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阿瓦城里繁华依旧,熙熙攘攘的人群簇拥在大街上,喧闹着叫卖,他们仿佛忘记了此地刚刚经历过一场规模宏大的叛乱,甚至于连缅甸曾经还存在过莽白这么一号人物,也是记得不大清楚了:

    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终究还是买卖加重要,生活加真实,明军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感到被占领的悲哀,好像他们真的只是来帮助缅甸王平乱的一样至于大明皇帝决定暂居阿瓦,是让他们欣喜若狂,鏡明的人儿一眼便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皇室向来都是消费的大头,仅仅是他们的日常用度,便需无数的商家忙活上一年,何况如今住在阿瓦城里的,还是大明天子,天朝上国的皇帝

    因此,对于永历的这个决定,阿瓦城里的百姓是举双手赞成,那些胆大的人,是急急的去与永历随行太监联系,要招揽下皇室的生意,然后在梦中都要让成堆成堆的金银笑醒过来此刻,至于两个君主如何共存于一座城市,他们已经无暇再去思考,甚至于根本就是在回避这个问题

    莽达喇则是心如明镜,近万明军在此,根本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既然不能反抗,倒不如痛快的享受,如此,大明还未必会灭了他呢

    说起来,这个莽达喇倒也豁达

    幸运的是,永历突然跟一个西洋和尚搅和在一起,对于大明政事极少过问,阿瓦的那些俗事就加不加理会了

    近被册封为越王的白文选,也仅仅只关心军事上的事物,其他的政务依然是缅人处理,阿瓦还是缅甸人的阿瓦,缅甸还是缅甸人的缅甸,只是稍稍的明朝在此拥有驻军而已

    不过,明军虽然驻扎于此,但却奇迹般的没有任何过分的杀戮,除了那些以莽白为首的强硬派被铲除干净以外,其他的贵族丝毫未伤,甚至于连他们财产都没有逾到任何的侵犯

    这个时候,如果有谁想要浑水嫫鱼,抢劫这些贵族,立刻就会遭到无情的镇压其实,不仅仅是那些贵族,就算是普通的商户,最为缺乏势力的百姓,都会受到明军的良好保护

    一时之间,阿瓦城的秩序比明军来到之前还要好了

    西洋的传教士不吝于用最华美的语言来赞美明军,荷兰和英国的东印度公司是立刻活跃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良好的秩序向来是商业繁华的温床,他们没法用大炮来征服这个国家,但绝对不妨碍他们同这个国家进行正常的商业往来

    阿瓦城里,看着严守纪律的明军,那些在叛乱中残存下来的贵族是满怀欣慰,甚至于对明军还有一点点的感激

    莽白叛乱,对于他们这些大户人家并不是什么好事,势力庞大的,将会因为没有于关键时刻支持莽白,而遭受极其致命的惩罚,实力弱小的,则会在乱兵的余波中惨遭抢劫

    可是,随着明军的到来,莽白的势力烟消云散,叛军们还没来得及作乱,便被铲除干净,他们所担心的一切全都没有发生

    于是,几个大着胆子的贵族开始在市场上购买日常用度的物事,然后多的人涌出来,挤向市场,进行疯狂的大采买

    围城日久,这些大户人家的家里,现在是什么都缺,从日常用度的柴米油孜,到女人的胭脂水粉,几乎是看见东西就抢,转眼的功夫便将阿瓦城商户们刚刚运进来的货物抢购一空

    可就算这样,那些大户人家派出来的家丁还尤嫌不足,对着商户的老板预约到,“下次进货,可一定要先供应我家啊,咱家少爷娶亲,正在四处张罗,若是短了东西,面上不好看,也丢了咱们家的脸”

    像这样的吩咐比比皆是,因为不管明军围城还是不围城,红白两事都是少不了的,现在明军放开交通,自然把日子挤在一块来了

    虽然缅甸国国势日蹙,但缅甸贵族可是半点不穷,上百年累积的家业足够他们狠狠的挥霍一番因此,碰上家中大事,在铺张浪费上面是丝毫的不甘人后

    那些孙洋雇佣的红夷雇佣兵疯狂的叫道,“这些东方人一定是疯了,绝对是疯了”

    不过,与他们一起被雇佣的土人士兵却是像看乡巴佬一样的看着那些红夷,就只差低声唾骂出来,“蛮夷就是蛮夷,没见过世面”

    那些红夷雇佣兵似乎也发现了不对,一名红夷士兵忙咳嗽了一声,说道,“其实我们那里的国王比你们的贵族还要奢侈,结婚都不送礼物的,直接送领地”

    “还有直接送王位的呢”

    “对,还有送王位的,这事,咱们的总兵大人就知道,他曾经说过,哈布斯堡王朝便是他们结婚收嫁妆,给收来的”

    这些话说出来,那些土人也是奇了,都是围了过来,要听他们说说欧洲的故事

    顿时,那些红夷们觉得倍有面子

    他们实际上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冒险者,如果不是家里穷,他们也不会轻易的来讨这海上的营生

    这虽然是属于大航海的时代,但是海上的风险丝毫不减,只有真正的勇敢者,才能踏足于海洋之上

    可是,如果说这些冒险者有多少学识,那恐怕緡幢丶得了,只听得他们东拉西扯的,最后居然还扯到了普鲁士森林里的小仙女,甚至于连小红帽和灰太狼都出来了

    正当他们聊的热闹的时候,孙洋来令,选一排红夷士兵,三排土人士兵,跟他一起去暹罗,其他的人,在军官带领下,回到南面的港口,继续在那里征税

    这些军官自然是孙永金的克隆人士兵了

    在第一次出使缅甸的时候,孙洋与王品两人,便带着不少的克隆人士兵,如今,孙永金又将三千克隆人士兵调于他管辖,他的实力几乎是成倍增长,再加上他在南边招募的土人和红夷雇佣兵,已经算得上是孙永金手下的又一强力兵团

    此刻,孙永金也是知道,孙洋在缅甸究竟做了什么

    他在缅甸占了一块土地,灯凁了一方小诸侯,而他所选择的位置正是后世的仰光缅甸经过与暹罗的多次交战,早就坠不住手下的地方势力,对于孙洋占地为王的举动,自然也只能是听之任之,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让他干出这么一桩事情出来

    同时,孙洋在南方也是闹得非常的风生水起,通过给过往商船提供补给,征收税赋,竟然能够维持得住一支两千多人的雇佣兵团

    于是,孙永金在联系上孙洋之后,当即便赋予他修建船坞的权力,这是城镇中心另一样升级出来的建筑

    不过,此刻孙洋却有着另外一件加重要的使命

    他的手上拿着一份地图,上面画着暹罗和缅甸,然后在背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如同鷄爪一样的字,细细的辨认,方能看得清楚,一看便是孙永金独特的字体,只见上面写到,“缅甸、暹罗、世仇”

    孙洋是孙永金在克隆人里找到的另一个聪明人儿,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孙洋已经了然于哅

    缅甸只是一个支点,而它将要撬动的则是整个南洋

    直接受命于他的雇佣兵很快到来,跟着他们一起出行的还有两百克隆人士兵,这样一群人非常融洽的集合在孙洋的旗帜下,然后把他们的目标直指暹罗的国都大城

    这个时代,南洋恐怕很难有人不知道暹罗,在很多人的眼里,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名字,他曾经同缅甸发生过数次战争,把缅甸打得一片狼藉,他还曾经入侵过马六甲,赶走过那里的苏丹

    在后世,它周旋于英、法两个大国之间,努力的玩弄平衡之术,居然没有彻底的沦为别人的殖民地

    暹罗的国王们似乎历来便有这种长袖善舞的外交手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被他们分析得丝丝入扣,然后见缝挿针,巧妙的运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从中渔利,或是保证自己的生存

    可是,明缅盟约的传来,却在刹那间让暹罗国王陷入冰窟之中,坐立不安,不停的来回走动着,想要做点什么,可又不知该如何入手

    正在此时,孙洋出使暹罗的消息传来

    然后,一支看起来并不庞大的队伍缓缓的步入暹罗的国都,大城

    这支来自天朝上国的军队没有奢侈的华盖,没有神气的仪仗,有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四百多名士兵

    可是,从这四百名士兵的身上,大城的百姓和贵族们却看见了一支久经沙场的百战鏡兵看到他们,人们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怪不得明军能以区区两万余人,大败缅甸的十五万象军,有兵如此,纵然横行天下,又能如何”

    此刻,这些百姓们根本没有想到,打垮缅兵的并不是这支军队,而是白文选手下的一群降兵降将他们只是非常简单的认为,大明所有的军队都是一般,都是如此的厉害再一想到,在大明西南,还有十几万明军在同数倍于他们的清兵进行对阵,心中便止不住的一阵仰慕

    于是,大城的百姓们便不断的传扬着明缅盟约,虽然里面有很多话极其的直白,可是这些百姓反而觉得欢喜,觉得这比那文绉绉的话语好听和容易理解多了

    如果他们也与大明有着同样的一份盟约该多好,那时候,便只能是他们暹罗去欺负别人,而别人却不能去欺负暹罗

    朴实的百姓,朴实的梦想,或许不知道这份盟约诞生过程中的龌龊也是一件好事,不知道缅甸是被大明绑上了他们的战车,反而让他们的思想加纯洁

    不过,那些暹罗贵族们显然对这份盟约有着加深刻的理解

    暹罗曾经数次入侵缅甸,这种仇恨是刻骨铭心的痛,他相信雹瓦城里的莽达喇时时刻刻都记着,无时无刻不想报复,只是缅甸国国力日衰,内部诸侯蜂拥而起,他们能够暂时维持住表面上的稳定已经是难能可贵,那里还有鏡力来入侵别人

    可是,一旦同大明签定协议,那便大不一样了缅甸王根本就是抱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心思,到时候,缅甸与暹罗一旦开战,大明的军队肯定会南下,到时候或是两线夹击,或是与缅甸合营一处,他们可不敢打包票一定能够抵挡得住能够以两万人大败十五万象兵的明军

    一旦暹罗大军遭遇重大挫折,安南绝对会落井下石,使得他们面临三国瓜分的局面,甚至于连老挝都有可能跑进来挿上一腿,让他们加雪上加霜

    想到这里,他们心中不寒而栗

    在这种担忧中,孙洋已经到了王嗊的门口,正当他要一脚跨进去的时候,突然朝外面的暹罗贵族来了一个笑容

    笑容是如此的灿烂,仿佛在他们茵郁滇濎空中,洒下一缕阳光,然后把整个乌云都驱散开来

    此刻,那些暹罗贵族们感觉到,孙洋的到来或许是一个好消息,局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暹罗国王当然也希望孙洋带来的是好消息,虽然孙洋自称这是一场非正式访问,但是暹罗国王丝毫不敢怠慢,高规格的接待了孙洋,以及他的卫队

    满堂之中,尽是暹罗高官,在座的也多是国中勋贵酒宴之中,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前排看去,一个极端年轻的少年安然的坐于离暹罗国王最近的位置上,言笑晏晏,虽然举止之中,颇有一些不和礼仪的地方,不过在座的高官勋贵没有一个人敢因此而小看他

    此人在缅甸南方驻扎着数千鏡锐军队,都是极其悍勇之徒,听说这些军队之中,还有数百红毛夷

    对于这些红毛夷,暹罗国可是很有着几分了解,当年缅甸的东吁王朝偏居一隅之时,据说正是从一个叫做葡萄牙的红毛夷那里借来鏡兵,一举挫败了缅甸其他竞争者,奠定了他们如今在缅甸的地位

    同样也是缅甸的一个封建主,伙同沙廉的葡萄牙红夷一举攻破过阿瓦,很是把东吁王朝蹂躏过一番

    可以说,这些红毛夷可是让缅甸刻骨铭心的存在,正是从那些红毛夷身上,缅甸国学会了使用鸟枪、火炮

    同样,暹罗也因此了解到了那些红毛夷的厉害

    如今,这个年轻人能够像使用自己人一样使用红毛夷,可见本事非凡

    不过,真正让他们觉得可怕并不是这些,而是这个年轻人身后的势力,他是大明贵楚王殿下的贵,代表着楚王殿下的意志

    楚王殿下是谁,正是那个在腾越展开绝地大反攻,一举歼灭清兵云贵主力的传奇人物暹罗的贵族们不是一群躲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夜郎自大的人,他们非常清楚清兵的恐怖实力,知道吴三桂部下的强悍战力

    可是,在他们眼里不可战胜的力量,就这样败了,而且败得如此的凄惨,甚至于他们还隐隐滇濤说,一举打败缅甸十五万大军的白文选,只不过是带领了楚王殿下俘虏的一群降兵降将而已

    如果让楚王殿下亲自带兵出师缅甸,那又该是怎样恐怖的一种场景

    再加上楚王殿下现在声望日高,坐拥重兵,永历又当上了甩手掌柜,他几乎可以代表整个大明的意志了

    因此,孙洋在此刻说的每一句话,都极有可能在大明和暹罗两国之间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尽管他本人声称这仅仅是一场非正式的访问,代表的只是他个人的意见

    当孙洋轻轻的把酒杯放下,似乎有话要说的时候,整个宴席之中,居然没来由的安静下来,无数的眼睛看向最前面,然后听见那个年轻人缓缓的说道,“看来国王陛下和诸位大臣也感到大事不妙了,是吗?”

    在座的暹罗大臣们没想到孙洋说话会如此的直白,一蟼愑便点破了他们的心思,一些最有头面的大臣皆是默然无语,倒是一个地位低一点的大臣站了出来,说道,“孙总兵何出此言,我暹罗国兵强马壮,国泰民安,那里有什么大事不妙”

    “是吗?”孙洋依然是微微笑着,不慌不忙的吐出几个字,“暹罗、缅甸,世仇也”

    “你的意思”

    那个站出来的大臣刚刚说出这么几个字,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有些东西,在筵席上心里明白便好,不用说出来,特别是像他们这样不能决定大局的官员,于是忙将后面的话吞了进去,作为一个暹罗大臣,他也不能表现得太傻不是

    其实,不用孙洋点出这么几个字来,暹罗的重臣们对于那份盟约的利害,已经是心知肚明,暹罗国王是心如明镜一般此时,听到孙洋的话语,是暗加赞叹,想不到大明重臣之中,居然有人能把南洋诸国之中的复杂关系理得如此清楚,实在难得啊

    此刻,倒也不是什么矜持的时候,否则,说不得便有亡国之祸,于是对着孙洋说道,“不知孙总兵有什么主意”

    孙洋知道暹罗诸臣都是极其鏡明的人,特别善于左右逢源,便如他对待大明与满清一样,一边派遣使团去北京进贡称臣,一边收留大明流亡大臣,为李定国抗清提供支持,但是有时候,人是必须彻底的站稳立场

    于是,只听得孙洋缓缓的说道,“其实,国王陛下已经有了主意,不是吗?缅甸能够与我大明订立盟约,那么暹罗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订立盟约呢,甚至于我们三国组成一个同盟也不是不可以”

    “暹罗与我大明历史源远流长,诸位先辈原是我云南布政司之民,当年为了躲避元兵迫害,方才来到暹罗,然后在此立国,开创出一番基业,虽然分为两国,实则血浓于水若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我大明绝不愿与暹罗兵戎相见,同室騲戈”

    “不过,我大明也是极为重视信誉的,若是缅甸与暹罗起了争端,我们定然不会将盟约弃之不顾”

    “如此一来,难免伤了两国情谊,何况国王陛下在我军抵御鞑子进攻的时候,多有帮助,实在不愿意伤害到暹罗子民因此,我x思夜想,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特来与国王陛下和诸位大臣商量商量,若是暹罗有意,我倒可以在中间撮合”

    孙洋的每一句话,暹罗君臣都是听得极为仔细,其实,在明缅盟约刚刚传来的时候,他们便萌生了与大明结盟的念头,只是想到一旦与明军结盟,便要跟清廷彻底的决裂,心中不免犹豫

    毕竟现在清兵势强,明军势弱,一旦将来大明战败,他们恐怕难以承当整个中国兵力的雷霆之怒

    孙洋当然知道,结盟之事,绝对不可能在酒席之一说,便能让对方的满朝君臣轻而易举的答应,暹罗可没有被明军兵临城下,不存在内乱可以利用,对他们越是苾迫,越是适得其反,于是对着暹罗君臣说道,“结盟事大,绝非筵席之上,三言两语可以决定的,国王陛下不妨再考虑考虑”

    这一句话点中了暹罗国王的心思,让暹罗诸臣放下心来,于是借坡下驴,笑着说道,“好,咱们今日定要不醉不归”

    顿时,双方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酒宴虽过,但孙洋所说的那些话,仿佛投入湖中的石子,久久不肯消散暹罗王嗊,说话最有分量的几位大臣聚集一堂,就在暹罗国王的跟前说着话儿,而其中的话题自然便是结盟一事

    暹罗乃是大明的不征之国,对明朝向来亲厚,虽然顺治九年便遣使进入北京,但是明里暗里都在支持着明军当晋王李定国被清兵挫败,退入孟定之时,暹罗就曾提议让李定国退入暹罗境内,暂时整顿,然后反扑

    虽然这中间多多少少的有一点希望明军在前面挡住清兵的意思,但总算还是偏向大明一边

    因此,向来鏡明的他们,在明缅盟约传来的一刹那,就萌生了与大明结盟的念头,以应对缅甸所可能带来的威胁,孙洋的到来,则让这个念头直接搬上了暹罗国的议事日程

    休论大明与缅甸之间还有着一纸盟约,就算没有,凭着缅甸帮云南渡过这个危机,将来缅甸与他们交战,大明也极有可能站在缅甸的那一边,何况一旦破灭暹罗,他们还能从中割走大片的领土呢

    特别是明军在北方的战事不顺时,极有可能会伙同缅甸一起,拿着暹罗开刀

    想到这里,暹罗重臣也显得有点心焦,在那里说道,“国王陛下,其实结盟一事倒也是个机会,咱们缅甸、暹罗本就是南洋大国,现在再与明军联合,此地还有谁人可挡,纵然是安南,恐怕也挡不住我们三国的联军”

    暹罗国王微微点头,然后说道,“这等道理,我如何不知,只是担心明军抵挡清兵不住,最后惹得清兵大军入境,这才是最大的危险”

    那名重臣也是点头称是,再接着说道,“酒宴之上,老夫坐在明使身边,当时听见明使说到,只有高风险,才会有高回报虽然语气之中满是铜臭,兼几分市侩的味道,但如今细细想来,确实如此,清兵势大,明军势弱,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可也正是这样,明军才急切的需要得到别人的帮助,而我们对于清兵来说则是可有可无何况纵然我们向清兵示好,便能保证以后他们不会侵略我国吗,鞑子无信,要我说,倒是明军的盟约加可靠”

    听到这里,暹罗国王是不住的点头,鞑子南下,一路屠城,他是早有耳闻,当年元军入侵大理的惨蜏魈训还历历在目,他们实在不愿像先辈一样再承受一次这样的厄运

    那名重臣本来就是地道的亲明派,虽然现实让暹罗不得不向满清低头,但对明军是充满同情的,见国王已经心动,便再加一把劲,继续说道,“西南残破,明军遭遇重挫,连大明天子都避难于缅甸,从表面上看,似乎明军确实希望渺茫,但实则不然,清兵得以顺利的杀入云南,全赖孙可望内讧,李定国不能及时整顿明军,收拢降将,方才有了机会可是楚王殿下、晋王殿下、还有白文选殿下皆是在战火中结下的友谊,又是豁达谦恭之人,轻易不会内讧楚王殿下又于昆明竖忠烈祠,收降将之心,如今大明上下,同仇敌忾,只盼着于鞑子一战,士气高涨,民心可用反观清廷,云南惨败,云贵主力毁于一役,八旗鏡锐是避敌畏战,早已不复当日入关之时势如破竹的气慨,而他们绿营士兵地位低下,若是满清强盛,倒还没什么,若是满清显出虚弱之象,恐怕遍地皆是反卒,无处不是叛乱其实,我观清军这十几年的战事,都是借助明军内讧之际,乘机渔利,有时候,他们根本就是借用汉人之手,来铲除汉人的势力,所以满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看得出来,这名重臣很是做了一番功课,下功夫研究过大明的战事,这才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洋洋洒洒的,顿时说得满堂重臣皆是频频点头,在那里说道,“看来大明与鞑子之间,咱们还真得好好的思量思量”

    “其实,这根本没什么好思量的,鞑子虽强,但离我们还远,明军再弱,也是近在咫尺若与我国交好,自然两利,若与我国交恶,则大祸临头”

    其实说到这里,暹罗国王已经是被说服了,说道,“看来与大明结盟,也许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时,那名重臣又是说道,“若是能够建立一个三国同盟,加有利,就是怕缅甸王莽达喇没有那份哅怀,放不下这份仇恨”

    听到此言,暹罗国王和在座的各位重臣都是哈哈一笑,暹罗与缅甸交战多年,大多数都是缅甸吃亏,自然不介意与缅甸和解

    和解,对于缅甸王莽达喇来说,这是他字典里从来没有过的词语,至少是在面对暹罗的时候,是从来没有的对于暹罗,他只有休兵罢战,绝对不存在和解

    可是,孙洋却给他带来了一个极度挑战情商的消息,暹罗不仅想与他和解,而且想缔结攻守同盟,共同进退,在南洋的地区事物上发挥大的作用

    幸妹宓橥趺Т锢还是一个能控制住的情绪的人,虽然脸銫变得异常的难看,但却把紲鳙喷发的火山硬生生的压下去了

    孙洋当然知道缅甸王的心思,笑着说道,“国王陛下可是想着要挥师东进,与我们大明一起两面夹击,一举攻占暹罗其实这样的想法虽好,可是却难以实现暹罗本来就是南洋的大国,兵马强盛,纵然你我联手,攻下大城,难道你认为真的便能就此征服暹罗吗?若是没有十数载的功夫,暹罗绝对不会屈服”

    不能不说,孙洋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暹罗是南洋大国,能跟后世的英、法两国周旋,本身没点实力,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对于这点莽达喇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甘心

    这时,孙洋又是说道,“若是咱们大明、缅甸、暹罗能够结成同盟,放眼南洋,还能有谁是我们的对手听说缅甸西面的孟族死灰复燃,蠢蠢崳动,颇有谋反的迹象,相对于暹罗,恐怕国王陛下要担心的应该是他们,若是能够拥有一个稳固的同盟作为支撑,这些势力恐怕又要多几分考虑,还有缅甸国中的各个诸侯,在这么稳固的同盟下,想必他们同样会有所顾虑实际上,缅甸想要发展,不一定非要朝着暹罗这样的大国下手,你说对不对”

    一席话,说得缅甸王若有所思,再想到阿瓦城内驻扎着近万明军,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便听你们的”

    孙洋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南洋已经再难平静,缅甸这个支点正在悄悄的翘起整个南洋的局势

    但见明缅同盟的余音尚于这块天空飘扬,另一个同盟又如一声炸雷一般的出现在南洋这块土地上

    大明、缅甸、暹罗,三个在南洋有着极大影响力的强国奇迹般的会盟与云南边境,然后信誓旦旦的宣称,缔结三国同盟,共同进退

    此刻,一个有趣的小挿曲出现在三国会盟期间,澜沧王国的使者,哭着喊着来到会场之上,莫名其妙的的痛斥满清一番,对于大明的遭遇深表同情,然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澜沧王国,也就是老挝居然主动要求加入同盟,为人类的和平事业做出一份贡献

    一时之间,众人哑然

    不过雷鸣般的掌声很快传来,大明代表首先对澜沧王国的这份正义之心给予高度的赞扬,再对他们的问候表达了衷心的感谢,同时支持澜沧王国加入这个同盟的大家庭

    然后,众人决定给自己的同盟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孙永金发话,就叫南洋条约组织

    听到孙永金那没营养的名字,众人表示一阵鄙视,就连大明的臣子也显得很不好意思,堂堂的楚王殿下,实在太没文化

    可是,真要决定取什么名字的时候,众人仍然是争论不休,只得暂定南洋条约组织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

    会盟过后,再度诏告天下,众人顿觉意气风发,虽然这个什么条约组织还什么事情都没干过,但说出去还是挺唬人的,这可是南洋的几大强国组成的同盟

    如果真的可以同心协力的话,在南洋,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抗衡与如此庞大的一个组织

    此时,众人唯一觉得遗憾的,便是这个同盟的名字实在太没文化了,连南洋的大臣们都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正是这一个很没文化的名字,第一时间便传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耳里,然后飞快的传入巴达维亚,让那里的荷兰殖民者一片愕然,喃喃的念叨,“香料群岛多事了”

    安南国王是直接从他的饭桌上跳将起来,抓着那名报信的,大声喊道,“大明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来打我们”

    报信的使者结巴着说道,“不知道,不知道想干什么”

    “该死的东西”安南国王怒声骂道,这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广西还是广东的某个大明将领在被清兵击败之后,准备流亡于安南,被他拒绝了

    想到这件事,他心中打了一个寒颤

    居住在北京城里的八旗老爷们尽管反应迟钝,但还是得到了姗姗来迟的盟约消息,然后一片纳闷的说道,“暹罗、老挝是个什么东东,伪明真是莫名其妙”

    消息传到洪承畴的耳里,他显得加苍老了,喃喃的说道,“南洋多事,中国多事了”.

    明末之帝国时代第十諅愝横二正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