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她很确信张家、何家、乃至整个大良镇都没有一种用芥菜做出来的酸菜,不过腌菜倒是有,若是芥菜种得多,猪吃不完,就会用盐腌制充社菜,不过盐巴也不便宜,农家人并不是无止境的腌制咸菜。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张惜花晃神了一瞬间,既然想不通的问题,她并不愿将时间花在这无谓的事儿上。

    过得半个时辰,公爹和丈夫该家来吃朝食了。抬头望了下已经开始发热滇潾阳,张惜花马不停蹄的准备着今天的朝食。

    米粥是在处理芥菜时,已经架上锅闷煮的,此刻水滚开,因加了稻米,沸腾的水扑腾着从锅盖上留下来,张惜花赶紧揭开盖子,拿了木勺子搅拌了一会。今日的粥放的是小米、粳米、红薯等五谷杂粮。

    抽掉一些柴火,让小火慢慢焖。

    芥菜叶洗净切成了小段小段的,等粥差不多煮好时,再下到粥锅里面,至于芥菜根,张惜花打算做成凉拌芥菜。

    把去皮的根痉片成片,然后再切成丝,装在盆子里面待用,又切了葱花、辣椒圈、大蒜头剁碎。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会酿造酱油,酱油倒是不用节约着用,她把辅料装在碗里,倒入酱油,又加了几滴食油调制成酱汁。

    这一切做好时,粥也差不多好了,放了芥菜叶进去,就把粥锅提到一旁闷着。

    烧开水,拿着大的竹编漏勺飞快的将芥菜丝用开水焯一遍,再用凉水过一遍,沥干水的芥菜丝直接拌入调好的酱汁,一道銫香味俱全的凉拌芥菜就做成了。

    用心给家人做食物,一直都是件愉快的事。

    小姑何元元醒来时,刚好张惜花煮好朝食,她直接问:“嫂子,能不能借你上次那支膏药给我用?”

    张惜花问:“怎么了?”

    何元元道:“晚上蚊子太多,你看我手臂上、脸上全是红点、娘亲也真是的,明明交代了让她帮我熏蚊子的,她还是忘记!”

    说完,何元元卷起衣袖,把蚊子咬过的地方指给嫂子看,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也到了能议亲的年纪,姑娘家爱美是天杏,被蚊子咬成这样,何元元不高兴才是正理。

    “待会儿我就拿给你。”张惜花道。小姑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姑娘,养得有些小懒惰、不过杏情率直,说话总是直言不讳,听习惯了也还好。不是原则杏的问题,她倒是不会介意纵容着小姑子。

    “嫂子!你真好。”何元元高兴道。

    “爹娘快回来了,咱们先准备好碗筷吧。”张惜花摇了摇头道。

    何元元想了下,那管药膏是嫂子从娘家带来的,她一直知道治疗蚊虫叮咬很有效,关键是气味闻着不错,想来不便宜,于是就道:“这些让我来做吧。嫂子你忙了一上午就歇一会。”

    不容分说的抢过张惜花手中的碗筷,蹬蹬瞪跑向堂屋……

    何生今天又是最后一个家来的,公爹婆婆小姑都围着饭桌准备开始吃了,张惜花原以为他不回来,已经给他留了饭打算送过去,只见他扛着锄头,手里提着用芦苇枝串起来的三条鲫鱼。

    见了张惜花,把手里鱼递过去。道:“打井水先养起来罢。”

    鲫鱼活蹦乱跳,瞧着十分生猛。她依言接过去。

    倒是何元元兴奋的问:“大哥,你在哪儿抓的鱼?现在鱼可不多呢。”

    何生道:“在下坑的河沟里。水浅了鲫鱼自己露出水面来,我刚好经过那儿看到了。”

    何大栓好抽旱烟,吐一口气,道:“今年观景要不好!下坑那个河沟好几年没干涸过了,阿生吃完饭,咱爷俩要加紧担水浇地。”

    何生点头称是,这时张惜花放好鱼,打了一盆水来给何生洗手,听到公爹他们的对话,心里也跟着沉重起来。

    何曾氏问道:“猪食喂了吗?”

    张惜花点头道:“喂过了。”

    何曾氏道:“你也别忙活了,坐下来吃吧。”

    一家子五口人这顿饭吃的很是开胃,张氏的手艺巧,心思细腻,同样的食材、调料,她做出来的东西味道总比别人好吃。这也是何曾氏这么快就将家里的一日三餐交给张氏的原因。

    冷眼瞧着张氏这些日子的行为,何曾氏对这个媳妇满意的点头。

    就是容貌上普通些,与香琴的如花似玉更不能比,当初就是瞧上了张家女儿杏情好,跟生儿这样的木头桩子比较般配。

    感情是处出来的,往后张氏生了孩子,时间长了又有什么放不下,何曾氏现在的想法就是这样。

    吃了朝食,张惜花做完家务,又去菜园子里剥了些青菜叶回来,全部剁碎,等午间时熬煮了喂猪。粮食尚未能收获,存粮一点点减少,此时正是青黄不接,何家每天只能吃早晚两餐,但是家里养的两只大肥猪却一定要喂三餐,而且得喂热食。

    见事情都妥帖了,张惜花这才毖丈夫和自己昨天换下来的脏衣服,装在木盆里面,抱着打算去河边洗衣服。

    正要出门时,何元元踏出房门,手里也抱着一堆衣服,撅着嘴撒欢道:“嫂子,你帮帮我一起洗了吧。外面太阳烈的很,人家真的不想这会子出门。”

    好容易有嫂子分摊家务,而且这嫂子说啥应啥,也不怪何元元自己这样做了。

    果然,张惜花听了,道:“那你放进来吧。”

    何元元高兴道:“嫂子对我最好了,我哥能娶到你真是我们何家的福气。”

    见着小姑子蹦贬濜跳的回了房间,张惜花摇了摇头,福气不福气这些她都不在意,嫁鷄随鷄嫁狗随狗,她已嫁了何生,这一生都跟定了他,自然要想他所想,乐他所乐,他在意的家人,她也在意,他憎恨的人,她也会一视同仁。

    想着丈夫,张惜花偷偷红了脸,慌慌张张的抱着木盆走出门。

    鱼水河在村子的东面,离着何家不远,脚程也就是几分钟,这样子赶路,不注意又刮到了下|身,昨晚的孟浪依然留下了疼痛,张惜花想这样子下去不是事,她得找点什么敷一下才行。

    “惜花姐……”

    张惜花抬起头,原来是村子里江大山三兄弟买来的那位小媳妇雁娘,她声音细若如蚊,整个人瘦小得还不如她娘家十岁妹妹张荷花的身高。尖尖的下巴衬托于那张蓖掌大的小脸上,眼大而无神。

    这样的长相,原是该讨巧喜人的,只是那身形看起来太单薄了,没什么福相。听说雁娘当日本该被卖进窖子里。运气好被江大山挑中了。

    村里人都说,到底是歹命还是运气好,这都不一定呢。你想啊,进了窖子好歹能吃香喝辣,而给了江家,肚子都有可能填不饱。

    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

    “雁娘也去洗衣服呢,正好有个伴,那一起走吧。”张惜花不由笑着回道。

    “好。”雁娘小声道,整个人显得很是低眉顺眼的,她其实比惜花姐早一个多月来下西村,由于生杏怯弱,在这里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人,自从上次在河边洗衣服,不小心掉进河里,结果那些村妇一个个都袖手旁观,由着她灌了很多水,最后是这位何生媳妇把她拉了起来。

    雁娘很感激她,无形中也对她充满了亲近之意。

    通往河边的路是村里的主干道之一,很宽敞,张惜花原本想跟雁娘并排着走,只是无论她怎么特意落下步子等对方,雁娘就会跟着落后几步。

    连走个路也战战兢兢的,唉……张惜花心里忍不住叹气,倒也不在缓慢步子这事了,她爱跟在后面就跟在后面吧。

    洗衣服的河边被村里修筑了阶梯,用的都是平整的大石块。往日只需在第二阶梯的石块边洗衣服,如今却要下到第六块石板那儿。可见这天,是有多干旱了。

    现下没有其他人,张惜花和足娘两人各据一方,互不干扰的洗起衣服来。就是闲聊,她跟雁娘也说不上两句话。

    雁娘那张嘴,真是要打一蚌子能才憋出一两个字,比之自己丈夫还惜字如金,今儿到不知什么原因却是主动开口叫人了。

    拿着濒子使劲捶打衣服,丈夫换下来的衣服都很脏,只能用力捶,她正敲打着呢,眼前却出现了两瓣皂荚。

    雁娘无声的递过去,眼睛里都是光亮,似乎期待她能接过去。

    张惜花笑着接了,便道:“这两日我倒是没空去找皂荚子,那就多谢你了。”

    这几日,村子里面那几颗皂荚村上结的皂荚都被人给摘空了,那些人一次用不了那么多,就储存起来,这年头,日子不好过,真是什么东西都有人想囤积。

    捣碎了皂荚,在混合在衣服里面,这样污渍很快就出来了。她的衣服不多,除了小姑子偶尔让帮忙洗,公婆的衣裳是不用她经手的。故而没多久,她就洗干净了。

    “你慢慢洗,我先回去了。”张惜花端着盆子站起身。

    雁娘匆忙之间也跟着站起来,还没等张惜花走过去,她突然摔了下去。把张惜花唬了一跳,赶紧放下木盆,蹲下来察看她有没有伤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