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百零九章 师徒(1W)-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发的男人推门而入后,便被屋里坐着的人惊到呆在原地,竟忘了关门再往里走。

    银色的长发、蓝色的眸子、高大的身材、除去脸上此刻温和的笑容还算熟悉,剩下的,无论是哪一点,都和他印象里的日向结弦相差甚远。

    “欢迎回家,自来也大人。”

    “呃,五代目大人”自来也一时不该怎么回话,最后有些尴尬的哈哈笑着:“谢谢!”

    他一只手挠着头发,把门关上,走到近前,站的笔直,心里别扭急了。

    对火影的尊重,当然有!可是打心底里,日向结弦对他而言,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现在这个小孩子突然蜕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成为了火影,多少让他有点混乱。

    直到亲眼看到日向结弦坐在办公室里,自来也还是有点恍惚总觉得,该是三代这个老头呆在这。

    只不过,很快,他便调整了过来,站直了身子,正色道:“上忍自来也,按照命令,现已返回木叶。”

    “不用这样拘谨,自来也大人依然可以像以前一样和我相处,当然,这回不能再拒绝我的提议了。”日向结弦揶揄的笑着。

    自来也脸上的认真便又化作了无奈且尴尬的笑,他哈哈哈了几声,说着:“早知道五代目大人这么厉害,当初说什么也要把你收成弟子才行,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他油滑的说着,看起来半点也没有‘豪杰’的样子。

    日向结弦和他再次说笑了几句,笑容收敛了几分:“自来也大人这次回来,还打算要走吗?”

    自来也脸上的笑容不见,他眉头微皱,沉默片刻:“如果五代目大人允许的话。”

    但日向结弦却只是盯着他的额头。

    自来也的额头上,此刻佩戴的护额上,写着的是一个‘油’字。

    “自来也大人的护额是丢了吗?”日向结弦平静的笑着:“需不需要重新再给你发一个?”

    “不一直带在身上,只是外出的时候,为了方便行动,所以没有选择佩戴而已。”自来也意识到了面前的人似乎有点来者不善。

    日向结弦喔了一声,笑道:“既然回家了,还是带上木叶的护额比较好。”

    “是。”自来也没有辩驳,而是道:“我会更换的。”

    日向结弦点点头,身为火影,有些事他是必须要做的,比如,矫正一些三代期间遗留下的问题。

    自来也与纲手,毫无疑问,便是三代留下来的问题之一。

    两个名震忍界,实力超绝的忍者,却都流浪忍界不肯回家,这其中,若无三代自己的问题与纵容,是绝无可能的。

    他不仅是火影,可还是三忍的老师!

    日向结弦看着自来也,想了想,干脆起身,随手结出一个影分身替他在办公室处理工作。

    影分身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埋头处理公务,而日向结弦则拿起斗笠,随手扣在头上,走到自来也身旁:“如果不忙的话,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吃顿便饭,聊聊天,如何?”

    自来也当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他心里此刻也有点忐忑不安日向结弦叫他回来,身为木叶的忍者,他当然不能拒绝,可是对方此刻表现出的隐约的‘敌意’,还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和日向结弦的感情并不算深厚,即便曾经一起相处了几个月,却因为某些问题始终没能太过于亲近,如今日向结弦成为火影,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便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了。

    只能干脆以一个上忍对于影应有的态度,恭敬的说道:“是。”

    日向结弦走出门,对着门口的暗部嘱咐几句:“如果有紧急的问题,就让我的影分身自己解除回来通知我。”

    “是!”暗部当即应了一声,瞥了一眼办公室里的影分身,暗自钦佩。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影分身维持这么久的,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得了影分身解散后带来的疲劳与大量信息的。

    即便可以,也不能经常这么干,可日向结弦就像铁人似的,起码在这段时间里,暗部是真没有看到他有好好休息过。

    别人或许还对新任火影心怀疑虑,但这些时常会陪在火影身边的暗部们,却早已认可了这位虽然年轻,却无比诚恳的信任火影了。

    毕竟,日向结弦严格来说,还算是暗部自己人呢!

    自来也落后日向结弦半步,看着他身上那黑红色的御神袍,上面写着的五代目火影,让他竟一时有些感慨时过境迁,自己似乎,也已经不再年轻了呢

    两人离开火影大楼,日向结弦随手再结出一个影分身,影分身几个瞬身后消失不见,而他则想了想,提议道:“现在也差不多到了晚饭的时间,不如一起去我家吃顿便饭,算是为自来也大人接风洗尘。”

    “那个,五代目大人要不然,就叫我自来也就好了。”自来也有点不习惯被自家火影称呼为‘大人’。

    “那,自来也前辈?”日向结弦微微一笑:“毕竟自来也前辈在我眼里算是半个老师,倘若直呼其名,还是有些难受。”

    “呃好。”不说老师还好,一说老师,自来也又无话可说了,只能点头答应。

    两人在木叶漫步着,自来也四处打量,有些好奇的问道:“最近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好多街道都在动工,木叶是要新建什么设施吗?”

    “不,只是村子的城市规划有点差,居住区与商业区混杂、功能性混乱,而且村子里的商业化也做的不好,想要搞好财政,光靠忍者是不行的。”

    日向结弦简单说了说,却没说的太远事实上,他是觉得现在的木叶太小了。

    木叶村,木叶村,一个村子,能有多大呢?

    他希望未来的木叶更先进、更包容、更宽阔,能从一个某种程度上依附与火之国的单独武装组织,蜕变成一个完整的国家。

    说来好笑,明明掌握着如此强大的武力,但木叶,或者说是各大忍村,却都是绑定在自己的主体国家之上的,要从火之国拿到批款、经费,才能维持规模。

    日向结弦决心要颠覆的是忍界,而这个过程里,却绝对不可能绕过火之国。

    木叶有的是枪杆子,他还要自己把钱袋子攥到手里。

    那么如何搞钱,如何建立更好的,具有忍界特色的工商业体系,就是他眼下的重中之重。

    “我计划在村子北侧的几条街道建立商业街,给予村民优惠政策,鼓励商业,另一方面,也计划逐步开展工业计划,要让木叶人人有便宜的衣服穿,美味的东西吃,普通村民无需为生存担忧,只要愿意工作,就可以获得收入,在年老时,也能获得木叶的养老金,安度晚年。”

    “只有工业繁荣了,我们才能有更充沛的物资,筹码,去做交易。”

    “只有交易,发展商业,我们木叶才能从税收和官营企业上获得足够的收入,支撑起完整的福利体系,或是提升公共设施的水平。”

    日向结弦说着说着,问向自来也:“自来也前辈,你流浪忍界,应该也能发现,现在的忍界中,有些偏僻的小国家,反而开发出了各种各样,让人民生活的十分舒适的技术,比如电影但木叶却连个电影院都没有。

    而且木叶现在的大量食物、肉类,还得需要从外进口,仰仗着火之国的补给,这简直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日向结弦说的话让自来也无言以对,他走遍了大江南北,自然也见过了许多地方,日向结弦所说的事实的确如此,但他还是忍不住辩驳道:“不过,木叶的村民们生活其实还是很好的了。

    我虽然也见过很多繁华的地方,但其中却到处也有着让人不忍直视的龌龊之处,有钱人花天酒地,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们却只能露宿街头。

    木叶虽然没有那么繁华,但人民安居乐业,也没有无家可归之人,即便发生战争,不到最后一刻,村子里的普通人们也不会像外界的普通人那般,需要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的逃难,虽说没有多富裕,但应当也没有吃不起饭的人存在”

    日向结弦对此却不敢苟同,他摇头道:“你可曾看过初代创立木叶时,起初木叶的模样?几乎忍界的所有人都希望加入木叶,村子外络绎不绝的是慕名而来的人们,他们带来了许多闻所未闻的奇思妙想,美食、有趣的习俗、工艺品

    那时的木叶,便真当是全世界最美好,人人向往的梦想之地,可六十年过去了,木叶有变得更好吗?

    我只看到木叶的工业水平逐渐停止,人民的娱乐项目也没有任何创新,只有连绵的战争,一次又一次的摧毁着这个世界,让整个世界都开始停滞不前。”

    日向结弦的话让自来也表情有些黯然,身为木叶村的老人,他无法辩驳,但却只能叹息了一声。

    那又能如何呢?

    战争如何停下?

    他见过多少因为战争家破人亡的惨事,多少孩子流离失所,可是,他只是一个忍者即便成为火影,他也不认为,他能改变什么。

    自来也看向日向结弦,却见到了他此刻略显冷漠的表情,显然在谈论这些事,让他联想到了些许不大愉快的事,但很快,日向结弦的表情变得坚毅了起来。

    “我要改变这一切,让木叶的人民过得更好!比之任何人都好!”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自来也为之动容,但他却也只能露出复杂的笑容,温声道:“希望,我能亲眼见到这一天。”

    日向结弦却扭头盯着他,两人此刻漫步在街道上,显眼的外貌特征让偶尔路过的人们频频侧目,可日向结弦却浑然不觉的只是盯紧了他:“那么,你的梦想呢?自来也前辈?”

    自来也怅然的吐出一口浊气。

    我的梦想吗?

    他许久,才哑然一笑,平静地说着:“和五代目大人的梦想,大致相同吧。”

    日向结弦这才收回了视线,他放慢脚步,和自来也并肩,微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眼下,就有一个让自来也大人距离实现自己的梦想,更进一步的机会。”

    自来也忍俊不禁的看他,轻声道:“是什么?”

    “收下一个孩子成为徒弟,尽可能的帮助他成长,并且保护他。”

    日向结弦停下脚步,此刻站在日向家门口,蓝色的眸子望向远处,似乎看到了什么。

    自来也瞥了一眼,一无所获,若有所思:是单纯的感知能力吗?不像,他的眼神分明是看到了什么的样子,也就是说,还是白眼的能力吗?

    不像寻常的白眼,需要开眼之后才能发挥作用?不,从我的感知里看,他眼睛散发的瞳力惊人,即便只是最平常的状态,也是从未见过的强大也就是说,他的白眼,是相当于随时开启的状态吗?

    呃,或者说,这只眼睛,还能叫做白眼吗?

    自来也暗自心惊,和日向结弦等了一会,看到了来者。

    他先是瞳孔微微一缩,而后竟有些逃避似的偏开了视线,眼里有些愧疚,又有些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无奈,沉默片刻:“你让我教的孩子,就是他?”

    “当然。”

    日向结弦平静道:“你不是说,对你而言,师徒的意义,远比老师与学生更深吗?那么,担负起鸣人的责任来,也是你该做的事吧,自来也前辈。”

    自来也看向日向结弦,低声道:“是不是,还有些小?先让他从忍校里好好学习,享受一下那无忧无虑的生活,是不是更合适些?”

    “树欲静而风不止,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无忧无虑的成长,现在的木叶周围,有些人的态度可并不友善,我们必须要让他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日向结弦只是说着,鸣人便已经一路狂奔的跑到近前。

    脸上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纠结和黯然,仿佛又变成了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开朗模样:“结弦哥!我来了!”

    日向结弦微笑着摸了摸漩涡鸣人的脑袋:“嗯,走吧,顺便,也请你一起吃个晚饭。”

    “好啊!还有,这个大叔,就是我的老师吗?”漩涡鸣人扭头看着自来也,自来也面对他,只是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大叔?”

    漩涡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有些狐疑的说着:“这个大叔,很强吗?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样啊!”

    “女澡堂!我见过这个大叔在女澡堂”鸣人话没说完,便被自来也伸手捂着嘴。

    看着门口执勤的日向族人,他尴尬的笑笑:“哈哈哈哈!只是路过嘛,大家都有可能路过女澡堂的嘛。”

    他一只手捂着鸣人的嘴,几乎是半抱着他往里走:“五代目大人,我们要去哪吃?往哪走?这还是我头一回来日向一族呢。”

    日向结弦对着门口的族人笑着点点头,他们便恭敬的问好。

    往里头走去,日向结弦选择去了自己的新家,而非日向日差和母亲所在的地方,此刻,庭院里,只有侍女梨子在家里收拾着庭院。

    他可没有像母亲一样勤劳的老婆把家里打扫的井井有条,随着熏被他叫到火影大楼里任劳任怨,家里的这些琐事,她便时常顾不上,只能托付给其他侍女多花花心思,包括像这种需要见客人的时候,也是由侍女去大厨房准备。

    “五代目大人!”

    “啊,梨子姐,辛苦了今天有客人,还要劳烦你去厨房安排一下,就用之前妈妈收来的霜之国牛肉吧,做个寿喜锅自来也前辈,鸣人,可以吗?”

    既然说好了是家宴,自然不会弄得太繁琐,寿喜锅准备的简单,吃起来也方便,这种日式火锅,家里也常备着材料。

    自来也鸣人连连点头,鸣人是吃什么都好,而自来也则显然是对霜之国的牛肉久仰大名,只是听到,就要流下口水来了。

    “是!”梨子立刻答应了下来。

    日向结弦带着客人们进去,梨子出去前,还替他们煮好了茶水。

    坐在客厅,自来也左右打量着。

    “不愧是日向家啊。”

    他感叹着。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却也没急着进入正题免得聊完了,大家胃口都不好了。

    东扯西扯着,听听自来也讲讲他流浪忍界的见闻,鸣人也听得十分入迷。

    寿喜锅准备出来,三个人便直接开吃。

    日向结弦也吃的啧啧称奇,这种生长在雪山上的牦牛肉,瘦肉的部分肉质紧致,而肥的地方更是有着极其漂亮的雪花纹路,煮着吃不过瘾,便又加了个烤炉,三个人个顶个的能吃,让负责来回从厨房准备材料的梨子累出了一头细汗,甚至还叫了一个侍女当外援,才应付了过来。

    但也无可奈何以日向结弦现在的身份,去外头吃的话,若没有包厢,就得被人群围着看,也不够隐秘,谈事情也不方便。

    这让他不由思索着,要不然就让日向一族的自己人去开家店,想吃什么也方便,和朋友聚会也省事。

    还能好好琢磨开发一下他喜欢的菜品:说实话,火影世界的食物,就还是日式那套为主,他吃起来吧,这么多年虽然习惯,但真就觉得,味道也就普普通通。

    等到三人吃饱,桌上一片狼藉也被侍女收拾掉,换上清口解腻的大麦茶,三人便有些默契的沉默了起来。

    自来也时不时偷摸瞥一眼鸣人,一向大大咧咧的鸣人,竟也眼力见十足的读懂了空气,安静的坐在原地。

    “自来也前辈,我希望,你能收下我身旁的漩涡鸣人为弟子。”

    日向结弦当着鸣人的面,再次提出了请求。

    自来也不动声色,不想让鸣人误会什么,但却还是一时间,无法立刻给出答复,他眼神复杂的看向身旁的鸣人。

    而日向结弦也就在此时,轻声道:“之所以以火影的身份,在此时此刻向自来也前辈提出这样为难的要求,是我认为,这是木叶对鸣人应有的补偿。

    更何况,我认为,自来也大人也需要扛起这份责任来身为晚辈,有些话由我来说,或许有些失礼,但即便如此,我认为,我依然要说。”

    日向结弦瞥了一眼鸣人,此刻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命运的揭晓。

    “您曾说过,对于您而言,师徒之间的关系,远比所谓的老师与学生,更加紧密,也更加重要。

    可鸣人是您弟子的孩子,这么多年,您却只是在回来木叶时远远看上一眼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波风前辈知晓了鸣人的遭遇,或许不会埋怨您,但您的心里就真能的问心无愧吗?”

    自来也无法狡辩。

    即便,他并非是没有借口可讲。

    要如何在日向结弦面前说出自己的借口来?

    ‘因为三代老头子放置他,隐瞒他的身份,所以我不应该打扰他的决定?’

    ‘因为不爽三代老头子的一些决策与举动,所以连带着,并不想在木叶这个泥潭里耗费青春?’

    ‘我想要把纲手找回来’

    ‘我想要找到仙人所说的命运之子’

    无论哪一种,自来也都无法说服自己。

    他低着头,许久,深深呼吸:“是我的错。”

    他不会逃避自己的错误,如果真的是自己错了那就负起责任来。

    现在的火影,是面前的五代目。

    日向结弦。

    身为木叶的忍者,即便仅仅是因为责任也要尊重他的决定。

    日向结弦扭头看向鸣人:“我并不想去议论前人的对策,只是在我看来,关于你的身份,是完全无需隐瞒的。”

    “鸣人,你父亲的身份”

    日向结弦看着紧张到屏住呼吸,身体绷得笔直的鸣人,并没有吊他的胃口,而是静静道:“是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

    鸣人如遭雷击。

    他从未想过自己是火影之子,即便是刚才日向结弦提到了他的父亲曾是面前这位大叔的弟子,鸣人所能想到的极限,自己父亲的身份,最多也就是个很强大很强大的忍者而已。

    但是火影!?

    “你可知道,你为何会被那些无知的村民迁怒,被叫做妖狐吗?”

    日向结弦平静地问。

    鸣人遥遥头,只是攥着的拳头愈发用力,眼眶里也逐渐蓄满了泪珠。

    日向结弦便将当年的九尾之乱,四代之死,说给了他听。

    而后,又将尾兽与人柱力的概念,解释给了他。

    这些消息对于鸣人来说,极为震撼,甚至有点震裂了三观。

    等到日向结弦解释完了所谓人柱力的来龙去脉之后,鸣人的双手,已经颤抖的捂住了脸。

    他发出了低低的哭声,更咽道:“我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成为一件封印尾兽的容器,村子的一种兵器吗?明明是,明明是父亲拯救了村子,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还要骂我”

    日向结弦还未开口,自来也便已经伸出了手。

    他粗糙的大手轻轻放在鸣人的头上,露出满是歉意的笑容:“不是!你,绝对不只是一个封印尾兽的容器,也绝不是什么村子的武器。”

    “你是木叶的希望。”

    自来也感受着鸣人仍自颤抖的身体,与那环绕着身体的悲伤气息,低声道:“你知道,你名字的由来吗?”

    鸣人没有回话,只是微微摇头,伸手擦着眼泪。

    “是出自我所写过的一本书,《坚强毅力忍传》中,主人公的名字。

    水门啊他希望你能像这本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克服所有的艰难险阻,为所有人,带来幸福。他,对你寄予厚望。

    至于村民的谩骂”

    自来也无奈的叹息一声,但却只能用更加柔和的语气说道:“这也是出于对你的保护如果大肆宣扬着你人柱力的身份,或许就会让更多的坏人盯上你,三代这么做,也许,是为了让你能更安全地长大吧。

    呃,当然,或许,也有更好的办法存在。

    但我相信,三代也一定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你了。”

    自来也说着的话,自己都没有太多底气。

    最后,还是日向结弦开口道:“所以,你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鸣人抬起头看他。

    日向结弦只是微笑着注视着他:“过去的事,无论谁对,谁错,我们也无法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改变自己的未来。”

    “如果你的选择,是因为你的遭遇,而去怨恨木叶村的大家,乃至三代、四代目,自来也前辈”

    “我也会支持你。”

    日向结弦话不仅让鸣人呆在了原地,连自来也都不由看向了他。

    “我无法感同身受的理解你所遭受的痛苦与折磨,也无法对你说,放下一切,积极向前看吧因为,即便是我,也有无法容忍的事情存在。

    正因为我知道这种感觉,所以,我绝不会去批判你所要做的任何选择。”

    “无论你是因为过去而心生憎恶,选择报复让你遭受着一切的‘凶手’。

    还是在这之后,拥有了更大的决心与勇气,去为了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

    无论哪一种,我都会支持你,鸣人。

    这是我以五代火影之名,说出的话语!

    即便你决心离开木叶,我亦会为此话担负责任。”

    鸣人听到这里,仅仅短暂的顺着他的话语想象了一瞬,便不由感到了悲伤,低着头,微微地摇着头,声音微弱,却又坚定的,小声说着:“我,才不要离开”

    “那就留在这里,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六代目火影而努力吧。”

    日向结弦温柔的笑着:“鸣人。”

    “我之所以会将一切都告诉你,除了想让你知道,你的父母是个了不起的英雄,并且至死,都深深爱着你,期待着你的未来。

    还有的,便是

    即便过去你得一无所有。

    但未来的你,最起码,还有我在。”

    日向结弦说着,眼神除了看着鸣人,却也看向了自来也。

    自来也表情沉重。

    鸣人却哭得更大声了。

    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嚎啕大哭,直到一旁的自来也忍不住轻轻把他的脑袋抱在怀里,用手足无措的眼神看向日向结弦为止你哄哄他啊!

    日向结弦却只是微笑着,并不催促,直到鸣人哭够了,红着眼睛,认真的与他对视着。

    “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认同我我,一定要成为像父亲那样,像结弦哥这样优秀的忍者,成为六代目火影!”

    日向结弦嗯了一声,便看向自来也,幽幽道:“自来也前辈,你觉得呢?”

    “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鸣人。”

    自来也终于表明了态度。

    他看向身旁的鸣人,即便此刻的鸣人对于他的感情颇为复杂,也能从自来也的姿态,语气中听得出,面前的这位白发大叔,此刻强烈的意志。

    “很好!”

    日向结弦满意的笑了起来。

    他轻轻鼓掌:“那就这么定了!从今天起,自来也前辈,就负责起鸣人的教学吧我的要求很低,只要自来也大人能在两年之内,让他学会螺旋丸就行了。”

    自来也闻言,思索了一下,点头答应。

    两年学会螺旋丸即便鸣人看起来实力也就相当普普通通,但毕竟是九尾人助力,还是水门的孩子。

    听起来似乎很合理的嘛。

    鸣人也不知道螺旋丸是什么,或许是哭了一场,让他的情绪好了很多,又或者,他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心中,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最渴望的是什么。

    所以,此时的鸣人,表情已经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和纯真:“螺旋丸?是结弦哥说的,超级禁术吗?”

    “啊,那倒不是。”

    日向结弦差点忘了,自己还差鸣人点什么。

    他看向自来也,微微一笑道:“多重影分身之术,是绝对的,最适合你的超级禁术了,自来也前辈也会,你可以让他教你,这门忍术,你学习起来应该会很轻松才对。”

    日向结弦认为,鸣人能在短短几年,飞速成长,十五六岁就能给佩恩的脸都打的画风鬼畜起来,绝对少不了多重影分身的帮助。

    他实在是太牲口了。

    或许是因为鸣人心思比较单纯,呃,坦白点说,就是在某些事上比较笨蛋,脑袋有些粗线条。

    影分身对他精神上的负担便变得极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漩涡一族、或者说是某种‘远古’血脉的缘故,让他身体的恢复、抗疲劳能力也强的惊人。

    这才能在九尾查克拉的加持下,恐怖的用上千个影分身无休止的攻击敌人。

    这也意味着,对于常人来说,只是负担和伤害的禁术多重影分身,对他来说,却像是个超速成长的定制外挂一样。

    他能把螺旋丸从小丸子,一路玩成歼星玉,多少也有他那几万个丢空了丸子的影分身的功劳所在。

    如果鸣人也有自个儿的系统恐怕一年就能干到六道级。

    命运之子,恐怖如斯。

    自来也听着日向结弦的话,思索片刻,没有拒绝,他想了想,多重影分身这种忍术,还真的挺适合鸣人这种人柱力的。

    “好。”

    他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日向结弦看着两人,笑道:“那就交给你们师徒二人好好商量如何修行吧!自来也前辈,我就把木叶的希望,托付给你了。”

    “是绝不会让五代目大人失望。”自来也先是有些无奈的应了一声,而后,脸色严肃的,立下了军令状。

    人柱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日向结弦能把鸣人交给他,某种意义上,就已经证明了他对自来也的信任。

    半点也没有因为他是三代的弟子,还曾经一个人在木叶外流浪许久,而心生猜忌。

    士为知己者死,即便听起来有些夸张但自来也,却真的已经打心底里,认可了这位年纪轻轻的新任火影。

    身为木叶的忍者,若是有一天,为了木叶,火影而赴死。

    想必,他绝对也是义不容辞的。

    “另外,我也有一个任务,要交给自来也前辈。”

    日向结弦说完后,自来也继续严肃的点头道:“请火影大人指示。”

    “把曾经的木叶公主,三忍之一的纲手,找回来。

    只要找到她的行踪,就用这枚通讯水晶来通知我,我会用飞雷神直接赶过去。

    由我亲自说服她,返回木叶。”

    日向结弦说完后,自来也明显一下子积极了许多。

    他先是一喜,随后,却纠结的看向身旁的鸣人,最后,竟低声道:“可是,我还要教导鸣人”

    “你可以带着他一起出去找,修行的同时,也可以让他看看,现在的忍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日向结弦予以了批准,并且说道:“如果有敌人出现,特别是以下的名单中的敌人,请不要犹豫,立刻捏碎通讯水晶,我会使用飞雷神奔赴战场,将你们安然无恙的带回木叶。”

    日向结弦掏出了一枚水晶,递给自来也。

    自来也接过后仔细打量着,看不清楚其中构造,只能感受到其中的查克拉波动十分奇特,似乎隐约混杂了咒印与通灵术的性质,既有可能还有些阴遁的特殊查克拉属性变化。

    真是奇思妙想,相当神奇的造物啊!

    日向结弦见他收下,而后看着鸣人:“忍校那边我会打声招呼,放心吧,不会让你错过毕业的,顺利的话,你还能回来和他们读六年级。

    把握这次机会,有自来也前辈带着你出去,我很放心,但是,数年后的忍界,便有可能,有那么一段时间不适合外出了。

    纲手是对木叶很重要的人物,她所掌握的医疗忍术与力量,足以撑起一整只木叶的医疗部队,乃至医疗体系。

    在未来的木叶中,她是与自来也前辈一样,绝对不可或缺的存在。

    鸣人即便你还没有成为下忍,但,这亦是火影向你发布的任务。

    等级就定为s级吧。

    酬劳也会按需分配如果你能自己搞定纲手,说服她回到木叶的话”

    日向结弦对着鸣人眨了眨眼:“或许,你能拿到,一百万两喔”

    鸣人的脑子里,如今已经全都是‘s级任务’‘一百万两’了。

    他呼吸都沉重了些,尤其是,这是日向结弦亲自给他发布的任务!

    这种被他赋予重任的感觉,让尚且年幼的鸣人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与期待!

    “我知道了!结弦哥!”

    “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鸣人信心满满的答应了下来。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看向自来也:“那就交给你了,自来也前辈,想什么时候出发都可以,当然,还有这个,别忘了带上。”

    日向结弦拿出一枚飞雷神苦无,放在桌上。

    自来也郑重接过,望着手中,无比眼熟的飞雷神苦无,眼神复杂,却又忍不住,赞叹道:“没想到五代目大人连飞雷神那样的术都能掌握,还能无视距离,精准的定位当真是不可思议。”

    “我是天才嘛。”日向结弦用了习以为常的借口。

    鸣人再次听到了水门的名字,视线不自觉的变得有些虚无了起来,神游天外。

    直到日向结弦和自来也又聊了几句,敲定了大概的流程后,自来也便带着鸣人离开了日向一族的族地。

    自来也站在街道上,望着日向一族的牌匾,半晌,感叹的轻声说着:“五代目火影吗?”

    却发觉,身旁的鸣人安静的惊人。

    自来也扭头看他,便看见鸣人此刻也刚好看向他:“那个,大叔。”

    “叫我自来也老师!”

    自来也让他把称呼改好了。

    “自来也老师那个,四代目,我的父亲,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看着鸣人此刻有些别扭的样子。

    自来也有些愧疚的,伸出手来,轻轻放在了他的脑袋上:“他啊”

    两人相伴着走远。

    没过多久。

    日向结弦却也离开了家。

    再次奔赴火影大楼。

    不同与之前的愉快与轻松,此时,当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时,表情却少见的,有些冷漠。

    只因为,此时在房间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最近尽力低调了一段时间却没有卵用,还时刻处在木叶风口浪尖的,宇智波富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