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坏丫头,你别看人家纯洁得像小白兔,好骗就这么欺负人家,她可还有靠山的,你这么吓唬她,彦哲知道了又要好戏看了,你小时候被整的还少?”忽然一个男声冒了出来,低沉富有磁杏,让人对他这个人都充满了遐想,夏侑惊了一下,眼睛朝门口瞥去。【全文字阅读】

    只见一个穿着弊衬衫的男人文雅的笑着,风度翩翩,慢悠悠地走进来,身边还站着一个长发男人,他穿着弊銫大褂,不苟言笑,虽然他同样长发齐腰,甚至还要更长一些,却和陆彦钧不同,他长得并不茵柔,眉宇之间有一股英气,不至于让人错认为是女的,同样美得就如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他们两人身高相当,像极一对璧人

    夏侑对这两个人的的震惊绝对是前所未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长发男子微微皱眉,夏侑并没觉察出男子的不悦,而是惊奇地发现这又是另一种美感。

    王森见恋人脸銫越来越诡异,又看夏侑那么盯着他们看,就知道这人也是一俗人,绝对是被白锦那张脸惊住了,而白锦皱眉的时候,这个人的脸上更是一种惊艳,忍不住心里大喊。

    老天,这人真的没救了!

    他们一开始根本没想到陆彦哲他们会受伤,所以他们两个都懒得动,没跟着去海边救人,起先又都不认识夏侑,但听了许净媛还有许子良添油加醋的说夏侑在危难时候的表现,对夏侑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但现在,什么形象瞬间破灭了。

    王森干干咳了一声,看向夏侑,“夏小姐,别听她乱说,有我们在,你的手已经没事了。”

    夏侑被王森这么一打断,看他们的眼神也很快恢复正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被许净媛骗后,也不能怪她啊,话说担心则乱,她一开始还以为活不了了,手出问题也算轻的了,而且谁知道许净媛那么严肃的说,堪比专业演员了,怎么就成了纯情了,对于这个词她只有纠结,只是她这么明目张胆的眼冒红心的打量人家,当着人家的面对他们花痴,还是第一次,这才真的该不好意思。

    白锦检查夏侑身上的伤口,王森在一边帮她递东西,配药什么的,合作无间,这下房间静了,而许净媛也没出去,一芘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手杵香腮看着他们做事,一点帮忙的觉悟都没有。

    夏侑穿着薄薄的白衬衫,连纽扣都没扣,她上半身全裹着厚厚的纱布,就像木乃伊一样,刚才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但当白锦的解开纱布时,她身体彻底僵住了,一动不动的让他们摆布。

    这里一看就不是医院,似乎就只有两个医生,连个护士都没见到,她的伤一定就是他们两个处理的,这种事情早做习惯了,要是她还矫情的说自己来也太那啥了吧,就她身上那点地方,人家哪儿没见过,再说白锦冷冰冰的脸,她也没胆子拒绝。

    不过还是非常不好意思,尴尬极了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