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一十一章 纲手-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木叶六十一年。

    冬。

    不知不觉,距离日向结弦成为火影的时间,便已经有了一年之久。

    他已经渐渐地习惯了以火影的身份,生活在这逐渐变得崭新的木叶村里。

    也逐渐的能够在工作与生活、修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

    改革的过程中,不出意外的,还是出现了不少麻烦,但日向结弦以火影的身份强行推行,也没人能拦得住他,此刻的三代已经彻底蛰居了起来,木叶的行政部门也进行了大量的人员更换。

    除了和宇智波一族有关的三个部门,日向结弦还未彻底改造完全,其余的部门,已经基本上完成了他对木叶的初步建设的目标。

    即便身份上还是临时火影,无视了火之国大名府的多次‘召见’,连火影岩都未曾雕刻。

    但日向结弦的影响力,已经通过这些手段,逐渐传播。

    当手下的执政班底都受益于他的在任,各大家族也表现出以五代火影为主的倾向之后,日向结弦便彻底将木叶的核心权利层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唯一需要剔除掉的部分,就只有三代遗留下的,以水户门炎、转寝小春为主的老头老太太们,还有的,便是宇智波一族现在所掌握的部分权利。

    只要能将这群老头老太太们‘体面’的送别,再将宇智波一族的事情完美解决。

    日向结弦便有望成为自二代后,对木叶掌控力最高的新任火影。

    到那时,他将放开手脚,彻底对木叶进行完全改造。

    只可惜,无论是让那些老人们体面的退场,还是让宇智波一族彻底‘归心’,都需要一些契机。

    日向结弦也并不急切,他还年轻,潜力无穷,时间永远站在的他身旁。

    而每一天,他的身体都在发生着难以察觉的细微变化,时至今日,他也终于,在生命归还的作用下,在成为‘神明’的道路上,踏过了第一道艰难的门槛。

    他彻底掌握了仙人模式的力量。

    即便和普通的仙人模式相似,无法长时间使用,但这依然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跨越要知道,他可是从未借助过任何所谓‘仙人’的帮助,便直接掌握了仙人模式的。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仙人模式独一无二,是属于自己的,最能发挥自身力量的仙人模式。

    不仅如此,在身体成长到了能够稳定进入仙人化模式的同时,他的常规战斗能力也稳定了下来,可以在没有开启过仙人模式,消耗大量自然查克拉的情况下,在查克拉用尽之前,稳定的持续战斗。

    但,体内的查克拉越少,他身体的平衡性就越差,在这个阶段,战斗越激烈,越容易导致身体石化,而且,在进化达到了这个阶段的同时,他体内的查克拉,就已经有点不够用了。

    原因自然很简单别人的身体里,流淌的是完全的查克拉,进入仙人模式时,才会吸取自然查克拉进行转化,用查克拉和自然查克拉进行配比,制造出仙术查克拉,以此进入仙人模式。

    而日向结弦,此刻体内流淌的查克拉,却已经不再单纯了。

    查克拉的本质,日向结弦所理解的,是自我精神能量与身体能量平均混合的产物,而在木叶的文献中,还有另一种有趣的说法。

    体内一百三十兆细胞产生的身体能量与精神能量的混合叫做“体力”,“体力”是发动体术的基础。

    而这些体力在体内转化为查克拉,忍者提取查克拉后,才可经由“结印”使用“术”。

    无论哪一种理解是正确的说法,都无法摆脱一个事实查克拉,来自于人体内的细胞。

    但,随着日向结弦对自身的改造,他的生命特征已经逐渐发生了变化,不仅在外表上呈现出了无法逆转的白发、蓝眼,连皮肤也变得越来呈现出一股‘白玉’般的质地,韧性远超常人。

    肌肉的耐力、爆发力、身体的抗击打力,也逐渐提升到了常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若是从木叶的科研部的显微镜来看,他的细胞,已经从形状上,就已经与常人有了明显的区别。

    这也导致,他在提炼查克拉时,提炼出的可不仅仅是普通的蓝色查克拉这么简单。

    此刻,日向结弦体内奔涌的查克拉共有三种。

    一种是无时无刻都在被吸收进入身体的自然能量、一种是基于人类的身体提炼出的查克拉、另一种,则是在提炼查克拉的同时,自然诞生的仙术查克拉。

    他完全不需要刻意合成,而是在提炼的瞬间,便会在提炼出普通查克拉的同时,提炼出仙术查克拉来。

    这让他体内的经络也变得愈发坚韧,甚至让日向结弦在完全没有修炼八门遁甲的前提下,就让他的八门遁甲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六级。

    这是何等骇人的境界?

    但日向结弦也不敢用就是了大量的查克拉喷涌而出,对于普通忍者可能是伤身体。

    但他体内喷出的查克拉,可不单单只是普通的查克拉而已啊!还有大量的仙术查克拉乃至未转化完成的自然能量万一失控,恐怕就得化身孙悟空,变成石头孵化个不知多久才能‘重生’了。

    而当日向结弦达到如此境界之后。

    他体内的进化,便又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精神。

    倘若说查克拉是忍者的武器,精神便是忍者的手脚,若无精神的控制,再多的查克拉,也毫无意义。

    阴遁、阳遁、任何高级忍术、仙术的控制,都是一种对体内查克拉的极限微操,唯有强大的精神力,才能支配体内的力量。

    而精神力提升、或者说,进化的最显著的表现。

    便是日向结弦的白眼。

    或者说,他的眼睛,已经不能被叫做白眼了。

    即便是系统也无法给他的眼睛做出评价,只能在系统的文字里,看到【变异中】的字样。

    但,哪怕系统此刻对眼睛无法做出评估,日向结弦也能感受得到自己愈发充沛的瞳力。

    并因此,对体内的查克拉,拥有了更高的掌控力。

    甚至,他已经隐约的,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就酝酿在自己的双眼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契机。

    一次战斗,一个灵光一闪,它便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高调的对世界宣扬自己的威力。

    日向结弦十分朴实他觉得吧,也不用出现什么神威啦、别天神啦之类的术,就简简单单的让他也能开个类似须佐的东西就行了。

    他真的,好!想!开!高!达!啊!

    与此同时。

    茶之国境内。

    “自来也老师,纲手阿姨真的会在这个国家吗?总觉得这里比起汤之国好像还要”

    鸣人穿着一身橘黄色的运动服,跟在自来也的身边,有些无聊的双手抱着后脑勺,跟在自来也身后。

    自来也左右看了看,嗯声道:“根据一路上赌场的反馈,还有追债人的路线分析,她应当是从汤之国一路赌过来的,可能之后还打算一路坐赌船,一直跨海到虹之国。

    还有,你最好别叫她婆婆。阿姨,大婶也不行尽管她年纪倒也差不多了。”

    鸣人听的却昂着头:“总不能叫姐姐吗?”

    “就不能尊称一句大人吗?没礼貌的小鬼。”

    自来也嘟囔着,鸣人嘿嘿一笑:“倒也不是不行啦,只要你能把这个头发变白的忍术交给我,要不然,我就告诉纲手阿姨,是你教我叫她阿姨的。

    而且这也没错嘛,是你亲口跟我说过,纲手的年纪差不多已经是老阿姨的年”

    “别胡说!还有,我的白头发是天生的!”

    “结弦哥的头发就是突然变白的,肯定是什么特别厉害的禁术,教给我嘛”

    俩人随便闲聊着,自来也对于鸣人的‘胡搅蛮缠’,到也不觉得厌倦,准确的说,鸣人也只是没话找话而已,打打闹闹的,促进着感情。

    即便还是个小鬼头的身高,但鸣人说话时却已经学会了时刻关注周围的情况这一年以来的修行,除了自来也给他牢牢的打着基础以外,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会了如何在忍界保持警惕。

    书本上说的再多,对于鸣人这种体验派来说,也还不如亲身经历来的好用。

    “啊,到了。”

    自来也停下了脚步。

    看着街道不远处,挂着‘赌’字儿的店铺,他观察片刻,摇摇头,感叹道:“总算找到了。”

    “诶?自来也老师是怎么知道的?”

    鸣人一愣,随后便看自来也咧嘴一笑,竟有些心酸的给他科普了起来:“事实上,像这种赌场的人流量大多数都是固定的,尤其是在茶之国这样并不富裕的小国。

    可你看,现在的赌场里,围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一个个都激动的都像是赚到了这辈子都没赚到的钱似的。

    这只有一种可能。

    要不然是有高手来大杀四方,赢的庄家吐血。

    要不然就是纲手又在大输特输了。”

    自来也说到这里,下意识的捂住了钱包。

    天知道他自己偷偷摸摸的跟在纲手后头,给她还了多少赌债啊!

    如果没有她到处乱赌,以自己的身价,怎么能连请鸣人吃个拉面都抠抠搜搜的咳,节约!

    “哦!这就是大肥羊吗?”鸣人恍然大悟,雀跃的加快了脚步:“老师!快点,快点!找到纲手大人的话,我们就能回去了。”

    离开了木叶的一年里,鸣人深刻的认知到忍界的现状。

    即便战争已经平息了数年,但战争留下来的伤口,却还是让整个忍界满目疮痍。

    自来也尽管已经有意保护他,让鸣人多看点好的了,但让人无奈的是,忍界中比比皆是的残酷悲剧,仍然随处可见。

    那个和平的木叶,尽管在木叶,还是有些人会偷偷的骂他是妖狐,但却没有孩子流落街头,没有尸体曝尸荒野,不会见到那些流浪忍者嚣张跋扈,草芥人命。

    还有日向结弦等等许多他很喜欢的人在。

    在这个忍界,有时候,不是在比好,而是在比烂。

    再见到了许多悲剧之后,鸣人竟打心底里觉得自己好像,也算是幸运的孩子了。

    起码,尽管父母去世的很早,但自己不愁吃不愁穿,也有还算不错的房子可以住。

    小时候虽然孤独了些,但长大后,却有结弦哥、伊鲁卡老师等人的关爱。

    鸣人想家了。

    现在的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嘛。

    自来也看着鸣人的样子,便不由心里叹气。

    只怕,事情不会有鸣人期待的那么顺利。

    纲手所遭遇的事情,和她现在的情况。

    自来也十分清楚。

    鸣人飞奔着冲到了赌馆门口,却被门前的两个流浪忍者拦住。

    “小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流浪忍者懒洋洋的说着,满脸的不耐烦的驱逐着鸣人离开。

    自来也高大的身躯随后便至,他伸手按在表情有些不爽的鸣人的脑袋上,望着那流浪忍者,冷冷一撇:“让开。”

    若说这些当着看门狗的流浪忍者们最擅长的是什么,那自然是察言观色了。

    只是一看见自来也,便能感觉到对方不是善茬,尽管头上此刻戴着的是‘油’字护额看不清来路,但行走忍界,还能带着个孩子的生面孔,绝不可能是什么省油的灯。

    “进去吧,不要惹麻烦,我们这个店,可是有水之国叛逃出来的上忍罩着的。”流浪忍者警告了一番,让开了道路。

    半点也不管幼小的鸣人合不合适进入这个场所。

    鸣人哼了一声,探头进去,便被房间里的热气吓了一跳。

    此刻,狭窄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人,人头拥挤着,大呼小叫不绝于耳。

    “大肥羊压了什么?”

    “别挡路,我也要下注!”

    “他妈的,穷鬼们都滚开,我要反向压五万两!”

    “三百万两!全压!你要是敢动手脚,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塞进桌子底下!我就不信了,连续七把出小,这把还能是小!?”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掷地有声。

    “快快快!她压大!”

    “五万两小!”

    “我压三万两小!”

    “我压二十万,二十万两小!这是我的祖传玉佩!绝对值二十万两!”

    “我压房子!喂,你知道我是住在哪的吧!我把我房子压了,我要压小!”

    人群便疯狂的挥舞着钞票,恨不得把自己丢在里头的赌桌上。

    鸣人个子矮小,只能看见一大堆的屁股在眼前晃来晃去,还是自来也看他心急,干脆一把给他拽起来,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往里看。

    这下便一览众山小了。

    鸣人往里看去,便看见了一个穿着绿色外套,金色长发的漂亮女人正在赌桌前不安的抖着腿,写着大与小的长条形赌桌上,写着小的一边,压着她的一沓三百万现金,而另一边

    甚至有人把自己的婚戒都压了下去。

    庄家乐得合不拢嘴这还是头一次,他们连出千、钓鱼都不需要,只需要老老实实,轻轻松松的随便摇几下骰子,就把钱给赚了。

    别看压小的人也多,但这可是赌场,输赢本就无所谓,给这群烂赌鬼一口气赌赢五千万,他们也能连滚带利,把老婆孩子都输回来。

    更别提,他们还会抽水,稳赚不赔!

    “那个漂亮的姐姐就是纲手!?”

    鸣人有些不敢置信。

    此时,纲手的身边,静音正在一脸平静的抱着一只小猪,眼神一片死寂的凝视着桌上的钱,无悲无喜。

    习惯了。

    反正输完了,也就结束了。

    呵,呵呵,( ̄︶ ̄)。

    “嗯。”自来也嗯了一声,倒也没急着过去。

    在纲手赌的上头的时候去找她,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被她掏空了钱包

    最好的结果,还是等她输到输无可输,再提出请她吃饭,这样才大概率能让对方耐下心来和他好好聊聊。

    短短几十秒后,人群爆发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是小!是小!”

    “哈哈哈哈哈哈!发财了!”

    “芜湖!”

    纲手一脸呆滞的看着赌桌,不敢置信的一把抓过骰子和木筒进行检查,但事实就是庄家真的什么都没做。

    她读了多年,早已有了检查赌具的丰富经验,只看过一遍就知道,这回,依旧是靠自己的实力稳定发挥,把钱输光的。

    “可恶!”纲手恨不得一拳给这桌子砸烂了。

    冷静下来的纲手,头也不抬,向身旁伸手:“静音!再拿五百万!”

    “没有了,纲手大人,真的一点都没有了”静音声音麻木,看到纲手的视线望向自己怀里的小猪豚豚,尤其是看向豚豚脖子上挂着的珍珠项链时,才终于变了脸色。

    “不行!唯有这些是绝对不行的!”

    纲手看着静音慌乱的抱紧了小猪,而那叫做豚豚的粉色小猪也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这才郁闷的撇撇嘴:“切,算了,不玩了!今天运气不好!”

    您开心就好。

    静音长舒一口气。

    人群依旧留恋的大喊着:“别走啊!”

    “大肥羊,求求你再来几局吧!再来两次,我的赌债就还清了!”

    “明天还来吗?什么时候还来?”

    “喂喂喂!别走啊!”

    纲手冷着脸随手一推,蜂拥的人群便被她推得稀里哗啦,巨大的力量让一群无药可救的赌鬼们清醒了一点,回想起了,面前的‘大肥羊’,除了肥羊的美誉之外,还有‘大’之一字。

    呃,是指力量很大!

    传闻,连上忍都能被她一拳锤到直接入土。

    人群从心的让开了道路,而纲手直到此时,也才终于注意到了扛着鸣人,站在人群之外的自来也。

    纲手下意识的先是有些心虚的偏开了眼神,而后,便理直气壮的抬着下巴:“呦,自来也,一段时间没见,从哪拐了个小鬼头?”

    “出去再说吧。”自来也是山崩于面而面不改色的好男儿,但唯独面对纲手时,有那么点紧张。

    纲手哼哼的笑了两声,凑到他身边,先是打量了一下鸣人。

    “纲手大人好!”鸣人咧嘴一笑,从自来也脖子上下来。

    只要把这位老阿姨哄开心,让她和自己一起回木叶就能回家啦!

    纲手喔了一声,满不在乎道:“你们是来找我的?”

    “嗯。”

    “我们是来带你一起回木叶的!”

    鸣人直白的说着。

    纲手眼神一凝。

    她看向自来也,原本不羁的表情变得认真了些,仔细的打量了几下自来也的神色,确认了鸣人所言非虚,便翻了个白眼。

    “静音,走了!”

    静音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自来也问好呢。

    纲手加快脚步,便已经打算离去。

    “等一下!等一下!”

    鸣人二话不说,一个饿虎扑食,朝着纲手的腿便抱了过去。

    纲手又怕伤着他,就没避开,让他抓着了自己绿色外套的衣角。

    “小鬼,你要干什么?不回去,我对于回到木叶,一点兴趣都没有!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打算回去,所以,别浪费时间了!”

    纲手不耐烦的一句话说了好几遍不回去,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鸣人却皱紧了眉头:“为什么啊!难道纲手大人不是木叶的忍者吗?是火影大人希望你回去的,身为忍者,应该要听从火影的命令才对吧?”

    “三代老头子?谁管他”纲手撇撇嘴,纤细白皙的手指随便一掰,就让鸣人感到了沛然巨力,完全无法反抗的松开了手。

    “自来也,管好你的小鬼头,要不然,我可真要用力气了啊!”

    纲手头也不回的就想走,却被自来也加快了脚步,拦停在了路中央。

    两人对视着,纲手的表情愈发不耐,完全冷了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自来也。”

    “即便是要拒绝,也没必要这样吧?”自来也看着他,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随和。

    他沉声道:“我请你吃顿饭,一起好好聊聊,行吗?”

    纲手还想拒绝,但身后却响起了两声咕噜声。

    鸣人扭头,和静音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俩人不约而同的伸手捂着肚子,脸都微微羞红了起来。

    纲手翻了个白眼:“先说好啊!我没钱,一毛钱都没了!”

    “我请客。”自来也无奈的说着。

    几人随便找了家饭店,便坐了进去。

    纲手拿起菜单,看了几眼,便大大咧咧道:“这个,这个,这个不要,其他的全都来一份!”

    “是!”店家乐坏了。

    纲手这才大大咧咧的坐在小沙发上,仰着下巴:“要说就趁现在说,一会吃饭的时候可没功夫跟你聊天。自来也,真没想到,你会成为三代老头子的说客。”

    “现在木叶的火影,是由日向结弦担任的,五代目火影。

    纲手,身为忍者,你竟然连一年前发生的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了吗?”

    自来也表情愈发的沉重。

    每每看到纲手这样自暴自弃的样子,他的心里,就有着说不上来的难受。

    身为同伴,身为

    自来也叹息一声,看着表情有些愕然的纲手,又看了看表情平静的静音,低声道:“静音难道没告诉你吗?”

    静音面露难色:“纲手大人不想听木叶的消息”

    “嘛~嘛~”纲手尴尬的摆摆手,白净的俏脸上,闪过一丝莫名:“又换了一位新火影啊。”

    这个世界从不会因为谁而停止转动,即便强如三忍,只是狼狈的在原地蜷缩着停滞了片刻,就已经被时代甩去了好远。

    桌上短暂的沉默,却被鸣人所打破。

    漩涡鸣人认真的看着纲手:“纲手大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您,难道不是木叶的忍者吗?”

    纲手无话可说,只是烦躁的抖着腿,双手抱在身前,拖着自己的负重,暴躁道:“小鬼,你到底想说什么。”

    “结弦哥希望你回去的,他说,纲手大人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忍者,仅仅一人,就能撑起整个木叶的医疗体系,对于现在的木叶来说,至关重要。

    所以如果纲手大人是木叶的忍者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回木叶吧!

    结弦哥是个很好的人,如果你见到他,也一定会很喜欢他的!”

    听着鸣人这个小鬼头如此认真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语,即便仍旧不想回到木叶,对于忍者的身份也依旧厌倦至极,纲手却还是对那个叫做日向结弦的家伙,心生好奇。

    “日向结弦五代目火影,没想到,三代老头子会让日向一族的人当上火影啊。”

    纲手纳闷的看向自来也。

    自来也便正色道:“你不认识他也很正常,毕竟,五代目现在,也不过只有十五岁而已。”

    “十五岁!?”纲手瞪大了眼,啧啧称奇:“三代老头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会让一个小鬼头当上火影他是怎么回事?按照那老头子的性格,我还以为他能干到死呢,不会是被人抓着把柄了吧?

    哦,要是这样,这个叫日向结弦的家伙,可还真是够厉害的”

    纲手毫不掩饰对三代的失望与厌恶。

    即便内心深处,对于自己的老师,仍然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可经历的一切,都让纲手对他失望至极,进而,只剩下了无休止的厌恶。

    自来也还没来得及说话,鸣人便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愤怒地盯着纲手:“结弦哥才不是靠这样卑鄙的手段,才当上火影的!”

    “是是是,我只是随口一说”纲手也不嘴硬,但却在最后,还是无所谓的翘着二郎腿:“但是,我已经不想当忍者了。”

    “无论是三代目,还是五代目。

    即便是让我回去当火影,我也没兴趣。

    你可以回去告诉你喜欢的那位新任火影了,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把我当做叛忍来通缉。

    但无论如何返回木叶的事,还是算了吧。”

    纲手表现出的态度,让鸣人既是愤怒,又是不解。

    他扭头看向自来也,自来也只是沉默着。

    鸣人便更加生气了起来。

    他连肚子饿都忘掉了,站起身来便要离开,可要挪动脚之前,却又按捺住了自己的任性。

    这是任务!

    结弦哥,需要她!

    “纲手!你是在迁怒一个无辜的孩子?”

    自来也按住了鸣人的肩膀。

    纲手沉默片刻,脸上的烦躁也逐渐消退,半晌,才低声道:“对不起,小鬼头,是我说的有些过分了。”

    “但是,我已经不打算再成为忍者了。”

    纲手的声音平静中充斥着满满的倦意。

    漩涡鸣人却只是攥紧了拳头:“为什么!?”

    自来也伸手制止了他追问下去,叹息一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想要完成日向结弦的委托,可看到了如此脆弱、颓废的纲手,却怎么也说不出重话来。

    鸣人紧咬着牙齿:“还有,别总是小鬼头,小鬼头的叫我虽然,我现在还小,但是,总有一天,我绝对要成为火影!”

    “成为火影吗?”

    纲手眼神莫名,望着他此刻不服输的视线,竟隐约的,想到了绳树。

    这种满脑子热血的小鬼头

    果然让人头疼。

    纲手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几声:“是吗?”

    此刻,服务员端上了饭菜。

    纲手仿佛找到了机会,便借此埋头开始干饭,静音毫不逊色的跟着一起开吃,自来也没什么胃口,只是拿起筷子,时不时吃上一口,而鸣人见到纲手和静音吃的香甜,心中的憋屈恼火,便只能先化作食欲。

    饭桌上只剩下呼噜噜干饭的声响,纲手还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一时间,也分不清她是在用饭菜下酒,还是用酒在下饭了。

    “少喝点。”自来也忍不住说。

    纲手翻了个漂亮的白眼,举起酒瓶,示威似的咕嘟嘟一饮而尽:“自来也,不会是回到木叶当忍者,把你的酒量都喝没了吧?”

    自来也勾了勾嘴角,却少见的,在纲手的面前表现出了成熟的一面。

    他举起酒瓶,表情竟有些忧郁,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的一饮而尽。

    这幅姿态,让纲手一时忘了放下自己的酒杯。

    “怎么,不喝了?”自来也咧嘴一笑,仿佛刚才那面露忧郁沉闷神色的人不是他一样。

    纲手撇撇嘴,举杯咕嘟一声:“这才哪到哪啊!”

    直到静音和鸣人吃的动弹不得,两人便一杯一杯的喝酒,连自来也都喝的脸上一片浅红,才算罢休。

    纲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不错今天,喝的,很尽兴!”

    “静音,扶我去,旅馆!”

    “啊,对了,自来也,借我点钱,要不然,又得,睡大街了,嗝~”

    纲手毫无美女做派,大大咧咧的打了个酒嗝。

    自来也同样起身,但看起来却不怎么摇晃,只是笑道:“你的酒量好像退步了不少呢。”

    “哈?要是想喝,我能陪你,再喝到天亮去!”纲手狂傲的双手叉腰,豪迈的挺直了腰板。

    自来也双眼都看直了一瞬,抬起眼来,便撞见了纲手似笑非笑的眼神。

    鸣人却在此刻突然杀出:“纲手大人,和我们一起回木叶吧!”

    “你烦不烦啊!”纲手气恼的盯着他:“小鬼头,我好不容易才喝出兴致来!”

    鸣人却不依不饶,极其认真的看着她:“我答应了结弦哥,一定要将你带回去不管有多难,我都不会放弃!我,会一直缠着你的!”

    “一口一个结弦哥结弦哥的,那个家伙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纲手尽管还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但那迷离的眼神,却牢牢地盯着漩涡鸣人的瞳孔。

    鸣人大声道:“当然!他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存在!”

    纲手只是因此感到愈发的烦躁。

    木叶、火影、亲情、

    还有面前这个家伙,让人眼熟的笨蛋模样。

    真是

    她思来想去,看着自来也一点也没有拦着的意思,便知道了如果自己不能好好给面前的小鬼一个说法,今天就别想好好休息了。

    于是乎,纲手眯起眼。

    “你,为了让我回去,什么都愿意做吗?”

    她的眼神似乎逐渐危险了起来。

    鸣人却连半点都没犹豫:“当然!不管要做什么,我都要把你带回去!这是我对结弦哥的承诺!”

    纲手便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自来也此时刚结了饭钱,心痛的捂紧了钱袋子,扭回头去,便又被纲手伸懒腰的动作弄得倒吸一口凉气,酒都被冷醒了不少。

    “这个。”

    纲手伸出一根手指,眯起眼,看着漩涡鸣人。

    “只要你能打赢只用一根手指的我!”

    “我就跟你回去。”

    “怎么样?”

    “要是打不过我,你就自己去修行去吧,别来打扰我。”

    “如何?”

    纲手眉头一挑,声音略带挑衅。

    果不其然,面前的鸣人闻言,先是因为她小看自己而气的瞪圆了眼,随后,便立刻答复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纲手和他走出饭店,站在街道上,大大咧咧的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伸出一根食指,对着远处的鸣人,轻轻一勾。

    “来。”

    自来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露笑意。

    而静音抱着小猪,终于等到了时机,能偷偷问自来也一些不方便给纲手听到的悄悄话。

    “那个,真的是新任火影想要让纲手大人回去吗?他也是真的觉得,纲手大人,对木叶很重要吗?”

    她低声问。

    自来也脸上的醉意霎时间便消退不见。

    他看向静音,轻轻点头:“是。”

    即便鸣人说的话里,有些他未曾亲耳听说,但毫无疑问,日向结弦就目前他的观察判断来看,不是一个会随便就信口雌黄的人,即便是对一个孩子,他也绝不会随便说什么不负责任的话。

    静音面露追忆之色,似乎想到了自己在木叶的日子,轻轻一叹:“新任火影很优秀吗?连自来也大人都愿意为其奔走,还有,这个叫做漩涡鸣人的小鬼头”

    “火影大人的确很优秀。

    是我这辈子所见过的,最优秀的年轻人。

    不管是我,还是纲手、大蛇丸。

    即便是历代火影,以我的了解,在他这个年纪,论能力心智,也远远不及他。”

    如此评价,堪称顶级。

    静音不由面露讶然神色,即便她已经有所猜想,能够这么年轻就成为火影,日向结弦一定是个十分优秀的出色忍者,但怎么也没想到,会从自来也口中得到如此夸张的评价。

    也就在两人交谈之时。

    鸣人已经对纲手发动了全力猛攻。

    “多重影分身之术!”

    只是一声鸣人气力十足的大喝,下一刻,街道上便铺天盖地的蹦出了几十个漩涡鸣人,哇呀乱叫着,朝着纲手冲了过去。

    ‘只要让她用腿、或者拳头来攻击我,就算我的胜利!’

    于是乎,这些影分身便像是自杀式袭击一般,主动找死似的冲着纲手撞了过去,手脚并用,比起说是想要打倒对方,不如说,目标更像是要缠着对方,逼迫对方不得不使用出超出‘一根手指’的攻击动作。

    纲手的确面露惊色。

    她下意识的先看了一眼自来也,自来也不动声色的对她微微点头,纲手便意识到了面前的男孩的真实身份是谁。

    能够在如此年纪,随便就分出这么多影分身来除了九尾人助力,还能有谁?

    但即便如此,面对鸣人铺天盖地袭来的分身,纲手也只是扭了扭脖子。

    “真是麻烦的小鬼。”

    纲手右手的食指指向前方,深呼吸。

    而后,猛然离开了原地。

    下一刻,空气中,纲手的身影便仿佛化作幻影,绿色的、写着赌字的外衣凌风飞舞着,宛若一条摇曳着的绿色灯带,在此刻黄昏的街道上,连成一道绿色线条。

    鸣人的影分身完全无法反应的过来这样的速度,接连被打爆,炸成烟雾。

    而后,一根手指,便出现在了漩涡鸣人的眼前。

    纲手揶揄的看向面前的小鬼头,食指微微屈起,而后轻轻用力一弹。

    面前的漩涡鸣人就像是完全反应不过来一样,被她直接弹飞了出去。

    嘛

    应该结束

    纲手的眼神微微眯起,向身侧看去。

    只看被打爆的一团团影分身之后,一道蓝光骤然闪烁而起。

    “看我的,超级,螺旋丸!”

    鸣人人未到、声先至,突出一个明牌操作。

    或者说,他搓丸子的动静,也隐瞒不起来。

    只看此刻,两个影分身在他的身边努力搓完了丸子后消失,而他则大吼一声,举着手中的螺旋丸,冲着纲手扑来。

    结果便是

    只跑了一半的路,手上的螺旋丸便咔嚓一下消失不见,或者说,这螺旋丸在形成的时候,就压根没成功。

    自来也伸手往脸上一拍,掩盖自己的尴尬神色。

    并非是他不努力但事实上,鸣人的查克拉控制力的确差了点意思,日向结弦在木叶时就对鸣人提出了踩树踩水等提高查克拉控制力的训练方法,但现在比起原著毕业时,还要小上几岁的鸣人,还是无法完全控制好体内磅礴的查克拉。

    看着手上的丸子消失不见,鸣人脸上面露惊慌之色。

    纲手脸上不见笑意,而是眼神莫名的看着他,鸣人便在慌乱之中,似乎随手丢出了一枚苦无。

    纲手偏头扭过。

    下一刻,白皙的手指便往射偏了的苦无上,轻轻一弹。

    解除了变身术的鸣人,便被那手指弹在脑门上,发出一声诶呦,就被巨大的力量直接弹飞了出去,捂着脑袋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可恶!被发现了!”

    鸣人满眼都是不甘心。

    纲手却真情实意的夸赞出声:“不,你的表现,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能利用人的思维惯性,真真假假,做出这样的连环佯攻,掩盖自己的真正意图,试图一击必杀,这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战斗思路了。没想到,自来也能把你教成这样。”

    自来也表情更尴尬了。

    而鸣人则因此捂着脑袋,满脸骄傲地说着:“是结弦哥教我的!”

    纲手噗嗤一笑,看着尴尬的自来也,喔了一声:“但是,可惜,你的结~弦~哥~还没把你教到位。”

    她加重了语气,调侃的笑着:“小鬼头,再去好好修炼几年吧!”

    鸣人却绝不同意。

    他放下了捂着脑袋的手,深呼吸道:“我还没倒下呢!”

    “哈?”纲手眯起眼。

    “我还能战斗!”鸣人牙关紧咬,双手摆出结印的架势:“绝对,绝对要让你用出那根手指以外的手段!”

    纲手叹了口气。

    她扭头,看向自来也。

    “喂,这样下去,我可要让他好好睡上一觉了。”

    “你是医疗忍者,自有分寸”自来也只是耸耸肩,微笑着:“不过,有一句话,我可以提前告诉你。”

    “即便是被打断了手脚鸣人也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他平静的叙述着事实的样子,让鸣人仿佛得到了认可一般,咧嘴一笑。

    “既然答应了结弦哥要将纲手婆婆你带回木叶,就是赌上我的性命,也一定要做到!”

    “我的忍道,就是说到!做到!”

    鸣人再次朝着纲手冲来。

    纲手只是冷着脸,语气冰冷:“别的什么的,都无所谓。”

    “但是”

    鸣人只看到一根纤细的手指,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自己的脑门。

    “你刚才叫我婆婆!?”

    鸣人今晚的记忆,便停留在了这一瞬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