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零六章 临时火影(1W5)-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代大人,此为何意!?”

    日向结弦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三代。

    怎么回事!?

    我?临时火影?

    即便日向结弦想过,自己可能会成为火影,甚至想过了许多种成为火影的方式、场景。

    却怎么也未曾想过。

    会在今晚。

    会如此的突然,甚至可以说,是草率。

    三代没有多说,而是在办公桌上,拿起了几张已经盖好了章、却还未公布而出的任命书。

    “宇智波富岳从木叶警务队调职,升任木叶根部的总指挥!?

    宇智波鼬从暗部离职,担任了木叶警务队的新任部长!?

    宇智波止水升任暗部总指挥?!”

    日向结弦看着三张任命书,即便是他,也不由因此倒吸一口冷气,抬起头来,甚至下意识的全力发动了白眼,生怕面前的三代像四代水影那样,是被宇智波的幻术控制了。

    结果,自然是三代浑身查克拉十分正常,完全没有被幻术迷惑的痕迹。

    不等日向结弦有别的猜测。

    三代一言不发,只是再次递出一本文件。

    日向结弦亲手接过,只看到,这文件中竟是团藏亲笔所写的‘认罪书’。

    不仅在其中主动承认了木叶对宇智波一族的各种无端迫害,还直接写明了这些举动皆为三代暗中示意。

    除此之外,还写了根部多年以来非法进行人体试验、对木叶同僚的背叛暗杀等诸多骇人听闻的丑事

    文件的最后,竟然还有宇智波富岳锋芒毕露,嘲弄意味十足的一句话。

    ‘三代大人,何为火之意志?’。

    杀人,还要诛心!

    三代颓然的端坐在办公室中。

    声音沙哑。

    “结弦!木叶,需要你!”

    日向结弦瞳孔微颤。

    脑海中,刹那间猜到了来龙去脉,竟不由惊叹之余,倒吸一口冷气。

    团藏自爆了!

    他竟然疯狂到为了让木叶失去平衡,而选择当了自爆卡车,试图连三代都拖下水去,逼着他给宇智波上位。

    乍一看,这一幕损人不利己,对于团藏完全没有半点利益可言。

    可若再细细想下去宇智波掌握了如此把柄,真的只是想要拿到这些实权就够了吗!?

    不,绝对不可能!

    他们的最终目的,便是以此作为台阶,以认罪书作为把柄,一点一点的,让三代将下一任火影的任命,交给宇智波!

    然而,木叶的人会喜欢宇智波一族成为火影吗?

    绝不可能!

    三代也不可能这样做!

    那最终的结果,便是鱼死网破团藏是在借刀杀人!

    只是这样做,你还有机会成为火影吗?团藏!?

    你这么玩,岂不是身败名裂,自绝后路!?

    日向结弦不敢置信,一时间,已经无法判断,这件事到底是团藏的计划的一部分,还是说,宇智波一族真的拿捏到了团藏的把柄,借此发难了!

    但无论如何。

    出大事了!

    “团藏人呢?”

    日向结弦追问。

    “畏罪潜逃,不知所踪。”三代露出悔恨交加的表情,但最后,一切都化作了无力的叹息声。

    他沉默的坐在办公室内。

    许久后。

    拿出一张写满了文字的卷轴。

    日向结弦低头一看,只因前面几字,便不由得,手指微微用力。

    《临时任命书》

    他眼神飞快的在纸张上扫过。

    最后,停留在整张文件的最后几行文字之上。

    ‘因此种种,吾等共同举荐木叶天才上忍临危受命、担任木叶临时火影。’

    ‘署名:猿飞日斩、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山中’

    日向结弦读到最后,竟有些心有余悸的将卷轴猛地合上,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个烫手山芋,有多远丢多远。

    但到了最后,却紧紧攥着这卷轴,眼神莫名。

    “三代目,你确定!?”

    三代的手,竟有些颤抖的,从嘴角取下烟斗。

    摘下斗笠。

    苍老的脸上,竟露出有些悲哀的自嘲笑意。

    “木叶绝不能,交给宇智波!”

    三代深呼吸,而后,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日向结弦的双眼。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团藏的一再纵容,对宇智波一族的处理不当,对木叶上下的管理不善,才让木叶变成了如今这般地步。

    事已至此,若想破局,唯有和团藏一样,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与止水为生死之交,与鼬也自幼便有交往,木叶上下,各大家族皆对你认可有加,卡卡西等优秀上忍也与你私交匪浅。

    若说,谁能在这场斗争中获得最后的胜利非你不可!

    只是

    你敢不敢接下这个认命!?”

    日向结弦深呼吸。

    面前薄薄的卷轴,竟在此刻,如重千斤。

    “倘若你愿接下猿飞一族上下,亦愿为木叶死战不休。”

    三代说话时,声音咬牙切齿,其中悔恨交错、锋芒毕露,一向沉稳的脸上,竟露出几丝疯狂之意。

    日向结弦当即明白了他的打算。

    三代不是完全打算推锅了事,就此抽身。

    而是他在面前团藏的认罪书前失了大义,倘若继续担任火影,即便想要和宇智波一族鱼死网破,也没有名分。

    宇智波只要说,他是暗中迫害不成,便要撕破脸皮,宇智波为木叶效力多年,如今却兔死狗蒸,三代又如何能够服众?

    其他忍者因此,便不可能会为他效力拼命,即便侥幸打赢,木叶也会因为这纸团藏的认罪书人心涣散,支离破碎。

    但倘若他就此卸任,新任火影出现,宇智波一族手中掌握的一切便毫无意义,若他们敢对火影做些什么,只需大义加身,以煌煌大势镇压叛贼,名正言顺。

    且日向结弦深得人望,有他上位,即可使得木叶上下齐心,还因为他和宇智波的不少核心人物关系良好,还可以使得宇智波内部人心不齐。

    若宇智波还想染指火影之位,甚至不惜发动zb。

    他三代只是个猿飞一族的退休族老。

    到那时,只要日向结弦一声令下,他便可以率领族人,为新任火影死战,此便是大义所在!那纸认罪书,便毫无意义!

    他都因此引咎辞职了。

    鞠躬认错了。

    你还拿个认罪书想干啥?

    “只是,要快!”

    三代面露急色,低声严肃道:“若不能快速完成交接,宇智波一族便可能因此再生其他心思。

    到那时,宇智波一族兵强马壮、木叶群龙无首、极有可能因为一个火影之位,彻底分崩离析!

    结弦拜托了!”

    三代白发下浑浊的眼里,尽是期待与恳求之意。

    日向结弦看着面前的卷轴。

    久久未能言语。

    三代此举,亦是在赌博。

    他就是在赌,宇智波一族不敢直接反。

    宇智波富岳、止水、鼬的任命书已经写好,却还未公开,这就意味着,认命还未生效。

    毫无疑问,这三个认命,便是宇智波富岳的要求或者说,是交换。

    要不然现在给我实权,要不然,三代就等着被弹劾吧!

    三代十分清楚,若是这些认命下去,就会逐渐走上被宇智波一族架空的道路,即便看起来止水和宇智波富岳不是一丘之貉,但他怎么敢赌?

    一旦暗部、根部、警务部全都给了宇智波一族,他这个火影距离名存实亡,就不久了!

    且因为这则认罪书在,三代完全无法反制,要不然被弹劾下任,要不然就要被宇智波一族一点一点的蚕食殆尽,目标,直指下一任火影的任命。

    可三代也有破局之法。

    那便是直接下任,将火影交由他人。

    若是宇智波一族不愿承认这则临时任命书,以三代失德为由,公开了认罪书,那么他们基于三代火影权力下的任命也就没了,最后的结果,无非便是在被弹劾后,木叶内部投票决出新任火影,宇智波一族九成九不可能当选。

    新任火影上任后,他们这群逼着前任下台的宇智波,处境自然只有更难。

    到那时,宇智波一族除了直接发动内战外,再无染指火影之位的机会。

    但若是承认了三代的任命,结果便有所不同。

    即便火影换了新人,但宇智波一族却同时也获得了暗部、根部、警务部的权力。

    新任火影若是想要无故取消他们的任命,没有合适的理由,便是不合规矩,宇智波一族便有了借口,有了大义。

    尽管这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仍然是难以接受的事实,甚至可能引起反扑。

    但无论如何,却也是三代眼下最好的一步棋了。

    他在赌,就赌宇智波,准确的说,是宇智波富岳没有勇气鱼死网破,只会捏着鼻子拿了好处后,接受新的临时火影的上任。

    而新的火影可没有把柄可以给他们拿捏,之后,要怎么打,要怎么斗,就要看双方的本事了!

    “你就对我,这么有自信?”

    日向结弦抓着手中的卷轴,眉头仍旧紧锁着。

    三代深深地呼吸之后,凝视着日向结弦:“我有!”

    日向结弦垂下了眼。

    或许三代心中也没有他表现得那么有底气,但是,他的手上,是真的没牌了。

    眼下只有日向结弦上去,或许能有一线生机木叶不能毁,这是三代做一切事物的底线。

    许久后,抬起头来。

    “好。”

    三代先是勾起嘴角,而后,笑容愈来愈盛,眼神中,落寞的神色一闪而逝,却很快,化作了期待与凝重。

    他站起身来,真心实意的的,对着日向结弦伸出手去。

    “眼下的木叶,宛若站在悬崖边的大象若不能就此止住,必然要滑落万丈深渊。”

    “抱歉,我是个不合格的火影。”

    “木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三代的手与日向结弦紧紧相握。

    两人对视着,什么都没说,却又仿佛说了许多。

    日向结弦长舒一口气,表情看起来,竟放松了下来。

    他幽幽的对着三代说道:“想要成为火影,现在的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

    “我知道,所以,门口才会有那么多的老家伙,和我一样,等着你。”

    三代说完后,微微一笑。

    他和日向结弦走到办公室门前,一众木叶长老竟还留在原地。

    见到三代面带微笑的走出来。

    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两人对视一眼,即无奈,又觉得有些落寞。

    时代变得太快了。

    他们完全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一个新的火影。

    但这件事不能拖,也拖不了。

    就是要快刀斩乱麻,让宇智波的人捏着鼻子把这件事认下来。

    至于日向结弦有没有这个本事,由临时火影,转为正式火影。

    那就要看他的本事。

    倘若他真的有这个能耐,能以十四岁的年纪当好火影。

    那就让他正式成为火影好了。

    区区雾隐村,都能有十五岁成为水影的存在。

    木叶出个超级天才,十四岁临危受命,也不是完全不合理啊。

    事实上,三代也是没得选择。

    卡卡西?他看起来已经沉迷小说,变成废宅了。

    自来也和纲手?等把这两人找回来,指不定他已经被弹劾下台了!

    左看看、右找找。

    既有潜力、又有实力、还能服众的。

    除了日向结弦,竟再无其他人选了!

    而且,日向结弦相比其他人,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他和止水和鼬的关系看起来不错,换他上台,能大大减少宇智波一族直接起事的概率。

    等到他坐稳了临时火影的位置。

    那就各拼手段了。

    “各位木叶的前辈,长老。”

    日向结弦看着身前的人们。

    出去木叶f4的几位老人以外。

    秋道一族,奈良一族,山中一族,油女一族,犬冢一族的长老。

    还有一些小家族的话事人。

    此刻齐齐看向日向结弦。

    一双双考量的、甚至是怀疑的视线,在他身上徘徊着。

    日向结弦只是昂首挺胸,坦然的,露出浅笑。

    “之后的日子,还请多指教。”

    三代走到他的身后,微微点头。

    其余人便主动给出了回应。

    日向结弦丝毫不因为现在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三代扶持的代理人似的,就觉得难过。

    恰恰相反。

    此刻,他久违的感觉到了些许热血沸腾。

    三代不厌其烦的挨个为日向结弦介绍着面前的这群老人,等到双方都说过几句,三代便带着日向结弦直奔火影的秘密办公室而去。

    在身处地下的秘密办公室。

    两人足足聊了一整夜。

    第二日一早。

    一则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在三代的宣布下。

    宛若深水炸弹般,于木叶轰然炸裂。

    波涛汹涌间。

    消息宛若长了翅膀般。

    短短一瞬。

    便传遍了整个木叶。

    宇智波富岳调担任根部总指挥!

    宇智波止水担任根部总队长。

    宇智波鼬担任木叶警务部的部长!

    于此同时。

    木叶的火影。

    也换人了!

    “啪!”

    宇智波一族,族长的书房中,突然响起一声碎裂响动。

    宇智波富岳表情平静的注视着面前跌落在地,碎了一地的茶杯。

    扭过头去。

    他看起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声音亦是波澜不惊。

    只是,言语时。

    瞳孔中那锋利的视线,却让面前前来汇报的忍者,一时冷汗淋漓。

    “报,报告族长大人,三代火影于今早发布任命自己因身体不适,年老体衰,决定辞职,并在一众长老的联合举荐下,共同推选日向结弦担任木叶的临时火影。”

    宇智波富岳长长的吸气。

    再长长的吐出。

    “还有的,就是您和鼬大人的任命书,止水大人一早就去了火影办公室,但刚才也回来了,也拿到了暗部的任命书”

    宇智波富岳听完后,久久未能言语。

    他不自觉的舔了舔突然有些干燥的嘴唇。

    站在原地,呆了许久。

    “召集族老,开会吧。”

    他闭上眼,许久,没有睁开。

    心底,即有着不可思议,也有着,无法忍耐的隐约愤怒。

    他不可思议,三代可以如此当机立断的决定辞职,放弃火影的地位。

    他愤怒,因为三代宁愿让日向结弦担任临时火影,也不愿给宇智波一族半点机会。

    我是威胁你了。

    没错。

    但你没做吗?

    你们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而宇智波一族,对于木叶,又有什么错?

    凭什么我们不能成为火影!?

    凭什么!?

    过了许久。

    宇智波富岳睁开眼。

    长长吐出一口恶气。

    却又陷入了犹豫。

    该怎么做?

    他没有急着去会议室,而是站在书房内,一动不动的思考着。

    难道,真的要走上那条道路,宇智波一族才能成为火影吗?

    事到临头。

    他只需一声令下,就能即刻开始准备着手发动zb。

    但却又怎么也无法下定这个决心。

    宇智波富岳沉默了许久,迈开脚步,前往会议室。

    坐在会议室中,诸多长老吵得不可开交。

    他听了一会,只觉得愈发心烦意乱。

    扭头,看着止水和鼬。

    止水坐在一侧,一言不发,闭目不语。

    鼬安静的在自己身旁,凝视着会议室中的其余长老,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嘴唇翁动着,挣扎着,做出了决定。

    “便先如此吧!”

    “既然火影愿意给出我们暗部、根部、警卫部的权力。”

    “已经足以匹配我们宇智波一族的力量了。”

    “至于火影之位且先看看,那日向结弦的表现如何吧。”

    宇智波富岳做出了他的决定。

    是的,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止水和鼬,都和日向结弦关系匪浅。

    若是对他动手,人心不齐。

    宇智波富岳这样对自己说着。

    其余的宇智波族人听到族长发话,便也停下了争论,脸上,大多还算满意。

    这可是根部+暗部+警卫部啊!

    木叶里,还有哪个家族有这么大的权力!?

    这简直是宇智波一族有史以来,最为光辉,威风的时刻了啊!

    宇智波富岳结束了会议。

    但止水却没有离开。

    他走到了宇智波富岳的面前。

    一双赤红的写轮眼缓缓转动着。

    宇智波富岳平静的用写轮眼与其对视着。

    宇智波止水此刻的脸上看不见往日的温和,只有一种让宇智波富岳有些心烦的决绝,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低声说着:“尽管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如果,你想要对结弦出手的话”

    宇智波止水说到这里,便什么都不再说,扭头便走。

    宇智波富岳沉默片刻,眼中隐约浮现出杀意。

    等到回过神来,宇智波富岳竟突然有点茫然。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成为火影,成为火影

    宇智波富岳不知想着什么,走出了会议室。

    “族长大人,请不要心急!以您的力量,成为火影,是迟早的事!”

    “荣耀归于宇智波!”

    “哼,真不知道三代怎么想的,那个叫做日向结弦的,到处都在吹嘘他是木叶的第一天才,他到底做过什么?和四代风影打了一架,就算是天才了吗?”

    “要不是有止水接应他,指不定他早就被四代风影杀掉了。”

    “就是,现在还恬不知耻当上了五代目火影,他也配吗?”

    “依我看,也就是个临时火影,等到正式认命的时候,我们宇智波,绝不会同意。”

    “眼下的木叶,哪里有人比宇智波,比富岳大人更合适成为火影的存在呢?”

    “就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宇智波一族真正的力量”

    路过的每一个宇智波人,都对他说出了鼓励的、信任十足的话语。

    宇智波富岳只是平静的点头回应着。

    等到回到书房。

    他默默的看向地上还未被收拾过的茶杯碎片。

    已经回不去了。

    不是吗?

    此时,因为三代在早上公布的几条认命而喧闹、沸腾、展开会议的,又岂止宇智波一家?

    山中一族等大家族。

    其余的小家族。

    乃至暗部、根部的忍者,忍校的老师,学生,平民

    无一不在讨论着这条消息。

    而且,尽管宇智波一族的任命信息看起来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但更具冲击力的。

    还是新任火影的人选。

    日向结弦!?

    他今年,才多大啊?

    火影?

    三代是疯了吗!?

    但木叶的官方,却再也没有其他消息传出。

    仅仅一天,消息宛若插了翅膀般,飞遍了整个忍界。

    即便是火之国大名府,甚至都因此发出加急文件。

    等到这封文件抵达木叶时。

    日向结弦,已经在火影的办公室呆了整整两天。

    在接受了认命,和三代在地下设施谈过之后。

    他便一直坐镇于火影的办公室内,连家都未曾回过。

    只是写了一封信件,简短的描述了自己的情况,让人送回家里。

    便在火影的办公室里,在三代的辅导下,日夜不眠的完成着权力的交接。

    火影可真不是个一般人能干的活。

    大到国家与忍村的外交、小到村子里税制、建设的规划。

    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影来裁决,影来掌控。

    日向结弦一时当真是忙得焦头烂额。

    光是要他确认、交接的文件,就在桌上堆了一米多高是铺满了桌子,还有一米多高。

    直到这封来自火之国大名府的信件被递到他的办公桌时,他都没空第一时间打开,而是直到手头累计的文件处理完毕,才终于能深呼吸后,坐直了身子。

    一旁的三代此刻临时给他充当着‘秘书’,帮他迅速熟悉工作,完成交接,见到他的样子,只是忍不住露出笑容。

    “火影的工作如何?”

    日向结弦抬起眼来,他身上穿着的还是日向家的和服,甚至没来得及准备身为火影该有的御神袍,唯有象征着火影的斗笠,三代目倒是有新的,给了他一个,他也懒得戴,就放到桌上。

    听到三代的话,他只是眉头也不抬的,拆起了大名府送来的信件:“怪不得你老的这么快。”

    “你这个家伙”三代哭笑不得,但却不由还是发自内心的赞叹道:“不过,你的天赋,还真是惊人啊四代目上任时,远比你的年纪更大,也提前接触了不少政务,但你的效率,却远比他刚上任时还要快得多。

    原本还以为,光是转交的这些文件,你最少也要处理一个礼拜。

    但现在看来顶多一周,连我,都可以彻底搬出办公室,将这一切,都交给你了呢。”

    日向结弦一只手撑在脸侧,银发散落着,双眼看起来有点懒洋洋的意味:“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一直给我打工到真的住进医院为止。”

    三代嘴角微微抽蓄,总觉得对方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打开信件,日向结弦看了一遍,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嗤笑声,随后,便将这信件递给了三代。

    “看看吧,这是来自大名府的关怀看起来,他们还是更喜欢你这个老头子。”

    三代接过大名府的信件,里面开头还写着对新任火影的关怀与问好,但到了后面,却话里话外都是三代目,其中的意义,无非就是希望三代目能亲自去大名府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再干几年比较好。

    三代只是看过,便随手放到一边,表情平静:“你只是缺少一个机会证明自己而已无妨,临时火影,也是火影,等到你把木叶的事情理清楚,我会亲自和长老团一起,和你一起去大名府取得正式认命。

    到那时,你就是名正言顺的五代目火影。”

    “不急,有些事,临时火影反而更方便,若我着急着正式成为火影,反倒容易落人口舌。”

    日向结弦扭头继续看向文件,问道:“宇智波一族那边的表现很平静,看来,你最担心的事,暂时不会发生了。”

    “你要小心,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还有团藏他绝不是个会就此销声匿迹的家伙。”三代谈起团藏时,眼里仍自难以隐去对其的恨意。

    那分明就是在给他泼脏水怎么团藏的事,都成了他三代干的了?

    可偏偏,里头还有点真的

    三代越想越气。

    门口,却又响起了敲门声。

    “进。”

    日向结弦话音落下,便有一个木叶小家族的领导者表情复杂的推门而入,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三代,他先是一愣,随后连忙笑道:“三代目大人,五代目大人,我是想来问好的”

    日向结弦看着来者,只是面带微笑的问起对方的姓名,在对方自报姓名后,便态度温和的与对方交流了起来,言语间,更是不着痕迹的透露出对方信息的了解,在话语的最后,表示出了自己对对方的善意。

    看着日向结弦娴熟的送走了这位小族长,三代不由更加赞叹的笑了起来:“看起来,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休息了?”

    “如果没有三代大人在这几天为我站台,替我和这些家族沟通交流,我想要在这里老老实实坐着处理公务,恐怕都是件难事。”

    日向结弦微笑着看向三代:“还有五个小家族的族长没有来过,三代若是不急,就再呆一段时间吧等到人心稳定下来,再回去休息也不迟。”

    三代摇摇头,笑容感慨:“好。”

    两人便又在沉默中,沉入了繁琐的公务里。

    木叶的风波,便在日向结弦刻意的冷处理下,逐渐平息。

    宇智波一族即便接管了诸多认命,却并未出什么幺蛾子,木叶的一切照旧,政务也井井有条。

    无论是平民、还是其他的大小家族,也在日向结弦的表现下,逐渐稳下了心思来。

    日向结弦却依旧不急。

    没有新的人事调动、没有新的政令、甚至没有单独的约谈、会议以至于,有些人都开始怀疑,现在得火影,真的已经换人了吗?

    而因为木叶发生了巨大的人事变化,无比关注着木叶的外部人员,包括各大忍村,国家,势力,也在这一个月里,逐渐接受了事实。

    原本因为木叶发生变革,决定保持观望态度的大小势力,也很快重新恢复了正常,木叶的一切业务活动,按部就班的也逐渐回到了正轨。

    也就在此刻。

    宛若隐形一般的新任临时火影,五代目,日向结弦。

    突然在傍晚时分,召开了一场会议。

    这场会议涉及人员极其之多。

    刹那间,便如同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木叶村里,又丢下了一颗巨石,砸的水花四溅,波纹四起。

    大到猪鹿蝶,宇智波和日向一族的家主。

    小到在木叶声望颇高、资历极深的平民上忍。

    从教育部的负责人、到木叶拷问部的部长。

    几乎可以说,所有在木叶掌握着或多或少的话语权的人,都收到了暗部的通知。

    他头戴五代目斗笠,身穿日向一族的和服,早早来到会议室的首座坐下。

    接到通知的忍者们尽管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但却依旧按照命令,纷纷前来。

    日向结弦对每一个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微笑着问好,每一个人的名字,详细资料,他都熟记于心。

    预定七点钟开启的会议,却因为来的人太多,不得不推迟到七点半才开始。

    本就十分宽敞的会议室里,此刻坐得满满当当,甚至都不能全部坐在会议室的长桌边,一些身份较低的,只能坐在搬来的椅子上,靠着墙壁而坐。

    日向结弦坐在首座,看着这竟有五十人之多的一众忍者们,徐徐露出微笑。

    “既然人到齐了,那么,会议开始。”

    日向结弦一只手抓着斗笠,将其随手扣在桌上,露出一头耀眼银色长发。

    他双手交叉,搭在自己身前,不急不缓的,先用几句话作为开场白。

    “最近这段时间,诸位都曾与我见过面,彼此之间,或多或少,也有了些了解。

    自从一月前,三代大人因为突发身体不适,不得不推举我担任临时火影之位,至今为止,已经有了一月的时间。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废寝忘食,日夜不眠的处理着公务,了解着木叶的情况,唯恐会辜负了三代目与诸位的期待。

    等到回过神来,回头看看我这一个月的表现,尽管不知诸位会如何评价,但就自我感觉而言:干的好像还不错。”

    日向结弦露出笑容,底下便也有些人适时的同样露出笑容。

    三代此刻已经并非作为前任火影,而是猿飞一族的族老参与着会议,坐在人群中,同样微笑着看向日向结弦,在他话音落下后,还恰到好处的点点头,表示认可。

    日向结弦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会议室中各人的表情。

    有人在此时偷瞥着宇智波富岳的表情,笑容尴尬。

    有人在此刻如同三代一样,对他面露笑容,对他的话表示认同。

    也有的,如同油女一族的族长,便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像是一座石佛。

    短短一瞬,日向结弦的白眼便将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中。

    他独自坐在首座,此时尽管面容含笑,可随着白眼的发动,眼中瞳孔周围便仿佛闪烁着白色的弧光,锐利的眉眼,让一些人不自觉的偏开了视线。

    “但是,有些事,还是要说一说的。”

    “我是木叶的临时火影,木叶却不是火影的木叶,无论我的公务处理的好不好,给出的审批意见合不合适,落实下去的,却还是要靠诸位的身体力行。”

    “请允许我先对几位前辈表示赞赏。”

    “止水前辈。”

    宇智波止水一愣,随后下意识的嗨一了一声,尽管是多年的好友,可当他坐在火影的位置上时,他便下意识的将自己当做了属下,而非朋友。

    “因为我成为火影一事,木叶的内部多少还是有些浮动。

    能够在如此时期,能在暗部也发生了权力变动的同时,将其余忍村的探子拦截于村外、也能让外部的情报依旧按时送到我的办公室来,暗部在这段时间的压力很大。

    你作为暗部的总指挥,能在此时此刻尽心尽力的发挥出能力来,着实不易。”

    面对日向结弦在会议室里的赞赏,他有点不知所措,只是急忙起身,恭敬的鞠躬道:“这是我的分内之事,五代目大人。”

    日向结弦听着他叫自己大人,眼神平静的与他注视着,过了一会,才露出微笑:“谢谢你对木叶的贡献,不过,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是,五结弦大人。”他坐下后,眼神复杂的看着日向结弦,又忍不住扭头,看了看表情宁静的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富岳此时一脸的淡定。

    “还有负责着木叶警务部的鼬,负责行政部的”

    日向结弦用平静且温和的语气,挨个念出了那些忍者的名字。

    会议室原本略显浮躁的气氛,也因为他沉着而平和的声音,逐渐沉淀了下来。

    但,当这些好话说完之后。

    日向结弦举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

    放下茶杯之后,眼神,便隐约发生了变化。

    即便他此刻一言未发,坐姿也未曾有过变动,但在座的诸位,绝大多数都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忍界精英,对于气势的变化,自然十分敏感。

    当一双双眼睛与日向结弦那蓝色的眸子相触碰,感受到的,便是一股骇然的气势,一点一点的,自他身上酝酿而出。

    即便声音依旧平静。

    可听到耳边时。

    却逐渐有些震耳欲聋。

    “但有些人,却让我有些失望。”

    “就比如,在行政部负责财政的几位前辈,直到现在,都迟迟不能交上一份让我满意的报告出来。”

    日向结弦不紧不缓的,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还有在行政部,负责忍者委托的几位前辈只是一份应当按时记录在册的完整清单,怎么,就一个月的时间,都交不上来呢?”

    “还有一些前辈,消极怠工,效率低下,我就不挨个点名了。”

    “只是想问一句”

    “是干不好这份工作。”

    “还是,不想干?”

    他面带微笑的眼神,意有所指的,看向了几个坐在角落的忍者们。

    刹那间,会议室一片死寂。

    三代老神在在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仿佛能从中的老茧里看出花来。

    宇智波富岳则微微抬起头,盯着天花板。

    日向日差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即骄傲,又欣慰,此刻只是用眼神帮着他一起看向那几个被点名的忍者,表情变得严肃且凝重。

    “呃抱歉,是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这么早,就要被检查,所以有些文档还没整理完毕,有的还没记录好,所以”一个小家族的族长面露难色。

    “那就是干不好?”日向结弦却只是幽幽的凝视着他。

    小族长张了张嘴,最后狠下心来,看着日向结弦:“明天晚上之前,绝对能做好了。”

    日向结弦只是继续盯着他,直到他冷汗隐隐渗出,才挪开视线。

    他再次露出笑容。

    “当然了,其实,我也无意对之前的工作做出什么评价。毕竟,之前的情况是之前的情况,每个火影都有不同的行事风格,甚至制度。”

    他举起茶杯,在喝茶之前,抛下了这次会议,真正需要讨论的议题。

    “我认为,就木叶当前的行政制度,各部门之间,效率不够高效,彼此之间的联系也不够紧密。

    我有意,从行政部开始改革,将笼统的行政部进行细化,在其中,将财政部、人事管理部等部门的职责规划的更细致,更独立

    之后,还有可能对更多的部门进行整改,其方式可能有精简、整合、拆分”

    他开始侃侃而谈。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但却出乎意料的,竟没有人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日向结弦说完后,过了一会,见无人开口,眯起眼来,轻抿了一口茶水。

    “当然了,任何事,都要慢慢来,一点点做。

    之后在改革的过程里,各位前辈有何异议,都可以与我来交流。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可以提前保证给诸位。

    即便不知我这临时火影何时才能转正,或是退位让贤。

    但只要我还坐在办公室的一天。

    木叶的用人,便不考虑资历,出身,背景。

    能者上,庸者下。

    不知诸位,对于这件事,有何意见?”

    这话背后的寓意颇深。

    “只要改革的有理有据,且对木叶有益处,我愿支持五代目。”竟是猪鹿蝶三人组中的奈良族长先发表了意见。

    他面带笑意,对着日向结弦微微颔首,即便对于对方的年纪轻轻便早早坐上五代目的位子而有些吃惊,但他是个聪明人。

    作为木叶上忍班的班长,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木叶最强武装势力总指挥的奈良鹿久,此番发言,可谓极具重量。

    山中一族,秋道一族立刻跟上,发表了相似的一件。

    其余的小家族,即便心中复杂莫名,但到了此刻,却已不敢拖延,立刻表明衷心,跟随着大家族的脚步,以示对火影的忠诚。

    最后发言的,便是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富岳微微一笑,看这此刻四面八方看向自己的视线,只是扭头,看着日向结弦:“若真是能者上,庸者下,宇智波一族,自是当仁不让。”

    日向结弦还以微笑,轻声开口:“我期待着。”

    两人视线交错。

    收回视线后,日向结弦微微向后靠倒,坐姿安逸放松,面带微笑:“原以为要和诸位聊上许久,但既然大家都同意对木叶的一些权力结构进行调整,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

    当然,私下里,有什么建议,或是打算,都可以来办公室找我。

    眼下的木叶,依旧以平稳为主。”

    这算是给他短期的行政风格和要做的事,做了预告。

    而这件事能够推行出去,并且没有引起反弹或拒绝,理由,自然也十分简单。

    宇智波。

    眼下的木叶,酝酿着的暴风雨,让任何一个看的懂局势的人,都不由感到如芒在背。

    谁也不愿成为宇智波的替死鬼,新任五代目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到最后,木叶会变成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没谱,可无论如何,就目前看来,这位年纪尚浅的五代目,出乎意料的受欢迎。

    猪鹿蝶、日向、猿飞,这五个家族站在他的身后,便让他的势力看起来极其骇人,即便大多数人仍对他有些陌生,不知其具体的能力、手腕如何,可光是三代愿意给他背书,就足以让大多数人愿意先听命于他。

    至于未来,他到底能在这个位子上待多久,甚至能不能转正

    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会议室中,一种忍者便与他放松的客套了起来,大家你来我往聊了几句,便直接解散了会议。

    看起来这一场会议声势浩大,却雷声大雨点小,似乎有点浪费时间。

    可实际上,却极其有效的正式确立了日向结弦‘临时火影’政权,避免了大家的摇摆不定,一起确认了彼此的态度。

    这一场会议出乎意料的顺利进展。

    却是让几家欢喜。

    几家愁。

    欢喜的,自然是以日向一族为首的‘五代目’嫡系。

    发愁的,除了宇智波一族,还一些被日向结弦名言警告,或是眼神暗示的中小家族。

    日向结弦在会议中看似在谈改制。

    实则,是威胁。

    什么事能者上,庸者下?

    或者说,对于火影来说,什么是能力,什么庸才?

    这就是个很有趣的判断题了。

    会议结束后,日向结弦和一些家族的负责人留下,闲聊了一会,对于猪鹿蝶这三大家族,表现出了格外友善的态度,尤其是对于奈良一族,他不只用一句话赞叹奈良一族的智慧,甚至还十分诚恳的表示,如果奈良一族里,族内的老师能在教育部任职就好了。

    奈良鹿久闻弦歌而知雅意,先听了改制的消息,又听他这样夸赞,立刻便感受到了日向结弦对于他的器重与期待,有些意外,却又更加欣喜,态度也变得更加亲切了起来。

    日向结弦即便是在这群木叶的老牌忍者们的围绕之中,仍显得格外显眼,高大的身躯,沉稳随和的气质,已然完全有了一个火影该有的样子,甚至比之当年的三代,看起来还要长袖善舞、游刃有余。

    猿飞日斩看着看着,心里竟有点酸酸涩涩的,叹了口气,主动上前微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这才双手背在身后,背影看着略显萧瑟的离去。

    宇智波富岳则连表面工作都不做了。

    他只是微笑着和日向结弦一点头,便直接离去,丝毫没有多聊几句的意思。

    止水和鼬也没有久留,只是在路过他时,对他表示了恭喜,便跟随着宇智波富岳离去。

    会议早早地便结束,但闲聊却持续了很久,日向结弦和一众家族的负责人约好了一个又一个的时间,答应下了他们一定会抽空和他们好好聊聊,等到清闲下来,回到木叶的办公室。

    便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出头。

    他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长舒一口气。

    亮着灯的办公室空无一人,只有墙上的时钟发出指针转动的轻微响声。

    火影大楼办公室外的走廊里,唯有两个暗部尽职尽责的还值守在门外,或者说,随时等待着命令。

    日向结弦转动转椅。

    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

    大大的落地窗里,灯火阑珊的木叶村落,坐落在眼前。

    他伸出手,仿佛一只手就能把面前的村子攥在掌心,直到此刻尘埃落定,仍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五代目火影吗?”

    扭头看向时钟。

    好像,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看看了呢。

    自从着急忙慌的被叫到火影办公室临危受命。

    接下了手头的烂摊子。

    别说是回家,就连和自己亲近的朋友们,也只是接着公务聊过几句,收到过一声恭喜而已。

    这仓促的过程,让他多少有点缺乏实感。

    夜深人静,他随手结出一个影分身,代替自己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文件,自己则站在窗前,凝视着木叶的风景,陷入了沉思。

    如今,他能像天上掉馅饼一样的获得如今的位置,全部都要归功于一个人。

    团藏。

    而团藏,现在又在哪呢?

    以他的本事,按理说,不应该有可能会被宇智波一族抓到破绽。

    日向结弦多次思考,还是更倾向于这一切都是团藏‘通往火影之路’的一个步骤。

    那么,他在帮助宇智波一族登上高位的同时,却把自己逼成了价值五千万两的叛忍,如今销声匿迹。

    又是在谋划着什么呢?

    只是单纯的希望自己和宇智波决裂,甚至和宇智波一族发生决战吗?

    那又对他能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他觉得,宇智波一族,能十分精准的和他同归于尽,然后再腾出位置来给他?

    他现在在木叶,已经不可能成为火影了啊?!

    日向结弦凝视着窗外的明月,身旁,自然能量几乎是无时无刻的,缓慢的被他的身体所吸收。

    “本体,看看这个。”

    扭过头去,日向结弦接过影分身递来的一个文件。

    文件上的文字并不多,却让他不由的勾起了嘴角。

    【三忍自来也已经接到消息,正在返回木叶】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就是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道路。

    能不能让这位忍界豪杰留下来呢?

    他长舒一口气,拍了拍影分身的肩膀。

    “交给你了,我要回家休息一天。”

    “是,是。”影分身无奈的瞥了他一眼,任劳任怨。

    日向结弦拿起桌上的火影斗笠,凝视了片刻,轻笑一声,扣在头上。

    推开门,对两旁的暗部微微点头,悠悠然,离开了火影大楼。

    五代目火影吗?

    坐上了这个位置。

    我可就没想着会轻易下去了啊。

    团藏,富岳族长

    你们,挑错对手了。

    也就在他披星戴月,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天的同时。

    雨之国境内。

    他心心念念的好兄弟团藏,却正在因为他,而饱受折磨

    “团藏”

    宇智波带土看着手术天上的团藏,即便是他,也不由为面前男人的执着,感到了些许讶异。

    此刻的团藏,一侧的手臂连同心脏,已经变换为惨白的颜色,身上连接着密密麻麻的仪器,任由几个被他带走的根部忍者,在身上注射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液体。

    “日向结弦的火影,当的很顺利?”

    团藏躺在手术床上,声音沙哑,右臂之上的十几颗写轮眼诡异的正在开合着,仿佛呼吸着的鱼鳃一般。

    带土双手抱在身前,面具下的独眼凝视着他这条正在被改造中的胳膊。

    “是啊。

    宇智波富岳就像我所说过的那样,不堪重用。

    即便给足了他机会,他也不敢走到最后的那一步。”

    听了带土的话,团藏只是发出阴沉冷笑:“没关系,野心的种子已经埋下了,开花,结果,只是时间的问题,宇智波斑,你离开的太早,还不懂,对于现在木叶的忍者而言,火影之位,到底有多么诱人。”

    宇智波带土沉默不语。

    火影吗?

    年少时,他也曾憧憬着,希望能够成为被所有认可的火影。

    只可惜,现在

    “这就是你这么做的原因吗?为了区区一个火影之位,丑态频出。”

    宇智波带土嘲讽的语气没有让团藏有丝毫动摇,他发出古怪的低沉笑声道:“是啊,我也一样”

    “你最好期待你的计划有用如果不能在两年后获得九尾,我们是绝不可能,扶持着你成为新的木叶火影的。”

    宇智波带土话音落下,团藏便继续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放心吧即便无法获得九尾,也最少能获得两只尾兽。对于你们来说,这不也是足够了吗?更何况,捕获九尾,看的可不是我的能力,而是你们那位神秘的首领的事。

    我只会创造机会,能否把握住,是你们的问题。

    我在乎的,只有你们能不能,杀掉日向结弦。”

    宇智波带土眉头一挑:“你就这么肯定,宇智波一族,杀不掉他?”

    “要是宇智波富岳能做到这一点那可就太好了。”

    “只可惜”

    团藏的眼里带着浓浓的忌惮之意,别人不懂,他还能不懂吗?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日向结弦那样,变强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人物。

    更可怕的是,这家伙变强的速度,就像是完全看不到尽头一样。

    每一次看到,他都会有新的增长,蜕变的速度,快的像是一个怪物一样。

    宇智波带土眯起眼来。

    他若有所思,心中对于日向结弦的忌惮,同样更甚一筹。

    倘若连宇智波一族都无法成功解决掉他。

    那就自己亲自动手吧。

    正好,种子也成长的差不多了。

    再过一两年,便到了要收获的时候。

    真是期待啊

    那个小姑娘绝望的表情。

    带土发出低沉的笑声,身影逐渐消失不见:“我很期待,你的计划”

    直到他消失不见,忠诚到甚至和团藏一起叛逃的根部忍者们,才忍不住低声提醒道:“团藏大人,小心对方”

    “我知道。”团藏声音愈发的沙哑,一只手不自觉的攥紧,而又放开。

    许久后,他轻声道:“启动最后一道程序吧。”

    “团藏大人,您真的要这样做吗?这这个手术的概率,太低了!”

    根部忍者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团藏漠然的凝视着他:“我不会失败。”

    根部忍者无法多说什么,只能深呼吸,举起了一枚色彩诡异的药剂。

    然后,注射到了团藏的血管之中。

    刹那间,他浑身的肌肉像是收到了刺激般,紧紧绷紧,而后又松散开来,浑身的血肉仿佛拥有了生命般,时而扭曲,时而瘫软,团藏发出痛苦的低吟声,身上由白绝改造过的半边身体,为他提供着巨大的生命力,手臂上的写轮眼,则时而开合着。

    在手术的过程中,时不时,便要有一只写轮眼永久的失去力量,彻底的关上。

    可团藏却只是发出痛苦的,野兽般的嚎叫,在这隐蔽的山洞中,久久回荡着。

    “日向结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