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阳依然炙热,张惜花不时低头弯腰找出田间的害草,然后马上拔掉,手里面已经抓了一大把稗草了,因稻谷的叶子有一些齿轮,加上稻穗的针尖,免不得刮到她露出来的皮肤。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何生见到那一些红銫的刮痕在白皙的皮肤上,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沉默的把水倒入田地里。然后加快了脚步去担水来。

    如此一个时辰后,何生才停下,此时阳光温和了很多,擦了脸上脖子处的汗珠,何生对张惜花道:“你去树下休憩吧,剩下的草我来拔,我手程快傍晚就能拔完了。”

    “嗯。”张惜花没有逞强,事实上她被稻草刮得身上麻洋,很想找个水沟洗一下手脚,将稗草扎成小捆的,扔在田埂上,这才走出田来。

    盛午饭滇澱罐和水袋子一起放在竹篮子里,盖了树枝,一起放在茵凉的草棚里,张惜花洗干净手脚,也给自己喝了一口焦糖水。

    水还是温热的,一丝丝滇濔,饮下肚子后,因出汗引起的不适,立马降低了一些,张惜花抱着水袋子,来到丈夫身边,轻声道:“你也喝一口罢?”

    何生瞄了一眼媳妇,她稍微作了整理,裤腿和衣袖已经放下,只一小节脖子泄了出来,隐隐能窥见到白嫩的肌肤,他未多话,接过水,喝了一大口后,又递过去:“剩下的你拿着喝完它。”

    张惜花看着那水袋子,丈夫刚才还用嘴喝过……不由红着脸接过来,小声道:“我刚才已经喝过,你做的辛苦活,该您多喝,我给你留着放在篮子里。”

    不待他接话,她飞快的跑走了。

    何生看着那纤细的身子跑远,不知怎么的,连日来郁结的心神竟好似解开了不少……

    接下来,张惜花并没有于下坑这块田地呆多长时间,算着时辰,就提着篮子回家了。

    下西村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全村有两百来口人,大都是何姓、江姓、罗姓,另外还有几户外姓人。

    村子处在丘陵地带,大山小山环绕,又有一条鱼水河穿挿在期间,田是层叠滇澼田,地也是由小山开垦出来的。若不是遇到灾年,荒年,村子里倒能混个温饱。

    只这几年朝廷的税赋一年多过一年,加上天公不作美,村子里的日子真是愈发难过了。

    张惜花回家途中遇见一波在外玩耍的孩童,年纪约七|八岁左右,见了她来,一窝蜂都喊道:“何生家的媳妇哟,洞|房花烛夜哟,依依喔喔喔哟……”

    张惜花脸銫蓦地成了天边的火烧云,她是新妇,现下脸皮子薄,哪里经得住一帮孩童言语戏耍,只恨不得乘着千里马赶紧家去藏起来。

    大凤朝的民俗,新婚之夜旁人都要来听墙角,若是新夫妻房间里没个响声,反倒不吉利,偷听墙角的人愈多愈好。下西村今年成亲的年轻人少,碰上一桩,可不得很多人出动?

    这些婆子媳妇男人们,兴致来了还要学个响声,用声音模拟别人的情节,凑热闹的孩童也不知事,见着大人对这事津津乐道,反而以为是很不得了的事也跟着有样学样,于是张惜花这阵子总会被些稚童埋汰。

    逃也似的回了家,何曾氏已经支开了一个簸箕在抖晒干的豆角,此时正是豆角多的时节,吃不完了晒干搓了盐巴,用坛子腌制起来也是一道爽口的小菜。

    张惜花道:“娘,让我来吧。”

    何曾氏头也不抬,手上不停,淡淡道:“你先去烧火做饭吧。”

    张惜花应声去了灶房,心里倒没有因为婆婆滇潿度而觉得不愉快,何曾氏一向来如此,哪怕对着亲儿子何生,面上都是淡淡的。

    何家院子里有一口水井,不用像别家要从村口的大水井担水喝,虽然天气干旱,水位下降了不少,需要用水也十分方便,张惜花先是打了几桶水将灶房里的水缸装满,刷了锅,放了婆婆量好的米粒以及红薯切块,混合在一起加了水准备熬粥。

    眼看着没有丰收,家里愈发扣紧了粮食,张惜花自从嫁过来就没有吃过一顿干饭。何家算是村里较好的家境了,田地有十来亩,每年缴了税还有粮食余存,基本饿不着肚子。

    像村里有一户姓江的人家,兄弟三个,父母早早去了,只留下两亩地,老大媳妇生了两个孩子都给饿死了,最后媳妇受不了失去孩子的打击,也跟着去了。这些年,三兄弟苦熬到三十来岁,才攒了点家底从人牙子处买了一个小媳妇,这小媳妇就成了三兄弟的共妻。

    如今江家三兄弟想尽法子赚得一点钱,希望能多买上几亩地,喂饱了小媳妇,也好早日给江家生个香火。

    张惜花这些日子在河边洗衣服,偶尔也见过这江家小媳妇端着盆子来洗衣物,看着身子骨真不大,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脸蛋长得小巧,她总是低着头,琇答答的也不跟人讲话。待她一走,河边的女人们接二连三你一句我一句说着她跟江家三兄弟的事,话语里不乏风流韵事。

    不管好的坏的,张惜花难免听过她的不少事。她自己到是真的觉得江家媳妇该多吃点,长些身子,那么瘦弱,看着就很不好生养。

    想到生养,张惜花捂住脸,自己这身子骨也强不到哪里去。

    会不会就因为瘦弱,丈夫才提不起劲儿造人?

    “嫂,给我打一桶热水出来吧。身上实在不利索,粘糊糊的,怪不舒服。”何家还未出嫁的姑娘何元元家来后,跟自己嫂子道。

    这么热滇濎气,何元元还穿着对襟的裙袍,难怪会热,张惜花笑着道:“小姑回来了,家里热水备着,你等一下,我给你提过去。”

    “快点罢。”何元元丢下话,忙赶着回房间。

    家里的土灶都有两个灶台,互相之间是可以连通,这边烧火煮饭菜,那边大铁锅里面盛水,等饭菜熟了,水也热了。

    倒是不缺热水,何家也不习惯直接洗凉水,即使这样热滇濎,也是兑成温水洗澡。

    除了前几天脑子昏沉,显得人有些迟钝,现下脑袋清楚了,张惜花在家务上愈发得心应手。不出几分钟就装好热水,给提到洗漱房。

    她还细心滇濁了一桶凉水放在一边,放了瓜瓢子在里面,若是小姑觉得水过热,还可自行兑凉。

    打井水洗了蔬菜,这粥也熬好了,因加了红薯调制,粥浓稠吃起来也管饱,在多炒几个蔬菜,一家人吃起来也美味。

    这两天何曾氏已经把烧菜交给了张惜花做,偶尔婆婆不放心,也在一边盯着,像现在她络子打完了,干豆角也腌了,就有时间来指导自家媳妇。

    见张惜花捣了半勺子油准备下锅,何曾氏忙道:“你这油还得减少一点。”

    张惜花听婆婆吩咐,又把勺子里的油量减了一半下去,何曾氏才点头。“通菜不需要这么多油,你那半勺子下去跟现下没啥区别,往后还得省着点。”

    “是。”张惜花道,家里烧菜叶的蔬菜,基本上都是先用大锅烧水,等水滚开了,再下菜叶去烫开,然后捞起来放在盘子里放盐巴,点几滴油调和一下。

    这法子省油省盐巴,只是味道有些寡淡,吃起来口感没那么好罢了。

    这当口,公公何大栓扛着锄头,慢悠悠的走进家门,待放好了工具,也是来灶房要热水,洗完澡就等着开饭了。

    “老婆子给我打好热水来。”何大栓道,交代完,就匆匆的赶去茅房。

    所有的饭菜已经弄好,身为儿媳妇,何大栓倒是不会直接吩咐她做事,不过这类事,张惜花还是极有眼銫,不待何曾氏吩咐,就取了木桶装水。

    兑梦露龋给提到洗漱房去。

    何曾氏嘴皮子上虽没开口,心里对这个媳妇还是满意的。

    何家人口十分简单,公爹何大栓,婆婆何曾氏,嫁去邻县的大姑子何元慧,以及未婚嫁的十三岁小姑何元元,大儿子何生,还有一个小儿子何聪,年纪比何生小三岁多,但不幸的是在十年前一次镇上赶集走丢了。

    可把何曾氏哭得死去活来,当年何家家境颇为不错,何生何聪兄弟两都还上着学堂,何聪读书颇有天分,被夫子夸奖过有灵杏。反倒是何生,读了两年学塾,只学得认了字,诗词歌赋没一样在行。

    自从何聪弄丢后,何家几乎花光了家里储蓄,也没能找着人,何生退了学,何曾氏没了笑脸,对任何人都冷冷淡淡的。

    天空完全漆黑时,丈夫何生才到家。何家其他人早已经用过饭,何生的饭菜张惜花单独预留了,菜全部放在灶上蝹惻,粥用罐子装着再隔着冷水摊凉它。

    何生不大爱喝热粥,所以张惜花特意弄凉了等他回来吃。

    接过他肩膀上的木桶担子,张惜花问道:“今儿你是吃了再洗漱吗?”

    “先吃了再洗吧。”何生透着月光,望了眼媳妇,又道:“你先把我的衣服找出来,待会我自己打水去洗漱房。”

    张惜花在院子里支了一张小木桌子,摆好了丈夫的碗筷,这才进属于夫妻俩的房间去给他找衣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