日向结弦却摇摇头:“尾兽的力量太小了,伤害性,也不足以让人忌惮。”

    “我说的那种力量,是可以一瞬间摧毁数百公里的土地的一切,甚至让这数百公里,几百年都化作一片荒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不是尾兽,不需要天赋,即便是普通人,只要掌握钥匙,都可以发动。”

    “这样一来,任何想要悬起战争的人,都要考虑对方会不会发动这样的武器,而一旦这样的武器被全面使用,这个世界也就会毁于一旦。”

    “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轻易掀起战争,即便开战,战争也会换一种形式。”

    “比如说,扶持小国家、用代理人进行小规模的战争夺取利益啦。或者转而用经济上、文化上、教育上的战争来”

    宇智波鼬被日向结弦描绘的‘未来战争’听得一愣一愣的,他随着日向结弦的话语畅想着未来。

    那样的世界虽然还会有争斗,还会有战争,但起码,各个大国不会轻开战端,总的来说,死去的人也会少很多,小国也可以依附大的国家获得稳定尽管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听起来,比现在这种动不动就忍界大战的世界,要好很多了。

    短短几十年,就打了三次忍界大战。

    倘若有了这种大规模武器,或许,一百年,乃至几百年,也就可能会发生一次战争吧。

    当然,战争的结果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

    他觉得这样的未来,好像也不是特别美好。

    “第三种呢,就是出现一位神明。”

    日向结弦说出了重点,准确的说,是他试图在做的事。

    某种意义上,和晓组织的佩恩,也就是长门想法相似。

    尽管现在和晓组织打的头昏脑热,但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日向结弦还真想和长门聊聊。

    “这位神明、永生不死,实力可以轻松碾压忍界的任何人,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凭空造出另一个星球、掌控人类的生死。”

    “由它来给这个世界制定规则。”

    “比如,决不允许以直接战争的方式,来掠夺资源。”

    “这么喜欢打仗,那就打竞技场嘛,到时候举办个拳愿阿修罗,呃,我是说,举办个什么武道大会,忍者可以作为运动员参赛嘛,赢了的就能多拿一点资源,输了就少拿一点,以后赢了再拿回来就是了。”

    “除此之外,可以发展发展经济,科技,探索一下世界之外的世界,要我说,不如研究研究做游戏”

    “总之,当忍者的力量被用于生产和创造,就不会有人挨饿,只会有相对的贫穷,但即便是在那个世界的穷人,也可以有房子住,有东西吃,即便是没什么能力,只要愿意工作,也可以做一些简单的事,下班后就可以和朋友吃点烧烤,玩玩游戏,喝点小酒

    不会有人流离失所。

    不会有人老无所依。

    大家有着各自的梦想,比如成为画家,忍者,渔夫,歌手都能各得其乐。

    只要那位高高在上的神明不死,就没有野心家可以为了一己私欲,去让这个世界战火重燃。

    有极其不公正的事情发生,也可以由神来判断,神来裁决。”

    日向结弦满嘴跑火车,宇智波鼬听得头昏脑热,但还是忍不住指出了重点:“那,如果那位神,错了呢?”

    日向结弦摊了摊手:“谁知道呢,那就到时候再说呗?指不定他把世界毁灭了,又突然后悔,还可以时间倒流弥补错误,或者把人都复活过来”

    “但无论如何,起码在他没变心的时候,这个世界不会再有战争,也不会有无止境的杀戮,生命带着希望而来,自然死去,每个人都能怀揣着梦想,相对自由的活着。”

    “更多的事,管他干嘛呢,指不定那会你都埋了好多年了。”

    日向结弦忍不住吐槽道:“要知道,我连当个火影都觉得有点烦,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到处都让我看不顺眼”

    诶呦,话说顺口了。

    宇智波鼬精神了起来。

    “果然,你还是想要成为火影的吧?”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日向结弦。

    日向结弦无奈的笑笑:“你好像比我还期待这件事。”

    “就像你曾经和我说过的,有时候,这个世界不是在比好,而是在比烂起码,你和其他的选择相比,看起来还相对靠谱一些。”

    宇智波鼬言辞锋利的说完,却露出了考究的神色,凝视着他:“你成为火影,不,你,是真的想要成为那个神一样的存在吗?那样的事,真的可能吗?”

    日向结弦举起一杯茶,不给他肯定的话了,只是道:“尽人事听天命喽,最起码,像初代那样,让其他忍村老老实实呆个几十年还是能做到的。”

    “大不了到时候就给他们来个痛快,到时全天下就只有一个忍村,一个国家,不也能变相解决问题吗?”

    “说的倒是轻松。”鼬叹了口气,日向结弦面对自己时,总是这样说着分不清真假的笑话,他有时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他是在开玩笑嘛?

    总觉得没准是真心话。

    要是真心话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吓人了?

    日向结弦只是笑眯眯的,却在笑容之后,少了几分玩笑的神色,语气平静的轻轻开口:“你又是怎么想的呢?你是我的朋友,却也是一个宇智波。”

    宇智波鼬垂下眼帘:“宇智波吗”

    “我是木叶的宇智波。”他给自己,先做了一个定义。

    而后,他少有的,还跟日向结弦玩笑道:“或者说,正义的宇智波?”

    “正义的宇智波吗”日向结弦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鼬脸上还带着笑意,泪纹看起来也柔和了许多。

    这个和大和一样未老先衰,看起来比日向结弦现在的样子还年长几岁的家伙。

    已然不像是以前那样,跟在自己身后,会偶尔被他调侃着生闷气,鼓起个包子脸的小男孩了。

    宇智波鼬放下茶杯。

    谈话间,茶水已经喝完了。

    他站起身,有了去意。

    “结弦,战争,会结束的,对吧?起码我们在的时候,能结束,对吧?”

    宇智波鼬在话语的最后还是加上了一个条件确实,让忍界永远的和平下来,那是神才有的能力。

    他们能做的,或许也就只有短短几十年。

    但,即便只有几十年,如果能不再让没有意义的杀戮出现,能让真正的和平到来不也足够了吗?

    日向结弦也没起身送他,慵懒的一只手支着下巴,一只手端着茶杯,袅袅热气升腾而起,让他的脸上仿佛加了滤镜。

    “如果我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鼬撇撇嘴:“放心吧,像你这样讨厌的家伙,一般都能活到最后。”

    他翩然离去,也不给日向结弦说回来的机会,日向结弦只是微笑着注视着他离去,却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一种止水所不具有的决绝。

    他做了什么决定呢?

    日向结弦不大敢确定,但无论如何,或许能改变宇智波一族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因为自己的影响,他应该也不会像原著那样极端起码在日向结弦看来,他和原著相比,可要阳光的多。

    悠然喝完茶水,日向结弦打了个哆嗦。

    是影分身耗尽了查克拉,带着记忆和疲惫回来了。

    日向结弦吁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再次结印,分出两个影分身,他们便十分自觉的一个去继续研究飞雷神,一个则直接发动飞雷神,去木叶的图书室刷知识。

    学习,使我快乐。

    即便宇智波的事儿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怒其不争,但毕竟这是别人的家事,就像宇智波泉一样,他无法左右别人的想法,也不想这样做。

    若是最后注定要走到自己的对手面。

    那就打打看好了。

    除了止水的别天神,别的,日向结弦还真不怎么害怕唯独宇智波富岳的万花筒不知道是什么能力,或许会很棘手,但在他能够预知未来的眼睛面前,无论宇智波富岳隐瞒着什么样的能力,他都可以避免被‘初见杀’。

    忍界最危险的,永远都是各种不知情报的诡异秘术、禁术、一旦提前知晓了效果和发动条件,往往看起来就很好解决了。

    日向结弦起身,走向了原本宗家的道馆。

    现在,这个道馆已经被改为了日向一族孩子们的训练场,除去宁次和雏田以外,其他的孩子也会到这里按时上课,有专门的老师负责教导,而这个老师的人选

    “日足大人,下午好。”日向结弦推门而入的动静,让正在里面锻炼的孩子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

    或是仰慕、或是尊敬、或是隐约有点畏惧的眼神齐齐看向他。

    原本只给宗家的孩子们训练的道馆,看起来十分的宽敞,但现在里头乌泱泱站了十几个孩子,看起来,就显得刚刚好了。

    日向日足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衣,甚至没有任何图案,安静的站在道馆的里侧,对着日向结弦微微点头示意,低声道:“结弦,下午好。”

    在孩子里面,显得最为出挑的宁次开心的勾起嘴角:“哥,忙完了吗?”

    “嗯,好久没来,是得看看你们的进度如何。”

    日向结弦不可能对自己的族人完全放任不管,也不能这么做,适时出现在族人面前,参与一些活动和工作,对他来说是,这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日足大人,没有影响您的教学进度吧?”他面带歉意的笑笑,日向日足只是平静的点点头:“没有,他们只是在自由练习。”

    他说着,让开了位置,孩子们便自觉的排成了队列,家族的教学会比学校里还要更重视纪律和效率,也更严格认真。

    日向结弦走到他原本的位置上,面对着一群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孩子,温柔一笑:“不用紧张我也只是想来帮帮忙而已。”

    “不过,看你们的表情,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如,你们互相对练一番,让我看看你们的能力如何吧。”

    日向结弦突发奇想。

    可以说,日向家自从上一次他参与了家族的比武之后,就再也没有举行过相关的活动了。

    或许是考虑到当时宗家和分家的关系,担心打出问题来,但无论如何,日向结弦觉得,这个传统还是可以延续下去的,还可以设置一些奖励,鼓励家里的孩子们努力修行。

    思考的时候,那群孩子们便左顾右盼的,各有着不同的情绪。

    有的人来了兴趣,摩拳擦掌,有的人却看起来没什么自信。

    日向结弦扭头看向日向日足。

    “日足大人,你对这些孩子最为了解,就由您给这群孩子分配一下对手吧。不用担心,如果可能会受伤的话,我会在你们受伤前,叫停比赛的,所以,尽力去打就好。”

    日向结弦说完后,日向日足便替他分起了组来。

    十几个孩子被分好了对手。

    日向结弦便作为裁判,站到一旁观看了起来。

    菜鸡互啄的比赛不用多讲,日向结弦任由他们打的鼻青脸肿,但是在会在真的受伤出手前拦下来。

    年纪稍微大点的,倒是能用柔拳打的有来有回了,只是对于现在的日向结弦来看,这样的速度和慢放无疑,到处都是破绽。

    等到孩子们比完,他便会出口纠正一下这些孩子对练时出现的问题和毛病,对他们的柔拳予以指导,连日向日足在听时,都不由频频侧目日向结弦在柔拳上的造诣,已然达到了另一个高度,即便是日向日足,也无法相提媲美。

    留在最后的,自然是重头戏。

    雏田站在宁次的对面,紧紧抿着嘴唇,摆开了架势:“请多指教。”

    她说话时声音还是小小的,但眼神却很坚定,这让日向结弦多少来了点兴致。

    他似乎是在玩笑一般的,对着宁次说着:“宁次,要是表现得不好的话,以后你的训练时间可是要加倍的哦。”

    加倍?

    那我还能睡觉吗?

    宁次脸色一变,原本想要稍微放水些的心思,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深呼吸,认真的看向雏田:“请多指教。”

    有哥哥在,他完全不担心自己会不会失手把对方打伤。

    所以

    哥哥,就让你看看,我努力的成果吧!

    他自信满满的,摆开架势,道:“动手吧。”

    雏田却没有废话,在宁次示意她先出手时,便猛地一蹬地,冲了出去。

    即便只是忍校的学生,但两人的体术表现却完全已经达到了下忍的级别,附着着柔拳查克拉的拳脚速度极快,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甚至看不清他们的出拳!

    日向结弦只是饶有趣味的观察着,渐渐地,忍不住眉头微挑。

    “嘿,哈!”

    雏田发出有些可爱的运气声,但动作却没有半点可爱可言,她紧咬着牙关,眼里只有对胜利的渴望,浑身的力气用尽,柔拳如潮水般一拳一拳的打出。

    日向宁次脸色微变,凝重的见招拆招,失了先手,他便灵活运用步伐调整身位,抓到机会,寻着破绽,柔拳全力冲出,却发觉雏田不闪不避,一拳反而打向他的心口位置。

    他下意识的想要撤身回挡,却被雏田偷袭似的踢出一脚这完全不在柔拳的套路里,反倒是像是在忍校里老师教过的基础体术的动作,按理说,他完全不该中招才对。

    可偏偏,他面对雏田的以伤换伤乱了动作,被一脚踹在腹部,双脚踩在地面,竟被踢出去半米多远,地板都因为他脚步的摩擦声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

    周围响起了孩子们的一片惊呼声,可对于宁次来说,却让他只觉得脸上像火烧一样,他下意识的眼神飘忽的看了一眼自己哥哥的表情,却发觉对方此刻只是用一种饶有趣味的样子打量着雏田,半点也未曾看过自己。

    重重的咬紧下唇,宁次的眼神凌厉了起来,强忍着腹部的疼痛,面对雏田追击而来的柔拳,他拼尽全身力气的一声低喝,一只手臂并成指状。

    “八卦·十二掌!”

    事实上,完整的六十四掌宁次也全都知道,也能勉强使用,可真正被他吃透了的,还是这最前面的十二掌。

    他脚步一踩,白眼青筋暴露,双手缠裹着查克拉,飞速的挥击而去。

    雏田奋力想要抵挡,却完全应付不了全力以赴,甚至可以说是怀揣着怒意的宁次,想要闪避,却被点中,浑身一麻,下一刻,就在宁次出拳即将命中她的时候,一只大手拦在了宁次的拳头之前。

    宁次裹杂着浑身气力的一拳就像是落在了一个弹簧上,先是往里微微凹陷卸掉了他的力量,而后便轻松的将他拦截了回去。

    “宁次,胜。”

    日向结弦给出了战斗的答案。

    雏田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着:“对,对不起。”

    宁次却一言不发,只是沉着脸,紧咬着的嘴唇似乎隐约可见到血迹,即便此刻胜负已分,仍然死死的攥着拳头。

    日向结弦看了他一眼,却先对雏田说着:“雏田,你的进度很快,甚至比我预想的还要快。柔拳的进度,已经足以比得上许多已经毕业的日向一族的孩子。

    实战时的选择也很正确,柔拳也好,白眼也罢,这是能够帮助我们获胜的一种方式,却不是唯一的选择,在恰当的时机运用恰当的技巧,甚至适当的配合忍术,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该有的表现。

    就以我的观察来看,绝大多数的日向一族的族人,还是太依赖于柔拳与家族的秘术这些技能过于强大,面对寻常忍者时,只用日向一族的能力,便可以轻松击败对手。

    但倘若面对一些特殊的,甚至对我们克制的敌人时,往往就会表现失常。

    如何建立、构造属于自己的战斗体系,甚至从柔拳和家族的各项秘术里,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和能力,这才是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应有的素质。”

    日向结弦鼓励的笑着:“作为对你出色表现的奖励之后,我会把我对家族的各项秘术的修行心得整理成笔记,你可以拿回去,先让日足大人和你一起研究看看。

    若能有所帮助,就由日足大人再教给这些孩子们吧。”

    他的话让日向日足有些默然,甚至有点不知所措,面对日向结弦的善意,竟不知该不该接受。

    而雏田却没想那么多,她低着头,面对日向结弦的话,只是诺诺道:“是,我知道了,那个谢谢。”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日向结弦的感情极其复杂,又是憧憬、又是畏惧,她该恨他吗?好像也不应该,可是

    日向结弦却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扭头看向宁次。

    此刻的宁次完全不敢看向他的眼神,只是低着头,紧紧攥着拳头,一言不发。

    “怎么了?被一脚踢哭了吗?”

    日向结弦只是笑着,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宁次抬起头来,表示自己没有哭,站的笔直,却还是一言不发。

    “看来,你自己也认识到了问题所在”日向结弦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他什么,他本身就是个又骄傲,又爱面子的小鬼,但他这副样子,还是让他不由的说出了他所观察到的事实。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雏田现在的进度,已经比一年前同时期的你,进度还要快些了。

    原因,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好好的教导你吧,毕竟”

    “是我自己的错。”宁次打断了日向结弦的话。

    他自己清楚背后的原因。

    宁次低着头,沉声道:“我没有什么借口要说的,是我表现得不好我会加倍努力的。”

    日向结弦看着他一副又内疚,又生气的样子,只觉得无奈,但这毕竟不是坏事,所以,也只能平静的换了个话题。

    “你的柔拳还算不错,但是还是套路太死。”

    日向结弦随手结印,召出两个没多少查克拉的影分身。

    “我来模拟一下你们刚才的战斗过程。”

    两个影分身便打在了一起,其动作,完全复刻了双方刚才的一举一动。

    这种复盘式的讲解,对于这群孩子来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一个个都聚精会神的看着。

    日向结弦便用影分身一边慢动作复刻,一边讲解了起来。

    “这里的动作,雏田可以再向前一步,压低重心的同时,下一掌可以向上打。在打斗的时候,要学会观察对方的重心,看,宁次这时候的重心全在前脚,是躲不开的。”

    “宁次这里可以不用闪躲,直接侧身反攻,用柔拳打这里,就可以”

    日向日足在一旁安静的观看着,甚至有一种,自己都在上课的感觉。

    日向结弦讲解的不仅仅是柔拳的用法,更主要的,却是一种战斗时的思路,一种更深层次的博弈,即便眼下讲的都是浅薄的知识,可却偶尔也会有让他也难免觉得有些惊艳的思路出现。

    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聚精会神的听着。

    日向结弦多留了一些时间,指点着他们一直到下课,才带着依旧有些闷闷不乐的宁次一起回家。

    走到半路,宁次才终于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哥我,是不是,很弱?”

    日向结弦扭头看他:“为什么这么说?”

    宁次沉默了一会,低声道:“妈妈说,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忍了。”

    呃,好像不止喔。

    日向结弦微笑,没有多说,只是伸手放在他的脑袋上:“说了好多遍,别和我比”

    “可是”宁次欲言又止,最后,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也是,一般人无论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像你一样,十二岁看起来就像十八岁似的,头发还变成卡卡西那样的颜色,说不准,你就像是熏姐姐说的那样,是基因变异了”

    日向结弦不爽的给他头发按乱:“嫉妒就直说,还有,熏真的那么说过?”

    “没有。”宁次从心的说着,这帽子可不敢给他的熏姐姐扣上他现在还记得清楚,曾经佐助那个臭小子因为吹嘘鼬比结弦更厉害,从而一顿饭吃了三颗辣椒的故事。

    到底是怎么找到那种又辣、又不容易发现的辣椒的啊。

    还能精准的全都放在佐助的碗里,直到吃进去才被发现

    从那时起,宁次都大概懂得了,这个家里,他可以当着老哥的面嘴臭他,但最好别在熏姐姐面前这么干。

    反倒是只要当着她的面对自己老哥多夸上几句,就总能收到些有趣的东西,比如什么新的负重训练服啦、人体穴位剖析详解之类的

    尽管后者看的时候让他有点毛骨悚然,但对柔拳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只是熏姐姐说过,自然界里,有些动物会发生突然的基因变异,导致个体与群体的特征发现偏差,这种”

    “不用你教我,是我教她的。”日向结弦敲着他的脑门。

    宁次不爽的挣脱开来,整理了发型,过了一会,却又低声道:“我会努力训练的下一次,下一次绝对会干净利落的赢过雏田的。”

    “和她比没什么意思,你去找佐助闲着没事就揍他一顿吧,我觉得,这样对他的成长应该很有好处。”日向结弦微微一笑。

    宁次鼓了鼓脸:“那个臭屁的家伙可不用我这么努力总之!总之,下次,再来看吧。”

    他低头说着。

    日向结弦脸上露出温和笑意:“嗯。”

    宁次便重新恢复了斗志。

    他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会证明,血统纯正的日向一族里,谁才是真正的天才的。”

    日向结弦没好气的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训练去吧你。”

    跟谁学的啊这是?

    肯定是日向日差。

    也就他喜欢这么幼稚的说话。

    宁次被他‘送’走,离开的脚步却很快。

    日向结弦看着他快步离去,竟忍不住有点感叹自己的那个愚蠢的欧豆豆,长大了不少呢。

    不过,事实上,宁次的确有些懈怠了。

    没有了原著中的深仇大恨,宁次固然还算得上是努力,但和雏田如今废寝忘食的训练相比,他的确略显怠惰。

    但这一次的遭遇,说不准,反倒会让他更努力些。

    哎,哥哥不好当啊。

    前往道场,继续修炼生命归还。

    他隐隐有种感觉。

    只要这样持之以恒的吸收着自然能量,自己的状态,总有一天能初步稳定的下来。

    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改造成功了。

    只是一种阶段性的成功,意味着他身体的转化和改变会来到一个新的阶段,而非完全体。

    但无论如何,实力都会因此受益。

    胆子大一点的话,日向结弦甚至可以自信的说我已经在考虑研究仙术的事了。

    而且,眼睛的变异,应当也能出个结果。

    他可真是好奇极了。

    自己的这双眼睛,自从改造开始,就大量汲取着自然能量,却一直就像个蓄水池一样,只进不出。

    如果能改造完成就不说转生眼完全体那么夸张的事。

    来个青春版转生眼,或者说,破产版的也行啊。

    他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钻进了道场。

    这一钻,便又是不知岁月的沉淀了进去。

    但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会用影分身替自己处理一些琐事,还会用影分身多线程的去钻研一下其余禁术的知识。

    忍术练习是不可能了,他即便是现在,查克拉的量也和鸣人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如果用影分身大量练习忍体术,用不了多久这影分身就会消散。

    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一直不用影分身练习的原因。

    可理论知识却没这个限制,查克拉也只需要维持着最低的消耗,能持续很久。

    甚至让日向结弦一时不由深思千手扉间发明这个忍术的目的,不会就是为了办公和做研究吧?怪不得他能开发出如此多的忍术和禁术,还能把公务处理的井井有条。

    只可惜,日向结弦的大脑还只是个普通人的高配,顶多也就是精力更充沛,更清晰,不能像超级电脑一样,无法一口气吸收大量知识,要不然,直接丢个几十个影分身出去,他一个人就能撑起数个科研团队。

    时间便在他的修炼中悄悄过去。

    尽管他的本体几乎不会离开道馆,也不去参加任何社交活动。

    但在影分身却代替了他本身,观察着木叶的风吹草动。

    不出意外的。

    自从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出现了这个岔子之后。

    便开始渐行渐远。

    并没有发生更多的冲突,只是关系逐渐淡漠,族人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春去秋又来。

    一年又一年。

    但,这种平静的生活,却最终,还是被一个重磅消息所打断。

    这个消息宛若一颗重磅炸弹,霎时间,不仅将木叶的平静炸的粉碎,还在忍界,掀起了一阵翩然大波。

    木叶60年,云隐与岩隐签订了和约。

    拥有着血海深仇的双方,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停战了!

    而后,便有一则更加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消息,传入了日向结弦的耳中。

    “团藏因病退休了。”

    身为根部的长老,团藏突然宣布因病退休离职。

    就在当晚,暗部紧急到访,交由日向结弦一纸三代亲手草书的召令。

    “速至办公室寻我!”

    “木叶,危矣!”

    日向结弦二话不说,一个瞬身,直奔火影大楼而去。

    此刻的火影办公室里十分拥挤。

    转寝小春、水户门炎、还有猪鹿蝶三人组的族老们,齐聚一堂。

    十余个几乎代表了三代在木叶的全部势力的老人,在见到日向结弦到来之时,让开身形,露出了端坐在办公桌内,表情疲惫、苍老、却又眼神无比犀利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这些长老沉默着向办公室外走去,离开时,看着日向结弦的眼神极其复杂。

    日向结弦不由的眉头微皱,等到那群老人离去,正要开口询问详情。

    猿飞日斩不待日向结弦问清情况。

    当机立断,直截了当的突然开口道。

    “日向结弦!”

    “你可愿担任木叶的临时火影?!”

    题外话

    晚了几分钟,修改了一下,之后再看看,改一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