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零七章 改革第一步,先整个秘书(1W1)-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日向结弦回到自家时,即便已是深夜。

    当负责值夜的忍者认出他时,只是一声惊呼,下一刻,家族便热闹了起来。

    “结弦大人!”

    “五代目大人!”

    他们改了口,将原本的少爷,换成了大人的称呼,一个个的脸上,既是兴奋,又是骄傲,日向结弦斗笠下的脸上有少许无奈,但还是微笑着向他们问好。

    随着一个人惊呼出声,其余的日向族人,即便是在屋里听到了动静,都要跑出屋外,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亲眼看看日向结弦此刻头上那写着‘火’字的火影斗笠。

    贺喜声不绝于耳,日向结弦随和的笑着,对每一个向他打招呼的族人都耐心的回上几句话,一如他年少时那样。

    一传十十传百,就连已经睡下的族人,都要亲自跑出来看上一眼。

    从家门口到自家这么短短一段路,却走了大半个小时,可想而知,日向结弦成为临时火影这件事,到底让自家人有多激动。

    这可是火影啊!

    即便是日向结弦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快能‘捡漏’成为五代目,更别说这群家里人了。

    如果不是太晚,想必他们的情绪还会更激动。

    好在他们也想到了日向结弦一定需要好好休息,这才没纠缠太久,要不然,指不定还要多长时间。

    刚进家门,日向结弦便看到了站在长廊上得到了消息正在等他的母亲,熏在客厅的房间里探出头来,对他盈盈笑着。

    “结弦!”

    母亲看着他头上戴着的火影斗笠,竟一时不知该不该迎过来,还是日向结弦摘下斗笠后,走到近前,轻轻抱了抱她,母亲才激动的使劲把他抱紧。

    “是真的啊!你竟然真的,真的成为五代目火影了!”

    “是,是,只是临时的,说不准,都没法转正呢。”

    日向结弦说完后母亲却连忙呸呸呸了几声,还让他也呸呸两下,一脸不高兴地说着:“怎么可能呀,木叶就没有临时火影无法转正的,只要从大名府那边走了流程,不就可以正式上任了吗?”

    她还期待的问着:“是什么时候啊?我还想看看,结弦在全村人的面前正式接任火影的样子呢!”

    日向结弦摇摇头,拦着她瘦削的肩膀,把她往客厅带去的同时说道:“还早着呢,起码这两年,或许不会。”

    “为什么啊?是三代,还是哪些长老不同意?你不是因为三代认可,才当上临时火影的吗?”

    母亲不解的问着,日向结弦却微笑道:“何必急于一时呢?”

    “好了,你别催他,结弦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再说了,这样也挺好,他年纪轻轻的,正式就任火影,说不准还有更大的压力,让他先适应几年再说。”

    客厅里传来日差的声音即便他没有出来,但显然,注意力早早地都放到了屋外,听着母亲一再询问,忍不住开口劝了几句。

    母亲撇撇嘴,虽然没有反驳他,但还是小声的在日向结弦耳边说:“我觉得还是早点好,免得之后三代又反悔了我私下里听说喔,三代之所以这样仓促的让你当上火影,可能是因为身体的问题迫不得已。

    万一他之后身体又好起来了,说不准就又想再当几年火影了呢。”

    “不要在背后非议火影,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日差的声音严肃了些。

    母亲气鼓鼓的露出小女孩似的姿态,对着日差瞪了瞪眼,但却没有反驳,反倒少有的,略显弱势的低声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是妇人之见,对吧!”

    日向日差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门口的日向结弦,上下打量一番,不由眉头微皱:“木叶连五代目的衣服都没有准备好吗?”

    “是我没让他们做,反正不出意外的话,熏应该早就有所准备了,她做的衣服说不准比木叶的那群人做的还要舒适好看些。”

    日向结弦笑眯眯的看向一旁眼都不眨盯着自己的日向熏,见她闻言嘿嘿一笑,便知道自己猜的准没错。

    宁次坐在日向日差旁边,看着他手上的火影斗笠,一时看直了眼,上看下看,总觉得自己哥哥成为火影这件事还没有实感。

    怎么说呢就像是,就像是自家哥哥随便拿了个火影帽子就回来了,总感觉和印象里火影该有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呢。

    日向结弦舒服的坐在自己榻榻米上,懒洋洋的趴在桌上:“其实成为火影也没什么好处,现在的木叶,行政体系还是有点繁琐混乱,火影要干的事太多了,这可不行,之后迟早要想办法把活减少点。”

    “结弦,成为火影和其他的事不同,你要知道,从你成为火影,哪怕只是代理火影,你的肩膀上,也肩负着木叶的所有人”

    日向日差没忍住,看着他懒洋洋的样子,严肃的劝说了起来。

    即便是他,也觉得这一幕多少有点魔幻。

    面前的儿子看着倒是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了,可分明却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这样的年纪,去成为火影,即便是他,也会隐隐有些担忧。

    他能处理好那些政务吗?

    即便之前在会议上看到他的表现十分游刃有余,可火影要做的,却远不止如此。

    特别是他现在要在木叶内做改革,以临时火影的身份推行此事,做得好,便是锦上添花,做不好,可能反而会影响他转正的事。

    日向日差絮絮叨叨了很久,最后,还是没忍住:“你真的打算,推迟正式就任火影的仪式吗?”

    日向结弦笑眯眯的看着他:“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呢?”

    他看着父亲略有不解的样子,便耐心的解释道:“即便现在我是临时火影,但有三代在,我的权力便绝不在历代火影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

    若是操之过急,当上了正式火影,却还要仰仗三代上下调节,靠他的个人威望去统帅木叶上下,难免会让人看轻我。

    更何况,就连父亲也担心我能否当好这个火影,认为我年纪尚浅,资历不足。

    那其他人就更别说了之所以现在对我态度友好,看起来也颇为信任,这还是因为有三代目的存在,认为我即便年幼,也有三代给我兜底。”

    日向结弦坐直了身子,看着桌上的火影斗笠,用手指轻轻挪动,看着那绣着火字的标记,勾起嘴角道:“既然要当火影,就要光明正大的上去。

    如果不是在所有人的簇拥下登上王座。

    这火影的办公室,坐着也没意思。”

    日向结弦的话里,自信满满的样子,让日向熏忍不住看直了眼,她洋溢着幸福的仰慕笑容,却又忍不住有些失落的说着:“那,结弦大人最近岂不是会很忙?

    即便是三代那样的老手,好像也经常会忙得回不了家”

    “药师兜的表现如何?”日向结弦突然发问。

    日向熏没有疑惑他为何突然这么问,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药师兜的成长速度非常快。

    事实上,他甚至已经完全有能力,胜任我的工作了。

    无论在理论知识还是在实际操作上,都已经成长为了完全不逊色于我的优秀人才。

    即便是让他单独带领着科研团队进行工作,他也有充沛的能力把控全局,有时,我都觉得让他现在只负责一部分科研的工作,都有些屈才。

    如果可以有更大的舞台让他放开手脚,说不准,他能做的比我更好。

    毕竟我也只是建立在结弦少爷不断给我的那些知识与灵感的基础上,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日向结弦微微点头,沉吟片刻,道:“你有没有兴趣做一份新的工作?”

    “新的工作?”日向熏一愣。

    日向结弦扭头看着她,微微一笑:“火影秘书,怎么样?”

    “好啊!”日向熏快要乐坏了,即便想要矜持一点,也完全压抑不住脸上的喜悦神色。

    她哪里在乎什么地位、工作之类的事。

    日向结弦却认真道:“你要考虑清楚了,这件事可绝不比你在研究室的工作要简单,而且是新的领域,你要下的功夫,要做的准备,绝不可能比现在更少。”

    “只要不给结弦少大人拖后腿,我什么都愿意做!”

    她期待的正坐着,两只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半点畏惧的心思。

    日向结弦点点头。

    “那就明天跟我去上班家里研究的工作就交给兜吧。当然,也不用担心你这么多年的本事白练了,之后,还是要在木叶继续负责科研工作的,所以,即便没有更大的突破,也不能在科研这方面掉了队,你的学习的担子很重。”

    “研究室的重点也改一改我需要伊布利一族的帮助。”

    日向结弦说完后,日向熏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

    他这才略显歉意的对她笑笑:“抱歉,实在是无人可用。”

    等到新生代成长一些,自己也在木叶里,建立好了一套新的班底,那么熏就可以不用兼职了尽管她看起来乐此不疲,但这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大材小用。

    多年的科研生涯已经充分证明了她的潜力与实力,此刻也只是权宜之计而已。

    卡卡西倒是个不错的秘书后补,但此时的日向结弦,还是更愿意相信日向熏一点。

    名义上,日向熏是他的秘书,但实际上,她要做的事,可不仅仅是批改批改文件这么简单,他需要一个绝对忠心,且能无条件执行他命令的人在身边。

    “结弦大人,请尽情的使用我吧!”

    日向熏笑眯眯的,半点也不觉得有什么负担。

    日向结弦奖励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又叮嘱道:“你可以把白带上,之后等他成长一些,熟练了流程,可以让他接替你的工作。”

    “好。”即便有些不大情愿,但日向熏还是答应了下来。

    她可不想去别的地方工作最好一直都当他的秘书就好了嘛。

    日向结弦收回手掌,轻轻在她脑门一弹,扭头看向家里人。

    母亲暧昧的笑着,宁次则嫌弃的挪开了视线,即便还在读‘小学’,他也渐渐开始明白了狗粮的苦涩味道。

    日向日差抿了一口茶水:“看起来你倒是有条不紊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说话,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他对着母亲使了个眼色,顺手还把宁次提溜走了,给日向结弦一个好好休息的空间,更是有意让他和日向熏独处。

    即便日向结弦现在已经有了可以和任何人谈恋爱、结婚的权力,但无论是母亲,还是日向日差,都认为最好还是在日向族内找人结婚最好。

    而熏,就是个不错的良配。

    既出身日向一族,又与他两小无猜,对家里人也孝顺,也十分有能力。

    长得还漂亮。

    尽管结弦十四岁这个年纪还有些尴尬,但熏却已经十七岁了,在木叶,女孩十七八岁准备嫁人,可半点算不上早普通人家,女孩往往十四岁基本就要开始准备嫁人了。

    小就小点吧,反正在木叶也没有人规定十五岁的男孩不能成婚不是?

    只是忍者一般不会结婚太早,特别是看起来潜力越大的,结婚越晚懂得都懂容易伤身体。

    但日向结弦一向无需他们操心。

    日向熏难得的又获得了和他独处的机会,竟一时有点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已经是火影了啊

    五代目,火影

    她既欢喜,却竟也有点隐隐的自卑。

    他的优秀让她愈发痴迷,却又因此压力倍增,即便她已经做得足够好,足够尽力,可在她的心里,自己依旧与他宛若云泥之别,像他这样的男人,真要说起般配来,那又得是什么样的女孩才行啊!

    轻抿着嘴唇,有些痴痴地看着他,眼神却一会迷离,一会略显哀伤。

    这让安静喝茶,放松压力的日向结弦有些忍俊不禁:“没话说的话,就把衣服拿来给我看看还是说,你还没来得及准备?”

    日向熏鼓起脸:“怎么可能会和结弦大人没话说嘛,只是衣服已经做好了,我去拿来。”

    她赤着脚跑出房间,踩着木屐小跑着离去。

    日向结弦望着她的背影,面露笑容,却又很快,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他并不是个愚钝的人,事实上,他心思敏捷,十分善于猜测别人的心思。

    熏方才的纠结他心领神会,可是

    算了,顺其自然吧。

    日向结弦一脸淡定的抿了一口茶水。

    日向熏很快便跑了回来。

    她抱着的不只是御神袍,还有新的和服,新的外套,新的内衬可以说,是完全做全了。

    日向熏将衣服放下,先拿起御神袍来,展示给他看。

    “喏,这是参考了四代目的御神袍做的,红黑色,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日向熏给他先看了看正面,倒是规规整整的,转过来后,后背的纹路,让他不由眼前一亮。

    和鸣人与佩恩战斗时的那套御神袍颇为相似,红色为主体的长袍看起来颇为凌厉,黑色的火苗在袍子后摆上燃烧着,五代目火影这五个黑色大字绣在后背。

    上身是黑色的外套夹克,内里是同样黑色的长袖,裤子同样是红黑色调的搭配,甚至还给他新作了一双靴子,红黑配色十分讲究,竟有点高腰篮球鞋的感觉。

    日向结弦十分满意的接过,放在身前比划了一下:“熏做衣服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呢!”

    熏却调皮的眨眨眼:“是少爷的喜好太简单啦男孩子好像都喜欢这种单色,最多双色的搭配,以前做过更鲜艳一点的,少爷就没怎么穿过。”

    日向结弦对她咧嘴一笑,也不反驳。

    他还真不是个会对外形特别考究的人毕竟,只要不是太离谱的衣服,他穿什么都好看。

    时尚的完成是脸,这个道理,恒古不变。

    “不过我觉得,比起御神袍来说,结弦大人更需要的,应该是一套战斗服才对,哪有火影没有战铠的嘛。”

    日向熏拿出几张纸来,让他给个主意。

    “现在呢,我设计了一共三种类型的战斗服,一种是比较轻便的,以紧身为主。”

    日向结弦瞥了一眼,和三代的作战服相似,他摇摇头,否掉了。

    那一身黑色紧身衣属实有点太性感了。

    熏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他瞥了一眼身旁的熏,她此刻坐在日向结弦身旁,将图纸摊在桌上,微微俯身,和服便敞开了一角,日向结弦的眼神微微一凝,等到他准备抬起视线时,却撞到了笑的有些狡黠的熏的视线。

    “真是失礼,因为刚才已经准备睡觉了所以,没有穿~内~衬~喔~”

    明明她说着好像是自己失礼的意思,但却又好像是在

    暗示我是吧。

    日向结弦面不改色:“没想到是白色的呢。”

    “呜,早知道这样,就换上那套黑色的了,失策,失策。”她的脸愈来愈红,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微微向他靠去,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刻意的放松一边的肩膀,和服便沿着她圆润的肩膀,老肩巨猾的溜了下去。

    日向结弦气定神闲的伸出手,替她把和服领子拉起来:“小心走光喔。”

    他看起来简直像个大木头!

    日向熏气鼓鼓的盯着他,真的有些恼了似的:“是哪里有问题吗?”

    “什么?”日向结弦这回真的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熏挺起胸脯,依旧气鼓鼓的。

    说的是脸颊。

    日向结弦意识到躲是躲不了了,只能无奈的笑着:“没有不得不说,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喔。”

    “真的吗?不过,是怎么知道的啊,刚才那一下就能看清吗?诶?”

    日向熏脸上的温度,感觉都要像暖气似的,把热量传到日向结弦的脸上来了。

    他看着她一脸不信的样子,哭笑不得:“你是想给我看清楚,再好好辨认一下?”

    “倒也不是,不行啦”她笑嘻嘻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仰起头看他。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即便是白眼这种看似有些怪异的眼睛,也在她的眼神下,于此刻显得格外绮丽。

    她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他的眸子,明明什么都没说,那双眼,便仿佛会说话一般的传递着少女的心意。

    她太会了。

    即便是日向结弦都有点没顶住,于这一瞬有些怦然心动,少女略显沉重的吐息,轻轻从肩侧吹在他的侧脸上,带着一股子浅浅的香气就像是吃了什么口香糖似的,甚至让日向结弦觉得有点腻人似的,脑袋的思路都变慢了些。

    日向熏露出浅笑,她声音柔柔的,糯糯的:“看来,我也不是那么差劲呢”

    日向结弦扭头,她说话时,粉嫩的嘴唇在屋内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粉润,像是q弹的果冻般,让人不由好奇会是什么味道的呢?

    “可以的呦如果是结弦大人的话”她话未说完。

    日向结弦叹了口气:“如果不加上大人两字,说不准,你就成功了。”

    “这种时候,要直接叫我的名字。”

    日向结弦竟然给她教学了起来,他看着眼睛一眨一眨,似乎有点发懵的日向熏,语气温柔:“而且,要声音更温柔一些,也要更主动一些,就像这样。”

    “小薰”他微微低下头去,声音温柔的吓人,日向熏只觉得突然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他蓝色的眸子里,仿佛有暗波流转着,把她的魂也要勾去了,呼吸、心跳、好像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他的声音、愈发靠近的面颊、身上好闻的味道。

    她竟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微微抬起下巴。

    他,他,他,他太会啦!

    我,我,我要死了!

    一只手死死抓着日向结弦的袖子,一只手紧紧攥着拳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和服裙摆下白皙的脚背都绷的紧紧的,小巧圆润的脚趾全都用力扣紧,整个人都快要变成木头了。

    日向结弦笑容愈来愈盛。

    直到她憋不住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重新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狗男人乐的要死的脸。

    “什么嘛!”她气恼的出声,看着日向结弦开心的快要笑出声来,终于没有忍住。

    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去。

    日向结弦身体一摆,回过神来,她就已经趴在了自己身前,两只手紧紧勾在自己脖子后边,坐到了自己怀里。

    却还是不敢再主动一些,犹豫、纠结、疯狂、畏惧乱七八糟的表情,在她的俏脸上反复横跳着。

    “笨~蛋~”

    日向结弦幽幽一笑,低下头去,将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之上:“发烧了吗?”

    不管了!

    西内!

    日向熏脑子里属于理智的线条,终于被他挑拨断裂,整个人溺水般的锁紧他,恨不得把自己融进去似的,扬起脸来,紧紧贴住了他的嘴唇。

    呃。

    就真的是贴住了。

    把日向结弦的嘴唇都贴的微微发痛。

    胳膊还死死勾着他脖子,让他挪开都不行。

    一秒,两秒。

    而后她便飞也似的跳了起来,整个人一瞬便窜到了门口,日向结弦捂着嘴唇扭头看去,便连人影也看不见,只剩下木屐哒哒哒飞速离远的声音。

    日向结弦哭笑不得的,舔了舔嘴唇。

    快给他嗑出血了都。

    不是

    就这啊?

    光知道整天东想西想的,结果这么基础的知识却没掌握?

    臭妹妹。

    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日向结弦无语的仰起头来,幽幽一叹:“笨~蛋。”

    “真是可爱呢。”

    日向结弦伸了个懒腰,也懒得再去嘲笑她,低头撇了撇桌上的剩下几幅设计图,最终,将其中一幅拿起,仔细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

    纯黑色的铠甲上画着日向一族的族徽、款式和二代火影的盔甲类似,身后却多出了一个红色的披风上写着五代目火影、要是再来一匹赤兔马,那还真有点大将军那味了。

    男人,还得穿战甲!

    日向结弦将这一张图放在最上,找根笔打了个勾,放到桌上,等熏拿走的时候,就会知道他的心意。

    去澡堂里安静的泡了一会,放松了一下,回到房间睡了三个多小时,天蒙蒙亮,便神采奕奕的醒了过来。

    他便换上了熏缝制好的衣服,对着镜子打量了起来。

    银发落在红色的御神袍上,内衬都是黑色,看起来干净利落,有点穿越前那种特种部队的黑色战术服的感觉,踩着的长靴有点像是以前穿过的aj球鞋的经典配色,别说,还有真点酷。

    给人一种雷厉风行,颇为锐利的观感。

    日向结弦拿起火影斗笠,扣在头上,整个人便感觉有些截然不同了起来,多了几分威严,少了几分锋芒毕露。

    十分满分,给个九分吧。

    他推门而出,静悄悄的趁着天还未亮,便离开了家门,去了火影大楼。

    影分身生无可恋的还在处理着文件,看见他后,二话不说,直接原地解散。

    日向结弦捂着脑袋晃了晃,叹了口气,望着桌上还有一些的文件,又想起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还没被行政部送上来,他就有点头皮发麻。

    改革!

    必须改革!

    哪有当老大的,干的比小弟都多?

    那群长老一个个的玩养生,当火影的反倒累的要死,这合适吗?这很不合适。

    哪来这么多破事需要他裁决的?

    李奶奶外出旅游找了个老伴是风之国的人,还需要我一个火影决定他能不能加入木叶?

    新的街道要经费来建,财务部自己不规划好,让自己个火影决定要花多少钱,能不能花钱?

    这特么要你财务部干啥,给我做报表,做计算啊!

    还有人想开店,也要问火影行不行这活该火影批吗?

    火影还得会算账是吧,你让鸣人来,他不给你木叶干倒闭了!?

    日向结弦这段时间真是越干越觉得头皮发麻,混乱的人事结构、糟糕的权力架构、让人窒息的行政效率

    底下的人所有的行事作风,突出一个不粘锅。

    任何可能有风险的决策,全都要他这个火影来。

    那还要你们这群属下干嘛用?

    连敢于鞠躬谢罪的勇气都没有,还干什么活!

    门口的暗部敲了敲门,他应了一声,便又是一摊新的文件被送到了桌上。

    日向结弦越想越是无语,结出一个新的影分身替自己干活,自己则亲自盯着人事名单动脑子,直到外面的响起敲门声,他才头也不抬的应了声。

    “结弦大人,我来报道啦。”

    日向熏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日向结弦这才回想起来,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忘了什么把新秘书落家里了。

    “我是不是打扰您工作了?”她看着办公室里埋头苦干的两个日向结弦,和桌上堆积如小山的文件。

    日向结弦却道:“不,你来的正好。”

    他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日向熏,她换了一身干练的新衣裳,上身是敞开的黑色的小外套,内里是白色的高领长衫,下身的黑色长裙下,露出一双洁白的小腿,踩着一双长靴青春靓丽,却又不显得轻浮。

    “这份文件,你去交给行政部,就在二楼。”

    日向结弦拿起一份文件,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你看一下,有不懂的现在问我,能理解的话,就直接去让他们尽快落实下来,有什么意见,你整理好再交给我。”

    日向熏立刻答应了下来,接过文件看了几眼确定了内容,便立刻动身。

    “对了今天的衣服很好看。”

    日向结弦说着,日向熏扭头,便看到他埋头工作的样子,双手紧紧抱着文件,脸上完全憋不住笑,嘿嘿一声,拉长了声音:“谢谢,火影大~人~”

    日向结弦安静工作,她便迅速去落实文件,不得不说,有了一个秘书在,他多少还能松口气。

    若非他现在查克拉还算丰富,身体也还硬朗,用影分身工作也扛得住。

    恐怕早就得找帮手了。

    最主要的,熏不仅能帮他去落实工作,也省去了自己和那群老头老太太们扯皮的功夫。

    对于日向结弦而言,这才是最消耗精力和时间的事。

    文件哗啦啦被批改完毕,熏直到中午时才敲响房门。

    “火影大人,他们”

    日向熏简洁明了的叙述着来龙去脉,汇报着工作,日向结弦一边听一边忙,听完后,刚好停下笔道:“很好,你要去盯好他们,尽快,尽力,尽职尽责的把行政部的结构、人选给我落实到位。”

    他太懂了。

    这一个月,看似他只是被公务所累,忙的不可自拔,但事实上,哪怕只是坐在火影办公室里,他也深刻的意识到了木叶存在的诸多问题。

    就比如现在,他之所以要熏来帮他,就是因为这群手底下的老头老太太们身上带着的‘霓虹公务员特色’。

    第一点,便是不愿革新,喜欢守旧目前的木叶体系,还是扉间当年创立的那一套,至今为止几十年了,半点没变过。要知道,扉间可是从木叶建村开始就建设木叶了。

    也就是说,木叶自从被建成为之,等到扉间死了,就半点进步,变化都没有过。

    嗷,倒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变化:起码,这些公务员的年龄,都比之千手扉间时期的平均年龄大了一倍不止。

    如果把木叶比喻成一个公司,那就是中年的精英骨干少之又少,年轻的应届生都在端茶倒水,管事做事的,全是一群等着领退休金的老头子。

    第二点,便是不愿承担责任。

    这群老头子工作效率又低,还生怕临退休犯了错误影响自己完美的履历,但凡有拿不准的,直接上报,让火影裁决,这样的话,即便出了问题,也是火影的锅。

    这就导致但凡在改革的过程里,遇到阻力,他们就会畏缩不前,磨磨唧唧,最后交由上方裁决,领导也不敢拿主意,犹犹豫豫,再报给火影。

    等到日向结弦收到下边提出的问题,且不说着问题到底值不值得他去判断和做决定,光是这个时间,恐怕都得过了三五日。

    日向熏似懂非懂,但还是点头道:“我知道了,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再来找火影大人确认。”

    “嗯,我希望能在三天之内解决行政部的人事调动,期间的公务也不能停,名单里的名字都写的清楚,速战速决,也要注意他们的情绪,谁不想干,可以走,从日向一族的部门里抽调相关人员先来顶着。”

    日向结弦这话说得底气十足。

    这便是他在日向一族推行内部改革带来的好处。

    不仅是在行政部动刀子,之后,教育部、刑讯部等等,他都会逐个逐个的进行调整,该放权的下放,该回收的回收,该整合的整合。

    即便是三代老头,他也不打算让对方闲着。

    把锅甩了就想跑?

    没门!

    只是却不能让三代再扎进权力的核心圈里,比如行政部,又或者长老团即便他表现得对日向结弦青睐有加,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但只要他还在权利中心的一天,日向结弦的五代目火影的个人声望与权力,便凝聚不起来。

    三代也很懂,最近就老老实实呆在族内,你不需要我,我就安安静静在家养老了。

    日向结弦已经想好了他的去处。

    就先去忍校当校长吧,或者说,教育部部长。

    在木叶,是压根没有教育部这么一说的,或者说,有,但是有的很不规范,只是将作为老师的忍者们收录进了一个单独的部门,甚至可以说是编外部队里,享受独特的工资待遇,但却没有人专门去抓教育问题。

    里面的教材、授课内容、方式,都是那些忍者自己琢磨,再汇报给火影,或者火影一拍脑门,就临时加点活进去。

    纯属瞎搞。

    尤其是那些教材,写着火之意志的思想道德小册子,更是空泛无比。

    日向结弦打算到时候自己亲自重修火之意志,并且将教育部更加规范起来,并且加大忍者学校的入学生数量,除去忍者教育以外,木叶还需要大量的科研人员、行政人员、乃至掌握一定忍术知识的工人。

    只是,一想到自己要对木叶做的事情琳琅满目几乎让他数不到尽头,他就忍不住扶额叹息,面露怅然。

    “火影大人,还有什么问题吗?”日向熏只看见日向结弦说完一句话便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就面露惆怅的长叹一声,心里一紧。

    日向结弦摇摇头:“路要一步步走,你先去吧,争取早点搞定。行政部就是火影的双手,双手不利索,想干什么都使不出力气来。”

    “是,我知道了。”熏点头,临走前,却又忍不住担忧道:“我之前听忍者们说,您好像已经很久都没吃东西了,真的不要紧吗?”

    “嗯,不用担心,偶尔也会吃些点心,他们当然是看不见的。”日向结弦只是微微一笑,不多做解释。

    熏的白眼所不能看见的是,日向结弦此刻的身边,无时无刻都有着相当活跃的自然能量,随着他的呼吸,缓缓渗入身体。

    如今已经被他修炼到六级的【生命归还】,哪怕不刻意去吸收自然能量,也能自动的驱使着,像呼吸般自然地改变着自己的生命本质。

    在过程里,即恢复着他的精力,也恢复着他的体力,即便只是偶尔喝点水,他也能扛个三五天都不会饿。

    熏点点头,想到了什么似的,先离开去给他干活。

    而日向结弦没等把手头的文件处理完,办公室外,便又响起了敲门声。

    “进。”

    “火影大人。”

    宇智波止水走入房中。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和影分身一起奋力批改文件的日向结弦,尊敬的微微低头道:“我需要向您汇报一些工作。”

    “止水前辈,不用这么客气这样吧,我允许你保留大人的称呼。”日向结弦停下工作,微笑抬起头来。

    宇智波止水点点头,看着他,眼神依旧有着莫名的情绪,低声说着:“这是暗部近期的工作汇报,还有,火结弦大人之前说的改革,是不是也会涉及到暗部?”

    “当然,我的设想,是将暗部与根部的职责规划清楚。你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暗部和根部,在职责上相当混乱,有很多彼此重合的地方吗?而且,根部还相对十分不受控制,上任的这一个月来,我甚至只收到了根部的文件,而没能在这里见到富岳族长,对我好好汇报一下工作。”

    日向结弦说完后,顿了顿,看着面露黯然,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止水,他平静道:“你是想来制止我对暗部改革的?”

    “当然不是。”宇智波止水连忙摇头,他提高了音量:“暗部是火影的直属部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从火影的命令,别说是改制,就是您决定取消暗部编制,也是您的职责。

    只是根部”

    他纠结再三,还是说出了真实的想法:“还请您三思,若是真的对根部削弱太多,很有可能让会引起宇智波一族的反弹的。”

    日向结弦眉头微挑,来了兴致。

    他坐在办公桌前,一头银发在落地窗照进的阳光下泛着光,双手交错的搭在身前,一言不发,却突然让面前的止水感觉到,在自己熟悉的好友身上,出现了一股陌生的气势。

    靛蓝色的眸子徐徐绽放着白波,仿佛看透了他的所有秘密。

    “你觉得,他们会做些什么呢?”

    日向结弦似笑非笑,明明是问句,却仿佛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止水无言以对,低着头,许久,冒出一句:“我也不知道。”

    “那就看看。”日向结弦说完后,止水愕然的抬起头来,却只看得到,日向结弦一向温和的脸上,此刻面无表情,锋芒毕露。

    他先是用平静的语气对着止水说着:“我也很好奇,宇智波一族会做些什么,会走到哪一步。”

    而后,日向结弦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那就让他们尽管做,做给我看看!”

    止水只觉得自己似乎鬓角隐约出汗,后背发凉,倒并非是因为面前的结弦,而是在一瞬间,便想到了诸多可能发生在未来的惨事。

    他感受到了日向结弦的自信与决心。

    也在这一刻意识到,日向结弦和三代的截然不同。

    三代不想出事,一心求稳。

    但日向结弦却摆明了什么都不怕。

    而在这句话后,日向结弦浅浅一笑,但脸上的笑意依旧看着有些冰冷,他语气平和,阐述着一件事实:“还记得我们以前谈过的吗?

    我希望木叶可以改变,变成我们理想中的样子,变成真正有火之意志在流淌的样子。

    尽管这一天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早。

    但既然我坐在这里。

    背负着第五代火影的名字。

    那就绝不会碌碌无为。

    错误的事情,必将得到更正!

    纵有千山重,亦要顶天立地。

    纵有千海隔,亦要乘风破浪。

    任何试图阻挡我的,都将在这被我亲手推动的车轮下,碾为尘埃!

    止水,不要再犹豫了!

    站到我的身后,看好了!

    我是怎么改变这个世界的!”

    我就是要改革,我就是要木叶按着我的意思转,把这木叶变成我想要的木叶,把这忍界变成我想要的忍界。

    你不愿意,好,别干。

    你想抗议,来,试试。

    即便是宇智波这样历史悠久,在如今的木叶,绝对称得上是小半壁江山的存在。

    日向结弦亦有壮士断腕的决心。

    更何况,日向结弦坚信宇智波一族内,还有些人是会像止水那般站在自己身旁的。

    该动手术,就得动。

    三代不敢干的事。

    那就他来干!

    三代不敢担的责任,他来担!

    宇智波止水被面前的男人所言之时骇人的气魄所震慑,一时竟张着嘴,完全失言,待回过神来之时,他竟已经单膝跪地的,激动的大喊出声。

    “宇智波止水,愿为火影效死!”

    日向结弦凝视着他,在他隐约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轻笑出声,站起身来,亲自扶起了他:“我期待着。”

    宇智波止水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火影办公室的。

    只知道,当他离开火影大楼的时候,头脑,便已经前所未有的清晰了起来。

    心中对于宇智波一族、木叶、身为五代目火影,也是他的挚友之间的纠结,也已经消失不见。

    因为,他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

    “我是木叶的忍者。”

    他深呼吸,摸了摸额头的护额,目光逐渐变得冷厉了起来。

    思索片刻,他迅速迈开脚步。

    得去看看鼬的想法如果他和自己一样,那么,即便只有他们两人,或许也足够在宇智波族内,形成一股阻力。若是迫不得已,甚至可以考虑像结弦当初那样改革!

    只是当止水找到宇智波鼬,并和他私下里聊了几句之后。

    他的心底却隐约发寒。

    似乎,他所想的计划,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