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第一章 天道酬勤-小说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章节-乡村小说网

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道酬勤】

    四个明晃晃的大字一闪而过之后。

    【查克拉提炼术(e):10级(max)(可突破)】

    【忍术·分身术(e):3级(219/300)】

    【忍术·变身术(e):8级(799/800)】

    【忍术·替身术(e):10级(max)(可突破)】

    【体术·日向柔拳(c):4级(2200/2400)】

    【瞳术·白眼(a):2级(2000/3200)】

    【自由经验值:12710。】

    浑身大汗淋漓的日向结弦看着面板,心绪却依旧复杂,他大口喘息着,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

    尽力恢复着体力的同时,仰望着星空,日向结弦一时间百感交集。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尽管穿越来时的景象似乎还历历在目,但只是一眨眼,自己却已然被刻上了笼中鸟,在这让他深感厌恶的家族中,经历了四年的时光。

    如今,他已经习惯了以日向日差之子的身份,也习惯了身为日向结弦的生活,但却怎么也无法习惯,额头的咒印。

    只是想到自己额头上那让他反胃恶心的青色纹路,日向结弦的眼神便愈发冰冷。

    或许在其他人眼里,接受自己身为分家的身份,刻上笼中鸟的咒印,这种所谓的宿命是无可逃避的,该认命。

    但日向结弦却从不会这么想。

    人,生来自由。

    凭什么要被别人高高在上,凭什么要让生死系于他人的一念之间?

    宗家,分家,仅仅因为出身,就要成为对于宗家而言奴隶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家族,还能叫做家族吗?

    日向结弦的视线,定格在自己的系统面板上。

    好在,他并不是没有希望改变着一切,伴随着他穿越一同而来的天道酬勤系统,便是他眼下想要改变命运的最大依仗。

    天道酬劳系统并不会无中生有,但却可以让他即便身处分家,之后的发展也不会逊色于任何天才。

    只要努力修炼,技能的经验值就会上涨,只要涨到阈值,就能升级,这也意味着他再也不会有常规忍者修炼时所遇到的瓶颈问题,只要足够勤奋,就能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将忍术与体术提升到极限!

    不仅如此,在忍术体术等技能提升到极限之后,还可以通过自由经验值来突破!尽管日向结弦还未正式使用过这功能,但从系统的说明上便可以得出结论只要自己愿意投入,即便是最低级的豪火球术,也可以在不断地突破之后,成为‘火星天降’之类的超级忍术。

    当然,那样效率是最低的。

    而自由经验值的来源,则来自于技能满级后提供的一次性自由经验值奖励,除此之外,便来源于实战与训练。

    战胜对手后便可以根据战斗的强度获得一定数量的自由经验值,如果失败,也会根据战斗的表现给予一定的自由经验值奖励。

    训练时,只要艰苦训练,不管是体术还是忍术,都会根据训练的辛苦程度给予一定的自由经验值。

    对于现在的日向结弦来说,自由经验值积累主要还是来自于从未休止过的训练。

    一天艰苦到把自己榨干的锻炼之后,就能大概获得几十到上百的自由经验值。

    而一次性的经验值奖励也是自由经验值来源的大头,哪怕是e级忍术,只要突破到满级,就能获得2000点的自由经验值。

    “只可惜,即便查克拉提炼已经满级,这具年仅四岁的身体也有极限所在,每日提炼的查克拉终归有限。”

    “有限的查克拉也进一步的限制了我开启白眼积攒熟练度,如果用自由经验值怼上去,强度过强的白眼又会导致我查克拉消耗过大无法使用,想要让白眼满级后突破成转生眼就更难了,也不知道到底要多少自由经验值才够。”

    “更别提,自由经验值还得积攒着”

    日向结弦揉着眉心,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些。

    比起觉醒转生眼之类的事情,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迫在眉睫。

    他之所以积攒着海量的自由经验值,可不是为了什么扮猪吃虎,打算临阵突破。

    而是,为了破解笼中鸟!

    眼下,他所能想到的,最有可能解除笼中鸟的忍术,便是封印术。

    但让他无奈的是,身处分家的身份,让他压根无法光明正大的获得高深的封印术,更别说以此展开研究了。

    宗家的人亲手将绞索套给分家的人,又怎么可能让他们接触到和解锁有关的技术呢?

    所以,日向结弦只能想个笨办法哪怕是c级的封印术也好,只要能搞到任意一门封印术,他就可以通过熟练度不断升级,再利用自由经验值突破,在其中不断获得知识与高深的封印术,最终以此来找到笼中鸟的命门,彻底解除这该死的定时炸弹。

    如果说,封印术也不是最终的答案的话。

    日向结弦就只能转头去玩灵魂转生之类的玩意了,但无论是从秽土转生还是从大蛇丸自己琢磨的不尸转生,显然都比封印术还要难搞。

    而最坏得情况笼中鸟这玩意还和灵魂有关的话,就更麻烦了,恐怕不尸转生和秽土转生这种玩灵魂跑路的法子也不好使。

    “脚踏实地的试试看吧,好在明天,或许宇智波鼬就能给我一个惊喜。”

    思绪就此被打断。

    身后急匆匆响起的脚步声让日向结弦本能的站起身来,戴上了自己随手放在一边的黑框眼镜。

    “结弦少爷!日向夫人要生了,日差大人也回来了!”侍女欣喜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

    “我知道了。”日向结弦有些意外,倒不是意外自己的母亲即将给自己生下一个名为宁次的弟弟,而是父亲的突然归来。

    眼下,忍界的第三次大战正在持续,木叶的情况不容乐观,岩隐村、雾隐村、云隐村几乎所有对木叶有想法的势力都在此刻齐齐发难,一边彼此之间打得热闹,另一边却又保持了对木叶的整体施压。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战场就会逼近木叶,著名的桔梗山之战也将爆发。

    就在这个时间点,作为日向一族的高端战力,日向日差能赶回家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加快脚步,等走到母亲房前时,便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日向日差,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甚至还能从有些脏兮兮的衣服上看到些许血迹。

    “父亲。”日向结弦微笑着走到他的身边。

    日向日差看到他,脸上便不由的浮现出了笑容:“结弦,你又长高了。”

    “父亲看起来好像又瘦了些呢。”日向结弦同样打量着他。

    父子二人注视着彼此,久别重逢,竟一时语塞。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恭喜日差大人!”

    门内,请来的医疗忍者报出了喜讯。

    得到消息的日向日差脸上温和的笑意愈发浓郁,却没有进去,只是听屋内的男孩哭得越发有力,笑容便愈发灿烂:“那就好!”

    “不进去看看吗?结弦?”

    日向日差扭头,看向了脚边静静站着的男孩,只见到他一副平静的样子,就像是方才出生的小家伙和他毫无关系一样。

    站在他身旁的日向结弦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中长发,随意的披落在脸侧,面容稚嫩清秀,俊朗的模样完美的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看不出半点瑕疵。

    但唯有一点除外在那前额的黑发间,青色的笼中鸟印记,却为他本该完美无瑕的脸上,增添了一份不协调的狰狞。

    年龄不过四岁的日向结弦此刻站直了也不过日向日差的大腿高度,黑框眼镜后的眸子里是平静的一双白色眼眸,此时听到了父亲的话,也只是温柔的笑笑:“等他睡着再去看看好了。”

    日向日差伸出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温和的劝慰道:“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吧,不要锻炼到太晚,多陪陪你妈妈。”

    “嗯。”日向结弦点头,并未拒绝这件事,只是左右看了看,而后突然发问:“家主大人没来吗?”

    “日足大人最近战场很焦灼,他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日向日差说话时不自然的眼神黯淡了少许。

    日向结弦只是微微一笑:“父亲明天就要回去吗?”

    “一会就走,前线的战况并不乐观。”日向日差从不对日向结弦隐瞒这些事,因为他十分清楚,即便他什么也不说,面前这人小鬼大的家伙也能猜到。

    日向结弦只是哦了一声,而后便又问道:“家主大人不去吗?”

    “他当然也会去。”日向日差说完后,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结弦!”

    日向结弦住口不谈,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他推了推眼镜,轻松道:“父亲,我就是随口一问。”

    “你自己清楚。”日向日差不想和他在这里讨论这些问题,只是宁次出生的好心情也因此冲淡了些,他留恋的用白眼看了一眼房间内昏睡着的妻子与孩子,便转身离去。

    他想进去,但浑身都还是脏兮兮的,甚至沾染着血迹的他,可不适合去直接接触刚生产的女人和刚出生的孩子。

    “注意安全。”日向结弦在他背后轻轻说。

    日向日差脚步一顿,而后爽朗的笑着:“我可还要看着你和宁次长大呢。”

    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在屋外的木质走廊上孤零零站着的日向结弦在原地呆了许久,才转身进入房间。

    精疲力竭的母亲已经陷入昏睡,而宁次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也在医疗忍者的看护下安静了下来。

    刚出生的孩子一般都难看极了,即便是宁次也不例外,日向结弦被他丑的一乐,只可惜手头没有相机,要不然以后给长大了的宁次看看,一定很有趣。

    日向结弦轻轻驻步在房内,医疗忍者示意他保持安静,他便坐在母亲的床边,用一把水果刀轻轻的削着苹果,将那苹果全都切成小兔子似的模样,放到盘子里。

    而后,跟随着医疗忍者走出房间。

    “有什么事吗?”门口看起来精疲力竭的女忍者一边擦拭着汗水,一边疲乏地问。

    日向结弦只是静静道:“送送您,这么晚了还需要您从医院跑来日向家,辛苦了。”

    “没什么的,以前接生这样的事可都是我来做的,只是最近才总之医院太忙了。”医疗忍者不想把木叶医院此刻都快挤满了的消息告诉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木叶发生的战争,不该让孩子参与进来。

    日向结弦只是继续客套了几句,将这位忍者送出了日向家宅邸,看起来,成熟的浑然不像是四岁的孩子。

    回到房间,即便是日向分家,几位侍女也还是有的,压根不需要他操心什么,自然就将母亲与弟弟照顾妥当。

    他只是静静地替侍女推了推婴儿床,看着宁次睡的还算香甜,又对熟睡着的母亲轻声告别,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简单的在侍女准备好的木桶里泡了泡澡,擦了擦头发,便在房间里昏沉睡去。

    次日一早,日向结弦安静的独自一人离开了家门。

    他要去见一个人。

    一个与他同龄的‘朋友’。

    宇智波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