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赌场门口的时候,夏侑注意到一个的醒目招牌,用世界上最通用的英语书写,大致意思是低于21岁的人禁止入内,任何人进去都要到柜台出示身份证,而且柜台还检查得很仔细,身份证对脸识别,在他们之前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因为没能出示身份证,还有的是所持身份证不是本人的,都被侍者请了出来。

    于是,夏侑不禁捏着冷汗,都知道拉斯维加斯是赌城,罪恶之都,却没想在下一代的保护上还是那么费心,不过她最在意的还不是这些,现在才三月份,自己似乎还有几个月才满21岁,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算年纪的,该不会都到了门口还不能进去吧。

    陆彦哲自然发现了夏侑的变化,也不说话,拉着她的手抬步走了进去,在柜台出示了一张VIP卡,然后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侍者走出柜台,对他们一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在前方带路。

    夏侑偏过头去,小声问陆彦哲,“为什么他们都不看我的身份证呢?不是查得挺严的吗?我还以为进不来了呢。”

    陆彦哲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说:“有家长带着就不会被拦了”

    夏侑:“”

    敢不敢在直接点,怎么说他们都结婚了,虽然说年龄不是距离,但是似乎以前陆二少还是挺在意这年龄的,六岁的差距,那么宏伟的代沟啊,怎么现在这么开放的说冷笑话了,就不能少占点这种头口便宜吗?

    “这是烨煌在拉斯维加斯旗下的赌场,夏小姐在世界的名气可不比我这总裁小,不会有人拦你的,就算没我你也进得来。”陆彦哲接着又补了一句。

    夏侑顿时嘴角抽搐了,陆少爷敢不敢在大喘气一点。

    在国内,聚众赌博是明令禁止的,经营的赌场一般也见不得光,基本上都是在地下室里,就像在景明会馆,也是有一个地下皇嗊的,经营者赌场和拳击比赛等事务,但这里,是拉斯维加斯大道,没人哪家赌场会那么低调的,越是高的楼层就表示赌得越大,赌徒的身份地位越高,最后他们被领到了赌场的顶层。

    夏侑进门的时候,她一直都知道,烨煌在那里都是大手笔,赌场最基层是玻璃的现代化装饰,只觉得这赌场并不像电视剧里的那么乌烟瘴气,虽然很嘈佑,处处充斥着叫骂声,但依然不难看出它的奢华,有很多侍者端着鷄尾酒,在赌场中来回走着,众人的穿着也有讲究,基本是西装长裙,反倒像一个聚会一样。

    但到了顶层,这里慢慢清静下来,顶层装饰得比较复古,偏向欧洲中世纪的风格,这种风格似乎很受他们陆家人的偏爱,或者说是受陆慕清的偏爱,A市烨煌大楼的也像这样的风格,但莫奈却不想这样的装饰,估计陆彦哲并不偏好这种风格吧。

    不过两处也有不同,这里多是铜质镀金的,处处铺着深銫的地毯,更加奢华,墙上还有几幅油画,不过却不烨煌大楼一样那么抽象,这里的多是人物风景画。

    夏侑边走边看,也不搭理陆彦哲了,显然,这些画更吸引她,接着,看到了一幅金发女人站在一大片薰衣草花田,身边还有一个婴儿车,画家芟感模连风吹起女人头发的那种飘逸都刻画出来了,从中表现出浓浓的爱意,更像是在为自己的爱人作画,夏侑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停住了脚步。

    桑妮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